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剑神殿出世
    缘分,有时候真的很奇妙,往往阴差阳错,却又命运缠绕。

    从天都圣市的万界书屋中,两人隔着书架第一眼对视,到一起对付阴阳殿,结盟、交易、患难,再到昆仑界功德战场上的守望相助,本源神殿之行的怀疑和释然……

    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

    等纪梵心从自己的思绪中恢复过来时,发现已经在张若尘怀中。

    靠在他胸口。

    没有刻意去推拒,没有争吵,只有宁静和平和,仿佛多年老夫妻在屋檐下坐看黄昏落日,云卷云舒。

    没有黄昏落日,也没有云卷云舒。

    都在思绪中。

    纪梵心突然开口,道:“先前是骗你的,其实最恨你的时候,我很想揍你一顿。只不过,那个时候打不过你。”

    “等到精神力达到八十五阶后,以为有机会了,但在百族王城星域看见那么多人想揍你,甚至是想杀你,又很生气。就算要教训你,那个人也只能是我。”

    张若尘道:“若是打我一顿,你能开心一些,忘却昔日种种不快。你现在就动手吧,我绝不还手。”

    纪梵心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算了!”

    没那个情绪了!

    当一个女人,愿意靠在一个男人怀中时,哪还有半分怨恨?就算打他,拳头也都打不重。

    “你知道最恨你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你以为是在天初文明?不,是我回天庭后,你居然一直没有来找过我。我知道,你回过天庭!”

    女人恨一个男子,往往不是因为男人犯错了,而是男人不够重视她。

    张若尘很想解释,但话到嘴边却又改口:“要不你还是打我一顿吧!”

    纪梵心道:“其实,我知道你的身份特殊,去天庭,有很大危险。所以恨你的同时,却也找到了理解你的理由。”

    修辰天神觉得眼前这两人矫情得简直没有下限,打又打不起来,恨又恨不透彻。她有些后悔修炼出女性肉身,还是石族纯粹,说打就打,说恨就杀。

    若有一天,她也变得这般矫情,不如自绝算了!

    张若尘反应过来,道:“所以,你来百族王城星域是抱着收拾我一顿的心思?”

    “或许有吧!要不切磋一二?”纪梵心道。

    张若尘道:“不了吧!”

    “来嘛!”纪梵心道。

    张若尘想了想,倒是可以与纪梵心交手,相互寻找自身的不足,道:“好吧!”

    “算了!”

    纪梵心道:“这里很危险,等离开再说。”

    你们还知道危险啊?

    修辰天神真的受不了了,这两人太腻味。

    于是,她将池瑶和白卿儿,从星桓天中接出。

    修辰天神立即对不明所以的池瑶和白卿儿,道:“我们现在在危险重重的暗夜星门,这里无尽黑暗,对了,地狱界三大神王,正在追杀我们。”

    池瑶和白卿儿更加不解了!

    既然正被神王追杀,将她们两个太乙大神唤出来做什么?

    于是她们的目光,齐齐看向张若尘。

    张若尘和纪梵心早已分开,身上各有非凡气度,如两位绝代神尊临空而立,一个英姿傲然,一个飘然如仙,相得益彰。

    张若尘道:“追杀我们的神王,已经暂时甩掉。暗夜星门虽然危险,但却是剑神殿所在,有大机缘。妙离接引你们出来,正好一起寻觅机缘。”

    说完张若尘先将刚才炼化了的郭神王的神魂魂丹取出,给了白卿儿和池瑶各一枚。又将身上剩下的太乙神丹,全部分给她们。

    这些神丹,对张若尘已经没用,但却能迅速提升她们的修为。

    白卿儿道:“若真有神王在后方追杀,可将星桓天呈现出来,以千星桓天阵与之对抗。”

    “这里空间特殊,星桓天若呈现出来,有毁界之劫。”张若尘道。

    纪梵心道:“白姑娘无需担心,本尊会保护你们。”

    白卿儿和池瑶凝目盯去。

    纪梵心仙肌玉骨,淡若幽兰,道:“若尘可将黑水神杖和阴阳十八局暂且交给我,有神器和神阵相助,一个受了重创的神王,何惧之有?”

    修辰天神暗暗点头,这才是一代神尊该有的气度。

    果然,要让一个女人拥有十成战斗力,必须借助另一个女人才行。

    ……

    又过去半个月时间,张若尘一行人,来到汇合点“断天神梯”。

    太清祖师和煜神王还没有到。

    他们虽然被卷入了混乱空间地带,但,修为深厚,加上太清祖师多次进入暗夜星门,想来应该不会陨落在里面。

    张若尘并不是特别担心,毕竟绯雪神王都能从里面逃出来。

    这些老家伙,个个手段不俗,经验丰富,保命手段层出不穷。

    细细感应,确定没有危险后,张若尘凝聚出一团净灭神火,将黑暗照亮。

    眼前,一道道残破的石梯,在眼前呈现出来。

    石梯悬空,一直向上蔓延,像天梯,很多地方都断掉了!

    一直延伸到火光无法照亮的地方,也没看见石梯的尽头。

    “断天神梯”是太清祖师自己取的地名。

    张若尘抬头向上看,道:“太清祖师说,登上断天神梯就是剑神殿。但,神梯上有大凶险,必须等他前来引路,不可冒然去闯。”

    白卿儿杏眸含烟,道:“这里好强的禁锢力量,空间之稳固,甚至超过星桓天尊殿遗址。大神神魂和精神力释放得太远,会被未知力量腐蚀,的确是一处危险秘境。”

    纪梵心将阴阳十八局展开,第一个将白卿儿笼罩进去。

    池瑶将时空混沌莲栽种在地上,直接修炼起来,不放过任何提升自己的时间。

    张若尘取出长约三寸的剑印,握在手中,细细感应。

    昔日剑南界界尊,称它为“剑令”。

    持剑令者,为剑南界之主。

    剑祖则称它为“剑印”,能引起剑祖重视的东西,显然不凡。但它却不是什么攻击秘宝,张若尘一直不知它的作用是什么。

    如今来到剑神殿,或许能解开剑印的秘密。

    没有感应到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张若尘却在身后的无尽黑暗中,察觉到一丝细微波动,眼神为之一肃。

    一指点出,一道雄劲的剑波飞出。

    “轰隆!”

    千里外,灰雾盾印显化出来,将剑波挡住。

    盾印后方,绯雪神王现身,道:“好厉害的感应能力。”

    “你居然追上来了!”张若尘诧异。

    连郭神王都能甩掉,为什么绯雪神王却能追上他们?

    张若尘和纪梵心仔细探查自身,确定没有东西沾在身上。

    照天镜从绯雪神王背后飞起,如明月升空。

    她道:“两个小辈,你们太小瞧神王的手段。只要照天镜照耀过你们,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本座找到。”

    “那又如何呢?你的伤势,还没痊愈吧?”

    张若尘取出天尊字卷,镇定而淡然。

    “这里的空间和黑暗力量更加厚重,在千里外,天尊字卷想要击中我们,怕是没那么容易。”

    黑暗中,响起苍老阴沉的声音。

    一条黄泉河由远而近,逐渐呈现出来。

    郭神王在河面飞行,双翼流动鬼火,以他身体为中心,千里虚空密布鬼纹,隐隐绰绰,魂影无数。

    他气势很强,杀气直指人心。

    之前有太清祖师和煜神王与他对抗,张若尘并未觉得郭神王有多可怕。但此刻,神魂意志只是刚刚与他对碰,便立即溃败,差距大得无法形容。

    张若尘笑道:“郭神王来迟了,你的神魂,已被本界尊炼成丹药炼化吸收,真的是大补。”

    郭神王眼神锐寒,但很快笑了起来:“无妨,你们的魂灵,足以弥补本座的神魂损失。”

    绯雪神王道:“他们已经将我们带到了目的地,动手吧,迟则生变。”

    他们很忌惮天尊字卷,不敢靠近。

    绯雪神王举手过头顶,顿时满天飞赤雪,森寒十万里。

    雪如长刀,齐刷刷飞出去。

    纪梵心双瞳散发本源神光,十八座神阵世界在她身周显化,手中黑水神杖击出,连天水浪升起,将赤雪刀雨挡住。

    郭神王移身至另一方位,身下黄泉河涌出去。

    河道宽广,里面升起腐尸、白骨、亡魂,数量越来越多。

    一亿、十亿、百亿……

    亡灵大军源源不绝,冲击阴阳十八局。

    张若尘沉哼一声:“诸神一起出来吧!”

    修辰天神现身出来,悬浮在半空。

    她身后,空间微微震荡,一尊又一尊神灵从星桓天中飞出。

    天初文明的四位太虚古神,神古巢的三大高手,葬金白虎、赤玄鬼君、戊甘、苍绝、虚问之、小黑、源天君主、赤魂君主……

    包括伪神,足有上百位神灵,个个身上神光明亮,气势十足。

    “附体!”

    张若尘的身周,一团鬼云浮现出来。

    包括池瑶和白卿儿在内,阴阳十八局中所有神灵的神魂飞出,融入鬼云。

    鬼云汇聚到张若尘身上,凝成一具铠甲。

    附体甲!

    酆都鬼城的珍宝,比次神级至尊圣器都更珍贵,是从瑟界王那里夺取而来。

    张若尘手持六剑中的老大,挥剑一斩,一道灼热的剑光与另外五剑一起飞出去,将郭神王释放出来的数以百亿记的亡灵大军全部斩灭。

    如同割草。

    剑光过处,寸草不生。

    “轰隆隆!”

    黄泉河崩塌,剑浪滔天,扑面而来。

    郭神王当然知晓附体甲,但哪想到落入了张若尘手中?

    这一剑之威,便是他都要小心应对。

    郭神王衍化神通,凝成一座鬼城。

    与剑浪对碰。

    鬼城破碎,化为云雾,郭神王向后飞出去了数百里远。

    失去盂兰鬼城,加上受了重伤的他,面对此刻的张若尘,一击对碰之下,竟落入下风。

    “一代神王就这点实力吗?”

    张若尘持剑而立,天地间,剑鸣声不绝。

    那英姿,将神王之威都压了下去。

    小黑、苍绝、赤玄鬼君等人的神魂,融入附体甲,肉身静止在原地,但意识长存,一个个都很激动。

    “神王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们上百位神灵联手,更有界尊的一品大道加持,神王为何不可敌?”

    “本皇今天,算是正式与神王一战了!”

    “战!斩神王,书写不朽神话。”

    ……

    一道道神念传出来,个个战意沸腾。

    他们催促张若尘走出阴阳十八局,镇压地狱界的两位神王,以此战绩,震慑整个宇宙的万灵各族。

    张若尘很清楚,附体甲并非无敌。

    一旦被神王的力量击中,甲中神灵的神魂非要死一片不可。

    站在阴阳十八局中,倒是无惧。

    张若尘看向纪梵心,下一刻,两人驾驭阴阳十八局飞出去,主动攻向郭神王和绯雪神王。

    “别与他们硬拼,退!”

    郭神王心中憋屈,若是盂兰鬼城未失,岂会被区区一个张若尘逼得遁逃?

    当然,即便张若尘有附体甲,也不至于让他避退。

    他真正忌惮的是天尊字卷!

    “不如登天梯?”

    绯雪神王很有魄力,觉得天梯之上必有大机缘。

    与其退,不如进。

    就在郭神王思考利弊之时,黑暗的天穹飘落下一粒粒光雨,残破的天梯,被光雨照亮。

    在天梯混混蒙蒙的尽头,一座比星球还要巨大的古殿出现,似乎极远,位于时空彼岸。

    光雨是从古殿中的一株神木上洒落下来。

    张若尘摊开手掌,去接光雨,感觉到皮肤刺痛,如同被神剑扎刺。

    光雨的穿透力惊人。

    “这是……剑源的力量吗?”张若尘抬头,眼中闪烁奇异光彩。

    与当初殒神岛主从上清八百万神魂念头中抽离出来的一滴白色液体很像,疑似剑源物质。

    只不过这些光雨太小,是发光的微粒,需要收集凝练。

    “那是……剑神殿?”

    郭神王和绯雪神王见多识广,在始祖界中看到过关于剑神殿的记载,亦对剑源有一定认知。

    他们丝毫都不犹豫,果断飞出去,冲上断天神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