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怕不是一个奸臣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催鬼语
    蒙蒙水汽笼罩长安,行人撑开袖子遮在头顶匆忙前行,驶来的马车穿过一道道长街。

    碾过一处水坑,车厢摇晃,耿青端着水杯有水渍溅了出来,还是放到唇边一口饮尽,而矮几对面,秦怀眠看了他一眼,目光便投去车帘外的雨中街景。

    “看你神色,似乎并不担心那姓崔的.....跟对方闹僵,与往日行事大不相同,可是有其他想法了?决定怎么做?”

    自科举失利留在耿青身边做事,这位武艺高强的书生情绪时常隐藏,很少在人面前露出些许,空闲时,也多是拿上书本躲在角落翻看,或提上佩剑去城中四处看看,回来后,身上有着些许血渍,耿青不问,书生也不说。

    后来九玉才道破,说秦怀眠这是出去杀一些欺男霸女的义军,两三月间有二十多人丧命他手里,可惜依旧觉得太慢。

    此时问起耿青可有其他想法,眼睛与平日都有些不一样,他知晓面前这位青年,擅长一些诡计,往往一个计策,可决定成千上万人的生死,比他拿兵器杀人,快了不知多少。

    “到底要如何做?”秦怀眠重复了一遍,目光偏回来,有些激进的看去对面。

    耿青坐在那里,随着车厢摇晃,握着杯盏,脸上有着笑容,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

    “事还未成,说出来就不灵了,再等段时间,唐庭天子也该有动作。不过......秦兄关切这些事,却为何不来我这里落个差事,商议、行事都多有方便之处。”

    “不了。”

    秦怀眠摇摇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我不仕反贼。待天子返回长安,你还能做官的话,在下便给你打个下手。”

    “一言为定?”耿青笑了笑,举杯碰过去。

    “一言为定!”

    杯盏在两人中间轻碰,也落下秦怀眠肯定的话语,不久,马车停在了皇城安福门,便不能再乘车进去了。

    书生留在车里,耿青掀开车帘出来,撑开油纸伞下了车辇,城门那边的守卫见一身官袍的青年,自然是认得的,便分出两人在前引路,穿行过长长的宫道,刚至承天门,头顶进贤冠,青衣纁裳的崔璆正撑着纸伞从门内出来,看了一眼笑眯眯过来的耿青,脸上也有着同样的笑容,甚至还拱起手,随后一个漂亮的转身迈开脚步,晃着腰间金鱼符离开。

    耿青垂下手,看着对方远去,脸上笑容收敛,大抵已经明白对方见过黄巢了,这种靠门荫上位之人,算不得有大本事,但足够能让人不舒服,若非需要一个对手,让黄巢放心,耿青才不愿与人交恶。

    别人的敌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只有我的敌人得靠自己刻意去制造.......

    ‘我当真天下无敌啊......’

    笑着摇摇头,耿青一拂双袖负到身后,转身大步走进了承天门,引路的侍卫到了这里便停下,转由宫内的宦官带领,私下召见并不能在太极殿,黄巢当了两三月皇帝,逐渐开始学习一些做为帝王对待文武的礼仪。

    兴庆殿。

    耿青过去时,那位六旬年龄登上大宝的皇帝正在处理一些政务,不时与旁边年龄相仿的老者说话,听到殿外有宦官通报,便停下话语,让宦官将人喧进来。

    殿外,青年微提袍摆跨进门槛,看着正中首位龙案后面,埋头书写的皇帝,以及下方一侧,穿青衣纁裳,系裹幞头的老人,仅看了一眼,耿青便拱手躬身拜下。

    “臣,耿青拜见陛下!望陛下万岁,望大齐延祚千世。”

    “你啊,总是能给朕说些新花样,起来说话吧。”

    雨声淅淅沥沥落下屋檐,溅起的水花,湿气随风吹进殿内,黄巢坐在龙案后,头也没抬,只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刚刚听说,你麾下的总捕,将几个兵卒当着京兆伊的面杀了?”

    耿青称谢,随后起身点头:“陛下料事如神,那几人确实是臣着人所杀,但与那两位总捕没有关系,他们不过奉命行事。”

    那边,龙案后的身影抬了抬脸,笑了一下,“朕料个屁的神,崔璆才走不久,过来就缠着朕告你的状,堂堂宰相竟被气得言辞激烈,看来你拂他面子拂的有些狠了。”

    “不是臣拂他面子,而是臣公事公办!”耿青在下方答了一句,继续道:“陛下,如今义军已非贼军,但贼性未死,非祥兆,祸害百姓,只是百姓离心,城中不稳,安能征战四方?何况,义军山头林立,陛下那些老部将各个都有私兵,不加以管束,只会平添混乱,故此,臣为大齐考虑,必然严惩,但无法治本,还需陛下剥了非带兵将领的私兵。”

    义军山头林立,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整支军队,都是各个响应之人带着自己所募之兵加入,当年黄巢也是这般与王仙芝联合起来。

    如今有了根基,弊端就越发明显,黄巢也在这事上考虑过,真要做下来,也是有些担忧,一旦剥夺非带兵之将的私兵,必然会引起骚动,可此事又不得不进行下去。

    “陛下。”

    耿青见他沉默,自然明白其顾虑,拱手道:“昔日汉武推恩令,不也困难重重?眼下长安一地与汉武时的困难相比,可谓不足为虑,何况非剥夺军中大将私兵,他们便不会有意见。”

    “这种事,朕要好生斟酌,可不是脑门一热就能应下。”

    黄巢放下御笔,这才直起身向后靠了靠,正眼看着下方的耿青,手指在奏折上敲了敲。

    “耿卿能为朕分忧,这很好,但不要拿着朕对你这分信任,胡作非为,吃着朕给的俸禄,想着将朕拉下马来的事。”

    “臣不敢。”

    “嗯,不敢便好,都帮衬朕,往后荣华少不得你。”黄巢站起身来,“你与崔相的事,就这么了解,不可生怨,不可再意气用事,否则朕就要敲打了,明白吗?”

    耿青拱手低头:“臣明白。”

    龙案后站立的老人点点头,随手拿过一份奏折递给身旁的宦官,让他带下去交给耿青,随后黄巢负手走动,“可还记得,之前那次,你与朕说派遣使者说服郑畋之事不会成吗?呵呵,十日前,他将朕的使者砍下了脑袋,送还回来!”

    下方,耿青接过内宦递来的奏折翻看一眼便阖上,交还给宦官。

    之前派遣使者游说郑畋是崔璆的主意,眼下对方计策失效,而耿青又说了此事会失败,旁人眼里,自然觉得青年谋略更胜前者。

    ‘难怪这黄巢没发火.......原来是有这么一出戏。’

    想着,御阶之上走动的皇帝停下身形,目光灼灼:“朕想听听,眼下,你是郑畋,下一步要做什么?”

    “陛下,臣不懂军略。”

    “随便说说。”

    “是。”耿青想了想,拱起手:“遏制陛下军队西进,开拓河西,一面召集散落关中的神策军,再与其他节度使联手,围困长安!”

    黄巢并未说话,目光偏向一侧的老人,后者抚过斑白须髯点点头,想来认可耿青说的话。

    御阶上的皇帝脸上这才有了笑容,挥挥手,让耿青退下,只是临出殿门时,黄巢忽地开口将他叫住:“耿卿!”

    “臣在,陛下还有何吩咐。”耿青没有任何犹豫的神色,连忙转身拱手行礼。

    “朕若先收降那些神策军,你可有合适的人推荐?朕那些将领多是粗蛮,说不得就将降兵做成了粮秣。”

    黄巢坐回龙案,看了他一眼,抬手挥退左右,示意他大胆说出来,耿青看了看周围,小步上前道:“陛下,张直方曾是皇城禁军统领,颇有威望,但念他乃唐庭旧臣,有反的风险,不如让其子,张怀义前去,此人出了名的城中纨绔,可借其父威望收纳降兵,也不怕其反叛,毕竟他没那能力。”

    耿青说完,见殿上的皇帝沉默点头,没了其他事情吩咐,拱手告辞离开,他一出兴庆殿,黄巢呵呵笑起来,看去下方一侧的老人。

    “皮学士,你观他如何?”

    “甚好,皮日休恭贺陛下得一良谋!”老人跟着笑起来。

    .......

    雨沿着宫檐滴答滴答落下,耿青走出承天门,时辰已是不早了,出了皇城上到马车准备离开,不远处,另一辆马车驶出安福门,停在了耿青马车旁边,淡蓝的帘子掀起来,是兴庆殿内见过的老人,消瘦孑然,神采奕奕,正笑呵呵的看着同样掀帘看来的耿青。

    两车相隔不过一步,老人笑着轻说了一句。

    “好计谋啊......意欲坏黄庭之内,外拢神策军,众人还道你年幼,却是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一个卧龙潜渊。”

    说完,马车驶离,耿青坐在车里,瞳仁缩紧,一股寒意攀爬上了背脊。

    一语就道破了自己规划.......

    这人,好像是黄巢的谋士。

    “耿兄弟,你怎了?刚刚那人是谁?”

    秦怀眠问来一句时,耿青回过神来,坐回矮几后,隔着帘子朝大春吩咐:“跟上那辆马车!不要跟丢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