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明世祖 > 第216章:乾圣四年【求订阅!!】
    乾圣四年。

    大臣们只觉得跟以往没啥不同,仍然是打卡上班,然后去吏部进行考核,想着办法升官发财。

    毕竟皇帝已经掌权挺久了,总不会再出新的幺蛾子。

    下面的朝臣对自己信心满满,想着再来其他的冲击,自己也守得住!

    但事实证明,他们身体虚,受不了。

    正月十五一过,朱见济就宣布正式成立审计署,并对太府寺进行了改组,将后者兼职的“审查”职能交由新组织负责。

    而审计署的成员,大多是朱见济此前培养出来的计算人才。

    长官由数学家吴敬担任,下面又有五朵金花作为副手——

    这五个姑娘是最早被朱见济发掘出来的算账能手,如今跟着太子做事已经很久了,甚至还在太府寺中当上了不小的管理领导,虽然没有朝廷的正式任命,但北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这五位是眼下大明朝罕见的女性官吏。

    而这五朵金花也深知如此前途来之不易,所以并没有趁着朱见济几次大放宫人的机会辞职回老家,而是选择留在了宫中。

    她们都是因为家里贫困,很小就被父母卖到宫里的。

    这些年有了积蓄,曾经联系过父母,结果发现后者在卖女儿拿了笔钱之后,已经生了新的孩子,天下逐渐步入大治后,新的生活也让他们把当年卖入宫廷的孩子忘到了脑后。

    金花们非常遗憾,然后便决定不去打破对方的平静了。

    反正这么多年下来,她们要出宫做普通人也难。

    而且被太子调教过,又经历过不少事,金花们心里自有一股傲气。

    出宫重新做人,结果无非是带着多年积蓄,以“老女官”的身份嫁人,留在宫里,指不定另有天地可以去开拓。

    以她们的身份,如果不能嫁个有作为的汉子,还不如在宫里侍奉皇帝终老。

    要知道,朱见济的名声在常年经营下,在民间和宫廷里是很好的。

    因为身处下贱,所以他们只会去注意哪个统治者能对自己好一点,让自个儿活得轻松一点,朝堂上血流成河,其实跟老百姓并不相关。

    在这方面,扶持百姓建立农会,开工厂给人提供新的工作机会,又大力推动大明道路建设的朱见济显然是话本里道德完美的“圣明无过天子”,不再需要德云社的努力宣传,自有百姓拥护。

    宫人们也从未见过有皇帝会如此友善的对待自己。

    又是教本事,又是放人回家跟家人团聚的,甚至到新年这种传统好日子,朱见济还会给他们放假发红包……

    在乾圣朝,原历史上嘉靖帝遇到的“壬辰宫变”绝对不会发生。

    就算有胆大放肆的宫人企图造反,也会被人举报掉。

    所以,除了高贵的官老爷们觉得皇帝对自己过于苛刻之外,朱见济简直是超大号的“圣光普照仪”。

    这些人爱戴朱见济,服从朱见济,对于皇帝让他们去查官老爷的账本,也毫不犹豫的去做了。

    最先遭殃的就是京城的各个部门。

    即便有老爷们费尽心思的掩藏,在计算机们尽心尽职的搜查之下,还是被揪了出来。

    锦衣卫当场将人拿下,送入诏狱进行审问。

    正月还没过完,北京城的官场中又是一片哀嚎,那些因为经济问题被暂停职位的官员让吃瓜群众们看的非常快乐。

    王文老头的脸色也为此非常难看。

    他此生最得意的事,无非是辅佐了两个有为君主,开创了大明如今的中兴景象。

    考成法虽然让他在六七十岁再次成为了“孤儿”,但王文并不后悔。

    为官一任,总得做些能在史书上被人熟知记住的事情。

    眼见大明吏治好转不少,王文也跟着心里飘飘然起来。

    很多官员都相信,只要朱见济保持这样的作派十来年,就能让大明承接永乐、仁宣之治,步入盛世时代。

    到那个时候,大明便是真正的“远迈汉唐”。

    王文作为老臣,在汗青之上,也会有浓墨重彩的一笔。

    结果这次的审计,却让吏部尚书见识到了“百密一疏”这个真理。

    原来在他坐镇的京城,还有这种事!

    虽然朱见济安慰他经济问题永远存在,但王文觉得还是自己辜负了皇帝的厚爱!

    他怀着一腔火气,决定把今年的考成难度继续提高。

    搞完了京城之后,朱见济又以吴敬为钦差大臣,率领审计署成员去地方各省查账。

    吴敬和徐永宁他们一同坐船南下,先去了浙江。

    随行的还有要去龙虎山宣读皇帝对张元吉这位天师处理结果的使者。

    船只在南京靠岸,使者就转入长江,沿江而上去了龙虎山,跟吴敬他们和平分手。

    徐永宁跟柳承庆携兵而来,让当地的官员想起了四年前的类似事件。

    有了那人头滚滚,拆家分产的例子,没人敢在明面上和吴敬过不去。

    等吴敬一落地,就有老朋友上门拜访。

    毕竟吴老头好歹当过浙江布政使司的幕僚,还负责一省田赋工作,认识的官员其实不少。

    “你我相识数十年,若是有点差错,还请手下留情啊……”

    老朋友含泪说道,“吴兄你是了解我的,我对钱财一窍不通,只知道按朝廷心意做事。这些年来,治下太平,几次调任,也有百姓相送……”

    所以要是查出来了经济问题,那一定是底下的官吏有过失,他不过是个清白单纯的老男孩啊!

    “吴兄你是了解我的,我的职位低微,上官一来就能对我呼来喝去,要是有什么问题,也不能赖在我的头上……”

    “吴兄你是了解我的,”还有人哭诉的理直气壮,“我根本不干活啊!”

    既然不管事,那出了问题也不能关联到他身上!

    吴敬被这群人烦的头都大了。

    最后,大头娃娃吴敬只能强行闭门谢客,请了徐永宁二人过来镇宅子,方才能安心的对浙江省财务进行审查。

    在此期间,省府之中总有过去管账的人员出意外——

    或不小心暴毙身亡,或畏罪自杀,或主动投案。

    甚至还有喝醉了的神经病企图当街刺杀吴敬等审计署特派员。

    在刺杀不成,神经病被果断击毙后,又见有火光在浙江各地燃起,要么烧了用于存放档案的库房,要么就是把某些关键人物给烧死了。

    反正给审计署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好在勇敢吴敬,不怕困难!

    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迎难而上。

    徐永宁他们也反应迅速,直接带着兵马入城驻扎,有问题就直接抓人,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而另一边,使者一路跋山涉水,总算是来到了道门圣地龙虎山。

    他风尘仆仆的上山,浑然不管道门超然之气,立志要让皇帝的意志取代天师的意志。

    张家道士们颤颤兢兢的迎接了使者的到来。

    自打张元吉被老百姓举报后,原杰除了打报告请皇帝指示,还派人上龙虎山交涉过,质问天师府的恶劣作风。

    不过他们当时也没在意,毕竟自己是道门执牛耳者,而原杰不过是路过此地,连现管的权力都没有,何必理会?

    直到张元吉被从天而降的锦衣卫给压入囚车,他们才后知后觉,乾圣皇帝才不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当初为儒门执牛耳者的北孔家族,现在已经变成执牛鞭者了。

    听江湖传闻,就是当时的太子,如今的天子指使人把事情扩大化,然后利用滚滚舆论对其下的死手。

    信仰儒门的,可是能掌握权力的士大夫们。

    北孔如此地位都被干趴下了,他们又算什么?

    以前山高路远,只认为皇帝不会对自己重拳出击,谁知道来真的?!

    于是当使者宣读圣旨,对张家进行毫不客气的斥责时,天师后人们听得满脸通红,在湿润的三月春里不停打颤,诚惶诚恐不敢反驳。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