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过程里,两人沉默了很久。

    唐诗拔完最后一根银针,将之收回了银针包里。

    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开口:“三爷,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

    江湛神色冷淡,没有吱声。

    唐诗很尴尬,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在下个星期我有个考试,我想邀请三爷………到现场作为我的考察患者可以吗?”

    说完,她紧张的捏着手。

    这次的考试是个开放性的考试,需要每个人带一名患者过去做记录并当场向众人讲解,她觉得他正合适,而她喜欢有难度的挑战。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这个要求。

    她看着他继续开口:“考试那天正好是开放式都比赛,会有不少闻名的医者过来观看比赛,我想借此机会,让三爷有更多的机会能够站起来。”

    说法很委婉,让人挺动心。

    江湛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犹豫了很久,最后答应了。

    唐诗愣了一下。

    他答应了,太好了!

    ……

    傍晚,从卫生间回来的青烟突然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她挂断了又打来。

    看着一直响的手机,最后还是接通了。

    苍老的声线传入她的耳中。

    “请问,你是……青……青烟小姐吗?”

    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嗯,我是。”

    “青云……他是你的……父亲吗?”

    青烟愣了一下,这个名字好久没提起过了。

    青云不是谁,正是这具身体的养父。

    没被沈家认回之前她叫青烟,后来才冠上的沈姓。

    青烟垂眸,神色平静。

    养父一生苦惯了,省吃俭用了一辈子,到最后死了都没有什么人来看他。

    但他对原主好是真的。

    其实,原主被人抱错回家后,男方家里重男轻女,似乎不喜欢女孩,第二天就被人偷偷给扔了,转手被青云抱了回去扶养长大。

    至于抱错的那一家子,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但在记忆里,她清楚的记得那段艰苦的日子,而那时候的原主真的无忧无虑,不谙世事。

    父女两人的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就算有什么吃的养父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原主。

    因为养父也是被人收养的,所以他竭尽全力的对原主好,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

    在他死后一个月,原主被沈家找到了。

    为什么能被找到?还要从一个意外说起。

    原本所在的村子是重点扶贫对象,政府来人的时候,记者把原主的模样拍进了电视里。

    她的模样是出众的,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存在。

    这一幕正好被沈父沈穆林看到了。

    至于青云还被埋在那个小村子里。

    青烟嗯了一声:“他是我的养父。”

    年老的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养父……他现在还好吗?”

    她神色暗淡,“养父……他已经不在世了。”

    电话里传来痛心疾首的声音:“……他不在了……他竟然不在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把找回来的……”

    电话还在保持着。

    那头突然换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孩子,你现在在哪儿?我们能见你一面吗?”

    青烟没有回答。

    “其实,你养父是我三哥,三岁的时候被人绑架,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传来的却是噩耗……孩子我们见面说好吗?”

    最后,青烟嗯了一声:“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