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奈何皇兄独宠我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真相大白
    洛成鄄在洛漓瑶耳边说的话,仿佛是恶魔的低语一般——她只觉得,自己听清楚的那一刻,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姐姐,你真的以为......他迟迟不处置宁仲即他们,是因为念着她那所谓的生养之恩?”

    “姐姐,你也该清醒一下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洛漓瑶心中突然便出现了那个极为可怕的猜测。

    这看似合理的怀疑,并不是她想不到,而是她下意识地不愿意去想,更不敢去想——她宁愿就这样认为:洛郗政不忍心对赵倾媛下手、也不忍心对那个新生的孩子下手,是因为他还未想到两全的办法。

    但是洛成鄄就那样简单粗暴、且十分残忍地直接将她的心思尽数戳穿。

    “姐姐......”洛成鄄故意提高了些音量、拉长了些声调,自她身后伸出手捏住了她的下颔,半强迫性地让她抬起头去看驻足在前方不远处的洛郗政,“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非要武仪和平沙两城做封地?为什么我又会在封地大肆扩军?”

    洛漓瑶:“......”

    洛郗政皱了皱眉,却并没有打断他的话,似乎是在思考着如何应对。

    “姐姐啊,你就没想过——”

    “成鄄。”洛漓瑶直接握住了他抬起自己下颔那只手的手腕,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全身心地在抗拒着他的话,“不要再说了!”

    “不要再说了。”

    洛成鄄听得她这句话时,似乎有一瞬间的犹豫。

    他捏着洛漓瑶下颔的力气有些大,令得她刚开始挣扎的时候一时并未挣脱,而当她就快要完全挣脱洛成鄄的桎梏时,洛成鄄却突然反应了过来,一把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失态道:“你不是想不到,你是不敢想——真相都这样摆在你面前了,你却还不敢去相信?!”

    洛漓瑶想要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却被他牢牢扯住了双手押在身后不得动弹,只得垂首,难得有些慌乱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你明明已经想到了!”洛成鄄一丝余地都不愿意留给她,冷笑着看了眼目光沉沉的洛郗政,扬一扬脸,一字一句、铿锵用力、且掷地有声地道,“洛郗政......洛郗政也是她和宁仲即的私生子!宁仲即伪造了他的出生日期,带着他回来,就是为了争夺皇位!”

    洛漓瑶垂着头,洛郗政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能看出她此时内心的震动——洛成鄄此言一出,她便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身子也

    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但是洛郗政并没有想要解释或者掩饰的意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即使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他也知道——这句话对她的冲击究竟有多大。

    在洛庄奚薨逝后拿出遗诏说继位人是洛郗政的是她,在非常时期第一个表示自己坚定支持洛郗政继位的也是她,在洛郗政继位之后便一直在他身边尽心尽力出谋划策的也是她......

    但是洛成鄄现在却直接告诉她——这么久以来,她一心一意扶持着帮助着辅佐着的这个人,也是宁仲即与赵倾媛的私生子。

    从他一进宫开始,这就是个彻彻底底的阴谋,这一切都是因为......

    洛郗政根本就不是天祁皇族!

    其实自从知道赵倾媛与宁仲即有染并且已经暗结珠胎这个消息之后,由此怀疑到洛郗政与洛成鄄的身上,似乎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本就是随意一个有点头脑的人都能够想到的事情,只是洛漓瑶下意识地不愿意去那样想罢了。

    只是很可惜,只要是真相,就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并不是她不去想,就能轻易掩盖过去的。

    洛漓瑶开始挣扎起来,口中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洛成鄄垂眸看她一眼,便又将目光投向了不知在想些什么的洛郗政,对他露出一个示威意味十足的笑,“为了防止姐姐你自欺欺人......要不要我将那天在仪元殿听到的所有对话完完整整地复述一遍?”

    洛郗政皱了皱眉,心道果然是那个时候,却仍旧忍下了开口解释的冲动——洛成鄄对他的十分排斥,若是他此时想要开口解释,反而会适得其反,刺激了洛成鄄不说,很有可能还会引起洛漓瑶的反感。

    而洛漓瑶根本没想这么多,只下意识地不断否认着洛成鄄的话。

    但是因为她因为洛成鄄那一句戳穿她心思的话而心神大乱,便已经有些口不择言了:“不可能的——若、若他是......那么你呢?”

    洛成鄄顿了顿,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语气很是不悦:“姐姐,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洛漓瑶心乱如麻,双手又被他擒着,并不是很想再跟他说话,便沉默着不再开口。

    而她的沉默,落在洛成鄄的眼中便恰恰成了一种默认。

    这种默认,无疑便是对洛成鄄的又一次刺激。

    而这种刺激的结果,便是洛成鄄直接将

    怒火倾泻在了她的身上——她的一双手腕本就纤细,洛成鄄一只手就能牢牢地攥住,并且他并未留力,直接便捏得她的腕骨咯咯作响。

    洛漓瑶皱了皱眉,下意识便要脱口而出的一句痛呼却直接被洛成鄄的另一只手给堵在了喉咙之中。

    “洛成鄄,你做什么?!”洛郗政忍无可忍地喝了他一声,因为洛成鄄这突然伸手捂住了洛漓瑶嘴巴的动作,像极了要杀人灭口的模样。

    “我想干什么?”洛成鄄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直接便冷笑了起来,“你是觉得我要杀了她吗?不——我想杀的,明明是你!”

    洛郗政并不意外,甚至很是平静,还在试图与他对话:“既然你不会伤害她,就将她放走吧——我来替她。”

    洛漓瑶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洛成鄄的面色沉沉,目光锐利如刀一般划过了洛郗政的脸庞,俯身将脸在了自己捂住洛漓瑶嘴巴的那只手的手指之上——本是颇为变态的动作,在他这样面带笑意的时候作出来却莫名还带了几分鲜衣怒马的少年天真模样。

    只是他说出来的话,跟他这样的做派、这样的样貌,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我是想要你的命,但是我最想要的......还是将这属于我们天祁皇族的江山夺回来!”

    “夺回来?”洛郗政看着他,脸上并未出现洛成鄄意料之中的意外与害怕,一丝一毫都没有,甚至还出言反讽了他一句,“就凭着你这几个月在武仪城与平沙城临时组装起来的杂牌军吗?”

    洛成鄄也不甘示弱:“因为我不想让天祁江山陷入动荡,而不能将你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你就觉得你已经有恃无恐了吗?!”

    “那么你的打算是什么?”洛郗政轻轻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却未曾直达眼底,倒是像极了当时开始黑化的洛成鄄,“我猜......你是想就在这里开始动手?”

    洛成鄄又冷笑了一声,并未回他的话,而是直接转向了洛漓瑶:“姐姐,除了这个,我可是还知道洛郗政的一个秘密哦。”

    洛漓瑶皱眉,又一次挣扎了起来。

    只是她与洛成鄄的力气差距实在是悬殊,不论她如何剧烈地挣扎,在洛成鄄眼里都不过只是可以简单压制的程度罢了。

    洛成鄄轻而易举地便压制住了她的挣扎,故意用着洛郗政也能听清楚的音量,在她耳边说着:“姐姐,你这样让人见之不忘心生向往的美人——是个人

    都会喜欢的。”

    洛郗政:“......”

    若不是完全受到了压制,洛漓瑶真的想一口咬到他的手上,让他闭嘴。

    洛成鄄竟然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听着的两个人又不是什么傻子,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洛成鄄,在把洛郗政的真实身份戳穿之后,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他是想把二人之间那最后一层的窗户纸都给捅破,一丝一毫的余地都不想留。

    “姐姐,你知道吗?”洛成鄄的笑容似乎还像是从前那个每天只烦恼着明天玩什么的少年,眼神却莫名染了几分幽深的邪气,是洛郗政与洛漓瑶都从未看到过的十分陌生的样子,“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对你有男女之情了。而且......你知道,那天夜里,宁仲即与他还说过什么吗?”

    洛漓瑶的身子一顿,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面前的洛郗政。

    洛郗政也定定地望着她,面色并未有何异样,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洛成鄄并未在意他们的两相对视,径直说了下去:“在他们已经成功拿到了属于我们皇族的皇权与江山之后,他们下一个想要的,就是你啊......”

    对洛郗政与洛漓瑶来说,他们之间本就已经有了那种难以言述的感情存在,关于这一点他们二人都心知肚明。

    而洛成鄄此举,便是直接将那层遮羞布直接揭了开来,并且还在详细地为洛漓瑶讲解着洛郗政与宁仲即的“密谋”。

    洛成鄄冷笑着的表情在此刻看着已经有些瘆人了,一想到那晚上自己听到的一切,他就怒火中烧:“你们——是怎么敢的啊?”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命格至尊’,也不管你现在已经在朝堂之上收服了多少臣子——”

    “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拿回属于我们天祁皇族的一切!”

    洛漓瑶猝不及防被他放开了双手,瞬间便跌落在地,下意识地便回头去看他——但是在她看清洛成鄄的脸之前,便看到了闪着寒光的刀刃。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