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奈何皇兄独宠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两相对峙
    洛漓瑶眼前是洛成鄄失态且有些扭曲的面庞,却已经因为肩膀上的剧痛而渐渐有些模糊了。

    模糊得久了,竟成了洛郗政的模样。

    “砰——”

    屋门被骤然撞开的巨响声将洛成鄄的怒吼声给掩盖了过去,惹得正在气头之上的洛成鄄也下意识地蓦然回首,往门口那个声音的来源望去。

    是颀长的高大身影,也是一母同胞却与洛成鄄完全不同的样貌。

    是匆匆而来的洛郗政。

    在接到洛漓瑶被挟持出宫的消息之后,他便直接抛下了还在仪元殿等着他的满朝文武官员,直接来了这里——并不难猜,能混入沧澜殿中,还能将洛漓瑶成功挟持出宫的势力,几乎不可能出现。

    所以洛漓瑶肯定是故意跟着那刺客出宫的,或者说,洛漓瑶是心甘情愿被挟持出宫的。

    而能让洛漓瑶心甘情愿地被挟持出宫的,也只有与洛成鄄手下有关的人了。

    所以洛郗政想都没想,直接带着身边人来了这里。

    像这样的宅院,划分简单、主院侧院分明,轻而易举便能找到洛成鄄所在的这个院子。

    洛郗政亲自前来——虽然院内的云君泽与陈衡都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是等到洛郗政真的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却还是觉得有些恍若梦中。

    他居然真的亲自来了。

    云君泽与陈衡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深意,连忙躬身垂首,为他让开了道路。

    而他们看着洛郗政直接推开了屋门之后,便不约而同地兵分两路,趁着洛郗政带来的人还未全部进入院子之时,从角门溜了出去。

    “嗐,干嘛这么急嘛!”陈衡刚刚从角门探出身去,便猝不及防地撞到了面前之人,将他头上过于大的斗笠给撞落在地,惹得对方嘴里不断地抱怨着,“上赶着送死哪兄弟?!”

    陈衡一方城主,哪里听得了这样的挑衅之语。只是现在非常时期、时间又紧迫,不能在这里过多浪费时间,只喝了一声:“让开!”

    这一声的音量倒是不大,却胜在中气十足,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一听便是常年居于上位的人。若是落在一般人的耳中,恐怕直接便是会让对方心生畏惧。

    但是对方偏偏就不是一般人。

    唐昊琦嘿嘿一笑,径直挡在了他的面前,无赖道:“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那我多没面子啊!你说是吧?”

    陈衡:“......”

    陈衡不欲与他

    多说,直接便一掌拍了上去——虽然并未攻击他的什么要害,但是却直接用尽了全力,看来是打定了主意,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摆脱面前的唐昊琦。

    唐昊琦虽然面上嘻嘻哈哈地没把他当回事,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直接闪身微微侧开,堪堪躲过了陈衡的那一掌。

    陈衡本就赶时间,这一掌中不中本就不重要,在他出掌、唐昊琦闪身躲避的一瞬间,他身体的其他地方也下意识地作出了反应——直接向着唐昊琦露出的那个空当而去,想要冲出唐昊琦的围堵。

    而唐昊琦虽然闪身躲过了他的那一掌,但是却并未想就这样将他放过。

    唐昊琦反手便拉住了陈衡出掌那只手的手腕,直接将他往后一拉。

    陈衡猝不及防,当唐昊琦拉住他的手腕时,再想要挣脱他就已经晚了。只觉得手腕上一股无法令他反抗的大力,直接便将他往后一扯,“砰”地一声便摔在了角门边框之上。

    “急什么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唐昊琦拍拍手,扭了扭自己的手腕,略微活动了一番筋骨,“你可别说你要去召集人来围攻里面那位——哎哟喂,这可是谋反啊大叔,没人提醒过你吗?”

    陈衡看着眼前这个依旧嘻嘻哈哈的少年,简直是气从心头起,张了张嘴,差点就要将心头那句话脱口而出。

    但是那句话偏偏还不能被他贸然宣之于口,特别是在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之时。

    “与你无关——让开!”陈衡咬了咬牙,直接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指着他,“不然你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

    “诶诶诶——你为什么这么有自信啊大叔!”唐昊琦作出一副“你别过来我真的害怕极了”的样子,并且伸出了一只手,作势要拦住他,“你别以为你有武器就一定赢啊!你以为只有你有武器嘛?”

    陈衡简直对这人的脱线彻底无语,没有再犹豫,直接便提剑攻了上去。

    “站在那里!”

    洛成鄄凶狠地朝着洛郗政吼了一声,手下捏着洛漓瑶肩膀的力气又不自觉地重了几分,惹得洛漓瑶下意识地痛呼出声:“唔——”

    “洛成鄄,你快放开她!”洛郗政本想上前,看得洛成鄄因为自己这个动作而骤然加大了力气,便下意识地止住了步子,“你把她放开,好好说话。”

    洛成鄄似乎是猛地回过了神来,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任由洛漓瑶的身子软软地跌落在地。

    洛漓瑶紧紧皱着眉,一时说不出话来,只一直急急地喘着气,想要快些

    缓过来——肩膀上痛得她几乎丧失了全部的思考能力,脑中一片空白,眼前的景象还是有些模糊的,慢慢地等着这股疼痛过去。

    “姐姐......”洛成鄄下意识的想要去扶她,伸出的双手却蓦然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突然想起了之前洛漓瑶的话——

    “成鄄,这件事......本就是你做得不对。”

    “无论如何,她还是这天祁赵太后,是你的亲生母亲。”

    洛成鄄只觉得,每一句都直接刺中了他的心底,都是对他所作所为的彻底否定。

    他突然收回了自己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头,看样子似乎已经是有些癫狂了,口中直道:“明明就是他们的错!明明错的都是他们!我、我只是......”

    “洛成鄄!”

    洛郗政再次上前几步,想要将洛漓瑶拉离洛成鄄的身边——毕竟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洛成鄄的精神状态已经是很不稳定了,他正处于一个随时可能暴走失控的边缘。

    虽然洛郗政心里还有些好奇之前究竟是什么刺激了他,但是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洛郗政首先要做的自然还是要先确保洛漓瑶的安全,不能让洛成鄄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来。

    “你别过来!”洛成鄄的反应也极快,见他想要上前靠近他们,直接便又伸出手将跌落在地的洛漓瑶给一把扯了起来。

    洛漓瑶还未完全缓过神来,便被洛成鄄一把扯得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被他拖着往后退了几步,顿时更加有些晕头转向,只下意识地皱着眉抚上自己的额头,很是痛苦的模样。

    而洛郗政又被洛成鄄吼了一次,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是在排斥自己。

    似乎是他的到来,进一步刺激了洛成鄄。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洛郗政便也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停在了原地,轻轻道:“洛成鄄,你冷静一下——别伤了她。”

    “我很冷静。”洛成鄄任由洛漓瑶软软地靠在自己身上,甚至伸出手扶住了她的腰让她不至于又一次跌落在地,冷冷地隔着一段距离与洛郗政对视,“我可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静过......洛郗政。”

    屋内这有些奇怪又紧张氛围,因为他这一声,一时便有些凝滞了下来。

    他果然知道了!

    似乎所有的秘密在说出口的那一刻,便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口口声声说着本想要将这个真相带进坟墓的宁仲即,在赵倾媛怀有身孕之时为了保住那

    个孩子,才迫不得已将一切和盘托出;而在那个时候,洛郗政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真相而心神大乱,根本未能知道那一夜的仪元殿——除了他与宁仲即,还一直有着一个洛成鄄。

    原来在那个时候,洛成鄄就已经知道真相了。

    所以他会开始避着自己、借着洛漓瑶的手从自己这里拿了武仪与平沙两个城做封地——要知道,这可是整个天祁最适合建立新军队的地方。

    偏偏洛成鄄这个人,与自己、与洛漓瑶都有着一层血缘关系——一个是同母异父,一个是同父异母......倒真的很是奇妙。

    而洛漓瑶背靠在洛成鄄的身上,好不容易快要从肩膀上的疼痛中缓过神来,却骤然听得洛成鄄直呼了洛郗政的名字。

    她的身子突然颤了一颤,抬头去看自己面前的那个身影。

    有些模糊,却依稀可以看到他玄色衣袍上只属于帝王的十二章花纹,顿时醒过了神来,试探着轻轻唤了一声:“皇兄?”

    她这一声,便如巨石投水一般,瞬间就打破了洛成鄄与洛郗政之间那最后的平静。

    洛郗政刚刚开口准备回应洛漓瑶,便又被洛成鄄的声音给打断了:“姐姐,你不该这么称呼他的——”

    洛漓瑶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洛郗政,下意识地便要站直身体、离开洛成鄄的怀中。

    只是她脑中却还是有些混混沌沌的,再听得洛成鄄的这句话,顿时就很是疑惑,动作也是一顿:“什么?”

    洛郗政皱了皱眉,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右边的眼皮瞬间便跳了几跳。

    洛成鄄顿时冷笑了一声,又是一把握住了洛漓瑶的肩膀,强行让她背靠在自己的身上、不让她与自己拉开距离,附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什么。

    仿佛是恶魔的低语一般,洛漓瑶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