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弋鱼 > 三国鼎立 第四十六章 请战
    翟钰看见这一幕,昔日的袍泽,如今却背叛了自己的家国。如此之外,再没有理由能够说的通了,能够坐在军武院的,品行可能比上不足,但一定比下有余。

    燕零钉又叫厌灵钉,钉入人身,会锁住和逐渐消磨体内全部修为,对于任何一个修行之人,都算是最残酷方式。

    “烦请诸位同僚,告诉军武院的学生,不要学我,无以为谢,来生再报吧”。像是突然释怀褚轻霜不顾口中一大口鲜血流淌,笑着出声。

    他很明白,已死的两个,还有被自己,皆是出自将门,或是多年的将门,或是新近出现将种之家。在来军武院前,都是一方翘楚,或是被敌国捕杀,或是死战不退,都是战功卓著。

    只是当初的信仰如同被钉入厌灵钉,逐渐消磨,自家后辈不太争气,却又有先人名号在外流传。大明一旦失利,谁不唯恐被其他几国秋后算账。

    但此时的他已经不配死在军武院,就让他给给某些人做个警告吧。后世人应该会说自己连续选了两条错路吧,一条送了命,一条毁了家族,恐怕千年后,还要被后人唾骂。

    只是,他若不这么做,自己那位老祖宗,以及不少的长辈,该以各种方式收场呢?

    两具尸体,连同褚轻霜被接连带走,一时间,气氛压抑。

    “有些事情,即便有天大的理由,都是做不得的。丢了自己的姓名,虽然换来了天大的富贵,但会说话的鲜血与尸体,夜里怎能让人安心入梦”。起身的王涓丢下一句话,出门离开。

    老将军背着手,身形一瞬间仿佛佝偻无比,这个老人,此刻才是真的老了。

    他不明白,如今的年轻人是怎么了,明明是所有人都极力避开的,偏偏要过去走一走死路,死的确实干脆。

    若不是还有那“虽死无怨”四个字,自己已经难以睁眼看待了。好的是极好,坏的也并非十恶不赦,怎么就让人恨的都有些心疼。

    在场的众人,包括兵部派过来总领军武院诸事的兵部左侍郎骆鲜衣都有些不太自在。

    “都回去吧,是我失察,给军武院蒙羞,剩余的事情我会处理。希望我在黑龙关战场上,能看见诸位最出色的学生”。骆鲜衣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的眼睛,然后转身离去。

    “末将恭送将军”剩余的二十几人无论年纪,齐齐起身行礼。

    向来以文弱示人的骆鲜衣是一只实打实的笑面虎,现在依旧不露锋芒。但众人已经明白,   这位不过在军武院任职一年的兵部侍郎,还没到离任之时。现在想要领兵,无非雪耻二字。

    胤王府中,一大帮子人正在席间落座。前两日都在皇宫中陪着自己皇兄,因为私自出去的事情,没少挨骂,今天可算是躲过了。

    “柳堂,三日后你随长戈营一同动身,暂领威远军职”。

    “于让,暂折冲将军职”。

    “张勃、杜贺、苏忱,领虎贲、中垒、射声校尉之职”。

    ”舒明、范休、李承,领屯骑、越骑、建忠校尉之职”。

    “各位,兵不多,所以更需要精打细算,明日我会让人送去官印文书。”周正清一条条下令。

    “我等领命”。八人齐声道。

    “今日为家宴,诸位放开吃喝,可少饮酒水”。周正清笑道。

    送别众人,周正清与郑步月在王府的凉亭坐下,罗花袄与江红站在不远处。夏日炎炎,暑气袭人,府内的池塘也是莲藕荷花锦鲤齐备。影影绰绰的灯火中,蛙声、蛐蛐声,不住响起。

    “那捉花酿卖的很快,只是时间还短,葛山神那里也还需要帮手,不可能长久如此。另外那处地方却是灵秀,若不是你胤王的名头在,恐怕早就有人争抢立下仙门。甚至有别洲仙家来此,想与大明谈谈价钱了”。郑步月笑道。

    “倒是会打算盘,看准了大明缺钱,若是知道那处奇异,恐怕还会加上不少价钱。来的是谁”?周正清问。

    “始洲浮翁宗的执事陈霖,人家很有诚意,六千枚白泉币,只买六百年的使用之权,财大气粗呀”!郑步月感叹。

    “浮翁宗与温凉山,到底谁能坐实了始洲第一的仙门的名号,还犹未可知。近年来温凉山有大兴之兆,那位老宗主随时可能在仙人之上再破一境。算上之前老宗主的那位师兄,两个仙门境上仙,足可以力压浮翁宗一筹。更别说温凉山有个始洲年轻一辈第一的徐青景,浮翁宗的陈元方被压在第三,只能在仙人数量上取胜,容易铺开局面”。周正清双手抱着脑袋,懒散说着。

    “所以如今齐洲对浮翁宗都肯让出一块地,只要两方在相争,无论如何插手,都能从中获利。若真是一家独大,最后的主动权恐怕全在别人手里,这是各洲不少与始洲有瓜葛的仙门的共识。”。郑步月意有所指。

    “那么,你是说浮翁宗压宝大明,而夏洲的态度,也在我们手中。那树圭峰一事如何处理”?周正清询问。

    “外界只知道树圭峰算是一块风水宝地,却没有人知道那里与西方佛门有染。而大明比树圭峰稍差的地方但也不是没有,黑龙关之战也还输赢未定。既然肯压宝大明,那就多拿些诚意,赌一把大的”。郑步月眼中流转着炽热的目光。

    “聪明的读书人就是不一样,三言两语就可以把麻烦变成助力。就是不知道,这浮翁宗会不会压上筹码。”周正清调侃。

    “陈霖在浮翁宗也有不小的麻烦,他与不少的执事都不太合得来。前些日子,又悄悄回绝了一桩大事,凭白丢了不小的生意。我这手笔也还差的远,国师能将夜游神缇骑交在了我的手上,倒是真不见外。临走前,胤王府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理”。郑步月盯着水面道。

    “连你都要上阵喽,若是有事,保命要紧,丢了命拿什么衣锦还乡,这位拔棹人的能耐你该心里有数”。周正清起身拍着肩膀,转身离开。

    走到江红身边,又停下脚步拿出一个精致木盒递过去。

    “你恢复老本行了”。周正清轻声说道。

    “是”!这个一身黯淡红色衣裙,眉目如画却只到周正清胸口的女子,忽然有些失落。

    “那是你的顶头上司,是依旧跟着他还是做些别的,与我无关”。周正清不再逗留,直接离开。

    江红拿着木盒,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回去吧,这里蚊虫有些多”!郑步月说道。

    江红回过神,收起木盒,走过去,伸手推着紫杏木轮椅。

    “木盒里的东西不错,你的资质也好,做个仙人没什么问题”。郑步月提醒着。

    “嗯”!

    面对成仙的诱惑,这个矮小女子比大多数人都镇定的多,只是安静的推着轮椅。

    “怎么,心里不太舒服,怪我没把好东西留给你”?周正清没有回头,但罗花袄依旧知道这是在询问自己,此处已经再没有别人。

    “不敢,如今能活个安稳已经非常满足了。江红这些日子倒是挺辛苦,郑先生喜欢四处走走看看,倒是被不少人盯上了”。罗花袄不紧不慢的开口。

    “比起之前,倒是变了不少,我也懒得去辨真假。黑龙关战场结束之前,你不许破境,之后自有补偿,得失自己衡量吧”!周正清站在自己房间之前。

    “是,殿下”。罗花袄依旧从容回答。

    五更天,宫门外已经站满了朝臣,都看到胤王也在其中。

    将近一个月未曾上过朝堂的胤王也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通鼓响,文武进入奉天殿躬身行礼。

    “起”太监总管李用出声。

    “想必各位还不知道,四国战书已下,兵马不日扣关”。坐在龙座上的枯瘦皇帝看不出喜怒的说道。

    “启禀陛下,大明除去南北二军,皆为可用之兵。而此役显然谋划良久,绝不会轻易退兵。所以若今日有人想要议和,臣请削其爵,斩其头”。兵部尚书计槎率先开口。

    这一番话,直接将一部分人的话堵在了嘴里,户部不少人都在心里骂娘。他们动动嘴皮子,户部就得掏银子。不过自家尚书都不说话,自然每人出声,况且此战确实无法避开,户部即便怨言不少,却绝不能拖了后腿。

    礼部也很安静,一向主张休战养民的于章润于尚书此时也闭口不言。

    这帮武人,虽然粗鄙了些,但这一战确实关乎国运,即便再艰难,也得打。即便是要讲大道理,也得放在此战过后。

    “陛下,臣没有当主帅的能耐,请为先锋,这些年养在京都,身子骨都快生锈了”。罗放也走出开口。

    “准”依旧是不动声色。

    “陛下,先锋既然已经定下,那主帅也该尽早定下,计尚书掌管兵部,事务繁忙,所以臣自荐为帅”。骆鲜衣出声。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观望的征、平、靖、讨、安、卫、镇、抚等八个字的将军,凡是此时在朝的,纷纷出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