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弋鱼 > 三国鼎立 第四十五章 内忧
    “我要告诉大家,若没有你们,老子早就在战场上砍下一颗颗头颅换个将军当当。但是不行啊,这里是大明未来的根基,而你们,还没到了能够让我放手的时候”。此时的演武场,鸦雀无声。

    “我知道,大家想上阵杀敌。但有时候,比起拔剑迎敌,坚守更加重要。大明有那么多你们的年轻人,为什么现在这里只有三千人?为什么你们会被不遗余力、不计得失的栽培?想过吗”?翟钰抬头质问。

    “因为你们足够出色,出色到可以让所有人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现在你们要去告诉那些人,告诉他们,这里的人要抛弃生命,将所有人的希望通通变成绝望吗”?有人开始低下头颅。

    “从走进军武院开始,就已经身在行伍,未经允许离开这里,就是擅离职守,就是逃兵。想走的,我绝不拦着”。翟钰指着前面说道。

    “你们还不知道,离开的人叫做周正清,他的身份是胤王。现在他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你们也要做自己该做的的事情。进了军武院,你的命,就绝不只属于自己,告诉我你们愿意吗”!

    “虽死无怨,虽死无怨,虽死无怨…………”

    振奋人心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不知是那三千学生。此时军武院各处的教习、杂工、伙夫,全部起身,行以军礼,口中或是高声,或是无声,默默念着四个字。

    原本站在众人之外的三人依次站回队列,收起了全部的情绪,抬头望着演武场中间飘扬着的大旗,猎猎作响。黑色的旗帜上,一个明黄颜色的军字,在这一刻显得无比耀眼。

    周正清来到长戈营,再不同于之前,那样简陋,虽然只在外面看了一眼,却让他有种耳目一新的感受。

    罗花袄在车内取下一个带着轮子的木制座椅,郑步月坐上。原本周正清打算请人,将自己这位心腹的天生的残疾治好。只是郑步月死活不愿,不然,此事在郑家早已稳妥处理。

    为了出门方便些,周正清便早早托人做出这么个带着轱辘的椅子。用的是产自中洲一处奇异内的紫杏木,价值不菲,还是仗着自家先生的面子没花钱,算作一份人情,还多给了一颗紫杏。

    紫杏木极其珍贵,在外流传的实在不多,向来是有价无市。即便是在那处奇异之内,也仅仅有不到三百之数。传闻最初仅有五十多颗,后来那位奇异之主,悉心照料,这才枝叶繁盛。

    紫杏养神,杏木养人,这才是周正清最看中的,郑步月可是个人才,不该连修炼这般小事都做不来。

    军营里面正是操练的时间,震天的呼和之声,让两人都有些心惊。

    盔甲齐全,持戈矛而配军刀,背弯弓而负羽箭,精气神十足的守门甲士,即便在许多久经战阵老营里,也是不可多得。

    见到两人,还不等人家询问,罗花袄抢先递出一块胤王腰牌。甲士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却还是立刻回去禀报。

    不多时,于让带着几个校尉走出,行了军礼:“殿下,里面请”。

    “如今的长戈营,人人皆是能战之兵,马上为骑,马下为步。”于让边走边说。

    “黑龙关战场,这长戈营能去吗”?周正清试探着问。

    几人一下子愣神儿了,随后哈哈大笑。

    “殿下可知道各个老营的名号都是在生生死死中杀出来的?”于让反问道。

    “于将军,两个月成军便战场,不会过于仓促了吗”?郑步月追问。

    “郑先生可莫要忘了,有些事在别处不可能,但在大明可以做到。当年祖皇帝不也是临时成军,尚且能打下如今的江山。百多年前,卫无忧将军困守孤城,以从未经受训练的两千百姓为兵,也能阻黎国四万人一月不得寸进”?于让对着郑步月说道。

    “况且现在,长戈营甲刃马匹具备,军粮充足,战阵技击操练不曾松懈半分,戍守征战之志满怀在心。谈运筹帷幄,可能输赢难料,单论悍勇,可比武威将军八十骑”。于让一字一顿。

    郑步月不再开口,对于这些将军,读书人那套东西,确实格格不入。再者他知道,这几人,都是死人堆里打过滚的,既然如此说,那必然是有着把握。他现在只想知道,能被如此夸赞的长戈营,到底如何。

    几人走进,充满喊杀声的校场依旧如同没有看见他们一样,照常操练。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没人让停止,即便是有刀架在了脖子上,也得一刻不停滚落汉珠。

    “对于能够修炼,所有人都是兴奋的,还有几个人,甚至已经有三人到了过涧境。”于让说道。

    “看来你们都希望让着长戈营见见世面了”?周正清笑着问道。

    “不,是该让人见见长戈营了,胤王殿下的亲军,总不能白让您花钱”!于让神色坚定。

    原本他还想让这位胤王放他回镇北军,现在绝口不提,这些兵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只不过有些本事,还没有教完。

    “先让我见识见识”?周正清走上点将台,看向于让。

    “末将领命”众人齐声喊道。

    于让几人行过军礼,分列周正清两侧。

    “全体,列队”。一人走出,向着整座校场呼和。

    一瞬间,原本正在操练的士卒全部停下手中动作,齐齐收回手中长矛站定,然后有条不紊的渐渐集中。

    原本的喊杀声刹那停止,只剩下整齐的脚步声。顷刻间,三千人站定,一个个方阵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殿下跟我来”。于让走下点将台。

    原本的几个校尉此时都走进方阵,周正清推着郑步月,跟在于让身后,罗花袄亦步亦趋。

    “长戈营,军威何在”?忽然,于让大声喝道。

    “河山永镇,指日誓心”

    “河山永镇,指日誓心”

    “河山永镇,指日誓心”

    行走于士卒中间的周正清挺住脚步,为面前的士卒整理甲胄,郑步月同样起身,罗花袄也被这一幕彻底震撼了。

    夜晚,军武院内,所有教习全部聚在一间屋内,兵部尚书计槎坐在首位。

    这位看起来不过四十岁左右的神纳境,如今亲自来到军武院。兵部对于军武院虽然是暂时管辖,但很明显,至少未来的不少日子都不会轻易脱离兵部。

    计槎来此,是为了挑出一部分人,毕竟这里未来很可能是将星辈出,只要够资格提前去往战场,哪怕只是远远观摩,也绝对大有收获。

    即便龙座之上的那位并不说话,有些事却是必须要做。江山换代,又时逢大战,胤王虽然在朝堂扎根不慢,却依旧只是个半大孩子。

    “此次选拔考核,具体事宜由我来安排,名额我会过目,回头若有哪家爹娘想要用手段,给自己儿女拼个前程,只管找我。”计槎目不斜视。

    众人对这位兵部尚书实在发怵,这位的为人处事,说一不二,得罪人的事情向来不少做。

    前年有一个当年在禹国战场共同浴血的袍泽,功劳不小,被日游神查出吃了空饷,畏罪潜逃,带骑兵五百直奔黎国。

    向来稳中求胜计尚书一怒之下从京都飞身而起,深入黎国边关千里有余。回来的时候,浑身浴血,用一件朱楼器带回五百具人马尸体,并且传首三军。

    当时黎国得知消息,出动了三位仙人拦截,虽然有夜游神封锁消息,回来时却逃不过一战的结局。计槎是否受伤外人不知,只是当时的三位黎国仙人,虽无人身死,却有一位至今重伤未愈,一位跌落到冲脉境界,只有一位女子仙人全身而退,被永囚于宗门之内。

    “你们当中,有没有人想要对我说些什么”?计槎开口,这才打破沉默半晌的气氛。

    又是一阵沉默。

    “有些事情,国师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你们这几只杂鱼留下余地。只是我眼里容不得沙子,机会我已经给过了,自己动手吧”。计槎依旧轻描淡写的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都有些不自在,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有人做了不该做的,现在一死才能了结。

    还没等大家缓过神来,王涓老将军仰头叹息,因为他中意的一个晚辈此时已经气绝身亡。

    又一声轻叹,一个曾经因为在战场上受到捕杀而修为尽废的将军拔出匕首抹了脖子。

    两人的身死,直接让这间屋子里充满了血腥的气息。只是计槎依旧未曾开口,这就意味着,还有人。

    “敢做不敢当,简直有辱你褚家满门忠烈,明日跟褚老将军告别吧”。计槎说完转身出门。

    两位一身猩红甲胄的缇骑推门而入,四颗燕零钉直接没入一具并不反抗的年轻身体。没有惨叫,静悄悄的。

    王涓突兀起身出门,自大明开国至今的将门,怕是又要少上一个了,自己的老朋友,怕是也要命不久矣。

    王老将军之所以没有开口,是因为计槎自有他处理的方法,这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按照律法,这事情绝无转圜余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