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弋鱼 > 三国鼎立 第四十四章 收网(四)
    乔钗也是紧皱眉头,他很确信,刚刚那一剑,真真正正的刺中了那个听韵境。只是有些事情,注定无法理清头绪,再不走,自己必然送命。

    他同样确定,那个古怪的女人没有受伤。天涯剑只杀人,从不伤人。

    原本阆苑消失的地方,流云聚拢,阆苑的身影重新出现,除却脸色因为消耗过大有些苍白,再无一丝不妥。

    刚刚那一剑的确刺中了,换做其他人强行接下,哪怕是一位仙人之上,也会同样受伤。只是有些事情,无关剑法的高低,她在这片奇异中,就如同天命之子。

    以听韵境修为,暂时成为了镌律境仙人。但若是仅仅如此,也很难毫发无损的避开那绝杀的一剑,更别说还反而将乔钗重创濒死。但若在加上一个同境无敌,便可以做到了。

    阆苑心神微动,瞬间回到了那颗桃树之下。这一刻,奇异内的时间仿佛静止下来。周正清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有一个绝美的女子,站在他面前好像有些欣慰,伸出一根白净的手指,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又伸手招来一团桃花,包裹住那只短笛,像是在清洗着什么。

    片刻之后,桃花缓缓洒在地面,短笛依旧漂浮在半空。

    一身白色纱裙的绝美女子随后缓缓飞上天际,解脱般抬头、微笑、闭眼,然后化作点点烟尘飘散。不知为什么,周正清竟然有些想哭。

    时值傍晚,赵久推开一家酒铺大门,门内无人,只有几盏油灯凉着。从柜子上面取下一坛惦记了不少日子的酒水,坐在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一碗接着一碗,都是一饮而尽,口中有时轻轻哼唱着不知名的曲调。

    “故人当归去,失伴守空坟。

    寻命该何苦,瘗花不作铭。”

    酒水喝干,灭了油灯,关门转身。

    “烟消云散,倒是羡慕呦”。那酒水好像颇为醉人,竟然让赵久走路都走着东倒西歪。这座位于一片荒凉地方的酒铺,没有一丝人烟,赵久就这么,睡在了杂草上。

    一切都恢复如初,周正清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不是都说过,我是有着绝对把握的,你怎么和小姑娘似的,还偷偷摸着眼泪”。刚刚站定阆苑有些诧异,随手收回短笛。

    周正清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完全做不到说出一个不字。他不确定是不是那个奇怪的女人对他做了什么,最后只能蹦出一句:“嫂子,厉害”。

    然后被有些虚弱的阆苑,狠狠地剜了一眼,实在懒得浪费力气了。

    “能够掌控这里,并非单单靠一个开启和关闭禁制的枢纽。凡是这里的一切,我虽然不能如同禁制一般强行控制,但完全可以做到一种类似于心想事成的境地”。阆苑解释着。

    “简单来说,若是别人想在这儿的河里划船,可能是顺风,也可能会逆风,风的大小也不确定。换做我来划船,便一定会是一个对我要去地方有所助益的风向,而且风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看着周正清的眉头舒展,阆苑走到桃树的树荫下,坐在了玉石凳上。

    “也就是说,在这里,你不仅相当于加了一境的修为,还是一种绝对的同境无敌。即便同样有人算作同境无敌,在这里,同样会被你压制”。周正清小声梳理着,虽然早知道这里的事已经算是十拿九稳了,但根本不知道,是这么个稳妥法子。

    别人做事可能需要付出十分的努力,而阆苑只需要付出五分。这样的好事,怎么就轮不到他周正清呢,实在叫人伤心。

    还没等周正清再次开口,阆苑伸手,十二枚法刀飞出,又化作流光进了周正清的身体蕴养。先前乔钗受伤,完全是那十二枚法刀所致。

    在这之后,阆苑又打了个响指,两人瞬间来到了一处空荡荡的巨大石室,棚顶镶嵌着几颗照明的珠子。

    一个穿着道袍中年人,就直挺挺的躺在半空中昏迷,锁链加身而不自知。

    “我想我们该走了”。阆苑打着哈欠说道。

    看着这个将乔钗全身十二节悉数打断的阆苑,周正清感叹着自家皇嫂下手真黑,若是换做另一人,早就身死当场。

    “这两位仙人可真是倒了血霉,原本没想一起打发两个,不成想还多送来个成名以久的大剑仙,这买卖着实不亏”。周正清跟在阆苑后面,心有余悸的说道。

    重新回到那处山峰的桃树之下,阆苑挥手撒出各类符箓,一道法阵凭空出现,笼罩两人,符箓整齐排列在法阵之上。

    两日之后,红瓦州的鬼谣坟突然开门,有20多人联袂闯出,皆是心神不稳,被众人送回各自山门。

    此时这里的人已经不如之前多了,在乔钗出来以后,各家门派纷纷召回众人。一位极强的剑仙都在这里受挫,到现在都不省人事,没有人还对那个至今未曾出现的仙人白苹抱有希望。

    若真要出动一位仙人之上来此,如今局势实在得不偿失,只能等着黑龙关之事结束后再说。

    夏洲的仙家邸报上,也根据那一起逃出生天的二十几人的说辞,给了个明确的说法,鬼谣坟原本已经有主,不过是让这几人出来传话:“活人闯坟,还偷了东西,怎么也该留下些交代,那于聪早就被做了这里的门徒。”

    周正清此时正在自己的王府中,郑步月两人喝着粥,吃着盘酱菜。

    “白苹仙人,在阵法一道,可算是夏洲中的翘楚,黑龙关一战的阻碍也算是小了不少”。郑步月之前被国师派去了黑龙关之后,以日游神缇骑的身份督察进度的消耗补充。

    之前此事由工部负责,只是如今人手不够,这才找到郑步月头上。如今完工之后,也才刚刚回来。

    “这段日子,确实辛苦你了,我这个胤王,倒是只做了这些不费脑子的事儿。一会儿跟我去一趟长戈营,总得看看自己的兵将能否上得了战场”。周正清说道。

    长戈营是周正清走之前起的名字,三千人,不能两个名号都没有,只说是胤王账下的兵将,也没什么气势呀!

    “让这才入伍两个月的新兵上战场,局势艰难呀”。郑步月摇摇头,将最后一口馒头咽下。

    他其实很期待,那长戈营绝不简单,眼前这位胤王舍得花钱,又模仿着军武院对这三千人进行训练。在招兵之出,便考虑到了未来的军队形势,将那套军中修炼之法,都拿来运用。假以时日,绝对是强军。

    只是战况紧急,不知道会有多少好男儿会战死沙场。

    罗花袄驾着马车,郑步月两人坐在里面,直奔长戈营而去。

    既然周正清回来,那罗花袄自然不用整日替代周正清,军武院外院已经停止了教授,周正清也不再有时间过去。

    今日,军武院的演武场上,只剩下那三千学子依旧在整日想着上阵杀敌,也曾有三个人见到周正清的离开,就想用同样的法子打算参军入伍,只是被一个教习用一根乌黑铁棍吓退!

    “凭什么别人就可以,我们不行”?陶朗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走出军武院。虽然不敢越过翟钰离开,但就是不愿就此放弃。

    “那个人不过才学了两个月,还没有我们在这里的时间长,我们至少要比他强”!陈笡同样想不通。

    “都说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我们上战场,至少要比呆在这里享受着别人浴血拼杀带来的安稳更加舒坦,我们不怕死”!张横云瞪大了眼睛,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昔日的教习面前对视,仿佛有一腔的怒火无处发泄。

    后面的人听到这句话全部静默,不一会儿,人群中开始出现淅淅沥沥的声音,那三人说出的话,被口耳相传。

    声音逐渐由紊乱变为整齐,三千人齐声呐喊,高亢入云。

    “虽死无怨,虽死无怨,虽死无怨…………”

    这四个字,每喊出一次都更加振奋人心,这三人,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翟钰身形一晃,直接走上那座点将台中央,冲脉境的修为,其声音让整座演武场都能听见:“我知道,很多人都在想,你们这么多人,已经在此学了不少时日,至少要比普通士卒要强”。

    台下没有人再开口,静静地听着,他们很想听听,这位教习到底会说些什么,已经走出人群的三个人也都站在原地,直直盯着自己的教习。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但凡任何一个普通士卒有你们这样的见识、学识甚至修为,都一定比你们更懂得如何杀敌、生存。不要不服气,  没经历过生死与战场厮杀,你们永远只是笼中之鸟。十分的能耐,能够发挥出五分,已经是你们的极限了”。翟钰说道。

    听到这一句,人群中顿时再度骚动。

    “我知道有人在不服气,更有人还想着,既然我不行,那在场的众多教习,领着军中职位,拿着朝廷俸禄,为什么不去杀敌”。翟钰的视线扫过所有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