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空上的琉璃城 > 被拆穿
    李洋在疑惑中打开了卓美购物中心的人事档案,目光停留在第一页上,表情瞬息万变,不亚于我乍看到时的震惊。

    身边的妍杰,察觉到李洋反常的表现,说了句“怎么了”也看向了李洋手中的那份人事档案,只看一眼,惊得捂住嘴然后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半晌说道:“妈呀,卓美购物中心的首席执行官是你女朋友!!……这太夸张了,还是我幻觉了?”

    李洋放下手中的档案,和妍杰一样的表情看着我说道:“嘉茗,这是怎么回事儿,以前也没听你说过,张日煊是卓美的ceo啊!”

    “我也是今天早上看了这份人事档案才知道的,和你们感觉一样,我也觉得是自己的幻觉!”

    李洋和妍杰对视了一眼,依旧是震惊的表情向我问道:“你和她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以前住的那间老房子被一个开着豪车的女人给买了吗?”

    “嗯,你和我说过。”

    “就是张日煊买的,然后我们就理所当然的认识了。”

    李洋点了点头,忽然好似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用一种刺透我的眼神问道:“前后不到一个月,她就成了你的女朋友?”

    我还企图掩饰:“没办法,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卓美的首席执行官不到一个月就被你嘉茗追到手了?小说情节也没发展这么快的吧!”

    妍杰附和,道:“一开始你把张日煊介绍给我们,我们都以为你和她交往很久了,只是瞒着我们没暴露,没想到你们认识都没到一个月,嘉茗你泡妞的功夫可是登峰造极了啊!”

    “你俩口子能不能别这么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我说完怒视二人。

    李洋和妍杰异口同声的质问道:“那你就和我们老实交代,你和张日煊到底是什么关系?”

    其实把张日煊的档案给李洋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今天这纸是包不住火了,谁会相信一个顶级购物中心的ceo会爱上一个不靠谱的小职员,要怪就怪生活太他妈神经,为什么张日煊偏偏是卓美的ceo,哪怕她是一个乡镇企业老板的女儿,或者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也不至于面临现在这被拆穿的窘境。

    半晌我不耐烦的对死盯着我的李洋和妍杰说道:“你俩别像审犯人似的看着我,我招了还不行嘛!”

    “赶紧的,再不招,我俩就对你用刑了。”妍杰冲我举着粉拳说道。

    我仰躺在椅子上,终于看着天花板,豁出去似的说道:“她不是我女朋友,那天你俩的婚礼上,我一个人心里挺空的,就打电话骗张日煊,说请她吃饭,把她骗来参加你们的婚宴,然后遇到安琪,我脑子一发热就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了,再然后我就不停的用谎言掩饰谎言,直到你们所有人都真的以为她是我女朋友……”

    “天啦!嘉茗,这是不是说明你还是忘不掉安琪?”妍杰不顾餐厅人多,惊声向我问道。

    “李洋,给你媳妇来一针镇定剂,忒吵!”我用最平静的语气说道。

    李洋给了妍杰一个眼神示意她安静,妍杰终于抱歉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沉默,把对话的空间留给了我和李洋。

    沉默了一会儿,李洋对我说道:“嘉茗,你又何必用这种幼稚的做法去自欺欺人呢?”

    我笑道:“幼稚吗?我只是想让自己好过一点,还有安琪、邰靖,至少大家不显得那么苦大仇深,至少还能像个朋友似的说上几句话。”

    李洋叹息,随后沉默,这世界上最让人无能为力的便是男女之间的爱情,来来去去的由不得人,也更没有谁能拯救我和安琪的那段过去,李洋选择沉默,是因为他明白这个道理

    我也沉默,沉默中无奈,无奈里悲伤,却没有一叶能在这深秋的夜晚破着lang带我远离悲伤的舟,于是禁锢着欲望,晃荡着灵魂,不安的张望……

    ……

    结束了晚餐,我一个人走在街头,谈不上失魂落魄,却有点想离开这座城市,其实我很早就想离开了,因为这座城市让我幻想了两年,也让我疲倦了两年。

    我无数次在无眠的夜,幻想着有一天安琪会回到我身边,可幻想一次次破灭,于是我也越来越疲倦,现在我终于不用再幻想下去,因为安琪已经心有所属,在邰靖为她戴上定情的项链时,我就已经清醒了。

    真想把幻想,把失落,把孤独全部留在这座城市里,扬长而去,然后让冷冽的秋风绞碎这该死的一切,从此与我无关,这他妈该多爽!

    我想离开啊!离开这里,回到从小长大的那座城市,冷了有妈妈织的毛衣,热了有板爹泡的凉茶……

    可我离不开这座城,我的灵魂早已经深埋在这里,这里有一把唱着孤独的吉他,这里有一座藏着过往的空城,还有一间抚慰着我的旧房子。

    坐在公交站台的长椅上,茫然的看着一辆辆载着乘客的公交驶向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可我似乎在这个夜又无处可去。

    最后一班32路车停靠在公交站台,我猛然惊醒,随后慌不迭的跑了上去,投上硬币,于是终于有了一个身份叫乘客,这个夜晚,我会随着这辆32路车,穿过6条街道回到那个老房子。

    ……

    潜意识里我就不想离开这间老房子,所以今天早上,我又铤而走险的去了张日煊的房间,找到了一串这间屋子的钥匙,并天真的以为,张日煊真的把这个屋子留给了我,从此不会再回来。

    拿出钥匙,打开了屋子的门,却意外的听见了卫生间里有洗漱的声音,往鞋架上看了看,有一双chanel的水晶亮片系的女式皮鞋,那无疑是张日煊回来了。

    我悄无声息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口,看着正在洗漱的张日煊忽然说道:“你回来了啊?”

    张日煊并不惊吓,可能早就听到我刚刚开门的动静,但也不理会我,似乎还在气我昨天死皮赖脸的行为。

    “你刚刚漱口了吗?”我又问张日煊。

    张日煊下意识的往自己的牙刷看了看,才说道:“问这个做什么?”

    “今天早上起来的迟,我来不及买洗漱用品,就用你的了。”我答道。

    张日煊的表情顿时阴晴不定,气息也变的重了起来:“你……”

    “你昨天走的那么坚决,我以为你不回来了,要不然我肯定提前告诉你的啊,或者帮你买一套新的。”

    张日煊好似那天看到蟑螂的表情,怒道:“你恶不恶心?”

    “你是美女我肯定不觉得恶心啊,用了就用了呗!”我实话实说,实际上这对我来说也实在是鸡毛蒜皮的事情,大学时几个爷们抽一根烟,都是口水一挤放进嘴里便抽,以此为参照,哪里还会介意用美女用过的牙刷,再说,我是真打算给她买一套新的,谁又知道她今晚就回来了。

    “我是说你的行为恶心!”

    我无辜的说道:“用你的牙刷我真不恶心啊,真不用替我担心的。”

    张日煊的表情更加愤怒,将牙刷,毛巾,甚至化妆品全部扔进了垃圾篓里,走到挡在卫生间门口的我身边,重重一推我,第一次爆了粗口:“死开!”

    我一把拉住张日煊“恍然大悟”,道:“噢!.......原来是我用你的牙刷,你嫌恶心啊!……你看看你这表达能力真是让人着急,这都说不清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