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 029 将计就计
    白笙下去后,叶轻歌这才坐了起来,冷笑:“看来姨娘是想以后的日子过的有趣些了。”

    白芷在旁边担忧道:“小姐……那个姨娘那边,小姐打算作何处理?”

    “继续派人打听打听,最好打听一下柳姨娘的作案手段和出主意的人,发现后及时告诉我就好,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叶轻歌的声音里,有着云淡风轻的味道,总让人觉得,估计没什么事,是能够让她的脸上有波澜的。

    白芷朝着叶轻歌微微福了福身子,会意道:“是,奴婢知道该怎么做,小姐暂且在这等消息就是。”

    “速去速回,本小姐找你还有事呢!”

    叶轻歌对着白芷跑了个媚眼,白芷内心想哭……

    自从上次叶轻歌看了白芷的轻功造诣后,每次看到小姐抛媚眼的时候,白芷就知道,自己要被小姐给整几个时辰……

    “好吧,那奴婢先去办事。”

    扔下这句话,白芷也顾不得什么主仆礼仪,一溜烟就跑了……

    叶轻歌不由得摇了摇头:“这跑的也这么慢,看来轻功最近又没有好好练了。”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有一丝诡异的笑容。要是白芷在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死定了”!

    白芷离开竹萃阁后,径直走去竹乡阁。

    在竹乡阁不远处的假山,有一个熟悉的小丫鬟在那里等待着白芷的到来。

    看到白芷的身影,急匆匆的对白芷招了招手。

    白芷自然假装自己的手帕不见了,四处寻找,然后来到小丫鬟跟前。

    小丫鬟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在白芷耳畔道:“姨娘打算明日对夫人下蒙汗药,好让夫人去不了宴会。”

    白芷听了后,也异常小声问道:“那你可知道,这个主意是谁出的?”

    小丫鬟点了点头:“自然知道,是二小姐出的。别看二小姐平日里天不管、地不顾,其实她的心机深不见底。”

    白芷轻笑:“那你回去吧,这件事绝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说着,白芷将一锭银子递给了小丫鬟,小丫鬟也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此处。

    竹萃阁。

    白芷轻轻的走进去,看到叶轻歌在那闭目沉思,但还是选择了去将自家小姐叫醒。

    “小姐,奴婢打听过了,翠湖阁的丫鬟说,姨娘打算明日晚上对夫人下蒙汗药,为的就是叫夫人无法去参加宫里的宴会。”

    叶轻歌想了一下:“明日进宫的时间是几时来着?”

    白芷笑眯眯的回答:“回小姐的话,明日进宫的时间大概是酉时,但是大部分都是可以提前去的。”

    叶轻歌点了点头,其实前世的她也参加了不少晚宴,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所以是说,姨娘下手的时间大概会在酉时之前,所以,我们在明日午时之后,就要对姨娘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叶轻歌条理清楚的思路,叫白芷赞叹连连。

    “还是小姐想的周到,只是不知为何那丫鬟却说是一年会下午行动。”

    叶轻歌淡淡的摇了摇头。

    “不管具体时间是如何,但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也许是姨娘不懂得时间,或者其它原因,但她既然有了那个心思,想必在今晚之前,会做出对她有利的选择。”

    白芷听了这句话后,又有些迷糊了:“那依小姐所言,我们怎么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叶轻歌听了这萌萌的问话,不由得敲了敲白芷的脑袋,一脸笑意的看着白芷捂着自己脑袋。

    “你呀,一会儿就知道了,先陪我一起去朱兰阁找我母亲。”

    白芷依然捂着自己的脑袋,嘟着小嘴,一脸茫然:“哦!是,小姐。”

    朱兰阁。

    苏氏在屋子里坐着,烤着炭盆,认真的绣着一双鸳鸯。

    叶轻歌来后,看到母亲认真的样子,并没有去打扰,只是安安静静的在旁边等着,等待着母亲忙完手中的事情。

    苏氏绣了一会儿,可能是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这才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是歌儿来了。

    苏氏温柔的眸子看向叶轻歌:“歌儿,来了也不叫一下母亲,这叫母亲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叶轻歌走了过去,双手紧握着苏氏的手,轻笑:“母亲,难为你了,大冷天,还要绣这东西,要主意着,小心伤着了手。”

    苏氏看着自己女儿说出的这话,鼻子一酸,瞬间准备哭出来,还好给忍住了。

    只是声音却略显沙哑了。

    “歌儿,母亲没事的。只是,歌儿来找母亲,可有何事?”

    叶轻歌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点了点头:“歌儿来母亲这里,确实是有话要说。”

    苏氏没有说话,只是用温柔的眸子暗示,暗示叶轻歌继续说下去。

    “歌儿得来消息,说姨娘那边想要让母亲去不了明日的晚宴。”

    苏氏对于这个消息,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神色,只是温柔笑道:“所以,她是准备怎么做?”

    “她准备在明日给母亲下蒙汗药,好让母亲去不了晚宴,也许,她会因此接着母亲去不了的由头,说服爹爹带着她去参加晚宴。”

    这自然算是叶轻歌的消息加猜测了,不过也和事实没有什么差别。

    苏氏有些疑惑:“那她就不怕在晚宴上出丑,叫叶家蒙羞吗?”

    不过,此话一出口,她忽然想到了之前叶海所说的话,就目前而言,叶家出的丑越多,好似叶家就会越安全。

    叶轻歌摇了摇头:“这倒不知道,毕竟叶轻眉都有机会去参加晚宴了。”

    苏氏点了点头:“叶轻眉这个我知道,你爹爹给我说过的。”

    叶轻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笑道:“所以,母亲到底想不想去参加明天的晚宴呢?”

    苏氏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是很想。”

    叶轻歌这就知晓了:“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母亲提前吃下蒙汗药的解药,这样装的配合姨娘就好了,就先让她得意得意也行。”

    苏氏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女儿的说法。

    “那歌儿,明日晚宴,你可要一直陪着祖母身边,照顾好你祖母。”

    叶轻歌笑着握了握苏氏的手:“恩,孩儿知道该怎么做的。”

    母女二人又闲聊了几句后,叶轻歌便离开了朱兰阁。

    路上。

    白芷忽然想到了一件在心里疑惑很久的事:“小姐,奴婢想问你一件事……”

    叶轻歌淡淡一笑:“说呗,本小姐把你都宠上天了,还有什么事是你不敢说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