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此女不好惹 > 004 挑选下人
    回到竹萃阁后,叶轻歌坐在椅子上,心思有些沉重。

    白芷看到小姐刚回院子,因为路上挺冷的,便给叶轻歌端了一碗姜汤:“小姐,喝点儿姜汤,暖暖身子要紧。”

    叶轻歌看到桌子上冒着热气的姜汤,心里很温暖:“谢谢白芷。”

    白芷被小姐的这话给吓着了,直接“扑通”就跪了下去:“小姐,你这是怎么了?这样说话,岂不是折煞奴婢。”

    叶轻歌也被白芷这一系列反应给吓到了,连忙将小丫头扶起来:“白芷,小姐我也就是真心谢你呀,以后我们没人的时候就是姐妹,不要拘束太多。”

    白芷还是很是惶恐,她不知道自家小姐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这才会说出什么姐妹相称这些大逆不道的话。

    “小……小姐,你……”

    看到白芷还想说什么,叶轻歌只好转过身,握住白芷的双手:“白芷,你不要害怕,跟了小姐我,自不会亏待你的。”

    白芷只好点点头,轻笑:“谢谢小姐,能和小姐在一起,是白芷最大的福分了。”

    叶轻歌看到白芷也算聪明,两人也都不再纠结主仆之间忠诚的事情了。

    “这才对嘛。白芷,你一会儿去偷偷问问管家,今天刚进府的那批下人,有个姓柳的嬷嬷,看看分配到了哪里。”

    白芷接到叶轻歌的吩咐后,便下去办事去了。

    此时,叶轻歌的屋子里也只剩白笙一个贴身丫鬟。她看到白笙在角落里不知道做什么,轻轻的走了过去。

    “白笙?你在那儿做什么呢?”

    看到叶轻歌过来问话,白笙的神色变的很是异常,就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小……小姐,没……没什么……”

    看到白笙吞吞吐吐的样子,叶轻歌稍微有些疑虑:“那你刚才是在想什么吗?”

    白笙这下直接跪了下来,给叶轻歌重重的磕了一个头:“回小姐的话,白笙刚才只因思念家人,所以才有些分神,还望小姐不要怪奴婢。”

    思念家人,倒也正常,但被叶轻歌惊扰的时候,在白笙眼中闪过的一丝慌乱,自然也被叶轻歌记在了心里。

    叶轻歌坐会刚才坐的位子上,对着白笙摆了摆手:“没事,你先出去守着吧。”

    “是。”

    白笙退出去后,叶轻歌端着手里的姜汤,喝着,思绪却又飘到了很久之前。

    在前世的这个时候,柳嬷嬷不知怎地,就一夜之间从嬷嬷身份转为姨娘,然后母亲苏氏便不治而亡。

    虽然叶轻眉说过,是柳嬷嬷下的毒,可是叶轻歌还是不知道那种毒到底是怎么样的毒,而且,为何当时叶轻眉敢放词说根本再无人可配出解药?

    想着想着,叶轻歌感觉头疼的很。

    “罢了,这柳嬷嬷,好歹也是在眼皮子底下,说不定之前的那些,就可以避过。”

    自言自语过后,叶轻歌就手扶着桌子,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她看到了前世绝望的自己,也看到了叶轻眉和李天齐那副幸灾乐祸的嘴脸,以及叶子澜被乱箭射死的场景,还有爹爹被骗喝毒药的事。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那么的历历在目。叶轻眉的眉头紧锁,紧接着,她的额头浸出了丝丝汗水,她的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时,白芷带着答案回来了。刚打开屋子门,便看到小姐一副做噩梦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想要将叶轻歌叫醒。

    “小姐,小姐?醒醒呀?”

    叶轻歌就这样被白芷给轻轻的晃醒,实在是那个梦太真实,叶轻歌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这才看到眼前的人白芷那个丫头。

    “白芷?”

    看到叶轻歌正常的醒了过来,白芷很是开心:“小姐,你刚才做噩梦了吗?吓死奴婢了。”

    白芷满脸关怀的表情,让叶轻歌的心理有一丝慰藉:“没事的,就是做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噩梦罢了。对了白芷,你可打听到什么了?”

    “是的,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先找了叶管家。他告诉奴婢,说是本来今个儿来的下人是打算先分配的,但老爷说明个儿一早再做安排。”

    叶轻歌了然的点了点头。

    白芷又继续说:“不过既然小姐着重说了那个柳嬷嬷,所以奴婢又去那批下人的住处,去会了会这个柳嬷嬷。”

    说到这里,白芷好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叶轻歌安慰:“没事,但说无妨。”

    “奴婢发现,那个柳嬷嬷确实有些怪异,她身上喜欢携带一些草药,想来是个懂得药理的人。”

    叶轻歌好奇:“白芷,你认识草药?”

    “回小姐的话,奴婢因为经常抓药,所以认得一二。”

    听了白芷的话后,叶轻歌便让她下去了。

    前世的白芷倒没说过自己懂药理,但……总之,不管如何,只能看明天,命运会怎么安排这个令叶轻歌深恶痛绝的柳嬷嬷了。

    …………

    天亮了。

    叶轻歌一反常态,早早就起来,熟悉一番之后,便去了爹娘住的朱兰阁去请安。

    朱兰阁。

    “女儿叶轻歌,给爹爹和母亲请安。”

    叶轻歌行了一个礼后,便乖巧无比的在旁边站着。

    叶海看着女儿一反常态的表现,不由得有些狐疑:“歌儿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苏氏也在旁边附和:“歌儿,今个儿起这么早?不赖床啦?”

    叶轻歌撒娇的扑进苏氏的怀里:“母亲,歌儿哪有那般顽劣?”

    苏氏也抱着叶轻歌的肩膀,嘴角不由得轻轻上扬:“歌儿,那你有什么事?”

    叶轻歌也不再含糊其辞了,直接爽快的说了。

    “歌儿听闻,昨日府上新来了一批下人,所以想挑一挑,不知道爹爹和母亲能否让歌儿先挑呢?”

    叶海瞥了一眼叶轻歌,无耐又宠溺:“好吧,那歌儿随为父来,我倒要看看歌儿看上哪个下人了。”

    叶轻歌一听,笑呵呵的扯着自己爹爹的衣角,徒留苏氏一脸无语却又幸福的看着和睦的父女二人。

    管院。

    “叶席,把昨日进府的那些下人来带,让歌儿仔细挑挑。”

    得到叶海的命令,管家立刻便去处理。不一会儿就带着二十个下人过来。

    叶轻歌在二十个下人里左瞧右看,倒是将那些吓人吓的不轻。

    在这二十个人里,叶轻歌倒是看到了不少以前属于柳姨娘的人。

    转了好几圈之后,叶轻歌这才仰着头,笑着对自家爹爹道:“好了,我要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个。爹爹不会怪歌儿贪心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