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无敌赘婿 > 第0039章 再回幽州
    “将军一路走好!”

    “将军一路走好!”

    长安百姓望着边疆的方向,含泪嘶吼着。

    白甲将军为了守护国门,宁死不退,全军覆没。

    可是他却连一个名字都没留下。

    何其的悲凉!

    他不仅是众人心中的战神、英雄,更是天下汉人的信仰!

    宁可战死,也不苟活。

    这便是我炎黄子孙的骄傲!

    这便是我汉人的铮铮铁骨!

    皇宫内。

    李二陛下脑袋上缠着白布,跪在甘露殿门口,望着边疆的方向。

    长孙皇后跪在了他的身后。

    皇子跪在了他的身后。

    公主跪在了他的身后。

    整个皇宫内,众人全部跪在了地上。

    他们凝望着边疆的方向,痛哭流涕。

    “将军,一路走好!”

    他们哽咽着喊道。

    这一夜,注定是大唐无眠的一夜。

    众人都在为白甲将军等将士送行。

    悲伤笼罩着整个大唐。

    逆流成河,朝边疆而去。

    ……

    大唐第一女将军李胜男,率领一万先锋大军,奔着边疆是一路狂奔。

    哪怕夜色已黑。

    一万大军高举火把,日夜行军。

    距离渭水河畔越近,李胜男心中的痛楚便更痛一分。

    “白甲将军,你一定还活着对吗?”

    李胜男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

    “大军速速行军,务必要在天亮以前赶到定州!”

    李胜男大声的命令道。

    ……

    幽州,大都督府内。

    独臂老兵带领幽州百姓,把秦子川和赤兔马抬到了这里。

    幽州大都督柴绍在突厥入侵之前便赶往了长安。

    刺史张远志和夫人宁死不逃,和幽州无数将士战死沙场。

    此时,幽州再无任何将士。

    独臂老兵成为了大家的主心骨,把秦子川抬到了大都督府内。

    一位幽州妇人用颤抖的双手,拿着剪刀,缓缓剪开了秦子川那缠绕在肚子上的白布。

    接着一团肠子便流了出来。

    众人瞬间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将军!”

    他们情不自禁的呼喊着,泪水夺眶而出。

    解开秦子川的铠甲,脱去他的衣服。

    那白嫩的皮肤上,数不尽的伤口。

    皮肉外翻,露着白花花的骨头和肉。

    众人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白甲将军在众人心中是下凡的战神,无所不能。

    可是此时看着他浑身的伤口,众人的心里充满了酸楚。

    是白甲将军用自己的血和肉,换来了幽州城,换来了大家的性命。

    可是他……

    “快递盆热水来!”

    幽州唯一的乡野大夫,不停的大喊着。

    一盆盆热水递进屋内,接着一盆盆血水递了出去。

    大夫不知道用了多少热水,更不知道用了多少白布,才为秦子川清洗完伤口。

    做完这些,大夫直接瘫软在地。

    “老王头,将军的伤势如何?”

    独臂老兵含泪问道。

    “将军的伤势太重了,恐怕……”

    老王头叹了口气说道,接着老泪纵横。

    一股悲伤迅速在众人之间蔓延。

    他们坐在门口,默默的抹着眼泪,默默的为他祈祷,默默的守护着他。

    这一夜,注定无眠。

    ……

    突厥大军,灯火通明。

    颉利可汗不停的在军帐内来回的走动。

    夜已深,可是他却辗转难眠。

    白甲将军一日未找到,他便一日寝食难安。

    “可汗,您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那白甲将军身负重伤,必定熬不过明日!”

    突厥军师在一边小心翼翼的安慰道。

    “明天扩大范围,继续寻找白甲将军的下落。”

    颉利可汗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甲将军那斩杀突厥勇士的画面,在他的脑海是挥之不去。

    那无尽的恐惧,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灵魂最深处。

    “可汗,我们该动身前往渭水河畔,不然会错失良机啊!”

    军师在一边提醒道。

    “大唐军队不足为虑,我不信他们还会有第二个白甲将军!”

    颉利可汗咬牙切齿的说道。

    ……

    “不好,城外发现突厥铁骑踪迹。”

    安静的幽州城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惊呼声。

    “保护将军!”

    独臂老兵说着便拎起了身边的弯刀。

    “快保护我们的恩人。”

    “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群突厥杂碎靠近门前半步!”

    院子里的幽州百姓,一边呐喊着,一边纷纷拿起武器,堵在了门口。

    幽州将士早已战死沙场,如今幽州就剩下他们了。

    而此时白甲将军身受重伤,他们绝对不允许这些突厥杂碎再伤害他们幽州的恩人!

    外面杂乱的声音把秦子川从噩梦中惊醒。

    他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看着周围那陌生的环境,不由微微一愣。

    他休息了一夜,加上系统在为他缓缓的治愈伤口,整个人好了许多。

    他推开房门,看着院子里的老弱病残,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将军!”

    “恩人您终于醒了!”

    院子里的幽州百姓看到秦子川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一个个激动不已。

    接着他们便哽咽了起来。

    喜极而泣!

    “谢天谢地,将军终于度过了难关。”

    “谢谢老天爷保佑。”

    他们一个个红着眼眶,不停的呢喃着。

    “你们这是……”

    秦子川伸手指着他们手中的武器,眉头紧皱的问道。

    “将军,您快回屋里去,我们保护您!”

    “该死的突厥杂碎,他们若想伤害将军,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他们一个个紧紧的攥在手中的武器,视死如归的大喊道。

    白甲将军为了他们身受重伤。

    此时,该轮到他们保护白甲将军了!

    看着他们那真挚的目光。

    听着他们那关心的话语。

    秦子川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为了这群淳朴善良的百姓,死又何妨?”

    秦子川在心里呢喃着,冲着他们努力挤出了一丝的微笑。

    只见他缓缓的关上了房门。

    回到屋内,他穿上了那早已破烂不堪的白甲,拎起了方天画戟。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百姓为他赴死!

    因为他们是幽州最后的人了。

    他不希望幽州成为第二座定州!

    秦子川缓缓推开房门,一身血甲的他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

    “将军!”

    “恩人!”

    幽州百姓的眼眶瞬间便湿润了,冲着秦子川哽咽的大喊着。

    白甲将军再次穿上了血甲,再次拿起了武器。

    他这不是去战斗,这是去赴死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