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论复活是怎么变难的 > 十五,山花开遍,身边无你
    这么长的时间里馒头一直在门口呆呆的守着,陪着梦姑看了两年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关系倒也亲近不少,但是只限于说起方乐英的时候。

    这日,梦姑随手招了一下,将馒头从门口唤了过来。

    她似哭似笑的说道:“馒头!你瞧瞧这院子是不是十分荒芜!你为什么不走啊!好多人都走了,你怎的不走啊!”梦姑说着迎着阳光看了看自己干瘦如鸡爪的手,扯出一个自己觉得最温暖的笑容,对着馒头继续说道:“小馒头,我现在看上去是不是又老又丑啊!是不是因为这样方郎他才不来看我的——”

    “少奶奶,您说的哪里的话啊!您是馒头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馒头说着看着梦姑干瘦的手,心里止不住的心疼,以至于他说的话都带上了一点气性:“我现在就去告诉少爷去,让少爷收拾收拾这帮子没大没小的东西!”馒头说着往门外走去。

    梦姑脸上的笑意未退反而更重了几分,她说话的声不重不轻却含着一点令人心惊的温度,“行了,馒头!若是同他说有用的话,这边就不是这样的景致了!说来也怪——我等他这两年里,我自己也想明白了!他要是对我还有——他早来寻我了!可是——可是我就是放不下啊!”

    “算了!闲话少叙——我今天喊你来,其实是想问你能不能给我找份差事——再这么下去吃不起饭了!”梦姑说着拍拍肚子,脸上的神色无奈且顺从。

    “好吧!我想想——”馒头说着,有模有样的想了两下,似乎是想到的什么看着梦姑的眼神带着点为难。

    梦姑看明白了他眼中的为难,温声说道:“你且说吧!我现在这样再过上些日子,我可能都要饿死了!那泔水似的饭菜我可是吃不下去呢!等我赚些钱,买头猪再用那些吃食养养罢!兴许还能割几斤肉开开荤呢!”

    梦姑说到最后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馒头找的差事是帮人浣洗衣物,一件五文钱。

    ·······

    方乐英听到到梦姑浣衣的消息是在胭脂房里。

    胭脂笑着看着他:“方郎!梦姑浣衣,一件足有五文钱自己都养活不了呢!”她说道这个五文钱的时候,还有模有样的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方乐英的面前比了比,“前日子,李少爷还在我面前说呢!他说方郎你是个废物点心,自己的女人都照顾不好。往日娇贵的名妓,今日粗使的婆子。

    他还说今日梦姑的下场就是以后奴的,让奴趁着还貌美的时候多到你这里套点钱花花!哼!奴才不会听呢!”梦姑说道最后,扬了扬脸她脸上的表情带着点娇嗔与自豪。

    “哈!他真是这般说的?梦姑那女人也是,都不知道安分些!只要胭脂你给爷伺候的好,就不必担心。”方乐英说着摸了摸胭脂的头顶,眼中闪烁的阴鸷的光芒。

    ······

    此刻已经入冬,梦姑正专心的在洗衣服,冰冷的水将她的十指泡着又红又肿。

    虽然梦姑教冰水冰的牙都在打颤,但是梦姑脸上的笑容还带着幸福的笑容。

    “已经好久没有吃上过好饭了,这次荣妈要洗的衣服多,足足有十件呢!

    这次洗完衣服可以转五十文钱。回去可以吃顿好的了,还能买一些护肤的指不定哪天方郎就来看我了呢!我要让方郎见到美美的我!”想到这里梦姑不自觉的笑开了花。

    “梦姑!”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方乐英一脚将面前的盆踢飞,冷水溅了一地,衣服趴在地上像一只无助的犬。

    梦姑没心情去管方乐英这从哪里来的火气,小跑着过去捡起那件衣服。浸水的衣服有些沉梦姑的手被水浸泡的疲软无力,一时间竟没有拿起来那件衣服。

    梦姑也气;“方郎!”她的声音中带着一点委屈与思念,已经淡去的记忆再次涌上心头,心里的火气瞬间就消了,“你怎么来了?是想我了吗?”她说着有些羞怯的绞着衣角,脸上染上了一篇红霞,怎么驱也驱不掉。

    “想你?梦姑,你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我求你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我能想你!”方乐英句尾的音节缓缓上扬,带着些许讥讽。

    梦姑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她咬着下嘴唇,惊慌失措不知如何做答,一双眼睛红的骇人。

    “你还有脸哭,你竟敢背着我出门做这般下贱的差事,叫别人平白看了我的笑话。”说着方乐英往前走了两步,“你叫我的脸面往哪里搁?”

    “方郎!”梦姑憋了好久才挤出这样一句话,兴许是喊得太大声了所以破音了,又或者是因为悲伤导致的喉咙酸涩,“脸面?你的脸面比我还重要吗?你自来这里开始就不曾问过我——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方郎——”她说道后面声音软了下来,带上了一点哀求的意味;“我想你了!之前都是我不对,我后我们还和刚开始一样好不好!”

    方乐英眉头上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梦姑。

    因为没有钱打理自己,所以现在梦姑的脸红扑扑的又带有疲态。虽才刚到二十,但是一张俏脸看上去已然比真实年龄苍老了一倍还多。

    看到梦姑苍老的模样,方乐英的脸上坠上了浩如繁星一般的厌恶;“梦姑!你瞧瞧你这幅样子。还会到过去,真是笑话!不过——”方乐英一只手摸着下巴,低声说着,“不过,你想回答过去也可以,你重新回到梦跃居在出来一次吧!这次——我可不会去接你哦!”

    “什么?”梦姑眼中随着方乐英说话而亮起的眼眸再次黯淡下去,有些惊愕的说道,惊愕过后变为愤怒“你在说什么浑话!我早已委身于你,你现在让我回梦跃居?当年的喜欢都是假的嘛!方郎——”

    “方郎,是不是胭脂跟你说什么不好的话了!你才会这样对我,我去找她去,或者——或者你把她喊过来,我跟她对峙!”梦姑说着就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站住!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这幅样子,门外乞食的乞丐都比你好看。”方乐英往前两步拦住梦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他恨恨的说道;“一个娼妓,不过出来几日还真当自己从良了?”

    梦姑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先前她还曾对方乐英怀揣希望,此刻希望寂灭绝望砸的她头昏。

    “所以现在,你要送我回去?能不能不要送我回去,就让我在你的身边当一个粗使的丫鬟婆子都成。”梦姑问着,声音压抑极了,她说着微微偏头努力的想把眼泪憋回去,

    方乐英看着她没有不舍,他吐了一口唾沫一脸讥讽的说:“哈!粗使婆子,你是还活在梦里吗?你看看我府里的丫鬟婆子那个不比你好看!”

    梦姑闻言,用肿胀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心里自嘲道:“这世间的情事可能真的和嬷嬷所得一样,因样貌而起必定回落的一个始乱终弃罢!”

    想到这里她心如死灰,一脸冷色,逼问道;“方乐英!你之前所说的喜欢是不是都是因为我比较好看的缘故?”

    方乐英瞧着她心里充满讥讽怀里,也不答话,招了招手一旁来了两三个小厮。

    “送她回梦跃居。”

    就这样梦姑回到了梦跃居,嬷嬷对梦姑的印象变得十分的模糊,她的房间因为还没有进来多少优秀的新人而被留下。

    梦姑见到嬷嬷像见到了母亲一般,孩子似的哭了出来。

    嬷嬷看她的眼神却没有怜惜,说话的时候神情也是极为冷淡的;“你明天就开始接客吧!梦跃居不养闲人。”

    嬷嬷说完向外走了两步然后又退回来了,她补了一句“我知你受挫回来心里定然多有不满,这屋里的东西任你摔打——反正凭着你方家大少下堂妇的身份就能给我圈不少钱!”嬷嬷说完又再次走了出去。

    又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婢女从门外走进,正巧看见梦姑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轻声叹了一口气。

    听到屋内有叹息声,梦姑这才回过神,她扭头看着那个婢女满脸的迷茫。婢女看见她正脸的时候惊呼了一声,而后可能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火,故而低低的垂下自己的头颅。

    “姑娘,你看着我像是多大的样子?”粗糙的手自脸上刮过,手上的褶痕锐利的像是要将她的脸刮烂似的,感受到刺痛的梦姑低声笑了两声轻声问着走进来的那个婢女。

    那婢女抬头看着她似老妪一般的脸满头雾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和一块玉佩搁在桌子上,俯身行礼快速倒退而出。

    “这般礼遇,自胭脂入门以后就很少见了!没想到再次见到有人对她行礼是在梦跃居这样的烟花地。”梦姑伸手将,信封和玉佩拉过来,半无奈半打趣的自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