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千橙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线上配菜
    贺千橙的嘴巴张大得能塞下一个鸡蛋,自从年后复工,她几乎天天同这家伙泡在一起,怎么没发现他啥时候去了隔壁厂子?

    而且,这个食品厂的联络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齐年总不可能大过年的去联系人家吧?

    “不是,你这……”

    贺千橙继续表演目瞪口呆。

    齐年似乎看得十分满意,过了一会儿才挑挑眉毛:“我什么?”

    “你什么时候联系的?”

    千橙艰难地吞咽一下,仿佛是把刚才那个鸡蛋囫囵吞了下去,场面非常可笑,不过她还是坚持问了出来。

    形象什么的,都不重要。

    “年前,准确的说,是那天看新闻的时候……”

    贺千橙正想说“大哥你哪天不看新闻”,忽然反应过来,是齐年给她姜汤那天。

    哼,他果然不好意思提姜汤这事儿。

    不过,贺千橙总算快速定位了日期。

    她掐指一算。

    “不对啊,那会儿根本流感根本没有多严重,你怎么会去联系厂家。”

    齐年指了指自己的帽子,哦不是,好像是他的大脑。

    “那几天新闻,看着不太妙,何况,我一直觉得白露的经营模式有些受限,若是遇到餐饮受重创的情况,很可能难以为继。”

    “所以……你就找了厂子,提前研究了配方?”

    “既然想了,就可以去试试。”

    千橙一恍神,碰到了手边的饭盒,忽然说:“所以你那个什么方便米饭……”

    “也是那时拿回的成品。”

    “难怪,原来是不要钱的……”

    “什么?”

    “没什么,齐大人真乃神机妙算也。”

    “哦,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本来只是觉得外出就餐人数会减少。”

    听了齐年这话,贺千橙拍拍胸口,幸好,她还以为这人怎么就夜观星象知晓了今日的困境呢,还好没这么玄乎。

    不过也算是挺厉害了。

    抱着“这个合伙人果然选的不亏呢”的想法,贺老板绽开一张笑眯眯的脸庞,凑过去一点点,问:“那么,现在到什么阶段了?”

    “配方份量已经定好程序了,他们也提前采购好了包装耗材,只等咱们这边出原料就能产出了。”

    听了齐年的提议,桌上本来死气沉沉的几个人瞬间有了生机。

    “行了,把工作分配一下,就可以开干了。”

    齐年刚准备分配,就听见贺千橙道:“我打断一下,周边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出售呢?”

    “不错,”齐年稍微思考一下,便说:“易荷,咱们的周边还有多少?联系一下厂家是否能开工。”

    “好的。”

    贺千橙不放心,叫王经亲自去盯狍肉的屠宰,可不能出问题。

    “对了,不如咱们捐一点狍肉。”

    王经听了,说道:“今年情况特殊,有些人都吃饭都成问题,白山这边好几家商户捐菜的捐菜,捐米的捐米……”

    “行。”

    贺老板也批准了。

    几天以后,第一批特供产品上线销售。

    易荷自然为其做足了广告,客人最近无法出门吃饭,都有些憋闷。

    而这种据说能最大程度还原的料理包,新奇又好吃,还是颇为吸引眼球的。

    白露出产的是半成品,贺千橙担心有些人不会制作,便找易荷在白露的玻璃墙边拍了手把手教你料理的视频。

    本来只是个教人使用的售后视频,但易荷的构图和剪辑都极具美感,没想到拍出来景致好看,人也美,食物看起来也色香味俱全,食材独特,竟然吸引了不少围观路人。

    “反正吃不到外食,不如买回家试试看。”

    抱着这样的心态,白露的料理套餐业绩逐渐惊人。

    周边也顺带卖出去不少。

    白露公布了几样菜谱,也有对应的料理套餐在网上售卖,保证新鲜送到家。

    贺千橙没想到自己从一个卖菜肴的,变成了一个带人做菜的,倒也有趣。

    最主要的是,白露终于顺利过关,没在温暖的春天到来之前垮掉。

    靠着这段时间的口碑,加上新闻特意报道了一次捐物资的事情,白露有幸露了个脸,倒是赚了不少名声。

    贺千橙还没来得及在这种名利双收的幸福中冲浪傲游一番,网络上就逐渐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这天,一位记者说是过来约见贺千橙。

    千橙不算太惊讶,这段时间接受采访次数很多,多到她都有些记不清楚了。

    主要是齐大老板讨厌这种露脸的事情,每回都推到她身上……

    没想到这次的记者却好像不是来报道白露的成功的。

    “把野生动物养在餐厅附近,您会不会担心传染疾病或者动物伤人呢?”

    “我们的狍子都是经过检疫的,何况它们都被围墙隔着,客人并不能接触到,只能看看。”

    “最近有人说白露是在消费野生动物的话题,您怎么看呢?”

    “狍肉有它的特殊之处,即使是家养的,也有它的优势,我们并没有特意造噱头。”

    “……”

    几个问题下来,贺千橙大老板简直身心俱疲,这记者敢情是来气人的吧?

    好不容易送走这位大姐,贺千橙瘫软着坐在椅子上。

    齐年此刻送了人出门,刚刚折返回来,看她这副模样,不禁暗笑,递了一杯汽水过来。

    “请你喝汽水,渴了吧?”

    “谢谢啊,不过我更想喝酒,灌醉自己。”

    贺千橙虽然嘴硬,但毕竟是口干舌燥了,接过来立马喝了一大半。

    “你气她有啥用,人家来问,说明这种情况是存在的。”

    齐年带着她冷静分析:“与其暗自赌气,不如想办法解决问题。”

    “你怎么永远那么冷静?”

    千橙的目光随着他步伐而动,脸盘子都转得想个向阳花。

    “是你太容易慌好吗。”

    果然,这厮的回答从来就只有气人和非常气人两种。

    “人的误会是很难改变的。”

    她忽然说。

    “大家总是愿意去相信自己想去相信的事情,会对一些事选择性忽视,闭耳塞听就是这种感觉吧。”

    “你不去说,就更加不会有人听到了。”

    贺千橙重重呼出一口气:“靠我们,真的可以吗?”

    “今天不早了,先睡觉吧,明天拿方案出来。”

    齐年站起身,经过她身边时轻轻拍下她肩膀。

    就在贺千橙思考这是“靠你了”还是某种安慰时,这人就没有声息地回房间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