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二十九章 亲事
    穆谣连忙同她保证了一番,长秀这才小心的道:“应该是来拜别侯爷的,听说是皇上给宁少爷赐了府邸。宁少爷既有了住处,想来便不会再回侯府了吧。”

    拜别吗……穆谣不禁想,如果这是真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谢大佬对她爹并没有心怀芥蒂,不但日后不会灭了侯府,甚至连故意找麻烦的可能都很小?

    若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穆谣想着都不觉露出放心的笑容来。

    长秀微微抬眸,看到她的表情,也不由的牵了牵唇角。

    两人一时没再说话,恰好琼兰摘了花枝回来,穆谣不好再多耽搁,将花枝给了长秀,便心情很不错的溜达着回了沁春苑。

    ……

    一晃六年匆匆而逝。

    正值阳春三月,滦平侯府里一株桃花正开得妖娆。

    远远看去,仿佛轻盈的粉色云朵停留在半空,其间还夹杂着淡淡的绿。走近了观赏,才发现那绿色原是嫩嫩的萼片和新生的叶芽。

    离那桃树不远,去往上房的回廊上走来一位身姿纤细,肌肤雪白的少女,桃粉色的琵琶袖对襟小袄掐着细细的腰肢仿佛不盈一握,下着兰花暗纹纱马面裙,行走间方能看到隐隐的金光在裙面流动。

    “小姐,夫人还等着您呢!”

    已然长成少女的穆谣回眸对着琼兰一笑,俏皮的道:“不怕,娘知道我最爱这株桃花,又正值开花之际,这路上我少不得要好好欣赏一番。”

    琼兰无奈的笑叹,只能任由她慢吞吞的走。

    用了好大功夫才来到上房,但沈眉果然没有责怪之色,只是轻嗔了一句,“傻丫头,准是又去看桃花了吧!”

    “娘——”穆谣抱着她娘的手臂撒娇。

    沈眉拿她这般最是没辙,只好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落座,这才正色道:“不过数月,你便要行及笄礼了,不可再像个孩子一般。”

    穆谣笑咪咪的,假装没听到后半句,“及笄礼呀,还早呢!”

    “这种事都是早早准备起来,我们谣儿的及笄礼可马虎不得,必要盛大才好。”沈眉说着不由轻叹,“及笄礼之后,谣儿也该预备成亲了。”

    穆谣捂着脸不好意思的道,“我还小呢!”

    沈眉笑着点她,“不小啦。来,跟娘私下里说说,谣儿觉得你大舅舅家的二表哥如何?”

    沈家有两子一女,沿袭了沈老爷子的风范,一门武将,老大如今在京畿大营拱卫京城安全,老二则在边关奋勇杀敌。沈眉是最小的孩子,也是沈家惟一的女儿,因此上,很得父母的疼爱。

    爱屋及乌,沈家自然也对穆谣亲近。

    沈老夫人尤其喜欢她这个外孙女,总说她被她母亲教养的很好,乖巧又懂事,机灵又俏皮,因此早就有意让她嫁回沈家。

    沈眉知道自家母亲的心意,觉得这样也不错,总归沈家的儿郎个个都算得上出众,尤其是大哥家的两个儿子。

    大侄子随了父亲习武,如今跟在二哥的麾下抗击外敌。这二侄子算是家中的异类,自小.便弃武从文,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居然学得很是不错。自小在书院里便得了大儒的青眼,收为弟子,如今已然考中进士,授了六品的翰林。六品虽然算不得什么,但翰林却是清贵的官儿。如今当朝的几位阁老,一大半都是翰林院出身。

    可见这孩子实是有才学的。

    沈眉想了一圈,见穆谣抿着唇不语,以为她太过羞涩,便道:“跟娘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给你找夫君,那是将来你要过一辈子的男人,自然要你喜欢才好。”

    顿了顿,她转而说起二侄子,“你二表哥性子如何,你是清楚的,他对你一向最是照顾。他的相貌是家里几个小子中最好的,也算堪堪配得上你。至于年纪嘛,是比你稍稍大了些,但男人年长一些才会疼人。象是你二舅舅家的三表哥同你岁数倒是差不多,可那小子皮得紧,到如今都没个定性,不合适。娘跟你外祖母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二表哥最合适。你说呢?”

    穆谣是沈眉放在心尖尖上疼宠的,嫁去别家,她也担心孩子受了委屈,因此她心里是愿意让女儿嫁到沈家去的。

    但对穆谣来说,这绝对是个坏消息。

    沈家的表哥虽然都很好,但她一向将他们当哥哥的,半点绮思都没有。如今突然说让她嫁给哥哥,她自然接受不来。

    想了想便道:“娘啊,我把表哥们都当亲哥哥一样待,从小到大都没变过想法。这哥哥怎么能当夫君呢?”

    沈眉一愣,见她是真心这样想,不由的蹙起眉心,“这样啊,那让娘再想想。”

    穆谣忙不迭点头,是要好好想想,近.亲不好通婚的。

    因着有了这番缘故,她便没在上房久留,很快出来准备回沁春苑。

    只是路过那株桃树的时候,穆谣又情不自禁的欣赏了好一阵,直到无意中远远的瞧见长秀,她才讶异道:“我怎么瞧着长秀的身形仿佛有些不对?”

    这几年,她每次看到长秀,便喜欢找她说说话,因此还算亲近。头两年,长秀嫁给了前院的管事,她还送了贺礼。长秀特意过来给她磕了头谢过才算罢。

    身后的碧月掩着唇笑道:“小姐,长秀有身孕了,好像有四五个月了,之前穿着冬衣,不好瞧出来,如今换了薄衫子,便显露出来了。”

    穆谣恍然失笑,“原来如此。看来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看到长秀生的小娃娃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想当初第一次见长秀,她还是个小姑娘呢,不想如今已经要为人母了。

    想着长秀,她便不由的想到谢崇宁。

    说起来,虽然数年未见,但穆谣对他这一路走来的事还算是有所了解。

    这都要多谢长秀爱八卦的缘故,因着她男人是外院的管事,所以总能听到外面的消息。谢崇宁到底是侯府出去的人,因此这些管事也不由多关注几分。

    长秀知晓了,穆谣自然也就知晓了。

    据说,谢崇宁早在十六岁的时候便离开国子监,进入大理寺正式为官。

    他用了四年的时间,从从六品的大理寺正升至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不可谓不快,不可谓不惊人。长秀说他极为厉害,推翻了许多冤假错案,很多百姓管他叫“谢青天”。

    只是,他似乎因为判案时手段严苛,不被其他官员们所接受,因此遭到了排挤。听说就连御史都参过他好多回,不过,谢崇宁是皇上的心腹之臣,非常被看重,所以不管旁人怎么说,皇上仍是一力保他稳坐在大理寺卿的位置上。

    总而言之,他与过去留在侯府时的那个谢崇宁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在穆谣看来,他们已然是陌生人了。

    她最欣慰的就是他从来没有找过侯府的麻烦,想来是没有记恨的,那她从前做的那些也算是有了好的结果。

    ……

    沈眉那边得知穆谣不想嫁给侄子,也不愿勉强她,只是她即将及笄,亲事肯定要张罗起来,现下便要重新择人选了。也因此,她不时的便会带着穆谣去参加宴席,同京城的勋贵官宦人家们多多走动。

    穆谣为了彻底打消母亲近.亲通婚的想法,对此自然并无异议。

    这天,母亲又遣丫鬟叫她到上房去。

    穆谣便琢磨着只怕又有哪家的宴请要带着她去了。暗地里幽幽叹了口气,很快打起精神,带着碧月一道前往。

    只是到了上房,听沈眉一说,她才明白自己猜错了。

    “这次可不是什么寻常宴席,而是宫宴。”

    穆谣一怔,不由的道:“宫宴?是有什么事么?”否则不年不节的,没道理宫里突然办宴席。

    “可不是有事。”沈眉无奈的道,“这是皇后办的宴席,指明要带着家中年轻女眷,听说是为了给安平郡王选郡王妃。”

    “是很受皇上宠爱那个安平郡王?”穆谣好奇的问道。

    沈眉笑着点点头,与她细细分说。

    这安平郡王乃是皇上兄长的独子,皇上的兄长因着身体孱弱,很早便亡故了,只留下这一根独苗苗。皇上与兄长感情很好,因此对这个侄子也是照顾得紧。

    这不正赶着安平郡王到了年纪,该选郡王妃了,于是皇后便以赏花宴的名头办了宴席,邀请京中官员勋贵家的女眷进宫,暗示但凡适龄的女孩都要随长辈前往。

    穆谣闻言脸上的表情十分一言难尽,这跟皇上选秀也相差无几了,果然是受宠爱的。

    她有些担心的问道:“该不会是安平郡王府上瞧中了哪位姑娘,便要订下亲事吧?”

    沈眉瞧了她一眼,顿时噗嗤乐了,戳了戳她的眉心,调侃的笑道:“放心,瞧不上你的。郡王府的那位老夫人可不是个随和的,就你这傻乎乎的模样,肯定不合人家的意。”

    她们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沈眉从一开始也没有担忧自家女儿会被看中。但打心底里说,她还觉得那位被宠成纨绔的安平郡王配不上她的谣儿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