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二十六章 宁哥哥就是天才
    老太太发了话,旁人自然不再应声,于是这顿年夜宴就这么没滋没味的结束了。

    重新坐回厅堂,按规矩本该是众人一道守岁。

    但老太太的目光扫过下首的三房人,头不禁疼起来。

    除了能听着穆良宣小声嚷嚷着无趣,汝阳在哄他的声音,其他人竟是个个闭口不言,正襟危坐,垂着眼睑,也不知在想什么。就连大房的小丫头亦是如此,看着不像守岁,倒像是在念经。

    这分明是在折磨她!

    想罢,她顿时肃然起面容,硬声道:“行了,你们各回各房去守岁便罢了,我头有些疼,想先歇着了。”

    话音一落,沈眉连忙起身道:“母亲不舒服,可要请大夫?”

    “不必。”老太太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她身边的嬷嬷连忙上前打了个圆场,“老夫人想是午后着了点风,歇歇便能好转,夫人不必忧心。”

    穆贺云蹙起眉头,环顾了众人一圈,也觉得如此坐着没意思得紧,还耽搁母亲休息,便应道:“既然如此,那二弟三弟,不如就听母亲的吧,各自回去守岁。”

    他都发了话,其他两房自然没有异议,陆续便向老太太告辞,回房自在去了。

    转瞬之间,宽敞的厅堂里只剩了大房一家人。

    穆谣倒是也想快点走,可惜沈眉给她使了眼色,不让她乱动。这时便忍不住无聊的偷偷去瞧上首的老太太,发现她瞪着穆贺云,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仿佛生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心里顿时恍然。

    原来这老太太说让大家走根本不是真心的,她就是想耍耍脾气,让大家哄着她顺着她呀!

    可惜……

    穆谣一时间哭笑不得,她爹这是太孝顺了啊,坚决听老太太的话,却不料事得其反。

    因此一无所知的穆贺云仍然一脸正直的看向上首,“母亲,我打发他们先回去了,您不舒服,便早些歇着,儿子在这里守着。”

    言毕转头看了妻女一眼,又道:“你们也别在这里添乱了,免得惹母亲惦记,回房去吧。”

    沈眉和穆谣对了个眼神,母女两人会意的起身施礼,佯装无辜的告辞而去。

    等到出了荣寿堂,穆谣才笑着抱住沈眉的手臂。

    “你的规矩呢?还有,这样冷的天,莫吸着凉气,快闭上嘴。”沈眉立刻教训她。

    “是是是。”穆谣吐了吐舌头,立时站稳恢复仪态,只是余光瞥见三房一家正从另一侧慢吞吞的往回走。她不禁小声问道:“娘,三叔三婶他们怎么走那么慢啊?”

    沈眉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无声的嗤笑,“不是慢,只怕是你三婶还以为我们留下是有什么好处呢!”

    穆谣扯了扯唇,很是无语。

    ……

    这会儿,往回慢慢挪动的三房也在说起他们。

    汝阳夫人很是不满的冲着穆三发泄道:“他们大房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就不相信那谢家小子当上举人,能参加会试的事跟他们没关系,他自己哪有那么大本事。沈眉就是这样小家子气,凡是好事都轮不到三房,全揽到自己怀里,还长嫂呢,有她这么当长嫂的吗?哼!还有你大哥也是……”

    “娘!别唠叨了,我都听烦了,我冷。”穆良宣忍不住打断叫起来。

    汝阳夫人最是宠溺儿子,一听他这么说便连忙哄道:“好好好,不说了,咱们赶紧走,宣儿若是走不动了,便让下人背你回去,啊?”

    “好啊好啊!”

    穆良宣被人背着犹不老实,不时的挑个刺踢一脚,汝阳夫人在这个时候又跟穆三道:“你看咱们儿子多好多乖,可你这个当爹的没能耐,无法荫蔽他一二。既然如此,你还不好好问问你大哥那个谢崇宁到底是怎么考上的?”

    穆三嗫嚅道:“我问了,大哥也不一定会告诉我啊……”

    “蠢得你!”汝阳夫人鄙夷的道:“他不告诉你,那你就去问谢崇宁本人啊!他不是正好离开侯府了吗?一个小崽子,你还怕制不住他?让人把他给找出来好好问问呐!”

    她猫爪挠心似的想知晓这其中的秘密,也不知是有人代笔还是提前透了题。她想着自家宣儿过了年也九岁了,该考虑日后的前程了。

    谢崇宁都能做到的事,她家宣儿自然也能做到。倘若十几岁便能当上举人,甚至一举考上进士……那必然是前途无量啊!

    汝阳夫人越想越是心痒难耐,更是严厉的督促穆三找人手去做此事,

    ……

    因着这年夜当晚的事,滦平侯府里整个年节里气氛都不大好。

    不过穆谣觉得自家还好,毕竟父亲母亲都忙着应酬,连她也被母亲拉着忙忙碌碌的去了不少人家赴宴,又在外祖家小住了几天,所以倒没有闲暇想太多。

    而等她真正歇下来,已经出了正月。

    这天她猛的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春闱是不是要开了?”

    琼兰点头道:“是啊,小姐,二月初九开始。”

    穆谣若有所思的坐在桌前,想着谢大佬如今不知怎么样了,会试有没有把握,倘若考不上,他不回侯府又要去哪里?

    越想越是担心,不禁寻了个机会叫来碧月吩咐道:“快要开春闱了,这阵子你多往前院打听打听,或者联络个可靠的仆役,等到开榜了,也好能早早报信给我。”

    碧月小声道:“是为宁少爷吧。不过小姐,夫人都说让您别再惦记他了,还说他走了就不会回来了,您何必还费这个心思呢?”

    穆谣摆了摆手,有些惆怅的道:“我拿他当亲哥哥啊,这兄妹之情一时之间哪能说放就放呢,我也不做什么让娘担心的事,就是想知道他有没有考中。”

    “这恐怕不容易吧。”碧月犹豫着吞吞吐吐道:“我之前听侯爷身边的长随说过,这近百年以来都没有听过有象宁少爷这么小年纪的举子能考中三甲的,所以说……”

    穆谣闻言有些出神,一时觉得这也太难了,恐怕大佬要栽了;一时又觉得别人做不到,不代表大佬做不到,别忘了他可是能做一代权佞的大佬,说不定就考中了呢!

    纠结之中也没别的法子,只能多叮嘱碧月,让她及时打听。

    转眼会试结束迎来了发榜日,穆谣从今天一大早便心慌慌的,呆怔怔的由着丫鬟为她换好衣服梳妆妥当,她坐在桌前用着膳却举起筷子忘了落下。

    “小姐?您可是哪里不适?”琼兰有些担忧的问道。

    穆谣摇摇头,“碧月呢?”

    琼兰一怔,随即答道:“她这会儿未当值,小姐您若有事找她,我这便让人去叫她过来。”

    穆谣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暗自嘀咕道:这会儿肯定还没发榜吧,叫她来也没用。

    她无声的轻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算了,晚些再说吧。我先去给爹娘请安。”

    草草用过膳,穆谣便带着丫鬟去了上房。

    进去之后,只有沈眉在,她规规矩矩的请过安,又听她娘说,先生快要回来,马上该复课了,穆谣也是心不在焉的应了几声。

    见状,沈眉险些被气笑了,便绷着脸对她道:“你爹让我传个话给你,你若想问崇宁考的如何,直接去书房见他便是,不必遣个丫鬟四处打问。”

    穆谣顿时瞠目,这是……曝露啦?

    沈眉又是摇头又是叹息的拿她没有办法,没好气的开始赶人,“行了行了,赶紧去书房吧!把你这魂不守舍的模样收一收,免得你爹看了不快。”

    穆谣回过神来,傻笑了几声,“我就知道娘对我最好啦,那我去了啊!”

    言毕便像个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去了前院的书房。

    不过一切不妥当的举止在快到前院的时候便全部收敛起来,恢复了侯府小姐的姿态,穆谣美滋滋的去到书房,等长随禀报过,便随着走进屋内。

    “爹!”

    穆贺云坐在桌前,眉头微蹙,本来极为严肃的神情在听到穆谣的声音时不由的柔和下来。不过转念想到他家谣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顿时又没那么高兴了。

    他故意冷着脸看过去,不怎么愉悦的抚着胡子道:“来啦,坐吧,说说你今日为何而来?”

    穆谣眨了眨眼睛,她爹这是学会套话了?

    “爹,娘说您让我来的啊,我也不知道来做什么。”

    穆贺云一瞪眼,“那我若说让你回去呢?”

    穆谣早已熟知对待她爹的套路,立刻耷拉下眉眼,作出一副可怜相,眼巴巴地望着她爹,然后欲言又止,却偏偏不说一句话。

    穆贺云见状登时就撑不住了,他头疼的抚额招手道:“行吧,留下吧留下,唉,真是上辈子欠了你这丫头的!”

    话音未落,穆谣便笑眯眯的过去拉住穆贺云的手臂撒娇,“爹,别生气啦,快告诉我,什么时辰才能知道宁哥哥有没有考中进士啊?”

    “考中进士?”穆贺云被她的话逗笑了,“你个小丫头,知道考中进士有多难么?有多少人读了一辈子的书,那也没考中过进士。更何况,谢崇宁才几岁,就凭他,勉强过了乡试已然不易,你还以为他真是天纵英才啊!”

    穆谣这时却没有丝毫笑意的认真道:“宁哥哥本就是天才啊!”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