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二十一章 欲要生米煮熟饭
    碧月人很机灵,胆子也比琼兰大上许多。

    虽然不知道自家小姐要做什么,她仍是遵照了吩咐立刻上前叫住那大丫鬟,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

    大丫鬟瞧着有点愣,这时穆谣又加了把火,故意用娇蛮的语气叫道:“还不快去找我娘派人过来接我?耽误了我去见祖母,就拿你试问!”

    “是是,奴婢这就去。”大丫鬟不敢同她顶撞,只好嚅嚅的应了转身跑开。

    看着她跑得没影了,穆谣这才招呼碧月,“跟我来。”

    两人这便一前一后的往听澜苑走去。

    哪里知道,一进去,她们就两个婆子拦下了。

    “这……谣小姐,您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儿可没什么好玩的,您还是赶紧回去吧!”一个婆子有些慌乱的说道。

    穆谣怀疑的来回打量着眯了眯眼睛,“你们两个是守着听澜苑的?怎么上回我娘亲办赏荷宴,没瞧见过你们?”

    另一个婆子更镇定些,连忙陪笑道:“奴婢们不过是粗使的婆子罢了,夫人开宴,哪里能让咱们往前面来,谣小姐没见过也是有的。”

    穆谣哼了一声,“既然是粗使的婆子,哪里来得胆子敢拦着我?我就要进去,你们都闪到一边去!”

    说着,她便大步往里走。

    后说话的婆子连忙上前一步再次阻住她的去路,“小姐,小姐恕罪,不是奴婢们要拦你,实是里面丫鬟们正在洒扫清理,腌臜的很,怕她们冲撞到小姐。”

    她们越是拦着,穆谣越觉得可疑。

    她分明看到穆馨带着丫鬟往这边来了,可是她跟过来四下却不见人影,想必是进了听澜院内,可这婆子却说什么在洒扫……

    穆谣冷了脸,沉声吩咐,“碧月,把她们两人给我拖开。如若她们不肯,就让她们仔细掂量掂量这侯府里到底是谁做主,是不是打量着我年纪小就敢肆意哄骗?要真是如此,那就狠狠打她们的脸,我倒要看看,我这个侯府小姐说的话还算不算数了!”

    两个婆子闻言心里都暗暗叫苦。

    碧月立刻上前,一手一个推搡着她们,配合着自家小姐尖声说道:“你们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敢拦着小姐的路,可是想尝尝打板子的滋味了?”

    若是按常理来说,穆谣主仆都把话说明白了,是必要进去的,这两个婆子再是不敢跟她们对着干的,不吓得连连请罪都是轻的。但眼下,事情就是这样古怪。她们先是被推的愣了愣,然而转眼见着穆谣又要迈开步子往里去,顿时火烧了屁.股一般闪过碧月,拼命的上前拦人。

    同时她们的举动也让穆谣确定了,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可心里清楚了没有用,她现在人小力薄,碧月也是身形纤细,根本拼不过那两个婆子的力气。

    拦着她的那个婆子最是胆大,见她拳打脚踢的着实难办,干脆横下心来,扑上前把她像抱孩童那般抱了起来,就往门外走,嘴里还乱七八糟的道:“小姐恕罪,奴婢也是怕磕碰到您,这里可不是能乱跑的地界儿,奴婢是为您好……”

    穆谣被气得险些尖叫出声。

    不过不等她叫出口,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有些相熟的人,见此情形,二话不说,上前便彪悍的揪住那婆子的发髻,逼着她放手,之后反手抽在婆子的脸上,打得她两眼发花。

    这一番举动干脆利落,把另一个婆子连同碧月都吓得呆住了。

    穆谣定晴一看,“长……长秀,你是长秀?”

    长秀手里死命拽着那婆子的头发,然后一脚踹在她膝盖窝上,看着那婆子身不由已跪倒在地,嘴里才沉稳的应道:“是,小姐,奴婢正是长秀。奴婢如今是这听澜苑的管事姑姑,这两人竟然在听澜宛闹事,还敢对小姐动粗,奴婢这便带着她们去见管家,然后禀报夫人,重重惩处这二人。”

    因着上回穆良宣撞倒穆谣的事,敢于出面作证的长秀便入了侯夫人的眼。后来见她年纪虽不大,但做事颇有章法,又并不胆小畏缩,便破格将她提拔为听澜宛的管事姑姑。

    穆谣倒是不知此事,但如今的情形明显是扭转为对她有利了,她便趁势道:“如此甚好,这两人乖戾的很,你先将她们绑了堵上嘴,免得惊扰到府里的人。”

    “还是小姐想得周到。”长秀说做就做,伶俐的抽了婆子的裤带将其双手绑住,又寻了帕子堵住她的嘴。另一个胆小的婆子眼中露出绝望,正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也被她熟练的一般处理。

    院子里顿时消停了。

    穆谣听着里面屋子没有大动静,连忙道:“长秀你在这里守着,别让她们跑了。之前她们拦着我不让进去,里面不定在生什么事,我先进去瞧瞧。”

    长秀张了张嘴,想说还是自己去看看,哪知话还没出口,穆谣已经带着碧月冲了进去。

    穆谣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因此格外的心急火燎,进到内院便直奔正房而去。

    当她呼哧呼哧粗喘着推开正房的大门往里一看,魂都险些飞了。

    里面可不就是穆馨和她的丫鬟,此时穆馨正扭扭捏捏的站在桌边,而她的丫鬟则站在床边,正要去扒床榻上昏迷之人的衣服。

    而穆谣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穆馨当时就吓得腿发软,那丫鬟也赶忙缩回手,还试图拿被子遮盖住那男子。

    不过穆谣不等她再动作,便红着眼睛冲上去一把将她推开。转头看到床榻上少年的脸,她艰难的闭了闭眼,果然是谢大佬……这可真是要疯了,她拼了命的救侯府里的人,结果他们就变着法的给她拖后脚,还能不能好了?!

    事到如此,也没别的法子了,至少她该庆幸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宁哥哥,宁哥哥!”唤了两声,见谢崇宁没反应,穆谣眼睛发酸,泪都要下来了,哽咽着转头叫道:“碧月,快去叫我娘,请大夫来!”

    碧月也被这情形震惊的不得了,听着小姐的吩咐才回过神,口中应着一脸恍惚的跑了出去。

    而穆馨此时已是吓得眼泪横流,噗通一声便冲着穆谣跪下了,“谣妹妹,妹妹你饶我一命,我什么都没做,我是被逼得,我……”

    “小姐!”穆馨的丫鬟尖叫着打断了她的话,手忙脚乱的拽起她就向外拖,“小姐你本就什么都没做,我们只是散步时看到宁少爷无缘无故倒在外面,这才好心带他进来歇息,不过是还没来得及请大夫……”

    她说着理直气壮的话,奈何语气和表情都心虚得很,甚至一直垂着头不敢去看穆谣的反应。

    穆谣冷冷的看着这两人狼狈地跑出屋子,并未试图阻拦。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们当别人都是傻子呢?什么无缘无故倒在外面,等到谢大佬醒了,还不分分钟拆穿她们的谎言!

    不过真相可以稍后再说,眼下穆谣最在意的是谢崇宁的身子,她转回头看着床上脸色泛白,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少年,心口堵得厉害。

    “宁哥哥……”你别死!我虽然忧心你十年之后覆灭侯府,可是我从来也没有盼着你死……

    穆谣现在才发现,自己固然是怕他所以极力想刷他的好感才有了一连串的暗中照拂,但这种种举动中未尝没有同情与怜惜。

    他毕竟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而他在府里过的什么日子,她都是看在眼里的。

    说实话,他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宁哥哥……”穆谣紧紧握住谢崇宁的手,颤着声音道:“你千要不要有事,要好好的,活着将来才能做大官,才能让从前瞧不起你的人都怕你,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唔——”

    穆谣正絮絮地说着,突然看到谢崇宁的眉头似是皱了皱,还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她顿时激动的叫起来,“宁哥哥,你,你醒了吗?”

    下一刻,谢崇宁竟然真的缓缓睁开了眼睛,甚至挣扎着要坐起来。

    穆谣又惊又喜,连忙去扶他。

    谢崇宁拧着眉,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见她一双大眼睛红红的,仿佛还未散去那氤氲的泪雾,雪白额头也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由的暗叹一声。

    他之所以装晕,原本是想看看那两个偷袭他的婆子到底要做什么。

    后来发现是二房的人想要将他和穆馨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他险些被气笑了。忍耐着从穆馨主仆的对话之中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便打算“突然醒来”,好叫她们算盘落空。

    却不料他还没来得及睁眼,这小丫头就猛的冲进来赶走那两人,还如此伤心的哀哀切切,仿佛他就要咽气了似的。

    谢崇宁真怕自己再不“醒”来,她就要怕的放声大哭了。

    他可不想被再听她那些呱噪之声。

    “我没事……”谢崇宁低低的说道,暗含着几许安慰之意。

    穆谣却不相信,担心的望着他,眉头蹙得紧紧的,“你适才都晕过去了,怎么可能没事。宁哥哥,你哪里痛吗?你怎么会晕倒?她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