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十二章打小报告
    对于琼兰的劝说,穆谣一时拿不定主意,想了想便道:“你去拿药膏,宁哥哥这边的事先不要提。”

    “可是小姐,夫人说……”

    琼兰犹不死心的想劝,穆谣有些发恼,抬起头冷声打断,“让你去你就去,这事我自有主意,无须你多说。”

    琼兰本也是壮着胆子规劝,为的还是夫人私下的叮嘱。但她毕竟是穆谣的丫鬟,见主子真的恼了,又哪里再敢抗命。只好喏喏的应了,连忙出了青松苑。

    穆谣头疼的叹了口气,转身看到谢大佬还在那里坐着一动不动,更加头疼了。

    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啊,一个比一个难搞!

    让那两个胆战心惊的丫鬟先退下,穆谣自己从盆里拧了巾子出来,上前递给谢大佬,“宁哥哥应该能自己擦脸吧?还是我让丫鬟再进来帮你?”

    她的语气不若往日那般天真又软糯,反而带着些冷意,谢崇宁慢吞吞的接过巾子,擦干净脸和手,湿巾子拂过,凌乱的头发也变得稍稍整齐些。

    做完,他随手将变得乌黑的巾子扔到一旁的扶手上,抬起头望向始终站在一旁的穆谣,那眸光幽深,似是蕴含着许多旁人看不懂的情绪,但始终一语不发,仿佛对她无话可说。

    他的不声不响令穆谣心头愈加火气上涌,这是不屑与她说话吗?

    所以她做了那么多,甚至被绑架也帮着他隐瞒,在他眼里都不值什么吗?就算她是有心刷他的好感,是为了日后他不要再对付侯府,可她难道没有切切实实的帮他?怎么会有这样冷心冷肺的人?

    不过,最可气的还是……

    “为什么不反抗?就算他们人多势众,但你也不必站在那里挨打啊,难道不能躲开吗?”穆谣忍不住质问。

    那种情形之下,她执意出现,不单单是为了刷好感,而是真的看不下去。

    既厌憎穆良宣等人的蛮横暴戾,也责怪谢大佬不拿自己的身子当回事。过了年,他也才十四岁而已,看起来依旧单薄赢弱,就算他身具功夫,但人都是肉长的,被打了又怎么可能不痛,不受伤?

    谢崇宁淡淡地看着她,穆谣以为他会分辩,但等了半晌,他依旧抿着唇一言不发。

    穆谣咬了咬后槽牙,心中实在气急。

    明明比穆良宣还大,又有功夫在身,却偏生要将自己陷入那等不堪境地,到底图个什么?!

    她所有情绪都未曾遮掩,谢崇宁瞧的一清二楚,敛眉垂眸,唇瓣勾起一丝及不可见的弧度,心情竟是罕见的有些许愉悦感。

    只是他所作所为无需对她言明,她还只是个小丫头,不明白他如今的处境,在这府里做个可有可无的人才是最有利的。

    但是一些账,却不能不算。

    由始至终谢崇宁都未曾与她说一句话,穆谣一颗心就跟被泼了冷水般,正欲再张口时门外传来琼兰的声音,“小姐,药膏拿来了。”

    接过药膏,穆谣坐到谢崇宁旁边,静默片刻收拾好心情勉强笑道:“宁哥哥,我给你上药。”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不后悔热血上涌阻止了穆良宣施暴,但日后还是尽量不与他碰面为好。

    她所做的,对方不但无动于衷,甚至连话都懒得说。

    到了如此地步,保持距离大抵才是最恰当的举动。

    谢崇宁放在膝上的手僵了僵,半晌,他向她伸出手臂,袖子滑落,露出瘀痕斑斑的肌肤。

    穆谣咬着下唇,为他清理了伤处,又细心的拿药膏涂抹上去,因为怕碰疼他,动作不得不十分小心,擦着药,她额头也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凉凉的药膏平抚了伤处的火辣,谢崇宁看着眼前小丫头的头顶,眸中闪过一丝难得的暖色。

    “好了。”为手臂处上好药,穆谣直起身,目光划过对方的身体,想着他肯定还有别的伤,但那些就不便她来动手了。

    于是将药膏放在他手边,叮嘱道:“旁的伤处也要上药,宁哥哥自己来吧,若是够不到,便让下人帮手。”

    微顿,她退后一步,垂着眸子,“我就先回去了。”

    言毕,穆谣转身向外走去,没有再回头。

    谢崇宁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那娇小的身形消失,这才收回目光,幽深的眸子却仿佛蒙上了一层雾霭之色,越发不清晰起来。

    坐了良久,他才起身去拿干净衣裳准备换上。

    只是余光瞥过桌角,不由倏地一怔。

    桌上不知何时放了枚香囊。

    粉嫩嫩的红色十分鲜亮,上面绣着两朵花,似是牡丹,却又胖上许多,没了国色天香,多了几分纯稚可爱。

    谢崇宁俯身拾起,动作牵动伤处泛起一阵疼痛,他却恍若未觉,只定定看了那香囊片刻后将之妥帖放入怀中收好。

    ……

    回去路上穆谣一直低着头情绪很是低落,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大抵有些恼他的不自爱,还有些自己一腔热忱却只换来对方满面漠然的失望吧。

    脑海当中杂七杂八想了许多,最后脑海里仍是回闪着清隽少年手臂上那些看着就叫人心颤的瘀伤,抿了抿唇,憋着一股子气停下脚步对身后跟着的琼兰吩咐道:“去告诉青松苑的那起子人,若是晚间宁哥哥起了热,便赶紧到沁春苑来寻我,我自会求爹娘去请大夫。”

    “奴婢知道了,这便去。”琼兰愣了瞬赶紧应道,方才她以为宁少爷是真个将这位主儿惹恼了,没曾想这回个头的功夫竟是心里头还惦记着。

    直到回了沁春苑,琼兰服侍她换衣服的时候两人才发现香囊掉了。

    “小姐,奴婢这便派人去寻!”琼兰吓了一跳。

    穆谣眉心蹙了蹙,女子近身之物丢失非比寻常,此事可大可小,犹怕被一些心术不正之辈拿来做文章,只是一则她现在心情着实算不上好,二则她如今连十岁都不到,便是被人寻到也做不了什么,便漫不经心道:“嗯,寻到最好,寻不到也无碍,总归是落在府里,不是外面。”

    琼兰应声而去。

    穆谣自己在房里坐了片刻,终觉得心里不平静,她思来想去,见着快到晚膳时候,便唤来平素打理她衣服钗环的碧月吩咐道:“让厨下做份清淡的晚膳和补汤送到青松苑去。”

    “是,小姐。”碧月恭声应道。

    如今穆谣近身侍婢只琼兰一个,是她跟前得脸的一等大丫鬟,碧月是她房里的二等丫鬟,向来是琼兰忙不过来时才会叫她进屋伺候,对于穆谣的吩咐自然无不遵从,也不敢多说什么,便退出去办了。

    在屋里又坐了会,不多时便有沈眉房里的丫鬟来传话,唤她前去一道用晚膳。

    穆谣等的便是此时,稍稍收拾了下便跟着去了。

    及至上房,对着沈眉撒娇歪缠了一阵,等到她问起晚膳的事,便坦言告知之前的事,只瞒了亲自给谢崇宁上药的细节,最后伏在沈眉怀里仰头道噘嘴道:“宣哥哥太过份了,在府里便敢喊打喊杀的,若是让外人知晓,不定以为咱们侯府多吓人。只他是祖母和三婶的心肝宝贝,谁都动不得?可长此以往,总归是不妥当。”

    沈眉微笑着抚了抚女儿的小脸,“我的谣儿长大了,知道为府里的名声考虑了。”

    其实她早些时候便听了下人的回报,知道发生了何事。不过就如穆谣所说,穆良宣便是做了错事,侯爷那边有心责罚,婆母与三弟妹也会多加回护,最后不过是斥责一二,于他根本无关痛痒。反而会惹来府里的纷争,届时为难的还是侯爷。

    所幸谢崇宁那边无大碍,她便只能装作毫不知情,不想女儿非要捅破此事……

    沈眉亦是为难得很。

    穆谣不是不知母亲难处,因此她并没有说逾矩的话,只是小声央求道:“娘,您不知道当时有多吓人,腕口粗的木昆子,宣哥哥拿起来便要去打宁哥哥。若是真被他打中,那宁哥哥……不若您同父亲说说,给宁哥哥寻两个身强体健的随侍,不,一个也好,好歹护着宁哥哥,不叫闹出大事来。”

    沈眉迟疑片刻,“这事我要同你父亲商议后方能决定。”话锋一转,又严肃的看向女儿,“谣儿,娘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你上次怎么答应娘的?”

    穆谣立刻作出乖巧状,“我下次不会了,若再遇上,我会及时来告知娘,由娘来出面。”

    沈眉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自家女儿,她清楚得很,从来嘴上认错快,可真到遇上事,还不是把她的叮嘱全都忘了。

    虽然拿她没办法,可该说的总是要说,“你呀,若是再犯,当心你爹将你送去祖母那边管束。”

    “娘,我不敢了!”穆谣大惊,立刻扒着沈眉的手臂讨饶。

    沈眉趁势道:“那便听娘的话才好。”

    “嗯嗯,我一定听娘的。”

    母女俩人约定好,晚间,等到穆贺云回了房,沈眉便同他说起此事,将女儿的所为一语带过,重点放在穆良宣行事无忌,以及谢崇宁的受伤上。

    穆贺云沉着脸,沉默了好一阵也没出声,显然是在思忖此事。

    沈眉见状便轻声道:“这回是谣儿恰好遇到拦下来,才没让崇宁出事,可宣哥儿毕竟年纪小,不知轻重,倘日后再闹出大事来,那就不好了。不若给崇宁寻个可靠的随侍,遇事也好护着他几分。”

    穆贺云看了眼妻子,却摇头道:“你不懂。”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