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十一章 又起争执
    “打他,打他,给我狠狠的打!敢把我推到冰湖里,你个野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那日的五十板子被大房的臭丫头片子搅和了,今天就得给我补上!一板子都不能少!”

    “对对,你们使点劲儿,没吃饭不成,让这个野种知道知道厉害。”

    “就是,吃咱们家的,喝咱们家的,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野种,还敢推宣哥儿,他这一条命都赔不起宣哥儿受的罪。”

    “这话说的很是。”

    ……

    穆谣带着琼兰起初只是快步向传来声音的东南边赶去,可她们还只是透过树丛的缝隙,影影绰绰地看到人影,便听着那边传来这种种充满恶意的喊打喊杀声,以及下人们的哄然叫好声。

    是谢崇宁!

    穆谣蓦然紧咬牙冠,拔脚狂奔。

    风呼呼吹过脸颊,她几乎目呲欲裂,穆良宣这些混帐玩意儿,又在欺负人,他简直就是在上赶着找死!

    有一个瞬间,她甚至想,真的要去管吗?象穆良宣这种渣滓,长大了肯定也不是好东西,没准儿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来。说不得,让谢大佬把这种人弄死才是为民除害。

    然而这念头一闪即过,她又不得不考虑侯府会被牵连的可能。

    还是得去阻止!

    穆谣本想直接冲过去,却在未穿过树丛的时候被琼兰拦下了,她压低了声音,满面忧心的劝道:“小姐,是宣少爷他们……您还是不要过去了,免得又生出争执。您若想帮宁少爷,不若现在回去将此事禀报夫人,想来夫人会出面阻止的。”

    “那怎么行!等娘过来,宁哥哥说不定被他们欺负成什么样子。”穆谣断然拒绝了她的提议。

    琼兰无法,只得哀求道:“不若小姐先悄悄的看看情形,再想想别的法子。奴婢听着他们人多,就算您现下过去,以宣少爷的性子,只怕也不会听您的。万一再磕碰到您,奴婢便是万死……”

    穆谣不爱听人说死,琼兰虽是下人,但从她来到这里,便对她尽心尽力的照顾。此刻劝阻,也是为了她着想,说的话,不是全然没有道理。

    她迟疑了瞬间,便立刻颌首,拽着琼兰的手腕往树丛里钻,“别出声,先偷偷过去看一眼。”

    琼兰稍稍松了口气,护着她接近声音的来处。

    及至能够清楚看到那边的情形,两人才蹲下身子,穆谣一眼便看到了被四个下人围在中间用棍子抡打的谢大佬。

    此刻的他,形容极为狼狈,发髻凌乱,白色的长衫变成了乌色,虽然还有余力躲避着那些人挥来的棍棒,但明显已然是伤痕累累,甚至间或有血色透出薄薄的衫子,映出一片殷红。

    即便如此,他却仍是垂着眸,脊背挺的笔直,一声都没有吭。

    而外围则是穆良宣带着他的两个庶兄,胖墩墩的穆良宣小小年纪便脸飞横肉,此时犹在那里不停的挥着拳头叫嚣着,一脸恨不得当场打死谢大佬的狠态。

    他那两个庶兄比他大着些,但面对他时却是一脸的讨好和卑躬屈膝,转而看向谢大佬时,又是满满的幸灾乐祸与趾高气昂。

    看到这惨烈的情形,穆谣震惊的险些发出尖叫,若不是琼兰掩住她的唇,她大抵能够叫出海豚音来。

    她真的是低估了人心的恶毒!

    可是,不对啊,穆谣脑中灵光一现,谢大佬他……他不是会功夫吗?

    带她出府的那个时候,他明明轻松一跳,便带着她跃过墙头,到了府外。

    那现在是如何?他为什么不反抗?

    就算身居侯府,不愿对侯府三房的公子以牙还牙,但他至少可以凭着那手功夫跑掉,这总是可以的吧,那他为什么不,为什么就在那里生生挨打?

    所以,是为了掩饰自己会功夫的事实,他便连这样的欺压也甘心受着?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穆谣又是气又是急,一时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然而就在她迟疑的时候,那边穆良宣再次大声喝斥起来,“打了这么久,这野种怎么还能站着,莫不是你们唬弄本少爷,根本没用力?你们这些下贱胚子,给我拿棍子来,我亲自动手!”

    眼见他抄起庶兄递上的短棍,捋起袖子大步上前,抡起棍子就要打到谢大佬,穆谣终于忍不住了,她用力甩开琼兰的手,冲出树丛,大声喝道:“住手!”

    她声嘶力竭的喊着,人也如同一只矫健的小鹿般冲了过去,动作敏捷的推开两个试图阻拦她的三房庶兄。

    穆谣毕竟是侯爷夫妇最宠爱的小女儿,那两人不敢强行拦着,这才令她站到了穆良宣的面前。

    穆良宣还保持着举木昆子的动作,见她出现,脸上怒意更盛,“又是你,你这臭丫头还想护着这野种不成?我今儿个偏要打他,看你能怎么样?”

    边说着,他边用力的挥下木昆子,所幸那些下人都停了手,谢崇宁象是被打得狠了,不知真假的踉跄了两步,恰好躲开了他这一棍。

    穆谣心里暗松了口气,但看到穆良宣那张恶狠狠的脸,顿时怒道:“你再敢动宁哥哥一下,我就告诉我爹娘你干得好事,连同上一次的帐一起算,别以为你娘能护得住你!”

    穆良宣最大的倚仗无非是汝阳夫人,如今听说他娘也护不住他,心里顿时虚了两分,但面上仍不肯示弱,挺起胸反驳,“你胡说!我娘当然是听我的,上次,上次又如何,就是他把我推到冰湖里,我打他怎么了?”

    穆谣怒目相视,气势颇有几分惊人,“你想打宁哥哥?行,你们各执一根棍,倘若你能打得过他,就让你打!但是你若敢让这些下人插手……”

    说着,她凶巴巴的眼神看向四个下人,用眼角瞥着两个三房的庶子,斥道:“你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宁哥哥是我爹故友之子,就算寄居在侯府,那也是客人,是主子。你们敢以下犯上,是嫌自己的命长不成?谁再敢上前,看我不告诉我爹,好好的整治他!”

    这番话出口,四个下人先怕得紧了,噗通噗通的跪了一地,连声道:“奴才不敢,奴才不敢!”

    不仅他们,就连那两个三房的庶子也心中惶惶然。

    这里是滦平侯府,认真说起来,只有滦平侯一家人才真正是这侯府的主人,二房三房不过是因为老太太在,没有分家,这才占了光,小辈们能说一声自己是侯府的儿郎。

    可是,真到老太太仙逝,侯爷若要分家,二房三房又算得了什么呢?

    三房如今也就仗着有个汝阳夫人得了诰命,才能在府里抬起脸面,但汝阳夫人又不是他们的亲娘,对他们一向不待见。今日这事真要闹到侯爷面前,她自会维护亲生儿子,却未必会为他们这两个庶子说话,说不得,还会将他们当作替罪羊推出去。

    想到这里,他们头更低了几分,也不敢看穆谣,倒是有志一同的往穆良宣身边靠。

    穆河年纪更大一些,脑子转得快,也知道穆良宣这会儿只怕是骑虎难下,便寻了个理由道:“宣哥儿,时候不早了,母亲那边只怕还等着你吃点心,咱们回去吧?”

    “是,是啊,听说今儿的点心是母亲特意遣人去府外买的,都是你爱吃的。咱们赶紧回吧,免得搁的久了不新鲜。”穆河也反应过来,顺着他的话说道。

    穆良宣愤愤的看向下人和两个庶兄,到底没胆子真同穆谣对上,他用力扔下棍.子,叫道:“不争气的东西,还不赶紧起来送我回去吃点心!”

    下人们唯唯诺诺的起身,一众人簇拥着穆良宣飞快的离开。

    穆谣等他们走远了,这才怒其不争的看向谢崇宁,见他仍是不言不语,甚至连头都不抬,真想扔下他不理。

    只是随即看到他衣衫上的血色,心里又堵得很,怕自己真个不管了届时激起谢崇宁心中的戾气,少不得给让他心中给侯府记上一笔。

    恨恨瞅他半天,最终只得捏着鼻子咽下这口气,拽了他的袖子气鼓鼓将人往回拉。

    进了青松苑将人按在凳子上坐下,穆谣一言不发给他倒了杯茶水。

    下人们看到谢崇宁一身血色的回来,登时都慌了手脚,两个仆役还算好,两个丫鬟险些瘫在地上。

    穆谣扭头看向慌的不知所措的几人皱眉斥道:“都愣着作什么?没见着你们主子伤着了?”

    那几个被训得一愣一愣的,硬是没反应过来,穆谣气的脑袋疼,只得憋着气硬帮帮吩咐下去,“去打水啊!拿药啊!难道还要我去不成?!”

    她如此一说,那几人也反应过来,赶忙一哄而散各去做事了。

    温水很快端来,但伤药却没有。

    穆谣磨了磨牙道:“琼兰,你回园子去拿些伤药来。”

    上次她替谢崇宁受伤,大夫开的药膏还有得剩,正好拿来用。

    琼兰却没立刻应下,反倒俯首贴近低声道:“小姐,还是将此事告知侯爷和夫人吧……”

    告诉爹娘吗?

    穆谣下意识的看了谢崇宁一眼,他正低头坐在椅子上,眼帘微垂瞧不清神色,面色有些苍白,便衬的额角处的青紫愈发刺眼,丝丝缕缕的鲜血顺着伤口滑落,她便又想到了初见谢崇宁时的场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