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十章 暗献殷勤
    穆谣敲打过青松苑的下人后自不会就当真以为那些人会循规蹈矩,因此也时不时派人过去探查一番,在抓了两个懈怠偷懒的奴才打出府去以后,青松苑倒是彻底的平静下来。

    日子过到现在谢崇宁也没有离开侯府,穆谣自觉做的还算不错,便打算继续执行下去。

    不知不觉,日子便到了寒食节前夕,家家都要准备寒食,蒸寒燕,插柳枝。

    这段时间,穆谣一直认认真真的上课,虽然她天赋寻常,但好歹骨子里是个成年人了,至少能坐得住,因此进度还算可喜。

    沈眉心疼她辛苦,穆谣便趁势提出寒食节那日用用小厨房,自己做寒食孝敬爹娘。

    沈眉被她哄的眉开眼笑,哪怕心知她多半是打着做吃食的幌子去玩耍,也还是爽快的答应了。

    得了允许,穆谣寒食节那日便早早去了小厨房,跟着厨娘们学起做寒食。

    其实她人小力气也小,哪里做得了什么,不过是厨娘们都得了夫人的令,陪着她玩罢了。

    穆谣看来看去,也就蒸寒燕还勉强能胜任,便等着厨娘们和好了面,学着捏起一个个小燕子。

    她有意多捏了些,蒸好,上过色,先用厨房里准备的酸枣枝插了一个,放在小花盘里,让人给爹娘送过去当摆设。

    之后又让琼兰将拿走剩下的材料,说是回去自己插着玩。

    厨娘们自是不会多想,还变着法儿的夸她有孝心。

    被人夸总是开心的,穆谣摇头摆尾的回了自己的院子,精心的将剩下的小燕子认真的插在枝子上,又做得了一份,这才对琼兰吩咐道:“去,送到青松苑去。”

    说完又连忙补上一句,“送到丫鬟那里便行了,只说是府里分的,每个院子都有。”

    琼兰原本还想劝劝小姐,夫人说了,不要同那宁少爷走得太近。不过听到这话,犹豫片刻,还是轻声应了下来,没说什么。

    总归小姐不会亲自过去,宁少爷那边又只当是府里送的,如此一来,似乎也不算走得近。

    穆谣见琼兰听话的去了,嫩乎乎的雪白脸颊上顿时扬起狡黠的笑容。

    就像她之前想的,既然谢崇宁一时半会的不会离开侯府,日子平平静静的,那刷好感的事也不必太过着急。隔三岔五的做一些,她爹娘便是知晓了,也不会阻止,琼兰这边更好说话。

    另外,谢崇宁那边也只会以为是在府里的待遇提升了,而不再因为她的太过殷勤,对她多有防备。潜移默化着,想来谢大佬的敌意就能慢慢削减。

    真是两全齐美。

    穆谣拍拍手,美滋滋的去了上房她爹娘处。

    只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谢崇宁正坐在桌前看书,一见丫鬟送上来的蒸寒燕,便心有所感,“这是谁送来的?”

    丫鬟立刻福身,老老实实的道:“禀公子,是府里送来的,说是每个院子都有。”虽然瞧着不大精美,但总归是寒食节,也能应个景,有些过节的模样。

    谢崇宁沉默不语,挥手让她退下。

    等到房里只剩了他一人,幽深的黑眸盯着那盘蒸寒燕,打量着枝子上面歪歪扭扭的燕子和涂得不甚规整的颜色,良久,突然伸手拨弄了几下,看着那只被他碰触的格外胖又格外蠢的肥燕子,他微拧着薄唇,不由嗤笑一声。

    也就最初那两年,府里还往青松苑送过蒸寒燕,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过这东西了。

    倒是有趣得紧。

    ……

    寒食节的第二日便是清明,祭祖过后,穆谣便被沈眉带着,去郊外踏青,还在附近的自家庄子里吃了顿清明饭。

    总在侯府里食不厌精会不厌细的,偶尔吃顿粗犷的农家饭,感觉还挺不错的。

    尝着庄子里青团做的格外好吃,穆谣忍不住让人多装了几个,说是回去再吃一顿。

    沈眉笑她贪嘴,她也嬉笑着认了。

    其实下午回府之后,便让琼兰送去小厨房热了,然后悄悄送到青松苑。当然,这回没说是府里都有,只道是夫人从庄子里带回来,着人送的。

    谢崇宁看着丫鬟端到面前的一盘青团,定定的瞧着,眸色慢慢加深了些许。

    他从不爱吃甜食,而夫人……也未有额外给他送过……

    所以,这是谁的手笔,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清俊的少年盯着那盘胖乎乎的青团看了半晌,这才拿起筷子慢吞吞的挟起一个送到唇边。轻轻咬一口,软糯筋道,里面的豆沙馅料涌出来,嘴里顿时遍布了甜到发腻的香甜味道。

    不好吃。

    但……能吃。

    谢崇宁漫不经心的吃完一个,又挟起下一个,不知不觉间,眸光再扫过盘子,发现里面已然空了。

    他的眸底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懊恼,此时的他,仿佛才有了一丝属于少年人的天真。然而这并不是他喜欢的,迅速敛去所有神情,他冷淡的唤了丫鬟将空盘子收走。

    清明过去,穆谣的心思也沉淀下来。

    府中最近还算平和,并未听说与谢大佬有关的事情发生,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她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到了功课上,从最初的没有余力,到如今的小有闲暇,她适应的挺不错。这日早早做完娘亲让嬷嬷给她布置的女红,趁着天色尚早,她决定去园子里走走。

    天色渐暖,侯府的园子里也日渐绚烂,芍药牡丹花开正好。

    穆谣高高兴兴的带着琼兰去园子里赏花,顺便带着笔墨丹青去画副牡丹图,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

    侯府的凉亭建在花丛掩映之中,站在亭子内,便能尽揽国色天香。一路走过青石小径,穆谣看得够了,便在亭子的石桌上铺摆好纸张,安安静静的坐下开始画画。

    她动笔时不喜有人在旁,因此遣琼兰去亭外候着。

    只是她一向专心,今日却有些异样。

    没画几笔便不由停下抬头四顾,总觉得仿佛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的,让人浑身不自在。

    可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亭外的琼兰老老实实的坐在台阶处,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穆谣雪白小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摇摇头,只当自己多心了。

    然而再执笔不久,她身上便起了颤栗,暗道又来了!怎么回事啊,难道真有人在暗中窥伺她?

    猛的抬起头向左侧看去,穆谣不由的一怔。

    片刻后,她搁下笔疾步朝着不远处的假山跑去。

    “小姐!小姐,怎么了?”身后传来琼兰气喘吁吁的唤声。

    穆谣看着空无一人的假山一侧,不由用力抿了抿唇。方才,这个位置分明闪过一幅白色的衣角,可现在却不见了。

    琼兰跑到近前,张望后面露不解,“小姐,是有什么事了吗?”

    穆谣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犹疑之色,“刚刚,你瞧见这边可有人么?”

    “没有啊。”琼兰轻蹙起眉,不放心的绕着假山石转了一圈,见四下都没有人在,微微松了口气,“小姐,这里没人,会不会是这边树丛枝叶太多,您瞧错了?”

    “这……兴许是吧……”

    穆谣扁了扁嘴,只能这样说了。但她并不觉得自己看错了,她的视力明明好得很,而且白色衣角那么显眼,怎么可能看错?

    慢吞吞的向亭子返回,她心里突然一跳,说起来,这府里最常穿白色的人,莫过于谢大佬。

    刚才,难不成是他在假山后?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随即穆谣就敲了敲自己的头,呵呵地笑起来。

    怎么可能嘛!

    谢大佬是多么冷漠的人,她可是早就见识过的,怎么可能偷看她。

    要说旁人走到这边,发现她在亭子里,停下步子多看两眼,她是相信的,但谢大佬,绝无这个道理。

    想想上次在院子里见面就知道了,若不是她上前搭话,对方肯定会将她视若无物,理都不理的径直走过去。当然,即便她搭了话,人家也只是寥寥数语后便俐落的离开了。

    偷看她?不带这么自恋的啊!

    没有后续,穆谣很快将此事抛在了脑后。自然也不清楚,就在她离开不久,更远一些的大树后,白色衣角纷飞,谢崇宁俊秀的脸上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向着亭子的方向深深的瞥了一眼,这才果断的转身而去。

    ……

    日子倏忽而过,仿佛转眼间,天气便热起来,房内的窗子都换了影影绰绰的绿纱。夕阳映照时,意境悠长,格外美丽。

    穆谣也换上了精致的薄纱裙。

    最近她饭量颇大,长高了不少,沈眉特意唤府里的绣娘给她重新量了尺寸,制了新衣。

    穿上漂亮的新衣裙,又梳了双丫髻,一边挂上一条彩带,穆谣自觉美美的,忍不住去沈眉房里转一圈,得了她娘满口的夸赞,这才挺胸昂头志得意满的回自己的院子。

    只是走到半路,便听远远传来呼喝声。

    那声音不算陌生,嚣张又跋扈,是侯府里她最讨厌的人之一——穆良宣。

    另外还有几人的笑声,那其中带着隐隐的恶意。

    穆遥顿时觉得不安起来,停下步子,蹙起眉头,又竖着耳朵听了片刻,她绷起小脸道:“琼兰,走,跟我去看看那边出了什么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