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六章 出府
    穆谣是不敢再闹他了,乖巧的坐在他对面,见他面前盏中茶水已空,又颠颠的提了壶替他斟满,见他喝了顿时眉开眼笑。

    只觉得自己距离大佬更近了一步,小命也更安全了一分。

    谢崇宁眼角余光瞥见小姑娘脸上的傻笑,持盏的手微顿,下一瞬便恢复若无其事的模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穆谣渐渐觉得困了,单手撑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耳边却是突然响起谢崇宁的声音。

    “你该回去了。”

    “我没……”穆谣顿时惊醒,双眼迷蒙的看了看对面的人,谢崇宁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好似未动分毫,手中的一卷书已经快翻完。

    她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的确是快天明了,再不回去琼兰定会发觉,到时爹娘也会知道,那就惨了。

    “我是该回去了,那……那我明日里再来看宁哥哥,宁哥哥可有什么想要的说给我听,我带来给你。”穆谣揉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只是嗓音还带着几分困顿的倦意。

    “不用。”谢崇宁头也不抬。

    穆谣很是泄气,慢吞吞爬下木榻,临走前又回头道:“宁哥哥,我晚上再来看你哦!”

    谢崇宁仿佛没有听到,仍旧是不动如山。

    穆谣无声叹气,只好推门离开,原路返回,到了沁春苑赶忙溜进被窝补觉。

    青松苑恢复冷清,谢崇宁抬眸望向泛白的天际,面上露出沉思,食指不自觉的轻扣桌面发出笃笃的声响,许久后才轻吐一口气,放下书卷回到床榻上躺下。

    接下来几日,每日夜里穆谣都翻墙去见谢崇宁,总是带着许多东西,大件的物品她不方便,倒是一些书册以及小吃滋补的玩意带的颇多。

    谢崇宁倒好像也默认了她的行为,不似第一日那般撵她走,只是态度依旧冷淡,穆谣倒是乐此不彼,起码能够清楚的瞧见谢大佬对她态度的改变。

    又是一日三更时分,穆谣笑眯眯的收拾好东西对正看书的谢崇宁道:“宁哥哥,我走咯,明天见!”

    向来不为所动的谢崇宁破天荒放下了书,看着她淡淡道:“明日便是三月初三。”

    穆谣一愣,完全没想到他竟会主动同她说话。

    “你想出去玩吗?”谢崇宁问道。

    大……大佬约我?!

    穆谣心中狂喜,双眸瞬间亮了起来,连连点头,激动的难以自抑,“想!”

    谢崇宁唇角几不可见微勾,“想办法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明日夜里我带你出府。”

    “好!”穆谣满口应下,她和谢崇宁单独出去肯定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若是告诉了哪还能出的去!

    一直到躺在床榻上穆谣都还在激动之中难以入眠。

    三月三乃是上巳节,宫里会有宴席,府里大多人都会进宫,她只需装病不跟爹娘进宫就行了!

    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计划,穆谣才满足的睡了过去。

    到得第二日,穆谣假装被琼兰唤醒后便故作虚弱,趁着去请穆贺云和沈眉的功夫她赶忙摸出一个小球夹入腋下。

    不大会穆贺云和沈眉便到了,一见到穆谣蔫蔫的躺在床榻上顿时心疼坏了。

    “谣儿你这是怎的了?可是哪儿不舒服?”沈眉一叠声的问询,又摸又看的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穆贺云对身后的大夫吩咐道:“给谣儿瞧瞧看她如何了。”

    大夫领命,穆谣将胳膊伸出,大夫捋着稀疏的胡子把脉,沉吟片刻眉头越皱越紧。

    “大夫,我女儿如何了?”沈眉被他这般模样吓得不轻。

    “这……”大夫有些为难的不知该如何说才好,“令媛的脉象小人倒是从未见过,甚是微弱,除此却也没有什么大毛病,瞧着许是气血不足才导致的,小人开上两副方子补一补。”

    穆谣隔着纱幔嘴角勾了勾,第一步,成功!

    大夫开完药方走了,穆谣故作昏昏欲睡,沈眉看着她有些为难,转身对穆贺云低声道:“侯爷,谣儿这般模样定是无法进宫了。”

    “她身子重要,且在家中养着吧。”穆贺云叹口气。

    两人又叮嘱了琼兰几句便离开了,等到琼兰去煎药,穆谣顿时一骨碌从床榻上爬起来,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第一次和大佬约会,一定要打扮的妥妥当当才行!

    给大佬留下深刻印象!

    挑来选去,穆谣看中一套藕粉色的长裙,外罩一件银狐毛夹袄,披个小斗篷模样不要太乖!

    喜滋滋的将衣裳整齐摆好,趁着琼兰还没回来又赶紧会床榻上躺着。

    装了一整日,到了入夜掌灯时分,穆贺云携一众家眷进宫饮宴,府中一时除了下人外,竟是没得两个正经主子。

    琼兰进门将药碗端到桌上,对床.上的穆谣轻声道:“小姐,醒醒,该喝药了。”

    穆谣压根就没睡,闻言故作困顿的道:“把药放那吧,我一会喝。”

    白日里两副药也是如此,最后碗都空了,琼兰也没多想,放下药碗后道:“那奴婢一会来收。”

    “不用来收了,我喝了药继续睡,你别打扰我,没唤你就别进来了。”穆谣闷闷的声音从被褥里传来,琼兰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房门吱呀一声关上,穆谣从被褥里探出一个脑袋看了看,确定屋里没人后精神抖擞的从床.上下来,火急火燎穿好衣裳,给自己梳了两个丸子头绑上毛茸茸的系带,一个粉雕玉琢的剔透奶娃娃便新鲜出炉了。

    她抽条的算是快,如今身形已经初具少女的雏形,只是带着婴儿肥的脸蛋儿让她看上去依旧稚嫩。

    偷偷摸摸从后窗翻出去,穆谣熟门熟路的摸到青松苑,一进屋就见着谢崇宁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床边看书,一袭玄色简单长袍,满头乌发用一根木簪挽在脑后,虽是还未到束发的年纪,但已然有了一身的不俗的气度。

    近两个月的将养,谢崇宁不再瘦的形销骨立,衣裳穿着也不再空空荡荡,有了点健康的样子。

    “宁哥哥!”

    圆圆的脑袋从门后探出,谢崇宁抬头便对上小姑娘亮晶晶的猫瞳。

    “咱们何时出去?”

    “不急。”谢崇宁垂眸,淡淡说了一句后便继续看书。

    穆谣已经习惯了他这般,便也不催促,老老实实趴在桌上翻看他手边旁的书,只是上头的内容着实看的头疼,才翻了几页便没了耐心,也错过了谢崇宁投过来的沉沉目光。

    等到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谢崇宁放下手中的书,看着百无聊赖的穆谣,“时辰到了,走吧。”

    穆谣一骨碌坐直,欣喜的看向他。

    谢崇宁下了木榻,拉开门后神容沉静的向穆谣伸手。

    大佬要跟我牵手了!

    穆谣麻溜的将自己胖爪爪塞到谢崇宁手中,嘿嘿笑着一脸满足。

    啊,历史性的时刻!

    跟大佬关系又进一步!

    谢崇宁完全不知道她脑袋里在想些什么,牵着穆谣小心绕开府内的下人,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纵身一跃,便带着她出了府。

    直到站在街上穆谣都还处于惊愕中没反应过来。

    谢大佬会武功?!

    “走吧。”谢崇宁淡声道,拉着木楞的穆谣踏上街道。

    今日三月三,虽是入了夜,夜凉如水,街上也依旧热闹,摩肩接踵满是喧闹,穆谣跟紧了谢崇宁,任由他拉着往前走。

    走了没多会,穆谣才想起来一件事。

    “宁哥哥,咱们去哪儿啊?”

    谢崇宁停住脚步,眉眼低垂看着她,半张脸隐入阴影之中,就听到似虚无般的淡漠声音响起,“你想去哪?”

    “我都听宁哥哥的!”穆谣笑嘻嘻的说道,然而心中却莫名开始有些不安。

    “好。”

    良久,谢崇宁略一颔首,继续拉着穆谣往前走。

    又过了一会,穆谣拉了拉谢崇宁的手,在他看过来时指了指街边卖糖人的小摊。

    “宁哥哥,我想要个这个!”

    谢崇宁顺势看去,默了默拉着她走到摊位前,穆谣兴奋的道:“爷爷,你能画出我和我哥哥的样子吗?”

    卖糖人的是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叟,模样精瘦,对穆谣的话笑呵呵回应,“那有何难?小丫头瞧好了!”

    不大会功夫,两个糖人便做出来了,形象惟妙惟肖,极为神似。

    穆谣从兜里摸出一个银馃子递给老叟,兴冲冲的将自己模样的糖人给谢崇宁,“宁哥哥,给!”

    谢崇宁沉默接过,牵着她继续一言不发的往前走。

    越走越是偏僻,来往的行人愈少,穆谣嗦着糖人有些不安,“宁哥哥,咱么这是去哪啊?”

    “跟我走便是。”谢崇宁淡淡的声音飘来,却是令穆谣愈发不安。

    一直到了一个偏僻的宅院前谢崇宁才停下脚步,抬手在门上敲了几下,似有技巧,许久后门从内打开,露出门口一个黑黝黝的人影。

    穆谣看不大清,因为还没等她看清便被谢崇宁拽着继续往里走。

    到了这会她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下惶恐,缩了缩手想要后退,谢崇宁拽着她的手却是用了力,牢牢箍着她令她根本动弹不得。

    “宁哥哥……”

    谢崇宁偏头漠然的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不想死就闭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