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为佞臣操碎了心 > 第三章 谁敢动他?!
    奶里奶气的小嗓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耳畔,谢崇宁有些不适的偏了偏头,对穆谣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沈眉目光掠过两个凑得极近的小辈,转头对着汝阳夫人微微一笑道:“五十杖对一个孩子来说着实有些苛刻了,但是又不能不罚,不若便杖责二十,既是略作惩戒,叫他长长记性,也算是对宣儿有个交代,你看如何?”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若是还坚持下去没得叫人说她跟个孩子过不去,汝阳夫人权衡了一番便也答应下来,左不过日后再好生收拾那小子便是!

    “好,姐姐既然都这般说了,妹妹再不答应可不就显得心胸狭隘,二十杖便二十杖,现在便行刑吧。”汝阳夫人一扭腰坐了回去,微笑着看向谢崇宁。

    “不行!”

    穆谣没想到最后竟然就达成了个这么坑的协议!

    “你还想如何?崇宁犯了错难不成还真就一点惩罚不受吗?!”穆贺云头疼无比,索性直接对下人吩咐道:“来人,将宁少爷带下去杖二十!”

    “谁敢!”穆谣恼了,对着准备动手的两个仆役大喊,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极大,一副谁敢上来就咬谁的模样。

    两个仆役为难的看向穆贺云。

    “放肆!”穆贺云指着穆谣怒喝,“莫要仗着疼爱便不知礼数!谁教你的胡搅蛮缠?自小教你的礼仪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穆谣咬着唇就抱着谢崇宁不吭声,但是那仆役但凡敢伸手,立刻张嘴便欲咬,那护犊子的小模样看的穆贺云又气又急。

    “谣儿,莫要胡闹了。”沈眉上前拉着穆谣意图将她拽开。

    “娘!宁哥哥如何受得住那二十杖!”穆谣死死抱着谢崇宁死活不撒手。

    汝阳夫人看着穆谣冷笑,“看来小谣儿是不赞同了。”

    “松开。”

    嘶哑低沉的声音自耳畔响起,伴随着一股沉冷的气息拂过,穆谣身子微僵,下意识抬头就对上那双漆黑暗沉的双眸。

    “你……”

    “松开。”谢崇宁一眨不眨的看着胸前的穆谣,青白唇瓣微动,又重复了一遍。

    穆谣愣然,下意识的松开手。

    这等机会穆贺云怎会放过,当即一声令下,“带走!”

    “哎!不是!我不……”穆谣这下反应过来了,正打算重新将人抱住,结果那两个仆役反应更快,直接便将人给架起往外拖。

    沈眉眼疾手快直接将穆谣给揽到怀里,看着穆谣挣扎不休的模样蹙眉低声道:“那两人下手自有分寸,你莫要再闹了,非得叫你三婶将祖母请来你才肯罢休吗?”

    “可是!可是他!”穆谣急的快哭了,隔着一道门帘她看不到外面的状况,但是声声入耳的杖击之音却无孔不入,每一下都像是打在她的心上,减少着她的寿命!

    汝阳夫人揽着穆良宣笑的温柔,还时不时往穆良宣小胖子嘴里喂上些许糕点,好一副惬意模样,便是其余人等也都是满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喝茶的喝茶,交谈的交谈,全然没有一个人在意门外正在受杖刑的那个孩子是否受得住!

    “娘!你放开我!”

    穆贺云实在受不了她此刻的胡闹,直接皱眉道:“夫人,将谣儿带走,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沈眉抱着穆谣对在场众人露出一个歉然的笑容,临走之时看了眼穆贺云,略一颔首后便拉着穆谣向外走,身旁四个丫鬟将穆谣团团围住,根本没给她任何机会。

    门帘被掀开,外头飘着鹅毛般的大雪,穆谣一眼便见着了趴在长凳上的谢崇云,两手死死抓着木凳边缘,长发散乱看不清神情,但是却有血迹顺着长凳点点滴滴落入雪地之中,猩红仿若红梅盛开。

    足有尺粗的木棍被两名仆役拿在手中,一下接一下的重重打在谢崇宁身上,光是看着便觉得钻心的痛,可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身上灰色的布料已经逐渐被血色渗透,在这漫天大雪之中格外刺目。

    穆谣看的整个心肝都在颤,喉头发紧,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若干年后侯府被抄家灭祖的景象。

    沈眉见穆谣一瞬不瞬盯着谢崇宁看,轻叹一声捂住她的眼睛低声道:“别看了,走吧。”

    穆谣僵硬的被她拉着往院外走,堪堪走到院门口时猛地挣脱开沈眉拉着她的手,用尽所有力气向着谢崇宁跑去,这番变故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沈眉甚至未曾发出惊呼声,便眼睁睁看着那道小小的身影扑在了谢崇宁的身上,两名仆役也没反应过来,结结实实的两棍子便落在了穆谣身上。

    几乎是瞬间,穆谣疼的脸色骤然惨白,身上的骨头仿佛碎裂一般剧痛无比,只是她脑子里还牢牢记得要保住谢大佬的腿一事,下意识将人撞翻,自己垫在了他的身下,然后就彻底的昏了过去。

    谢崇宁盯着身下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穆谣,原本肉呼呼的红润小脸变得同周边的雪一般白,便是连呼吸都好似微不可闻,方才还活生生紧张担忧他的那个小姑娘,竟好似下一瞬便会随着那冰凉的雪化去了般。

    “谣儿!!!”沈眉这时才反应过来,惊恐的尖叫出声。

    谢崇宁眼神微动,下意识的闭上眼倒在了穆谣的身上。

    侯府里最受宠爱的小小姐受了重伤,一时间整个府里人仰马翻,便是连谢崇宁究竟有没有受满二十杖刑也顾不上关心,便是汝阳心里再是不甘心,也不敢再这个节骨眼还死抓着这件事不放。

    穆谣一直到夜里才堪堪醒来,只是背后及腰部以下痛的她一脸扭曲,忍了又忍才没有尖叫出来。

    “莫要乱动。”沈眉端了药来就见她在床榻上乱扭,顿时又气又心疼。

    穆谣一见她顿时安分下来,便是苦的能让人胆汁都吐出来的药也狠心不哭不闹的喝了下去,只是那脸扭曲的更是不成样子。

    沈眉将药碗放到一旁,看着自幼便被捧在掌心长大的小女儿如今成了这般模样,心疼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那谢崇宁当真就那般好?值得你这般对他,你知不知道那木棍再偏上一些,你今日只怕是就没命再见到娘了!”

    穆谣讪讪笑了笑,安抚的伸出手拉住沈眉的手小声道:“娘你别哭,宁哥哥真的很好的,宣哥哥老是欺负他,有时候还欺负我,我就见不得宁哥哥被他如此陷害,可我没有证据,你们都不听我的,三婶更是偏心的厉害,我只能如此了。”

    “那你也不该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你知道你若是出了事,娘日后该怎么办?你这是要为娘的命!”沈眉一想到她今日的举动气就不打一处来,有心想要教训她一顿,可是人已经躺在了床榻上,伤势不轻,这手就怎么都下不去。

    穆贺云从屋外推门进来,看着床榻上一脸苍白面无血色的穆谣,忍了又忍,才一拂袖冷哼道:“幸亏只是些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只是大夫说恐怕会留些许的疤。”

    “留疤?”沈眉一惊,“这可如何是好?谣儿尚未出嫁这身子便留了疤,日后……”

    “没事,些许疤而已,没什么的。”穆谣赶忙表示自己不在意,心中忧虑谢崇宁现在什么状况,赶忙在转移话题道:“那……那宁哥哥怎么样了?”

    沈眉伸出一指点了点她的脑袋,恨铁不成钢一般道:“你还有心思管别人!娘看你还是不疼!”

    穆谣吐了吐舌头,仗着自己现在是伤患拿她没办法,便眼巴巴看着穆贺云问道:“爹爹,宁哥哥会没事的吧?”

    穆贺云冷哼一声,本想不搭理她,只是到底心疼,扭头闷声道:“没事,受了寒,挨了几棍,将养些时日便好了。”

    对于穆贺云说的话穆谣也就是听一听,知道他没有性命之虞便好。

    落水后又被冻了那么久,还挨了十来棍,怎会是爹口中说的那般轻飘飘?

    随意又敷衍几句,她便故作困顿将两人都劝走,自己趴在床榻上开始想东想西。

    一想到将来侯府的遭遇,穆谣就止不住的心慌,连睡都睡不好,只是她现在的状态也不好亲自去看看,只能等着伤势稍微好些了再说。

    也亏得那两个仆役在看到她的时候下意识收了些许的力道,这回两天时间便恢复了些许,勉强能够下地走路了。

    穆谣当即想也不想,忍着背上的疼天不亮就洗漱好带着近身侍女琼兰奔着谢崇宁的青松苑而去。

    青松苑在整个侯府最偏的东南方,瞧着幽静实则很是荒凉,便是连下人都甚少来往。

    穆谣让近身侍女琼兰提着灯笼在前头引路,自己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跟在后面走,约莫一刻钟才堪堪到了青松苑。

    苑内一丛丛竹影摇晃,蒙蒙光影下仿佛张牙舞爪的恶鬼,伴随着风吹过的沙沙声没来由的叫人心慌。

    “小姐,要不咱们回吧?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全,若是叫侯爷夫人知道了……”琼兰脸色有些发白的张望着四周,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拎着裙摆,猫着腰的样子小心翼翼的仿佛做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