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顶道途 > 第一百三十四章得福
    坑中白色骨架异常巨大,单单长度便达三丈左右,隐没在破碎的水晶石中,横宽更有一丈来宽。

    姜行跳入坑中,轻轻拨开骨架上方的水晶碎石,稍稍触及洁白的骨架,一种温润顺滑之感随着指尖传来。

    “哦?想必这就是那妖兽金鳞的死尸吧?”王国风诧异问道。

    “正是,刚才运转王前辈所授静心咒,关于它残余不少的神魂记忆零零散散,我也不得不感知一些,从它零星记忆之中便知晓了此地。”

    “呵呵, 你小子也算因祸得福。”

    姜行笑着弯腰从骨架头部开始,数至第三根手臂粗细的白骨之时,他右手猛地凝聚灵力,向下一压。

    咔的一声,那根骨架下方支撑的骨架直接破碎烂开,可是它居然纹丝未动。

    姜行轻蔑一笑,右手再次掐诀,一道玄冰凝聚而成的数寸冰刀出现在手中。

    冰刀随着他用力,轻轻划过骨架上端。

    嘎嘣!一声脆响。

    从冰刀划过之处,一道细小的裂缝应声出现。

    随手撤去冰刀,双手拽出这根小臂般粗细,常人大腿粗细的特殊白骨。

    自冰刀划过之处,右手再次用力,咔!上端骨头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分为两半。

    叭嗒!

    一件巴掌大小的金色鳞片,从骨架破口中掉在水晶碎石之中。

    顺手将它捡起,仔细端详姜行不由轻笑出声:“哈哈,好东西!”

    王国风同样好奇:“鳞片上是有什么?”

    “正反两面各有一种玄密术法,后面那种是一种名为炼体决的妖修炼体术法,前面的这种术法我细观之下也是惊畏骇然!”

    “哼,老夫什么奇异术法没见过,你且说来听听。”

    “王前辈,你可曾听闻修仙界有什么关于神识修行的术法么?”

    “神识修行?这个还真是没有,众所周知神识是随着人修为的增长而增长,早些年也听过一些乱七八糟增强神识的办法,却也都如昙花一现一般消失无踪。想来也都是一些拔苗助长,急于求成不可取的办法吧。”

    “王前辈!但是这种名为“神识之眼”的术法绝非无稽之谈,术法之中所涉及的修炼手段还有待推敲,可是其中关于此术有大成之时,便可在眉心处凝聚一道神识之目,此目可洞察秋毫,对灵力的捕捉也是远胜同同阶修士。”

    “竟有这种逆天术法?快让我看看!”王国风惊道。

    姜行将鳞片举至眉间,稍息,便听王国风笑骂道:“你小子啊,你小子,你是只看后面炼成此术的成果,开篇的那句非极具天赋,大毅力,不可修炼此术被你给吃掉了?”

    姜行挠了挠头讪笑不已:“我想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吧?”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也看过此术了,更知其逆天之处,术中有言,倘若窥得此术门径,神识较之同阶修士便可高逾一倍左右,哼!可是我在你识海之中对抗那只金鳞神魂之时,它的神魂在千年的消耗下,就算再怎么厉害,它也不过损伤十之一二,我与它拼斗却发现它只是外强中干徒有其表罢了。”

    王国风话不停歇继续道:“如果这什么神识之眼的术法有那么厉害,他的神识自会比我强大,又怎么会被我轻易吞灭?”

    姜行皱眉思忖后道:“若按王前辈所讲,想必它便不是开篇所言的有天赋,故它才常常苦恼于此,哎!它喜食人类的眼球,会不会也跟它苦苦修炼此术而不得有关?”

    “那你还敢如此托大,自以为捡到了香饽饽,此术试试即可,有效果自然是好,毫无反应的话,至于后面的炼体之术,我倒认为你还能修习一二,毕竟人族虽然在感知灵力方面远超妖兽,可是在肉身强度上却是远远不及。”

    姜行虚心接受:“王前辈所言有理。”

    一翻手,金色鳞片被他收进储物袋,至于坑中金鳞白骨姜行实在是打不起注意,毕竟除了那截被它藏起来的肢节质地还算坚硬,其余的实在没有太大作用。

    随手掩去大坑,朝庙前门走去。

    里面门口躺着的古云依旧昏迷不醒,姜行疾步向前,伸手将她轻轻抱起,朝她眉心处稍稍注入灵力。

    古云眼皮一动,秀眉微簇,缓缓睁开双眼,此时的她被姜行斜抱起,仍旧坐在地上。

    姜行见她醒过来,缓缓松手:“古道友醒过来了,你试着看自己能否站起?”

    说完轻轻松开了手,古云却是一个猝不及防再次向后倒去,他的手臂再次向前,揽过她的后背以给予她支撑。

    可是那只手往前进的有些多了,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酥胸,古云同样感觉到了异样,双颊迅速攀上一层醉酒般的红晕。

    姜行一怔,将手臂往回撤了一段距离,避开了让人尴尬的距离:“咳,古道友,你可能刚刚醒来,不太适应,我刚开始也同你一样,你先运转丹田灵气,慢慢运转全身,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二人近在咫尺,古云能闻得到他身上淡淡的幽香,他说话的热气也轻触自己鼻尖,当下心头更似小鹿乱撞,羞得不自觉低下了头,面上红晕更是晕染至耳际。

    “古道友,古道友!”姜行见她神情有些恍惚,怕她再出什么状况,再度呼唤。

    “啊?……哦,多……多谢姜道友提醒。”

    古云依照姜行所言,不消多时,果然恢复了些知觉,站起行走也是没有大碍。

    姜行慢慢扶着她起来行走,走出几步后,古云疑惑道:“姜道友,你我二人怎会瞬间昏迷?还有,之前那团白雾怎地消失不见?”

    姜行摇头:“我也不知,我醒来之时就看到你也在昏迷状态,于是就赶紧将你唤起。至于那团白雾,我想应是此地的机关迷雾吧,应该不是只要来人昏迷这么简单,可能是时间太久了,效用也不是太大了吧?”

    古云眨眨眼道:“姜道友所言也是有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烟雾之类的迷雾消逝也在意料之中,这时候这种东西应该已经彻底消散了吧?”

    “反正是见不着,那应该就是消散无踪了。”

    二人交谈着,再次围着庙宇内部转动起来,只希望发现些什么,然而还同原来一样,什么也没有, 古云忍不住抱怨道:“哪怕是来点之那样白雾的意外之物也算是好的。”

    姜行闻言后背一凉,那团白雾已经差点让他归了西天,她居然无聊到想再见那物,这女子的胆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寻觅再三,翻箱倒柜,只差将庙宇翻个底朝天,还是一无所获,无奈只好走出小庙。

    站在门口的古云愁道:“洪世兄定是不会骗我的,可是我千辛万苦来这一趟,却什么发现也没有,我也不知该怎么回去见他。”

    姜行心中有些愧疚,怕露出什么马脚,并不答话。

    她长长出了一口气,看向身后小庙的牌匾,恍然惊道:“我想起来了姜道友,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地方没有搜寻!”

    “哦?哪里?”

    她一指小庙后方:“后面我们还没去呢!”

    姜行心中咯噔一下,面上依旧古井无波:“去看看也好。”

    二人绕过小庙,行至姜行离开的后面战场。

    后面被姜行随意掩盖的大坑,水晶石块大大小小凌乱不已,明眼人一看便知此地定然有事发生。

    姜行环顾四周,心中暗道:“不幸中的万幸,幸而此地被常年封印,故丝毫没有尘土落下,若是四周全身灰尘的话,再有他打开的大坑,仔细一比对便知大坑是近期打开,此时里面只有他二人,除了古云就只有他了。”

    “姜道友,你看下面仿佛埋藏着什么东西?”

    姜行故作惊讶:“是呀,打开一看便知下面是何物。”

    二人一番忙碌,将洁白的金鳞骨架再次露出。

    古云轻掩小口道:“想必此物就是金鳞的骨架了,它也应该就是庙中壁画上的那条受了重伤的吧?”

    “我与古道友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

    古云再度一番寻觅,除了骨架便再无其他,她伸手拿起一节断骨,将它放入储物袋。

    “有了它也算是同洪世兄有了交代,大不了日后再与他来上一次,届时让他自行定夺,毕竟此地除了几个罐子,什么也没有了。”

    姜行随声附和:“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我看这处被草草掩埋的地方,应该是已经有熟悉此地的人来过了,不然你想为什么我们到了此地却什么发现也没有。”

    古云扬起小脸,眼珠骨碌一转:“还真的是啊!哎!姜道友你说会不会是洪世兄先一步来了这里,把这里的东西已经取走。”

    “极有可能!”

    “那这样就解释的通了,怪不得,只是洪世兄怎会抛下我自己一人来了?”

    姜行插话:“许是不想让你以身犯险。”

    古云小嘴微撅:“倒是我傻傻的跟着担心,也劳烦你白白跑了一趟,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灵石,你放心等回了临冬城,我一定给你补偿。”

    姜行点头笑而不语。

    “那姜道友,我们就此离开吧?”

    “嗯,我也想外面的世界了。”

    …………

    原路返回将石门关闭,顺着“滑梯再向上爬去,穿过那道狭窄的通道,回到了上面祠堂。

    姜行一翻手那块鲤鱼石块,即化龙石出现在手中。

    他将化龙石递给古云,古云不明所以。

    “虽然我们猜测那位洪少主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进入这里,但是此物终究还是他化龙门之物,在我身上又成何体统,还望古道友代为物归原主。”

    古云含笑接过:“那我先替洪世兄谢过姜道友了。”

    “不谢,本就是他的。”

    通过化龙石开启封印此地的五行水门阵,二人再入幽暗深邃的深海之中。

    运转闭息之法,浮出水面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了。

    还没等他二人喘口气,上方天空一黯,姜行举目上望,只见数十人成合围状,如天网一般罩在上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