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女人都有更年期吗
    荀欢立在那里发呆,不知道紧接着要怎么做?

    我们走吧!刘湘年对着荀欢说。刘湘年想让荀欢早一点离开这里,免得被这尴尬的局面伤到她。

    王丁的妈妈走过来,斜斜地瞄了一眼荀欢,然后,转过身,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对着刘湘年说:我还以为是哪个暴发户,紧紧地守着一个乞丐,原来也不过如此,真是知道,我儿子,还有你,被她下了毒,都被迷得不着边际似的。就这样的乞丐,也值得你为她建别墅,为她刷爆银行卡,难道她的乞讨能力,已经练就了国际水平?

    刘湘年定定地看着她,单纯看外貌,长得也还算得体端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个美人,而且,气质,也还是很出众。可是,为什么,说出来的话这么尖酸刻薄,就算荀欢有什么跟她过不去的,但是,刘湘年跟她又没有什么瓜葛,自己想送她别墅,想送她卡,关她什么事,只要他高兴,他送她一条命,也不管她的事呀。

    刘湘年紧紧地盯着她,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因为,这个情况,让他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如果一条疯狗咬了你,难道你还要去反咬它一口吗?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听说他家里条件非常不错,一直过着上等人的生活,衣食无忧,活得姿态向上,按理,应该是一副安静贤淑的模样,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杀的都是那些饥寒交迫的穷苦人士,从来不会乱刀砍中这些富贵人家,她又何必,把自己逼得这么难堪?

    刘湘年准备去牵荀欢的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觉得这样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围观的人群并没有离开几个,仿佛还准备留下来看他们的好戏,或者,看一场可以留给她们谈资的好戏,如果继续留下来的话,那么就真的合了吃瓜群众的心意,等一下就会有N

    王丁的妈妈一把走向前,打开刘湘年的手说,笑着说:一百天的日子还没有过去,你还没有资格牵她的手,知道吗?

    听了她的话,荀欢和刘湘年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心理,食之无味,丢之可惜?还是自己不想要的东西,也不希望别人去得到?

    就牵手,又怎么样?刘湘年的霸道总裁一下子就显现出来。他定定地牵着荀欢的手,用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王丁的妈妈,好像在说:她又不是你家媳妇,我牵一下手怎么的,王丁会惯着你,我可不会!

    王丁的妈妈还想上去阻挠他的行为,他已经不屑地拉着荀欢走开了。

    本来就是,为什么要怕她,她一辈子在荀欢面前横行惯了,那是因为荀欢因为王丁的好,而让着她。现在换作是刘湘年,他觉得她做得太过份,没必要一味地让着她。

    打开车门,让荀欢先上车,刘湘年再回头看一下王丁的妈妈,她一脸沮丧地立在那里,估计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王丁的妈妈心里确实不好受,荀欢读小学开始,她就一直看不惯她,讨厌她。因为她的家庭,还有她那黑黑的车库,加上她扎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六十多岁的老父亲,觉得她们一家就是一个奇葩。在荀欢面前,她做什么都不用付出代价,想骂就骂,想羞辱就羞辱,因为荀欢得到了王丁的帮助,而这些帮助,是她不愿意的。

    刘湘年拿眼睛瞅了一下她,然后抬起下巴,做了一个傲娇的表情,他觉得必须这样做,打击一下她的自信,她的蛮不讲理,她的更年期综合症。谁说更年期综合症发作的时候,就一定要让得她,她这么欺负荀欢,动不动乞丐,如果不是看在她年老的份上,想揍她的心都有。刘湘年抬起下巴,然后潇洒地跟她摆了摆手,自顾自上了车。

    荀欢看着王丁的妈妈立在那里,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说到底,她还是于心不忍的,因为那是王丁的妈妈,是一个恩人的妈妈,她也不希望她难过。

    刘湘年边开车边侧头问她:想什么呢?

    荀欢好像突然回过神来说:没……没什么!

    刘湘年安慰她说:他妈妈说的话是难听点,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可能是更年期的原因,情况比别人厉害一些,也可能是因为,他儿子没有去奥运会上拿冠军。把这个锅放到你身上,让你来背。

    荀欢不说话,心里想,她的更年期应该持续快十年了,好像一年比一年厉害,今天过后,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大家都弄得好尴尬,王丁走的时候,那个怨恨的眼神,估计两母子也会生出罅隙,荀欢不知道如何收拾残局。本来,帮助自己的人,自己应该涌泉相报,现在怎么得了,不但没有报恩,又伤害了一无辜的人,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要不要我们一起去吃饭?刘湘年提议道,早些时候,跟一个客户去了一个渔米水乡,那里的环境真的很好,有山有水还有细竹。

    我怕我是吃不下饭了。荀欢感叹地说。把头埋进椅子的靠垫上,真想就这样睡着,什么也不想就算了。

    那你陪一下我好不好?今天上午谈了一个生意,中午也没有好好吃饭,现在肚子有点饿呢。刘湘年故意这样说,为的就是想分开荀欢的注意力。

    荀欢觉得陪一下他也好,自己的心情不好,也想有一个人陪着,不然的话,还不憋死。

    刘湘年把车子开进一个小巷子,然后转了几个弯,走最捷径的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目的地。

    简单地叫了四个菜,几个菜都还是有讲究的,都是遵从了荀欢的胃口。

    但是,荀欢根本就胃口,提不直筷子。

    你再不吃一点,等下我就会来另喂你了。听戴女士说:你这段时间过得很辛苦,每天都要练习好久,因为又要比赛,你比公司里的哪一个人都要刻苦卖力。

    荀欢听了刘湘年的话,认真地说:你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在打听我?

    刘湘年答非所问:你要那么拼命干什么,就算你以后不上班,一分钱不挣,我也可以养得起你,你就在家生生孩子,做做饭,看看电视就可以。

    荀欢听后一笑:那样跟金丝雀有什么区别,天天眼巴巴等你回来吃饭,等到你哪一天厌倦我了,然后,我们开始为期很长的冷战,分居,最后离婚,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生存能力,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乞丐?!

    怎么可能,我对你的心永远都不会变的。刘湘年立马表态。

    荀欢苦笑道:那些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刚开始都是这么说的,为什么后来都把自己的话遗忘在风中。女人如果没有地位没有收入跟社会脱轨,那么离死期也为期不远了,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心甘情愿地养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深的见地。刘湘年给荀欢添饭,真诚地说。

    这不是我有见地,而是我看得清看得透,不迷糊而已。

    那么,你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刘湘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她。

    当然有规划,有很长很长的规划,首先,要出一次名,其实,要学会一项跟科技或者医学相关联的技术。那样的话,一辈子都有事情可做,而不是帮一个寄生虫。

    刘湘年对荀欢有这样的理想当然很高兴,但是,他更关心的是,荀欢准备什么时候结婚。给荀欢递饭的瞬间,他弱弱地说:我只是想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荀欢听了刘湘年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把头低下去,皱紧眉头,小声地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考虑过呢?现在的心里乱透了。

    刘湘年本来知道会是这样的答复,但是,听完之后,还是觉得心里拨凉拨凉的,等了这么多年,以为大学快毕业了,终于可以熬出头了,没想到好日子遥遥无期,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苦得僧一样追在她屁股后面到底是为了啥?难道她真的长得天姿国色,暗香浮动,也不尽然吧,像她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有很多,刘湘年也迷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执著。

    但是,王丁的妈妈更执著。

    第二天开学没多久,王丁的妈妈就来到了荀欢的学校。

    她不知道荀欢具体在哪一个班级,也不知道她住在哪一个宿舍,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闲逛,希望有机会在学校的某一个角落撞见她。

    但是,她运气不好,在学校遛达了一天,都没有看见荀欢的影子。

    她怎么会看得见呢?

    荀欢的生活很简单,早上在饭堂吃早餐,然后去教学楼,中午回宿舍睡觉。下午有课就在教学楼,没课就在读书馆和训练室。晚上,刘湘年把车开到学校接她去做家教,偌大的一个校园,想要靠机会去碰到一个人,是非常难的。

    但是,王丁的妈妈不死心,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她。

    在她的潜意识里,儿子与她的疏离,都是因为荀欢在从中作梗,如果没有荀欢的话,儿子也不会去学跆拳道,她一直认为,儿子去学跆拳道,虽然也是有一点点兴趣,但是,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挣钱供荀欢读书,后来,也是一直在努力挣钱,努力挣更多的钱,资助荀欢,为了荀欢,儿子都付出了很多很多,在她认为,儿子本来就是那种愿意付出的人,为了别人忘了自我,可荀欢却来者不拒,没有一点自尊,别人给什么,自己就要什么,这样的人生信念让她很瞧不起,跟一个乞丐一样,没有一点志气,这就是她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说她是乞丐的原因。

    荀欢坐在刘湘年车子里的时候,王丁的妈妈还要校园里闲逛。学校里有四个饭堂,她一个一个的去查看,一个一个的地去找。

    找遍了东西南北四个饭堂,都没有发现荀欢的影子。她有些失望,甚至有一种悲伤的感觉在心里来回窜动,然后,她狠狠地踢了草坪中的一个石凳,愤愤地说:掘地三尺,也要把你这个乞丐经老子找出来。

    荀欢今天准备在戴女士家中过夜,因为戴女士刚刚从法国参加完一个时装秀回来,收获满满,还特地为荀欢录制了一整段一整段的视频。

    刘湘年本来打算九点半钟过来接她回学校的,却提前收到了荀欢的短信,让他晚上不用来接,刘湘年正纳闷怎么回事,以为有什么变故,却收到王丁打来的电话,他急急地说:刘湘年,请问你看到我的妈妈了吗?刚刚我打了荀欢的电话,但是她没有接我的电话,听我爸爸说,我妈妈自从昨晚我离开后,她就一直没有回家,也没有去亲戚家,也没有回H市。

    那她去了哪里?刘湘年也不知道,所以只好这样问。

    我昨天走后,我妈妈是不是还在那里跟你们纠缠?

    刘湘年想了一下说:没有纠缠,她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荀欢被我拉走了,所以,她一直呆在那里,紧紧地盯着我们离去。

    那后来你有没有看见她离开?王丁不放心地问。

    我没有注意这些。不过,你可以打她电话呀?刘湘年给他提建议。

    我打过电话啦,但是,一直没有接电话,不知道她昨天是不是在住酒店,家里已经找了一天了,她想做的事情,如果没有做好的话,一定会拼命到底的,多年前就有抑郁倾向,这就是她那样折腾荀欢,而我却束手无策的理由。

    刘湘年听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昨天对王丁的表现很失望,如果是他的话,父母这样阻挠他的幸福,他一定会发飆的,但是,今天听了王丁的解释,他一下子就释然了。

    要不要让我帮你开车找一下?刘湘年说这句话完全只是出于礼貌,帮情敌去找妈妈,他还没有伟大到这种程度。

    王丁想了想,然后说:今天晚上倒也不用找了,她自己会回去,或者住酒店,只是,明天早上,如果你去荀欢的学校的话,可以帮我留意一下吗?我出国出差了,不方便现在回去,因为公司里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

    这个请求不过份,刘湘年决定帮王丁的忙。

    第二天早上,荀欢的爸爸准备好早餐,刘湘年把早餐装在兜里,戴女士本来想送荀欢的,看到刘湘年来接她,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若有所思地正在上车的荀欢说:这免费的豪华私家车,你没有心动呀。

    荀欢笑笑着不语。

    刘湘年也中着打趣说:你到底心动过没有,荀欢,你要是有一点点心动的话,一百天后,我想我应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荀欢听后白她一眼。

    戴女士比较喜欢刘湘年,帮着刘湘年说话,她说:如果我是荀欢,我一定会选择你的,一个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人,能有这么细腻的情感,一定是一个温暖的人。

    刘湘年听后,脸上红红的,这夸赞,应该是很高级别的认可。

    荀欢心里想着心事,昨天王丁打了无数个电话,她都狠心没有接,其实,心里怪痛苦的,却又无处倾诉。

    刘湘年边开车边留意荀欢,发觉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又想起王丁的嘱托,喊了一声:荀欢。

    荀欢抬起头看她,似乎在问,什么事?

    你知道吗?王丁的妈妈不见了,他去外国差了,昨天打电话,要我在学校留意一下。

    什么?你说什么?王丁的妈妈不见了吗?他为什么不找呢?荀欢一下子就紧张起来。

    刘湘年一下子就吃醋了,心里想,如果是我不见了,你会不会有那么夸张的表情?

    荀欢完全不理会刘湘年的心情,车子一靠近学校,两只眼睛就不停地到处寻找,还口口声声问刘湘年:你看到她了吗?那样一个年纪大了的人,要是离家出走,就麻烦了。

    刘湘年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温柔地说:我开车的这周围转几圈看看,能不能找到她。

    荀欢觉得这样转太那个了,自已要求下车去找。让刘湘年边开车转着找,自己走路找,这样的话,碰见的几率会大些。

    刘湘年依了她的话,让她下了车。

    荀欢运气还蛮好,走过几个饭堂,远远地就看见王丁的妈妈在垃圾桶旁边转来转去。

    阿姨!你怎么在这里?荀欢兴奋地迎上去,补充说:王丁去国外出差了,他说一家人到处在找你,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丁的妈妈看见是荀欢,立马用手挡住她要跑过来的身体。狠狠地说:我找我好久了,你这个死乞丐,不要再纠缠着我儿子好不好,我儿子就是跟李玉婷在一起,也好过跟你这个扫把星在一起。

    荀欢已经不去计较这些了,老年人到了更年期,一定会出现许多状况,万一走失了的话,一个家庭从此就破碎了。她决定答应王丁的妈妈,郑重地跟她说:从此以后,不接王丁的电话,不发信息给他,不同他见面。而且,保证说到做到,决不食言,如果食言的话,天打雷劈!

    王丁的妈妈看着荀欢发这样的毒誓,心里非常的宽慰。然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离开了。

    荀欢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忽然明亮起来,如果这样能让你们一家人和谐的话,自己做什么样的选择,又有什么关系呢,这算不算另一种形式的报恩?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