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颗心瞬间就不好了
    荀欢知道同事们在议论自己,觉得没有理会的必要。嘴巴长在别人的嘴上,难道还能不让别人说话吗?言论自由,伤害别人其实是有些人的一种心理暗病。即然都是病人,自己为什么不能看开一点呢,总不能跟一个病人计较吧,如果连病人都计较的话,估计自懂事起的那天起,自己就活不成了,一天到晚光计较生气得了。

    但是,王丁今天好像灵魂出窍一样,中午那么热情,下午又派人送来了下午茶。

    香喷喷的玫瑰鲜花饼,配上一杯软糯香甜的烧仙草,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时,就立马收到王丁的信息。他发了三颗爱心,一颗是空的心,二颗是实的心。然后,他说:给你最好的下午茶,最优秀的你,值得拥有最好。

    优秀吗?或许吧,一个乞丐,怎么可能优秀,就算拥有了全世界又怎么样,在他妈妈那里,自己都剁了乞丐这个钢印了。如果是在十年前,懵懵懂懂的时候,这样的下午茶,应该是荀欢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珍肴,可是,现在,同样的一样东西,味道极好的饮料,握在手里,却有如鸡肋。

    为什么要长大呢?有人说长大是一种修行,荀欢却反对这种说法,长大后,才渐渐地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能直视的是人心,太阳直视一下最多伤害一下眼睛,而人心,伤害一次,一辈子都无法复原。

    荀欢本来不想回复王丁的短信,但是,王丁又有什么错呢?遇到那样的父母,也不是他的错,他总不能抛弃自己的父母,坚决地站在荀欢这一边。

    该回复什么样的短信呢?

    曾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她的后面。尖叫一声:荀欢,你不是对花粉过敏吗?怎么还能够吃玫瑰鲜花饼。

    荀欢不解地用眼睛看着他,莫然其妙地问:我什么时候对花粉过敏了呀,我最喜欢的就是玫瑰了。

    曾宇听了荀欢的话,想起上次打扫的阿姨说过的,荀欢花粉过敏,把花送给了门卫室,想起这件往事,让曾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心里想,荀欢你怎么可以这样,我送的花,你就扔了,还谎称自己对花粉过敏。心里非常不愉悦的曾宇,说出来的话也非常的呛人:荀欢,你是不是仗着自己长得好看点,就任意践踏男性朋友的尊严,以色示人,让男性朋友为了你这个人忙得团团转是不是?

    荀欢听了曾宇的话,以为他知道这一天内有两个男性朋友为他献殷勤,故意拿话来激她。让她不好受。所以,也很不客气地说:我让你们这么做了吗是你们扛不住美色的诱惑,为什么要反过来责怪别人以色示人,长得好,难道要戴上一张防毒面具,不让别人看到真面目吗?

    哈哈哈。曾宇听了荀欢的话,立马开怀大笑起来。捂着肚子,边笑边说:难道这最后还成我们男性的不是了,你不喜欢人家呢,就不要跟人家暧昧,也不要接受别人的资助,更不要接受别的人吃请,我是说哈,有一些女同志,仗着自己长得有点资色,今天骗这个人的车子坐,明天骗那个人的饭吃,后天又骗另外一个人包包。

    荀欢没有回答他的话,拿眼睛瞪他。估计他的心里,也只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心理,也就出他去吧,自己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明天就要开学了,以后也不用天天来这里上班,犯不着得罪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曾宇自讨没趣,灰溜溜地跑开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荀欢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怎么自己就成了骗吃骗喝的了,骗了谁的吃,骗了谁的喝,用力推开面前的玫瑰花饼。气呼呼地给王丁回了一条信息:今天送到你送的东西,被同事疯狂议论了,说我就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坏人,同样的事情,希望你明天不要做了。

    王丁收到回信,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昨天不还好好的说要私奔,怎么今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男朋友送你东西怎么能说是骗吃骗喝呢?那不是两个人之间流动的爱波吗?王丁想了一下,这样对荀欢说:你们那些同事真是又蠢又多事,人家男女朋友之间的送赠,怎么能是骗吃骗喝呢我怎么觉得他们是酸葡萄心理,暗恋你好久不敢表白的人吧。

    你怎么知道?荀欢反问。

    是个人都知道呀,说这个话的目的,还不是很简单明显。

    那如果是个女的呢?

    如果是个女的的话,一定就是暗恋我而不得。

    你是说李玉婷吧。

    关李玉婷什么事,我从来都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

    可是,她从来都不是把你当亲哥哥看待的哟?听说以后还要跟你结婚的哟。

    怎么可能,我这一辈子非你不娶!

    别说笑了,你去看看娱乐圈,那些非谁不娶的,最后都娶了谁?

    那我证明给你看,明天就去领证好不好?

    荀欢立即打住,觉得不能再开玩笑了,不然的话,真的会玩火。正在着急该怎么回答他。没想到他又飞快发来一条信息:明天就去扯证,就这么定了。

    荀欢说:不要,我还要考虑一下。

    王丁不是很明白考虑一下就是委婉的谢绝,以为只是想一想而已。非常霸道地说:还考虑什么,都十几年的感情了,要磨合也磨合了,要考虑也考虑了,要考验也考验了,就这么定了,明天领证,后天摆酒,速战速决,不要再拖了,再拖,我怕我会疯掉。

    荀欢一看他说的话,就来气了。愤愤地说:有你这样求婚的吗?你以为是打一场比赛,还速战速决,是看一场球赛吗?是不是规定要在四十五钟内完成?

    求婚?王丁一时慌了神,这么浪漫的事情,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

    那可怎么办?怎么样去弄一个求婚现场。可是,手上还打着点滴,手臂上还缠着绷带,这样的一个残兵败将,要怎么样才能去弄一个超大超浪漫的求婚现场呀?

    一把扯掉手上的输液管子,王丁从床上翻身下床。他妈妈吃惊地望着他:你要干什么?

    王丁也不理她,直接下楼,他妈妈紧跟其后,一个劲地喊:你这是怎么啦,好好的液都没有输完,又要去折腾什么?是不是荀欢那个乞丐那个狐狸精又开始要折腾你了。

    王丁也不说话,急急忙忙地上车,他妈妈生怕他一个人把车子开走,留她一个人在这里,飞快地钻进车里。王丁怒喝道:我去求婚,你钻进车子里干什么?

    妈妈也生气了,有你这样子求婚的吗?缠着绷带,打着膏药,你以为你在拍浪漫满屋呀?

    你不懂,你不要乱说。王丁最讨厌妈妈掺合他的事情,每一次只要她掺合进来,事情都会被弄得一团糟。

    我怎么就不懂了,求婚也得选个黄道吉日,在一帮亲人和朋友的见证下,整出一个浪漫的场地,然后单膝跪地,递上戒指呀。

    妈妈,你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的人,谁还那样求婚呀,恋爱求婚结婚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那么多人去掺合,不嫌挤得慌吗?

    人多多热闹呀,就两个人孤孤单单的,有什么好,这么美妙的时刻,要人多在一起见证才好看呀。

    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我今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买戒指,买气球,买彩带,买公仔等等,你自己搭公车回去好吧。

    妈妈显然愿意。她生怕王丁去跟荀欢求婚。昨天那样的架势,吵得那样不可开交,如果他还要去跟荀欢求婚的话,那真是让她难做。所以,她弱弱地小心地问一句:我还是想知道,你是给谁求婚,公司的人小郑,还是学校里的小黄,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去跟荀欢求婚,那我可要告诉你,你去给她求婚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王丁知道她会这样说,但是,自己跟谁求婚是自己的事,关她什么事呢,是自己跟她过一辈子,又不是妈妈跟她过一辈子,为什么要征得她的同意,就算她同意,自己也不会改变心意,就算她不同意,自己也不会为她改变心意。

    见王丁没有说话,妈妈着急地问:儿子呀,你不会是想去向荀欢求婚吧?

    王丁见她那么着急,立马安慰她说:怎么会呢,你那么讨厌她,我怎么可能去向她求婚呢,是不是,所以呢,你还是自己先回去休息吧,我的事情怕要是忙到晚上五六点钟去,而且,最好是今天顺利地把事情做完,不然的话,明天就要开学了,大家都好忙的,有好多事情要做,都没有时间来理这些。

    妈妈见他这样说,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但是,心理还是有一点隐忧,平时都没有看到他跟哪个女孩子有过份密切的交往,怎么一说求婚就求婚,还是在医院里跑出来求婚,这不是笑话人吗?这样的速度,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求婚是认真的吗?难道还是在演戏?

    王丁可不想理妈妈那些奇怪的想法,把车子停在路边,命令道:妈妈,你就在这里下车吧,坐地铁公交都可以直接坐回家的。

    妈妈的听就生气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把我卸下去吗?我对北京都不是很熟,地铁几十样线路,看得脑袋晕,公交也不知道在哪里坐车,在哪里下车,你这是想要我走散吗?你求婚我连看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有了女朋友,就没有我这个老妈了吗?

    王丁被她说得,心里倒还真的有点愧疚一样。心里认真地分析一下,反正妈妈迟早都是会知道真相的,还不如早一点让她知道真相,让他知道自己的决心,无论她怎么样跟荀欢作对,怎么样讨厌荀欢,怎么样污辱荀欢,一切都没有用,他就是喜欢荀欢,不顾一切把荀欢娶回家。从车子的反光镜里,他认真地看了一下妈妈,然后,说:妈妈,你真的很在乎我跟谁结婚吗?在乎某一个人,还是在乎她的职业,她的道德品质,还是在乎她有没有出息?

    那些我都不在乎,我就在乎我喜不喜欢她,她是不是一个正派的人。

    为什么不从多面综合考虑一下,身高呀,长相呀,八字呀,以后的发展呀,人品呀,这些都关乎你们王家以后的后代会不会优良呀。

    我怎么觉得你在转变抹角地暗示荀欢,是啊,她什么都好,硬件软件,无人能比,但是,她不招人喜欢也是没有用呀。

    她为什么就不招你喜欢了呀,就因为她家里穷,从小没有妈妈吗?

    不是那个原因,你说我偏见好,迷信也好,一个那样家庭出身的人,从小经历的环境不一样,生活的环境也不一样,会很容易没有底线,没有原则,胡作非为的一个人,你跟她结婚的话,会非常的痛苦,以后,她有事没事就会跟你闹离婚,有事没事就会跟你生气,因为她已经习惯这样了,从来都没有安宁过,会好好过日子吗?今天给你整这一曲,明天给你整那一曲……

    王丁制止她:妈妈,求求你别说了,好像全天下离婚的家庭,都是一些贫困家庭似的,但是,我可告诉你,有钱的家庭,离婚的多了去了。

    妈妈就是不赞同王丁的说法。

    王丁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整,他要用两个时间买齐所有的东西,然后,在她的公司楼下准备一个小时,等荀欢下班,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把车子停在一个大型超市的地下停车场,王丁招呼妈妈一个人在车子里呆着,自己上去打购,妈妈不愿意,紧紧跟着王丁下了车,没有办法,王相也随了她。

    一楼买钻戒,妈妈觉得买那款六千多的已经很好看了。可是,王丁执意要买那颗六万多的,妈妈心里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小声滴咕:你老妈我都没有戴过那么贵的钻戒。王丁也不高兴地说:你老拿你的婚姻跟我的比干什么,现在跟过去,能一样吗?现在还住高楼大厦和别墅呢,你们以前结婚住什么。只所以,我就是不想让你跟着我一起出来,就知道你那么多事情。妈妈被王丁说得哑口无言。直到跟到三楼去买气球等物品时,脸还是拉着的。

    布置场地,妈妈也是很多牢骚:怎么要用那么多气球,还扎成一个门,这得浪费多少汽球和鲜花呀,如果折算成钱的话,这些花和气球,都可以给那些非州人过一年的生活费了。荀欢打趣她:我们又不是在非州,干嘛要跟非州比呢?妈妈叹口气说:看来呀,以后,我们家的王丁会是个老婆奴,一句也不会听妈妈的,专给妈妈找难受。王丁也懒得理他,认真地布置,终于在六点前,完成了美妙的订婚现场。

    一刹那,大批路过的人停住脚步,上来围观,有的人议论纷纷,有的人赞叹不已。

    刘湘年今天早上听到私奔两个字,心里很不舒服,所以,早早地就出来接荀欢,六点钟上之前,也已经抵达荀欢公司的楼下。

    荀欢下楼,被楼下的景象惊到了。只见一堆一堆的人围在下面,玫瑰和百合摆成的心字图形,显得很耀眼,五颜六色的气球装成的具大心型矗立在地面上,飞扬的彩带随着风作飘向空中,不得了,那彩带在风儿的作用下,竟然变换着几行大字:我爱你,一生一世!

    天呀,这是谁家电视台,今天在这里拍外景?还是某部电影在这里选景拍摄。再走向前一点,地上竟然的红毯。

    荀欢走近一点,赫然发现王丁的妈妈,立在一旁。一颗心瞬间就不好了……

    ( 明智屋中文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