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们说够了没有
    刘湘年边开车边想心事。

    荀欢边看风景边想心事。

    两个人都在等着谁先开口。

    刘湘年昨天晚上其实跟同事去聚会了。几个知心的高层喝醉了,嘲笑刘湘年说:没想到,这样一位叱咤江湖的大总裁,在爱情面前,却成了这们一个怂货,心软到让人笑话。霸道总裁谈个恋爱,比人家隔壁扫地的阿叔还要憋屈?刘湘年一直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憋屈,反问他们说:我怎么就憋屈了?这不好好的吗?桃子喝了一口酒,眯缝着半只眼睛说:你不憋屈,这爱都谈了快十年了吧,到现在都还没有确立恋爱关系。上次你酒醉后,还说弄个什么一百天来着,我就想问问你,一百天过后,荀欢没有选你,煮熟的鸭子飞了,你是不是打算,跟荀欢的爸爸在这里过一阵子?桃子的话虽然很难听,但说的又是大实话。表弟宁浩宇不敢相信地扶了扶眼镜,吃惊地问:年年哥哥,你真的是把谈恋爱当成一种修行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谈恋爱搞那么多年,连个恋爱关系都没有确定,你确定,你是认真的么?刘湘年那时候也有点醉了,心里的感慨蛮多的,也有点想倒苦水的冲动。被他们这么一激,便把心底里的话,全部套了出来,喃喃地说:你们以为我不想吗?一个学生妹子,我能怎么的,我认识她的那一年,她才十几岁,还没上高中,现在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关键是,那时候,她还有一个资助她的男同学,眼里根本就没有我!那现在呢?几个喝醉酒的人眼巴巴地问。现在嘛,好些了吧,至少我自己觉得,那个男同学的地位不如我!刘湘年有这份自信,当然有这份自信,至少现在荀欢的手机是自己送的,每天的接送,是刘湘年干的,荀欢的爸爸,是刘湘年在养的。表弟宁浩宇把手一摆,认真地说:那些都是次要的,关键的问题是,你们牵手了吗?拥抱了吗?KISS了吗?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滚床单了吗?刘湘年知道他们说话有诈,用手指着他们的脸,微笑着说:就知道你们这么坏,就是不告诉你,这是我的秘密,不让你们知道。桃子扫兴地说:切,还有什么秘密,看你这个怂样,估计一样都没有做过。刘湘年一听他的话,完全就不乐意了,拍着胸脯,大大咧咧地说:怎么没有做过,除了最后一项,其他都做过,还做过N次了。此话一出,其他人个个都瞪着眼睛望着刘湘年。刘湘年一看大家的表情,知道自己中计了。突然来一句:谁敢再挖我的隐私,信不信明天早上去公司财务结算你的工资。几个人一下子急了,立马讨好说:刘总英明,原来只是在爱情长跑呀,我们哪里能理解得了刘总那颗高大上浪漫的心啊。

    什么高大上浪漫的心,去他奶奶的,不就是想说自己无能么,骂人都不带脏字,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不过,哎,刘湘年重重地敲了敲方向盘。荀欢吓了一跳,扭转脑袋,直勾勾地看着刘湘年。刘湘年侧过脸,奇怪地问:荀欢,我这个人长得帅吗?荀欢笑了笑,奇怪她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刘湘年又问:荀欢,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荀欢被她问得,眼底尽现一抹娇羞,侧着头看他,然后,还是娇羞地点点头。然后,刘湘年就自言自语地说:你看看哈,像我这么帅,这么有钱,这么有能力,这么有魅力,追求我的女孩子,队伍已经能够从北京排到H市,你不喜欢我的话,应该是没有道理的。

    荀欢知道他说的是大实话。不然,上次相亲的事情,听说,是女孩子的妈妈假装发生车祸,逼迫在外面上班的女孩回家相亲的,因为女孩的妈妈相中了这个刘湘年,极力想把他变成自己的女婿,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最后都被雨打风吹飘开去。

    刘湘年说完在坐位上扭来捏去的,右转的时候,重重地打了一个方向盘,荀欢都差点倒在车门的玻璃上。荀欢坐正后,拿眼睛瞟他,心里却有一丝小惊喜,刘湘年生气的样子太好看了,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生气,觉得好可爱呀。你怎么这么可爱!荀欢笑着说。

    刘湘年一怔。回头看了一眼荀欢。心里想,可爱你还要跟别人私奔,这不是伤我的心吗?虽然不知道那个信息到底是谁发的,但是,王丁收到了那样的短信,他会作何感想?

    王丁肯定很高兴噻。昨天荀欢走后,爸爸敞开心扉跟王丁谈了一个多小时。爸爸自始至终强调:荀欢是真心喜欢你吗?那么多女孩排着长队等你,你怎么就一个都看不上眼了,还有那个李玉婷,等你好多年了,她又能干又漂亮,把H市的花业都垄断了,她说,再等你到年末,你如果再对她没有意思的话,她就要选择嫁人了。

    王丁不置可否:她要嫁人就嫁呗,我一直把她当妹妹,这个世界上能干漂亮有出息的人多了去了,都要抢来做老婆吗?爱情这东西讲究缘份,讲究感觉。

    爸爸就不信王丁的说话:你和荀欢之间到底有没有缘份,小学就遇到了,还帮那么多,初中高中还资助她,你讲究缘份的东西,怎么又多出了一个刘湘年?

    王丁自信地告诉爸爸:刘湘年只是一个暴发户,有钱就以为拥有爱情,又荀欢死缠烂打,其实吧,荀欢应该更喜欢是我。

    爸爸根本就不信,因为今天他亲眼见到荀欢和刘湘年在一起,那感觉根本不像一个暴发户跟一个小女生的爱情故事。爸爸反问王丁:你能确定,他单纯只是一个暴发户?爸爸说完注意王丁的表情。依他几十年的经历,可以肯定地看得出,刘湘年是一个很有能力很有魄力的人,而且,他还长得那么帅。

    王丁反问爸爸,笑着问:他不是一个暴发户是什么,什么都要跟钱扯上关系,给他爸爸建别墅,初中的时候,就说要给多少多少钱,送多少房子,那不是暴发户是什么?根本就是拿钱来买爱情。

    爸爸完全不同意王丁的说法,他有自己的主见,他漫条斯理地说:也许,一开始,他确实是有暴发户的嫌疑,拿钱买爱情,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荀欢不但退掉了别墅,退掉了金卡,退掉了一切虚荣的东西,确依然跟他纠缠在一起,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就应该很不纯了,再者,人家暴发户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有那智商赚钱的年轻人,情商肯定也低不到哪里去,我觉得你自己还是得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感,要爱,请深爱绝决地爱,不爱,请彻底绝决地放手,不要拖,这个事情越是拖下去,对大家的伤害越大。

    王丁想着荀欢那个私奔的信息,心里一片光明,自信满满地说:这么些年,我因为事业没有达到辉煌,所以,一直没有怎么出手,要是我真正出马的话,相信,不到一百天,我们就可以举办婚礼。

    爸爸刚刚端着杯子在喝水,听到王丁这么说,一口水就那样呈放射状喷到空气中。爸爸也没有生气,只是闷闷地说:你妈妈那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还一百天就要举办婚礼。我觉得你还太嫩,对人生的了解还太少,这个世界上,不只是光靠感觉和眼缘就可以活着。我就问你一件事,如果你们结婚了,你要怎么安排荀欢的爸爸。还有,你妈妈和荀欢的关系。

    So  easy!,王丁不在乎这些问题,在他的眼里,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他说:婚后,我们就会买房子搬出去住,她爸爸愿意跟我们住就跟我们住,不愿意就回去H市里。

    钱呢?爸爸回头打住王丁的话。

    怎么会没有钱,我的公司现在处在上升阶段,每天的订单像雪片一样飞过来,我还想等着哪天扩大一个分公司。

    爸爸掠了下下巴上的胡子,沉思了半晌说:你的人生太顺利,你把一切事情想得太简单,先不考虑你妈妈会有怎么样的感受,会不会大闹,先考虑你怎么能动用公司里的钱,公司里的流动资金是要备于公司应急和发展壮大的,而不是挣了两个钱,就可以那样把他花掉,万一个公司出了什么状况,资金链断掉了怎么办呢?

    王丁嘲笑爸爸想得太多,没有敢闯敢拼的精神。想当初,自己身上没有一分钱,还不是一样开这家公司。

    两父子因为意见不合,对问题的看法不一样,最后都不再争辩。但是,荀欢也不会想到,成成在她出去的一点点时间,给王丁发了这样的信息,这小孩子闯了祸就知道睡大觉,估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忘记这件事情了。

    王丁却没有忘。

    手臂没有好,但是,却阻止不了他勇敢追爱的那颗心。

    一个早上,王丁都没有离开手里的那个手机,订花,订餐,订鲜榨的果汁。忙乎了一个早上,当荀欢收到这些突如其来的东西时,完全是一脸懵的感觉。

    同事取笑荀欢:早上才刚刚送你到公司,中午又是花又是果汁又是专门的营养餐。

    荀欢的额头一头黑线:明明这些事情,是不同的两个做的,怎么都混淆在一起了。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同事们说。

    这花,让荀欢觉得很刺眼,上面分分写着两个字“乞丐,献给你的!”

    这营养餐上,亮亮的肉片,鲜艳的蔬菜,最后也写上了大大的“乞丐,请用餐!”

    还有这果汁,明明是通亮通亮的,结果荀欢一拿到手上,瓶盖上公明写着一行大大的字:乞丐,你的专属饮料,到了!

    荀欢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物品。这么些同事眼睁眼地看着,总不能丢了?总不能送给别人?总不能放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

    曾宇看见荀欢对桌面上的东西,并没有那么爱惜得不得了的表情,反而,还显得有些抑郁的样子,立马心领神会,走上前,拿起那瓶果汁,掀开盖子,就把饮料倒进嘴里说:荀欢,这东西太多,模特要讲究身材,我还是帮你解决一些,你应该不会生气。

    荀欢定定地望着曾宇。对这个男孩没有什么好感,虽然他很高很帅很会讨女孩子的欢心,但是,这种油腔滑调,周游在花丛中的人,她是不待见的。

    等曾宇把饮料喝完,她压低声音,一字一句地对他说: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曾宇听见荀欢这样说,很不高兴地瞪了她一眼,扭着他那条大长腿,走开了。望着他的背影,荀欢觉得自己做得很对,一个王丁,一个刘湘年已经让自己应接不暇,自己可不会因为这此个烂桃花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不必要的烦恼不必要的伤害。

    只是,这个王丁,到底是吹了什么风,一下子突然这么殷勤起来。莫非是因为觉得他妈妈说的话太过份,内疚?

    心里的爱意冬眠了几年,又忽然复苏?

    或者,只是一时兴起,反正乞丐嘛,想起够就给个甜枣,没想起来的时候,再说。

    ……

    望着那一碗饭!最后,食欲占胜了内心的屈辱和惆怅。荀欢重重地把一口饭菜塞进嘴里,狠狠地想:为什么不吃,既然说我是乞丐,这乞来的食物为什么不吃,为什么要装什么高尚,高尚值几个钱?没有本事,依然永远没有人看得起你,只有吃饱了,喝饱了,才能够有出息,有能力去成就自己的事业。

    荀欢风卷残云,飞快地消灭掉碗里的食物,然后,转身去了健身房。

    同事们以为荀欢又下去跟人谈情说爱了,开始聚在一起说荀欢的闲话。

    秀玲莫名其妙地说:你们发现没有,荀欢吃这个饭的时候,一点享受的表情也没有,那表情,完全就是在吃一只愤怒的小鸟。

    男模郑志也说:我也能够感觉得出,早上下车的时候,是一副开心的表情,现在吃中饭的时候,是一副苦瓜脸一样的表情,依我看,要么,这两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不是同一个人,或者因为某件事在闹别扭。

    前台丽丽从来不爱说别人的闲话,今天也过来凑热闹,羡慕地花痴样:好羡慕哟,早上有豪车送,中午有营养餐,有果汁,有花,都是有钱人的活法,我们这些工薪一族,买一束花得用掉一个月的早餐钱,谁舍得。

    郑志狠狠地凶她:你妈叫你读书,你就捉青蛙閹猪。现在后悔了吧,如果你也考上H名校,青春年华,这样的机会,随时随地都有。

    丽丽不服气:怎么,我的大学不好吗?我也是有名的S大学毕业的,很差吗?

    郑志反唇相讥,你那都几本了,还在这里晒,现在大学这么好上,不要以为是个大学,就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

    丽丽也不是省油的灯,再怎么的,也比你好三类的服装学院强。

    秀玲见两个闹得不可开交,在桌子上拍了一掌,奶凶奶凶地说:羡慕和嫉妒有什么用,你们到底觉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到底是一脚踏两只船,还是一只船踏得不高兴,想换一只船?

    财务咬紧牙关,苦有所思地说:依我多年的恋爱经验,我觉得应该是这个,不管踏了多少只船,这一次是要翻船,重新再找一只的节奏!

    不会吧,这么优秀的男士,又帅,又有钱,又多金。要是不要扔给我,不然多浪费呀。丽丽不害躁地说。

    秀玲揶揄她说:也可以呀,你看看花上有没有电话号码,有的话,直接拨电话过去,说荀欢把花丢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她的同事,我也不是错的呀,还有,或者,早上,他男朋友送她下车的时候,你突然来一个投怀送抱的失误事件,不就可以认识了吗?

    这个主意好,男模一脸坏笑的赞成。

    其他几个同事哈哈大笑起来。

    戴女士在隔壁的房间再也听不下去了,她不声不响地从房间里蹦出来,走到几个人的面前,语气威严,但是,态度柔和地说:你们几个说够了没有,能不能学会尊重一下别人的隐私?

    几个人看到戴女士突然出现,瞬间作鸟兽散。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