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挑衅
    成成一边想着自己干的坏事,一边做作业。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五分钟之前,他上了一回厕所。

    五分钟之后,他又倒了一回茶喝。

    三分钟后,去里面的房间拿了一包零食。

    二分钟之后,又去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块冰冻的巧克力

    ……

    荀欢不知道发生的事情,用眼睛盯着他做的一切,来来回回,把荀欢的眼睛都闪花了。当成成最后一次起身时,她忍不住问他:成成,你这是在演戏吗?你的戏真多,是男一还是男二?

    成成怯怯地说:今天吃坏肚子了,拉了,又饿了,就这样反复循环,哎哟,老折腾了。成成说完一脸难受,好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荀欢想起他那一次生病的经历,心里一下子就慌了,着急地说:你吃坏肚子了吗?那我们赶紧去医院好不好?

    成成听说要去医院,连忙推辞:不要,不要,我不要去医院。医院里到处都是红菌,传染源,我只要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就没有事情了。成成说完,偷偷地看了荀欢一眼。荀欢心里着急得要命,不理成成的诉求,坚决地说:那可不行,今天一定要早一点去医院,不要像上次那样,把人都吓坏了。荀欢说完赶紧出去收拾东西,水,杯子,毛巾,纸巾。

    再次转身回到成成的房间,成成却不见了。

    莫非又晕倒了?荀欢一个箭步冲到厕所门前,失声尖叫:成成,成成。

    成成没有应答。

    荀欢用手重重地拍门:成成,你快说话呀,你不说话,我就冲进来了呀。

    成成还是没有说话。

    荀欢说冲进去,还是不敢冲进去,男女有别嘛,成成都已要十四岁了,身高快有一米八了,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这么一点点大的小孩子,还是注意一点为好。荀欢转身回到阿姨的房间,急急地对他说:成成可能晕倒在厕所,我们一起去看看好吧。

    听说成成晕倒了,阿姨从坐着的凳子上一下子就弹起来,跟着荀欢,急急地来到厕所面前,阿姨到底年纪大些,也没有那么多顾虑,她轻轻的扭转了房门的开关,然后,房门敞亮地打开,里面竟然没有人。

    人呢?荀欢懵了。

    怎么没有人?阿姨又惊又着急。

    两个人说完面面相觑,然后想起什么一样,彼此对望一眼,双双来到成成的卧室。

    好家伙,成成已经在床上打鼾了。

    荀欢走向前,准备推醒他一起去医院。

    阿姨上前一把拉住她说:算了,别动他,能吃能睡的,应该没有生病。你看看他,呼吸均匀,面色红润,应该没有生病。

    荀欢听了阿姨的话,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她解释说:他刚刚跟我说他不舒服,一下子去了厕所,一下子去厨房,一下子又去拿巧克力。还说他吃错了东西,拉了肚子,样子很难受一样。

    阿姨又上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再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觉得还不放心,又摸了荀欢的额头,然后说:没事,可能应该是不想做作业了,太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觉得他应该没有生病。

    听到阿姨这么解释,荀欢觉得她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而且,今天布置了一个试卷,让他提高速度,不知道他是不是心里有抵触情绪。

    阿姨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用手示意荀欢一起离开成成的房间。

    荀欢从成成的房间出来,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卧室,而是去了训练房,今天王丁妈妈的话,深深地刺痛了她。乞丐,两个词,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一直被王丁的妈妈挂在嘴边,这一叫就是好多年,荀欢回想起她说这个词的表情,真的是好嚣张好跋扈。

    如果不是因为穷,如果不是因为家境不好,如果不是因为受到他儿子的帮助,如果不是因为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大的出息,她又有什么资格叫自己乞丐?

    真他妈狗眼看人低。荀欢无奈地摇摇头。

    也怪不得别人,自己没有钱没有权,一路靠着各种施舍,靠着王丁的同情长大。

    记得在一部电视剧上看到过,一个叫秀雅的女二说:同情是什么,同情就是看不起别人,又能给自己带来尊严的一种感情,一点用处都没有。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没有别人的同情,现在还不是会活得更惨?!荀欢一边上楼一边想,阿姨好心地突然帮自己拉亮了二楼的电灯,荀欢在感动之余,却更加看不起自己,为什么事业还没有一点起色呢?

    为什么?

    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眼看着就要毕业了,自己却一点门路都没有,在做模特和做白领之间徘徊了好久,却依然是没有一点起色。

    上到二楼的中间,直接往里直,开门进了训练房,瓦亮的白炽灯下,墙壁上的镜子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加的明亮冷艳,镜子里的那个人,身材苗条,曲线优美。只是,荀欢突然皱眉,嘟嘴,摇了一下脑袋,镜子里的那个女子,臀部的曲线,是不是太平坦了一点,在因内这样的曲线还是可以,但是,很多外国美眉,对艺术的追求到了极致,都把自己练成了蜜桃臀,那样的臀部,确实很养眼。

    荀欢失望地再瞧了一眼自己的臀部,叹口气说:没有一点特色。为什么别人都能练成那样的蜜桃臀,而自己就只能拥有这样的东方样子。

    我一定也要练成那样子。荀欢对着镜子说。

    镜子里的那个女子,给她回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上次,戴姐说,有一个模特在训练室坚持了三年,终于练就了那样好的蜜桃臀。首先呢,把背靠在一个不高不矮的软凳子上,放慢速度,顶部收紧臀部,稍作停顿,用臀部的力量向上顶起。如果想更好一点的话,可以在肚子上放一个沙袋之类的,压在那上面。

    这个动作做一两次不会吃力,但是,做多了,就会让人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非常的疲倦。做了十几下之后,整个人都感觉要虚脱一般,真想放弃,乞丐两个字总是合时宜地出现在荀欢的脑海里。

    接着做!荀欢在心里命令自己。

    箭步蹲对于练习这样的臀部也是有好处的,先迈开个四、五步,稍微注意前方的腿不要前倾过脚尖,后方的腿接近地面但不碰地面。上身保持竖直稳定。荀欢定定的,感觉自己像一只悬空的兔子一样,刚开始做起来,喘气不赢,整个身体都蹦得紧紧的,不能动弹,又不至于僵硬,太考验人的耐力,也磨练人的意志,一般的人坚持不下来。荀欢也不想坚持,乞丐两个字的威力太大,这样的动作,荀欢逼着自己每天晚上都要重复做一下,最后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在训练房里练习了我久,荀欢没有去看钟。安静的训练室里突然响起一声信息的提示声,荀欢拿起手机,才发觉已经十一点了。

    刚开始,荀欢以为是刘湘年发来的信息,以前每到睡觉前,他都会主动打电话来,但是,今天在车子上的时候,他已经说过了,不会再发信息,也不会再打电话,让荀欢好好休息。

    信息上的内容很简单:荀欢,你睡了吗?

    看完信息之后,荀欢才突然意识到,这是王丁发来的信息。

    他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呢,这个号码自己可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呀。

    你怎么有我的号码?荀欢打完这一行字,觉得不妥。

    删掉,重新又打一行:是不是刘湘年把我的号码告诉你了?荀欢还是摇头,觉得这样说太直接。

    是不是从我爸爸那里打听到我的号码的?这个信息荀欢也不满意,没有发出去。最后,荀欢老老实实地回了一句:没睡,你呢?手臂是不是很痛。这样的信息,荀欢才觉得正常。

    我那样做,希望你不要怪我。王丁想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同她私奔的事情,让她心里不要有心结。

    荀欢以为是玻璃扎人的事情,飞快地回复:怎么会怪你呀,你那是对我好呀,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王丁迅速发给荀欢一个害羞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他一直以为,自己应该是荀欢心目中的那道光,虽然自己的妈妈对她苛刻点,刻薄一点,但是,荀欢应该还是喜欢自己的,十几年的感情,怎么能够说断就断了呢。

    荀欢不知道王下害羞什么,还以为他不好意思。这一次的事情,多亏王丁眼疾手快,不然的话,现在的荀欢估计都化成土了。荀欢想早一点结束说话,最后发一个信息给他说:今天的事情真的是谢谢你,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好吧。

    王丁还在想着私奔的事情,很想问一句:荀欢,你就那么想和我私奔吗?但是,打完这一行字,还是删除了,觉得这样很伤荀欢的自尊心,不如不说。道完晚安,王丁心里很舒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为什么就独独喜欢荀欢一个,如果荀欢选择了刘湘年的话,他一定会很痛很痛的,就好像自己养了多年的士兵,突然被别人的部队占有一样,那种痛又有谁会理解呢,如果毫无瓜葛的两个人,随她爱喜欢谁喜欢谁,可是,像是荀欢,他付出了那么多精力,那么多心血,让别人抢走的话,心里肯定不只是失去一个人那么简单,也许别人会说,这是占有欲。王丁不想否认,占有欲也好,喜欢一个人,不想占有的话,那算哪门子喜欢了。

    刘湘年跟王丁的想法就不一样,他没有想过以后,在他的眼里,谈恋爱就像做生意,前期的事情全部谈妥,那么,到最后,所有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了。

    早上,荀欢的爸爸在厨房忙碌。

    刘湘年在自己的房产里忙碌,领带配色,西服熨帖,刮须打理,把自己弄成一锅沸腾的开水。其实,像刘湘年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身后一排优秀女士在等着他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仅仅喜欢荀欢,别的人女人,他看都懒得看上一眼,刚刚开始,确实是因为她长得像唐姣丽,但是,多年相处以后,他觉得她完全不是唐姣丽,而是比唐姣丽优秀得多的女子。

    荀欢的爸爸变着花样给荀欢做早餐,从来没有重样过。当然,没有荀欢的话,他一个孤老头子,估计来北京的机会都没有,哪里还有这样的好的日子,在北京吃好住好,虽然这一切都是刘湘年做的,但是,如果没有荀欢,估计刘湘年也不会这么做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大街上那么多老头,这里又不是收留所。

    刘湘年带上早餐,上车。

    忽然就收到一条短信。

    以为是荀欢发来的,打开信息,王丁的信里说:荀欢昨天提出要同我私奔,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约定好提前一百天结束考验期了吗?

    私奔?刘湘年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和谁私奔?怎么可能呢,荀欢昨天晚上还跟我在一起,这么快决定跟他私奔,至少也会跟我商量一下,告诉我提前结束这一百天的考验呀。

    你确定信息是荀欢发的吗?刘湘年不相信地问。

    结果,王丁把信息发了截图过来。

    触目惊心的几个字,让刘湘年一下子就觉得空气要凝固一样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应该也不会有假呀。

    可是,荀欢为什么突然想着要私奔呀?

    荀欢的爸爸友好的跟刘湘年道再见,但是,刘湘年压根儿就没有听见,只是木木地开车。

    荀欢的爸爸奇怪地看着他:这是怎么啦,刚刚还好好的,一上车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呢?刘湘年也在车子上嘀咕。

    天天开的生条路线,今天开起来,却觉得慢得像蜗牛一样。

    刘湘年想像着见到荀欢后,该怎么问她这件事情。

    阿姨今天煲了好汤,还做了虾饺,几个人围在桌子前。荀欢夹起一个饺子放嘴里,正要大快朵颐。刘湘年打电话告诉她:早餐已经拿来了,你出来坐车就是。

    荀欢含着饺子走了出来

    还是像平常一样坐上了刘湘年的车。

    车子停在那里,刘湘年准备让她吃完了,再开车。

    荀欢边吃早餐边同刘湘年聊天。

    都要私奔了,怎么就没有话跟我说吗?刘湘年很奇怪地望着荀欢,心里风起云涌,却不知从何说起。

    荀欢,你……

    荀欢抬头看一眼刘湘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荀欢,你……

    荀欢又抬头看了一眼刘湘年,说: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吧,你这们,我差一点就噎死了。

    没有,我没有事。刘湘年还是不想说出来,第一,他怕万一是真的的话,他一下子接受不了,万一不是真的,那么,说出来不就是讨人嫌吗?于是,他转了一个弯说:荀欢,现在的人还流行私奔吗?

    荀欢的饭一下子就全部被喷了出去。笑着说:现在这个社会这么开明,谁会去私奔呀,你以为像旧社会,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呀。

    刘湘年观察荀欢的表情,觉得她好像不是在说谎,心里一下子舒服多了。

    于是,又试探着问:荀欢,你会不会跟别人私奔?

    荀欢用筷子在他的身上打了一下说:你别打我的主意,我不会跟别人私奔的,因为嘛,荀欢狡黠地补充说,因为我怕浸猪笼。

    哈哈哈。刘湘年放心地大笑。

    荀欢奇怪地望着他:怎么一大早就说什么私奔,你要私奔吗?

    刘湘年压低声音说:不是的,一大早,我听王丁说你要同他私奔,这不担心吗,所以就问起了这个。

    我什么时候,说要同他私奔了。是不是他妈妈发给你的短信。

    他妈妈?不可能呀,明明是荀欢发过去的呀,怎么会是他妈妈说的呢。不过,刘湘年觉得还是不要在荀欢面前纠结这个事情。而且,荀欢的反应这么强烈,应该是一点知情的,按她的性格这种事情没有必要说谎。所以,刘湘年含糊带过,很轻描淡写地说:可能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荀欢见刘湘年说得这么勉强,也不想在他面前再提这个事,又不是什么好事,在自己没有搞清楚来龙去脉去前,任何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