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二十章 难道在你眼里我一直是个乞丐
    刘湘年提议一起去吃晚餐,被荀欢拒绝了

    要不,我陪你走一走吧。刘湘年提出这个建议,心疼地看着荀欢,虽然他不知道她这一天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的心里一定很疼很疼。

    荀欢跟刘湘年想的完全不一样。虽然两个人并排走关,但是,荀欢觉得自己的心是孤独的,寂寞的,也是惆怅的。太多的千丝万缕的情愫围绕着她。一阵风吹过,刘湘年心疼地脱下外套,给荀欢披上。

    荀欢用两只手紧紧地拉着外套,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刘湘年,用低低的声音问他:请问一下,你跟我在一起后,是不是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是变好,而是一天天地在变坏,而且,还时时刻刻有灾难。

    刘湘年不知道荀欢今天怎么回事,一个劲地说这个事情。别人好不好,有没有灾难,跟认识她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非要把这些事扯到自己身上。但是,荀欢的情绪,显得那么无助,他轻轻地把他揽到怀里,大声地笑着说:自从认识荀欢后,我的人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不是变坏,而是变好。

    怎么样变好?荀欢想让他说得具体一点,而且越具体越好。

    首先呢,我开始变得身心愉悦,曾经的一点抑郁也跑得无影无踪了。还有,我不但在北京建了总部,还把事业开拓到了全国各个地方,以前从来没有涉及的黑吉辽,现在竟然也有了我们的分公司,简直的是顺风顺水,好到爆。

    听了刘湘年的话,荀欢觉得很开心,不过,一刹那,她又想起别的,嘟嘴说,不过,那只是你自己的努力,跟我没有一点点关系。

    是你给我动力呀。刘湘年把头低下来,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荀欢觉得癢癢的,身子拼命往旁边躲。

    刘湘年意识到她肢体语言的抗拒,叹了一口气说:我即希望这一百天快点过去,又希望他不要过去。

    为什么?怎么还有这么矛盾的想法。荀欢问他。

    刘湘年紧紧地靠着荀欢,走了几步,然后说:我怕一百天后,我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做恋人,要么做朋友。如果只做朋友的话,这样肩并肩走在大街上,灵魂都会被烤问一样。而不像现在,我们都还有机会成为恋人,所以至少还可以暖味一下。

    荀欢笑笑着说:还没有到最后,我不会提前给你剧透。随后的两个月,我会认真的比较,客观的分析,最后作出我一生都不会后悔的决定。

    好吧,到最后我尊重你的决定。刘湘年说得轻描淡写,心里却如翻江倒海。

    如果,我是说如果,最后,我没有选择你,你会怎么样?荀欢说出这句话,心里也是非常不好受的,但是,二选一的事实,最后谁都要接受。

    刘湘年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一瞬间,眼里有冰雾一样的东西,让他的视线模糊。随后,他认真地说: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如果,如果的事情不存在,我也不会杞人憂天,该发生的不该发生,我都不会提前预测,只是等到发生之后,再去寻求对策。

    荀欢对这个答案很满意,觉得他的思想很成熟,很老练。

    这时,刘湘年的肚子突然唱起了空城计。

    在这空旷的街道上,那个响声显得特别刺耳。

    紧接着,荀欢的肚子也开始唱空城计,只不过,比刘湘年唱的更厉害一些。

    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刘湘年不知道荀欢有没有心情吃饭,所以不敢开口。荀欢估摸着刘湘年也饿了,总不能让他陪着自己一起饿肚子吧。她抬起头,对刘湘年说: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那好呀,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饭。得到了这个吃饭的命令,刘湘年的心里突然欢呼雀跃,再怎么心情不好,也要吃饭,而且,要好好地吃饭。

    上车后,刘湘年告诉荀欢:那个饭店真的特别的舒服,也是很不错的一个位置。离这里也没有多远的路程,我带你去试试。

    荀欢一点不在意在哪里吃,吃些什么,她的心里只是想着,别让刘湘年自己饿了。他要选什么地方,高档也好,舒服也好,跟自己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反正自己又不吃,只是陪着他而已。

    十几分钟,刘湘年热情地招呼荀欢下车。

    应该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堂前的摆设与招呼停车的保安,还有酒店的设施,荀欢有几分不愿意,只是想让刘湘年填饱肚子,来这里是不是夸张了一些。

    刘湘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拉着荀欢走上了旁边的几级台阶,两边的服务员热情地打招呼:刘总,你来了。

    荀欢看着娴熟的刘湘年,心里突然就有想法了,这个地方不会是唐姣丽以前经常来过的吧。拉着他的手,闷闷地问:你常来这里吗?怎么他们都认识你。

    刘湘年觉得她的问题很奇怪,现在这些人做生意都活络得很,来过一次,就会记住对方的姓氏。他附在荀欢的耳朵边上,偷偷地告诉她说:现在的人做生意就是这样,你只来了一次,消费得多一点,他们就会把你存入大脑这个电脑。不信你看看,下次你来的时候,他们也会给你点头哈腰的。

    荀欢知道刘湘年只是安慰一下自己,抬起头,望着他,送给他一个甜甜的笑。

    这个甜甜的笑容,被王丁的爸爸当场看到,自己的儿子喜欢的女孩,在一个五星级酒店跟别人谈笑风生,他心里当然不舒服,定定地看了一秒,才过去打招呼:荀欢,你在这里呀。

    刘湘年见有人跟荀欢打招呼,立马兴奋夸张地说:你看是不是,你刚刚来,就有人认识你了。知道你叫荀欢。

    荀欢是听到有人跟自己打招呼,心里也莫名地高兴,轻轻抬头一看,却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暗暗叹气道,怎么总是在特别的地方,遇到特别的人。但是,怎么办呢?

    刘湘年用手捅了一下荀欢,用眼神示意她跟别人打招呼。

    荀欢觉得很难为情,心里觉得特别尷尬,但是,还是挤出笑脸,热情地跟他打招呼:王叔叔好。

    这是你的?王叔叔询问荀欢。

    刘湘年一把拉过荀欢,紧紧搂着她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荀欢在他的怀里挣扎,想要解释。

    王丁的爸爸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荀欢,然后,摆了了一手,转过身离开。

    荀欢的心里,一下子就难受极了。刘湘年不认识王丁的爸爸。没心没肺地说:是你认识的叔叔吗?要不要叫他一起过来吃饭。

    荀欢吃惊地瞪大双眼,着急地说,不要!

    我们……我们……荀欢欲言又止。

    其实,荀欢想让刘湘年去别的地方吃,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最后,荀欢自己安慰自己,等下吃饭之后,就不会再碰见王叔叔了。

    刘湘年意气风发,为了荀欢高兴,点了好多菜,还叫了一瓶红酒。

    荀欢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眉毛紧戚,双眼发呆。

    刘湘年安慰他说:王丁一定没事,要是不放心的话,我们吃完饭,再去看一看她好吗?

    荀欢不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服务员端来的两份牛排,色相蛮好,刘湘年认真地把自己身边的一份牛排切好,然后把切好的牛排端到荀欢的面前。再把荀欢的一盘拿到自己身边。

    荀欢没有什么胃口,并不想动筷子。刘湘年用叉子戳起一块,放进荀欢的嘴里,荀欢被动地吃了一块,却觉得胃非常的不舒服。

    刘湘年再把一个汤放到荀欢的面前。

    王丁的爸爸在侧门看着。他的心里是非常难受的,自己的儿子为了救荀欢,现在还躺在医院,她却跟别的男人约会,以前对她的一点点好感瞬间化为乌有。心里暗忖道:莫非那样的家庭,教育出来的人,一点底线一点人格都没有吗?怎么会这样做人,越这样想着,心里越是一肚子火,怪不得王丁的妈妈以前这么反对她不能接受她,这都是个什么玩意儿呀。还是他妈妈有先见之明。

    越想越觉得全身浑身不舒服,又忍不住偷看他们两个怎么互动。这时,恰好荀欢出来,她低着头,走得很慢,心里还在在想着心事。

    王丁的爸爸迎上去,在过道堵住荀欢。荀欢低着头看到一双脚在自己的面前停下,一怔,缓缓地抬起头,见是王丁的爸爸,心里一惊。想解释什么却一句也没有说出来。王丁的爸爸见她竟然不解释一下状况,那就是认为理所当然了,心里更来气,他用眼神鄙视地盯着她说:你难道就那样没有底线没有原则吗?你是靠什么活成这个样子的,你爸爸没有教你做人的基本道德吗?不过,也不奇怪,像他那样不要脸的人,还能教出什么好品格的人出来才出奇呢。

    荀欢把头压得低低的,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末了,他还说,你自己心里选择谁,最好早一点说清楚,不要以为拖延是缓兵之计,要伤害的无论早迟,都是一样,不过,我希望一百天后你不要选择王丁,你这样家庭教育出来的小孩,真的不配我家王丁。

    王丁的爸爸,说完飞快地抽身离开。他的心情跟复杂,他不明白,自己那么优秀的儿子,怎么会跟这样一个不靠谱的女人在一起牵牵扯扯这么多年,真是王家的不幸,爱情是盲目的,也没有盲目到这种地步吧。他边走边摇头,自己这一辈子顺风顺水的,被人尊敬,没想到儿子竟然遇到这样的人。

    荀欢眼睁睁地看着王丁的爸爸离去,他的背影显得那么落寞,仿佛一个愤怒的结晶体在那里移动。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有多难受,荀欢自己心里也痛苦,本该在医院好好守护王丁的,可是,因为跟她妈妈发生那样奇怪的事情之后,自己没脸面呆在那里,怎么办?事情弄得一团糟,简直就不可收拾,荀欢麻木地调转头,回到座位。

    刘湘年热情地问她:怎么上厕所去了那么久?

    啊?听了刘湘年的话,荀欢才记得刚刚是要去洗手间,怎么又折回来了呢?突然,荀欢就觉得自己又有点内急,不好意思地对刘湘年说,我还要去一下。

    刘湘年盯着她的背影,奇怪地问:怎么回事,去了这么久,没有上厕所吗?病了吗?来大姨妈了吗?

    荀欢木木地走进厕所,脑子里还在想着刚刚的事情。王丁的爸爸是一个领导,不会乱说话,今天应该是太失望了,才会这样失控到管不住自己。

    王丁的爸爸今天是受了刺激,开完会直接去了医院。

    见到王丁,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说:孩子,让你受苦了。说完,眼里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王丁的妈妈此刻非常的平静,一句话也没有说,只要不看到荀欢,她的精神状态都非常好。

    王丁想坐起来跟爸爸说话,被爸爸用力把他压了一下,心疼地说:别动,你动了对伤口恢复不好。

    王丁害羞地笑了笑。

    爸爸用手摸了一下胡子,突然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对王丁说:崽呀,你以前做什么,我一直支持你,但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请求你,请你不要再跟那个荀欢交往了。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王丁听了爸爸说的话,心里一怔。在王丁的心里,爸爸是一个深明事理的人,从来不会乱说话,也不会干涉自己的事情,他这个表现,确实让王丁有些害怕。他怯怯地问: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吗?

    爸爸点头之后又摇头。

    王丁紧紧地盯着他,想从他的表现看出一点端倪。

    爸爸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他说:我刚刚看到荀欢了。

    王丁突然紧张地抬起头急急地问:她还好吧。

    爸爸沉默了一下,把脸抬起,又重重地眯了一下眼睛,说:她好得很,跟一个男孩子在五星级酒店用餐,两个人的互动,让我猜测那个男的应该就是刘湘年。

    王丁瞬间就不说话了。

    妈妈在一旁突然跳起来,奔到爸爸的身边,急急地问:你说什么?我儿子还躺在床上,她还有心思跑去五星级酒店约会?

    这一次,爸爸没有数落妈妈,而是站在妈妈一边,对她说:我以前一直以为是你的偏见,看不起人家穷,今天,我才发觉,穷不穷真的没有关系,就怕穷到一点底线一点尊严一点人格都没有,真的吓人。

    见老公第一次这么赞同自己的说法,妈妈反而没有话可以说了。

    王丁想像着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心如刀割,荀欢小时候对他那种崇拜的眼神,让他怀念了好久,可是,自从遇到刘湘年之后,他才发觉他们之间那种纯纯的关系,早已经变了味一样,现在的他很苦恼,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这一百天。

    哎,一百天!就是磨人。不过,王丁又反过来安慰自己,当初帮她的时候,并没有奢望两个人之间有爱情,而且,帮助一个人,属于自己的意愿,怎么能够因为帮助一次,别人就得嫁给自己呢?!这个想法是非常荒唐和无知的。

    见王丁没有表态,爸爸也是心急,他问王丁:你到底喜欢她什么,长相,还是身材,她的人品太差,过不了我一关。

    王丁想为荀欢辩解几句,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荀欢跟刘湘年吃完饭,去超市选购几样适合病人喝的饮料和保健品。两个人一同走到医院门口,荀欢把脚步停下来,对刘湘年说:我想,他们都不会愿意见到你,你还是去车上呆着好不好?

    刘湘年想了想,觉得荀欢说得也对,同意她的说法。

    荀欢坐着电梯上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心里涌现莫名的恐惧。

    拿着一包东西,低着头走了进去。

    王丁第一个看见了荀欢,高兴地叫:荀欢,你来了呀。

    王丁的爸爸把脸撇向一边。

    王相的妈妈看见荀欢,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窜到了头顶,她一把抢过荀欢手里的东西,丢进垃圾桶里,凶凶地对她说:你这样一个乞丐,还要到我的面前,来装什么好人是不是,谁稀罕你那一袋东西,拿什么换来的东西,干不干净?

    荀欢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心里特别的压抑。

    王丁的妈妈看到荀欢不说话,心里也没有压住气,又连珠炮一样:你这一个乞丐,拿什么东西换来的这些礼物?

    荀欢再也忍不住了,瞪大一双眼逼近她的面前,吼道:难道我在你的眼里,一直就是一个乞丐吗?

    王丁的妈妈看了看荀欢,鄙夷地一笑,然后转过头,重重地对她说:你从来都是乞丐呀,难道我说错了吗?

    荀欢不满地说:那我就明白地告诉你,我以前不是乞丐,现在也不是乞丐,将来也不会是一个乞丐。现在我做家教月薪一万,做模特月薪一万。不靠父母,不靠朋友,自食其力,永远不会是你眼中的乞丐,三年过后,你要为你说出的这些话脸红。

    荀欢说完,转身走了出来。

    哟!花别人的钱建别墅不是乞丐是什么?王丁的妈妈冲着她的背影大声说道。

    王丁都看不习惯妈妈的做法,纠正她说:妈妈,你误会她了,那个别墅荀欢根本就不知道,她爸爸弄的,后来,荀欢知道后就把别墅退回去了。

    有这事?王丁的爸爸和妈妈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不调查就乱说,搞得我好难做人。王丁说完之后就沉默了,夹在他们中间这样做人真的好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