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感觉像犯罪
    王丁说出的那些话,太不可思议了,荀欢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王丁。

    同事胡梦下楼,见到荀欢,还有站在荀欢对面的王丁。羡慕地说:这么恩爱呀,才早上送过来上班,中午又在这里约会,你们现在是处于热恋期是吧,难舍难分呀。

    荀欢听了同事的话,尴尬得不得了。把头压得低低的,都不好意思跟同事打招呼。

    另一个同事刘安安下楼,见到荀欢对面站着的王丁,非常吃惊这男孩怎么长得这么帅呀,悄悄地走到荀欢的身边,附在她耳边说:荀欢,你的桃花运真好呀,早上过来,中午又来接,不过,也难怪,这个阶段,分开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你男朋友看着好帅的,又有气质,很不错。

    荀欢嘿嘿笑着答应。其实窘得不行,一张脸都快拧成一个囧字。

    王丁紧紧地盯着荀欢看。虽然同事的话,让他的心情有如蜜一样的甜。但是,荀欢的表情,让他感觉场面好尷尬,不知道如何面对。

    而且,什么叫做早上用这车子送过来,中午又来见面?

    荀欢仿佛看出了王丁的心事,立马解释说:那个……其实……早上是刘湘年用车子送我过来的。我本来不想让他送的,但是,他依然还是坚持要送。

    王丁突然就觉得有一点感伤,大家都知道荀欢在哪里,却没有一个人告诉他,让他还像个傻瓜一样到处找,想想也够滑稽的,真是伤脑筋。

    荀欢又补充说:我和刘湘年,什么也没有干。只是他用车子接送了一下。

    王丁避开荀欢的话,轻轻地问:荀欢,你的手机呢?为什么我打你的电话,一直关机。难道你换手机了吗,还是关机了。

    荀欢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手机的事情说出来,不就是那天他要自己去跟他妈妈道歉时,她愤怒地摔了手机的吗?最后,荀欢只是淡淡地说:手机不见了。

    那现在有没有手机,要不要我给你买一个手机。王丁试探着问。

    不要,荀欢干脆地答。上次还听他妈说他家里负债一百多万,按理说,经济状况应该不是很好。虽然他是一个好人,不过,荀欢觉得,一个人还是量力而行才好,总不能为了别人,自己负债一百多万,那样,做起公益来,连自己都连累跨下去了,公益还怎么进行呢。

    王丁何等聪明。他一下子就看出了荀欢的心思。安慰她说:我的公司发展得很好,订单接得多,准备扩大,现在每一个月都有几百万的毛收入。这个软件开发出来,很受好评,而且我们也每天在追求改进更好的技术,在一些领域都有突破。不说给你买别的,买一台手机还是可以的。

    荀欢听了王丁的话,觉得他一定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其实,已经有手机了。

    王丁一听,心里忽然下沉。闷闷地问:是刘湘年送给你的吗?

    荀欢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用力地点点头。然后又觉得不妥,补充一句说:其实,也不是我主动要的,是他今天早上偷偷摸摸放进我的口袋里的。说完这个解释,又觉得苍白无力,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王丁听完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

    静默!

    死一般的静默。

    黑色二分钟!

    王丁脑子飞快地转,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个尷尬的局面呢。本来,刚刚王丁所说的话,就让荀欢觉得非常难为情,后来又被同事这个一顿乱说,脸上很难找出一点笑容。而现在,因为手机的事,公司的事,两个人各怀心事,感觉很不自在。

    王丁忽然转移话题说:你们的同事看着都很好相处的哈,个个说话都很随和。

    荀欢点头。也反问一句:你公司的同事相处得怎么样?还好吧。

    王丁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公司的同事关系,大家其实都是一种合作关系,为了共同的目标,一起进步一起赚钱而已。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算是兄弟吧。患难与共的兄弟。

    你吃饭了吗?荀欢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关心地问王丁。

    王丁以为荀欢要请她吃饭。笑笑着说,怎么能让女孩请自己吃饭呢,还是我来请你吃吧,我知道附近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菜馆,我们一起到那里去尝试一下吧,那里面的环境也蛮好的。

    荀欢本来不想去,但又怕王丁没有吃饭饿着肚子,大老远的到处找自己也真是让人感动,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觉得应该去陪人家吃一餐饭。

    两个人拐了一个胡同,转弯出来,然后直走,进了一个宽宽的巷子。这间店的装修很有味道,古色古香的。荀欢很少在外面吃饭,心想这个店里,应该要花不少钱的,提议王丁能不能换一个地方,这里太贵了。王丁没有理会荀欢的话,心想这是他第一次请荀欢在外面吃饭,而且,现在也有钱了,为什么就不能吃好一点呢?!王丁领着荀欢朝前走,一直带她来到一个靠窗的位子,让她坐下,然后自己去点菜。年轻的女服员见到王丁,偷偷地用眼睛瞟了一眼荀欢,然后小声地说:咦,王老板,这是请女朋友来这里吃饭吗?

    王丁笑着,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过,你女朋友好高呀,是不是模特?

    长得高的多了去了,个个都是模特呀?王丁取笑她。

    女服务员也不在意,满脸堆着笑回答说:怎么不是,我看着她的长相就像是模特,上次有一个什么H校的大学生,就是一个模特,哎呀,妈呀,好看得不得了,听说还是名校的,我一下子就对她产生好的印象。而且,她从小就没有妈妈,爸爸在生下她的时候,就有五十多岁了,也没有挣什么钱,不知道,她一个人靠着什么毅力考入了名校,还这么厉害。

    王丁被说得,一脸得意,反问她:那你说,她靠什么毅力考入了名校呢?

    女服务员想了想,然后笑说着说:是不是有一个青梅竹馬的恋情在一起催促着她,帮助着她。

    荀欢在那里听到这句话,即想笑,又觉得难受。

    王丁听了这句话,心里也是不一样的感觉,很奇怪地问: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女服务员认真地说:你这种缺钱缺爱的家庭,好多都是抱着自暴自弃的心理的,一般都很骗人有建树。除非她遇到了特别的人,特别的事,或者一个身上有光点的人。给她力量,不然的话,她连生活都要竭盡全力,又哪有那么多心思去拼搏和奋斗呢。

    王丁不想再同她聊得更多,匆匆点了几个菜,然后谢谢她同自己聊了这么久。

    荀欢坐在那里,奇怪地问王丁:上次模特大赛,也没有接受几次大的采访,怎么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家世了呢?

    王丁喝了一口水,应该是特别口渴了,竟然给呛到了。他一连咳嗽了好几下,才断断续续地给荀欢说:这还用采访呀,只要你有一点名气,去你的家乡一打听,然后录音作为证据,再添油加醋地写一点绝对隐私的东西,你也就不担心全世界都会知道了。

    怎么这样呀,荀欢叹口气说。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现在还没有出名,等你出名了,像今天这样的吃饭,肯定会被报道成N个版本的艳遇和绯闻出来。现在的人们,饭后茶余,都是想挖掘一些名人的隐私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荀欢不说话了,安静地坐在那里,觉得王丁分析得很对。从中学到高中那段时间,荀欢就喜欢有事情找王丁说一说,他总能够给出好多自己意想不到的答案,而且,非常的正确,非常的贴切,让她受益匪淺。

    菜端上来了,全部都是荀欢喜欢吃的:東坡肉,炸蝦仁,小鸡炖蘑菇,还有一盘鱼丸子。王丁看着满桌子的菜,感叹地说:知道吗?这还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吃饭。

    荀欢点头说是,弱弱地问王丁:这些菜都是你喜欢吃的吗?

    王丁一脸懵,紧张地问:这些菜不都是你喜欢吃的吗?我记得很清楚,你就是喜欢吃这些菜的。读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呀?

    你怎么知道,读小学的时候,你也没有去过我家,也没有在我家吃过饭呀。荀欢感觉所有的事情都不可思议。

    王丁浅笑着说:有些事情并不需要亲自经历才会知道的。王丁许是饿了,大口大口地吃饭,但是,荀欢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坐在王丁的对面,她的心思很复杂,本来,如果王丁不出现的话,她已经决定在一百天完成后,她就选择刘湘年。

    可是,现在,她发觉她的心就要动摇了。以前的种种经历,刚刚他说的那种纯纯的傻傻的话语,都已经成功地触动了荀欢心底最柔软的部份,让她的心又一次不安起来。

    这时,服务员突然过来,神秘地对王丁说:我刚刚重新去网上刷了一下新闻,发觉你们两个人在网上的新闻还真的蛮多的。原来,你叫王丁,不但是世界冠军,还热心公益,被H市报道过好多次,其中也还报道了你们两个人青梅竹馬的事情,你们真的好浪漫呀,跟别人写的一样的。

    王丁继续往荀欢的碗里夹菜,漫不经心地对服务员说:你肯定认错人了,我可不是叫那个名字,哪有那么厉害,还世界冠军,你以为演戏呀,坐在这里换一身衣服就能演皇上。

    服务员听到王丁这样说,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荀欢也被他的话逗笑了。

    吃完饭出来,荀欢走在前面,王丁走在后面。突然,王丁从后面超一速过来说:荀欢,其实,我妈妈……

    话未落音,王丁迅速地把荀欢推开到一边。荀欢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忽然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一块玻璃粉粹地摔在地上,而王丁,左边的手臂被玻璃划伤了,那玻璃竟然跟刀一样,从那个皮上切下去,一下子便血流如注。幸亏位置偏了一点点,不然的话,估计整个手臂都弄到了。

    荀欢尖叫一声,吓得腿都软了,差点晕倒。

    附近的人迅速围拢过来。

    快快快送医院!

    有人拨打120,有人在议论谁家这么缺德,玻璃也往下扔

    是啊,怎么这么大一块玻璃从天而降,如果这个男的不把女的拉开的话,估计女的没有命了。

    是啊,这个男的心好!

    恩,我亲眼看见的,这男的好身手,感觉到危险时,迅速地把女的推开,然后,自己也飞速的撤退,虽然他的动作很麻利,但是,最终还是被伤到了。

    不幸中的万幸呀

    今天这个女的的命,是这个男的救的呢……

    一时间,人群乱哄哄的。

    有没有人能帮忙先止一下血?荀欢尖声叫着。声音都带着哭音,冷静过来后,她迅速地爬过去,走到王丁的身边,把他抱在怀里。

    忽然,从人群中走过来一个年轻的男子,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包洁白的布,来到荀欢的跟前,轻声说:这是我刚刚买来的纱布,让我先给他止血好吧,我是某医院的外科医生,他这种情况,得快速先把血止住,不然很危险。

    荀欢听完他的话,心里非常害怕。不禁发起抖来。她肯求他说:谢谢您,帮我迅速把他的血止了好吧。

    年轻男子把纱布缠在他的手臂上,然后用一双手按着。

    没多久,救护车激昂地开过来。红光闪闪的,从车上下来几个医护人员,在大家的帮助下,王丁和荀欢一起上了车。

    荀欢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说:王丁,你一定不要有事情,知道吗?荀欢说完就哭了。

    王丁看着他,笑着说,没有,你放心,就是一点皮外心。

    怎么只是一点皮外伤,一块皮都被切下来了。荀欢心痛的说。

    没有事,男子汉这点伤算什么。你不要担心。王丁反过来安慰荀欢。

    可是可是,如果你不救我,你就不会有事情。荀欢咬着牙,又一次想哭。

    等下我妈妈过来,你一定不要告诉她是为了救你,知道吗?不然的话,她会发疯的。王丁叮嘱荀欢。

    听到他妈妈两个字,荀欢的心里不由得一阵下沉。心里想,怎么办呢,还不知道他妈妈来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医生对王丁的伤口仔细作了一番检查后,把荀欢喊到医务室,对她说:可能要在医院住几天,还要继续观察,情况不是很乐观,请问你是患者的家属吗?

    我是他的妈妈!背后突然有女人说话,荀欢闻声望过来,只见王丁的妈妈提着一个包包,神色匆匆地过来。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坐在那里,身子就突然止不住地发抖。王丁的妈妈走过去,不分青红皂白,来到荀欢的面前,一巴掌就拂了过去。

    哎哟,一个光头老爷子被打得趔趄了一下,撞到前面的一个抱小孩,把小孩的身子意外前倾,孩子就重重地压在桌子上。一连串的哭声,响彻整个房间。

    荀欢不知道怎么回事,定睛一看,可能因为人多的缘故,王丁的妈妈刚好冲过来的时候,这个老爷子去拿病历,然后,这个准备打在荀欢脸上的耳光,就那们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老爷子的身上,然后,连串的事情就那样发生了。

    你为什么打人?!老爷子抚摸着被打痛的脑袋,凶巴巴地质问王丁的妈妈。

    抱小孩的妈妈,见小孩被压成那们,心疼得不行,她顺势把小孩放到孩子爸爸的手里,冲着王丁的妈妈说,你什么意思,几十岁的人哪,一点教养没有,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伸手打人,你有什么资格打人,说,为什么要打人?

    就是,就是,老爷子的孩子也围过来,小孩子的爸爸也围拢过来,一堆人围着她,把她围得团团转。

    王丁的妈妈再强势,在荀欢的面前再放肆,也抵不过这么多人围攻过来,一下子就怂了,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风。

    医生惊魂未定,提醒她们说:你们注意一下哈,这是医院,希望大家能够冷静一点。

    荀欢知道,自己出面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但是,王丁为了救自己才那样的,自己也不能放着他的妈妈不管,只好硬着头皮冲在王丁的妈妈面前解释说:不好意思,刚刚发生了很不寻常的事情,这位阿姨受刺激了,真是对不起大家。荀欢说完给大家鞠了一个躬。

    受刺激也不能这样啊。

    就是,受刺激就可以随便乱打人吗?

    要不,我今天也受刺激了,也可以打你一下。老爷子说完,伸出手,就给王丁的妈妈打了一下,那个抱小孩的妈妈,出手飞快,伸手就是一巴掌,还好荀欢用身体帮着挡住了。之后,荀欢速速地拉着王丁的妈妈朝外面走。

    那些人也跟着出来,仿佛今天要跟她们个没完似的。

    荀欢着急了,紧紧地拉着王丁的妈妈,朝王丁的病房的反方向跑过去,几经周折,才终于把那一堆人甩在身后了。

    几分钟后,荀欢猫着腰,从墙的一角探出脑袋,发觉人们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心里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拉着王丁的妈妈,准备带她去病房。

    可是,荀欢这样做,并没有减轻他妈妈心里的愤怒,可能是欺负一个人习惯了,从来就没有付出什么代价吧,所以,她也变得肆無忌憚。

    在走廊上,王丁的妈妈咆哮着对荀欢说:你这个乞丐,叫我怎么冷静得了,您是不是我们家的灾星,小学就开始蹭我儿子的学习资料,初中以后,就是我儿子用自己得世界冠军的钱在养你,还因为你出了事。长大后,就别外找了一个有钱人,却又不放手我儿子,还要弄一个什么一百天的考验,吊着我儿子,这个坏女人,凭着自己有一点资色,把我的儿子耍得团团转,刚刚我听到别人说了,我儿子是因为救你才伤成这样的,出了那么多血,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以后还怎么活呀,你这个死扫把星,祸蔸婆,臭不要脸的,我儿子一碰上你,就不会有好事情,你为什么不离他远一点,死多远滚多远。

    荀欢默默地低着头,不敢答话。

    王丁的妈妈,见她不说话,心里的气又涌出来。她咬着牙齿说:你看你,长得,就是一克人的命,一生下来,就克走了你妈妈,幸亏你爸爸命硬,你克不走,现在又来克王丁。一张尖尖的蛇精脸,走起路来像扫地,跟你接近的人,都会被你扫走。荀欢走在前面,奇怪地问:扫走,扫去哪里?

    扫去天堂呀!还能扫去哪里?王丁的妈妈用一双眼睛盯着她,狠狠地说。

    荀欢免不了嘀咕一句:怎么可能,我还能把他们扫去天堂,我还有那个能耐呀。

    你的能耐可大着了,看看你才几个月大,就把你妈妈扫走了,你说不是真的吗,本事不大吗?

    荀欢不说话。

    到了王丁的病房,荀欢本能的靠过去,王丁的妈妈飞快的挡在前面,一把把她推开说:死扫把星,离我儿子远点,越远越好,你离她有多近,她就有危险。

    王丁两眼发直的看着妈妈,再看看荀欢。十分为难地说:再这样吵下去,我看我也不要活了,你们两个能不能给我消停一下。

    怎么消停,一碰到她就出事,一碰到她就有事,你想想看,我这个当妈的,能不生气吗?王丁的妈妈遇到儿子了,以为遇到救星了。撒泼起来。

    王丁紧紧地眯住眼睛,不想再听到动静,心里应该也是很痛苦吧。

    荀欢不知道是现在抽身离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感觉像犯罪。

    王丁的妈妈,见到儿子没有帮自己说话,心里非常的不爽,又开始数落起来:你是不是被她给迷住了,你看看你,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得到了什么呢?一身伤病,心被伤透,跟她相识这么多年,你总是一直在付出,到底还要付出到什么时候。

    王丁忍无可忍,吼了一句:好了,可以啦,能不能安静一下,我真的很累了。

    王丁的妈妈被他这么一吼,突然放开声音哭了起来。嘴里还一直在数落着荀欢的不是。

    荀欢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不但不会对王丁有任何帮助,只会带给他无尽的痛楚。只好走到王丁的床前,告诉他说:王丁,你在这里好好养一下,有事不打电话给我好吧,我看我还是回去算了。

    王丁不知道自己的妈妈要打荀欢的乌龙事,也不知道她们两个刚刚在那个医护室到底发生了什么,心里其实很清楚又是妈妈在找事,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叮嘱荀欢回家的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荀欢偷偷瞄了一眼王丁的妈妈,发现她的眸子里此刻正有火一样的东西要喷出来,心里一紧,逃脱般从房间走出来,离开了医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