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假情敌
    曾宇嗅觉灵敏。一周多细细密密的观察,发现一个秘密:荀欢没有手机!

    这一个信息量,让他浮想联翩:一个连手机都没有的女孩子,不可能有什么男朋友,因为在这个信息化年代,没有手机联系的话,有时候会感到寸步难行。何况,送一个高标配的手机,也不用花多少钱的。

    而且,曾宇无意中从荀欢的口中了解到,她的家世特别的惨,八个月大的时候,就没有了妈妈,这还不算惨,跟着六十多岁的爸爸度过童年,让她的习灵经受过不少的创伤,当然,她的家里一贫如洗。曾宇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暗自窃喜。

    一个穷得像乞丐的女孩儿,有什么好珍贵的,这是曾宇对荀欢的定论。

    该做一翻努力了。

    在坚持给荀欢的办公桌匿名藏了几周的早餐后,曾宇觉得现在要加快进度。那一点点早餐不不能很好地表示自己的心意。

    这么美好的早晨,怎么能少得了鲜花和牛奶。

    离公司不远的转角处有一个花木兰鲜花店,这是这个路口唯一一个花店,店面装修得非常漂亮。

    曾宇开车过去,让老板娘包装了一份美丽的红黄相间的玫瑰,十九朵,寓意长长久久。鲜艳欲滴的玫瑰,捧在手心里,感觉就是爱情又甜蜜了不少。老板娘此时也风缝插针地说:帅哥长得这么帅,这是哪家的姑娘,又有福气了。

    曾宇笑笑说:应该是我有福气吧。

    老板娘特别会来事,大声嚷嚷:唉哟,这是哪里来的帅哥,怎么可以有这么帅,我还没有见过比你长得更好看的男孩子,这张脸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简直了。老板看着老婆这花痴样,底声地嗫嚅道:就那张风流成性的脸,被你夸成这样,我也是醉了,不用多说,这个男孩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采花大盗,你看看他笑得那个邪。

    老板娘甩给老板一个白眼,眼睁睁地盯着曾宇远去的车子,喃喃地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自己长得不咋地,嫉妒起别人来,那本事老大了,简直吓死个人。

    老板把剪刀重重地摔在花架子上,气呼呼地说:今天是不是因为这个帅哥,我们俩公婆要来打一架?

    老板娘也一跃从凳子上站起:打就打,谁怕谁呀。

    然后两个人噼哩啪啦地就扭打了一起。

    最后,老婆抓伤了老公,老公也误打到了老婆,两个人唉声叹气地,都觉得自己好委屈。

    曾宇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把花放在荀欢的桌子上,早餐牛奶用一个盘子装着,放在她的椅子上。

    荀欢知道是曾宇送的花。心里不是很高兴,虽然对他不是很了解,但是,却在心里瞧不起他,荀欢喜欢的男人要么像王丁,把事业当成生命,要么像刘湘年,把生意当成自己的座右铭。而不是像曾宇这样,把约妹妹当成人生的唯一一个爱好。

    阿姨,帮忙把我办公桌的这些东西拿走。荀欢进到办公室,就看到了这一堆不顶用的东西,立马叫清洁阿姨来拿走。

    阿姨心疼地说:早餐还没有动过呢?丢掉是不是太可惜了。

    荀欢顺着阿姨的话说:阿姨,我真的吃过早餐了,放在这里也是浪费,看看谁没有吃早餐的话,拿给谁去吃吧,而且,我对花粉过敏,以后如果看到我的桌子上有花的话,请及时帮我清理一下好不好?

    阿姨的脸,一下子阴转睛,转大太阳。笑呵呵地收拾起桌上的东西边说:是有些人对花粉过敏,我就有一个亲戚也是对花粉过敏,一碰到花就会打噴嚏,感觉非常的难受,还有,你这早餐,我就拿去给守门的那个大爷吃吧,他每天很早就在这里守着,都没有时间去吃早餐,他得到这些早餐,应该会很开心的。而且,把这些花放在下面的门卫室,大家在那里进进出出,也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呢。

    荀欢同意阿姨的说法,觉得她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会打算会过日子的人。于是叮嘱她说:阿姨,如果以后我的桌子上有花或者早餐的话,请您提前帮我拿走。因为我不习惯吃外面的早餐,我们都是在自己家里吃早餐,觉得那样安全。

    阿姨的一张脸笑得如盛开的牡丹。

    曾宇的那一张脸在得知自己买的早餐和鲜花都进了门卫室之后,整张脸都冷得要结出霜来。他气匆匆地来到门卫室,看到刘老头正低着头在吃自己精心准备的早餐,心里的愤怒和不满一下子就占据了自己的整个胸心。

    老头奇怪地望着他,心里想:拉着一张脸干什么?又没有吃你的早餐,要你着什么急?

    曾宇看着他,心里嘀咕:你个糟老头子,我买给美女的早餐,怎么就变成孝敬你的了。

    可是,曾宇又能怎么样呢,面对这样的情形,只能自认倒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他无奈地从门卫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五味杂陈。脑瓜子飞快的想。荀欢这样子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明显的拒绝,还是矜持?

    实在想不出理由,起身去休息间倒一杯咖啡。这时,清洁阿姨正在清洁后面的地板,心疼地嘀咕:怎么现在这些有钱人真是浪费,好好的一束花,估计不少钱,就那样丢掉了,真是浪费,顶我两天的工资了。

    曾宇听后,一下子来了兴致:阿姨,你说的谁丢的花呀?

    阿姨明显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多嘴。最后,她看了一眼曾宇,还是啥也没有说。

    曾宇不死心,继续问:那她为什么要丢掉花呢,是嫌花不好看,还是嫌送花的人她不喜欢,还是别的什么呢。

    阿姨见他这么一说,耿直的心又马又开台活跃起来:那倒不是呢,主要是那个女孩她不喜欢花,她对花过敏,而且,你知道不,阿姨悄悄地靠近他说,神秘地说,你知道吗?你们公司那一个美女今天早上还丢了早餐,她说她从来不在外面吃东西。她不喜欢外面的早餐,觉得做得太杂,放的调料太多,简简单单的米粥和小馒头,或者一碗不加调料的鸡蛋面,都是她最喜欢的。

    哦。原来是这样。曾宇知道了这个原因后,心里的不平和愤怒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荀欢今天的心情一点也好不起来。

    自己来北京也快有半个月了。

    王丁现在的情况,自己一无所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在找自己,而把他弄得疲惫不堪。上次就有一个小学的同学向荀欢告密,说王丁在追个追个旅馆查找荀欢,不但如此,还去了酒店求人,查找荀欢的留宿纪录,听了这样的话,荀欢还是于心不忍,心里一直承认,王丁是对她最好的,以前,年少无知,一直觉得对自己最好的才是爱情的本来样子。长大后,她对这个说法,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真正的爱情的样子,就是相处融洽的,合得来,在一起没有压力的。当然,第一个条件是要对自己好,但是,在对自己好的条件下,两个人相谈甚欢这一点应该会更重要。而王丁,有一个那样的妈妈,总是在两个人之间挑起事端,而王丁又是十孝子,宝妈男,但是,两个人的兴趣爱好完全一致,理想也一致,都希望做公益,建有更多的复仇者联盟,保护更多被校园暴力欺负的小朋友。

    哎,可是,到底要如何选择呢。荀欢自己也不清楚,没了主意。

    而且,刘湘年上周来过这里,就忽然消失了一样。不知道是遭遇了变故还是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出差,应该也就几天的时间,如果是病了,这么久也好了吧?莫非是奇怪的重病?荀欢的心立马一紧。如果刘湘年真的得了重病的话,自己应该第一时间跑去医院看望他呀?怎么能这么无知地在这里待着。如果是出车祸,不可能!荀欢每一次坐他的车,他开得都非常小心。他说,与时间相比,命是最宝贵的,所以,他开车从不开快车,也不超车。他对自己非常自律,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荀欢在训练的时候,都有一点点的走神,这一切,都被曾宇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认真地分析,荀欢一定是在为早上的早餐和那一捆鲜花走神,她的心里其实是喜欢的,只是情况特殊而已,所以,她的心里就会有矛盾,就会走神。

    但是,他哪里知道荀欢的心呢,她只是在忧虑王丁,担心刘湘年而已,像她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心思缜密细腻。

    其实,荀欢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刘湘年今天终于完成了所有的任务,带着公司的两员大将,坐飞机回到了北京。

    荀欢的爸爸,看到刘湘年回来,就像看到了自己的救星一样,激动得跟个小孩子一样。刘湘年,等下可以带我去荀欢住的地方吗?

    刘湘年回头看了看他,思索了一下说:这个不好吧,我现在还没有正式跟她联系上,只是遇到了一个小男孩,才知道她的一些情况,她的手机也一直关机,如果在外面等不到的话,需要去别人的家里敲门,那是她做家教的地方,带很多人去别人的家里也不好吧。

    荀欢爸爸听了他的话,心里一下子就跌进了冰窟。他明显地一怔,然后双眼有些湿润地自责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要逼她离开家的话,她现在一直还在家里呆得好好的。

    刘湘年安慰他说:现在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再怎么责备也是没有什么用,只是我们大家都保持心平气和,来认真的思考下,如何处理这个事情,如何重新获得荀欢的信任。你想想看,最亲密的爸爸逼她离家出走,最亲密的爱人跟别人高调办订婚宴,作为一个女生的荀欢,我想问一问她心底的阴影面积?

    说得也是?荀欢的爸爸用手扶住凳子,艰难地坐下去。只是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她,面对她之后,要怎么样才能够冰释前嫌。

    没有关系,慢慢来吧,麻烦的事情总会迎刃而解的。刘湘年安慰他说。

    荀欢的性格也是有倔强的时候,平时看着很好相处,如果有一些事让她难过的话,她也是很能折磨人的。你去到那地也要小心点。荀欢的爸爸担心刘湘年会受到挫折,或者担心荀欢根本就不会见他,手机都关机快半个月了,这就摆明是要与这些人断绝一切关系的。

    刘湘年听了爸爸的话,觉得心里暖暖的,虽然爸爸说得这么棘手,但是,刘湘年相信,只要荀欢知道事情的真相和来龙去脉后,一定会选择原望谅他的,况且,他自己一直都没做错什么,也没有做过对不起荀欢的事情。

    那么,要去的话,你还是早点去吧,我想如果荀欢是真心喜欢你的话,她一定还是希望你早一点去找她的。爸爸又开始催促刘湘年。

    刘湘年知道老年人的心里,他其实更担心荀欢的安危,怕她有什么事情,一下子想不开。

    急急地扒拉几口饭,一番洗漱打扮之后,刘湘年开着车,朝荀欢做家教的地方出发。

    一路上,刘湘年心情还是蛮好的,心里想着,这么久了,终于可以见到荀欢了,心里还是有一点小激动的。

    应该是在刘湘年下车的时候,成成就已经发现了他。他的心里怔了了下,但是,却并没有撒腿飞过去叫他。因为他的心里还存着很多的恨意,责怪他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来这里看他。

    刘湘年在草坪里走了几步,很快就发现了成成。

    成成故意把脸转过去,用背朝着他。

    刘湘年欢快地尖叫:成成!

    成成知道刘湘年已经走到他的背后,就是不回头看他。

    刘湘年以为他没有听见,又绕到前面,问道:成成小朋友不,我是刘湘年哥哥呀。

    成成不耐烦地抬起头,望着刘湘年说:我认识你吗?你喊我的名字干什么?

    啊?刘湘年听他这么一说,笑容僵住在那里。侧着头不相信地问:你说什么?

    成成突然从草地上站起,生气地来一句:哪里来的陌生人,见人就装自来熟!

    刘湘年没想到才几天时间,成成就变得不认识自己了,真是气人,但是自己也能生气。怎么办呢,刘湘年眉头一皱,记上心来。问成成:小朋友,你认识一个叫成成的非常帅气的小男孩吗?

    成成用眼睛夹了刘湘年一眼,一本正经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认不认识成成,我有这个义务吗?

    刘湘年也不生气,懊恼着说:我欠他一句对不起,这几天,我出差去了黑吉辽,在那里拓展了几个新的商业版图,用了太多时间,所以,没有实现跟那个小男孩的约定,我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在生我的气。

    成成崛起嘴,歪着脸看刘湘年:对不起值几个钱,你们成年人做错一件事,就知道说一句对不起吗?

    刘湘年半蹲下身,向成成请教说:那么,你说说看,我们成年人做错了事情要怎么样呢?我真的不是有心要这样的,我们公司从来没有得到黑吉辽的订单,所以,当公司的员工说拿到黑龙江的订单的时候,心里非常的激动,当时回去就立马动身去了黑龙江。没办法手上没有你的手机号码,荀欢的手机长期是关机状态。

    跟我妈妈一样,就是一个工作狂!成成没有大声说,只是小声的嘀咕。

    刘湘年不知道荀欢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心里充满疑惑,求救似的望着成成说:成成,我可不可以请求你一件事。

    成成眨巴着眼睛说:那这个嘛,要看我的心情,也要看你请求的事情,对我来说,有没有什么意义。

    要怎么样才是有意义呢?是关于吃的意义,还是人生的意义?

    成成边走到一边边说:我拒绝回答你的这个问题,有没有意义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说话真霸道!刘湘年暗暗在心里叫苦。但是,这个小祖宗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跟本就没有把旁边的人防在眼里,又怎么会在乎刘湘年呢。所以对刘湘年说的话,他的内心只是简单的抬杠。刘湘年突然走到一边去,准备放弃跟一个小孩子这样纠缠下去,对他的感情一点帮助也没有。

    为什么走?你就不想见见荀欢?成成看着他的背影,又引不住问他。

    听了成成的话,刘湘年立马停住脚步。

    成成突然来了一句:看你长得这么憨厚的,跟她的新男友差太远了。

    新男友?刘湘年像触电一样掉转过头,眼睛瞪得像铜铃那么大。

    就是,新男友!很吃惊吗?像你这样,半个月不露面,连女朋友没有手机都不知道的男人,又怎么有资格做她的男友呢?

    刘湘年结巴着说:你们应该是冤枉我了吧,她以前的手机,就是我花高价买的,还骗她说是他爸爸的工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不开机。

    不开机?没有呀,我发觉她根本就没有手机。成成肯定地又说:那天我还要她打个电话试试,她就说她没有手机,而且,我说我用我的私房钱给她买一个,她还拒绝了我的好意。

    刘湘年狐疑地说:莫非是她的手机不见了,或都被别人偷去了。不可能呀,她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不会连自己的手机都看管不好的。

    成成看到刘湘年还是一心放在手机上,不满地说:你现在应该操心的不是手机的事情吧,而是她的新男友的问题吧,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一天到像个赖皮狗一样缠着荀欢,又是送花,又是做饭拖地,装得跟一个文艺男青年一样,其实,我看了就是一个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刘湘年边问边走过来。

    当然是花花公子呀,听我妈说,那个恶心的男人凭借着自己长得帅一点,简直就像一个采花大盗,到处折花,花样繁多,每天都换着花样讨女孩子欢心,每天早上都会精心订制一朵鲜花达给荀欢,还有早餐呀,零食呀,水果呀,好像他好有钱似的,其实呀,我可偷偷地告诉你,他家里穷得就剩下一栋漏水的破屋子了。

    刘湘年越听越觉得懸乎,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把他一生的情绪都用上了,好的差的美的丑的。如果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话,估计都要晕过去了。

    成成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弱弱地问:请问你有没有送过花给荀欢?

    没有。

    你看你这个憨厚的样子。

    为什么不送?成成好奇地问。眼神里对刘湘年可全是不屑似的。

    有时候时机不成熟,有时候有别的事情,有时候,两个人都有事。

    我们要不要回我家里去谈这个事情。成成发出邀请。其实,成成在内心里还是喜欢刘湘年,根据他说话的情况,就猜测到他是一个把事业放心上的人,跟他妈妈一样,是一个拼命赚钱的男人,在成成的眼里,拼命赚钱的男人才是最帅的,那种天天只知道哄女人开心的虚伪的男人,才让人害怕。

    我真的可以进去吗?刘湘年有点顾忌,这是荀欢的一个雇主的家,他冒然进去的话,真的好像有点不合适。

    为什么不可以,你在担心什么?我对你特别放心,你也不会把我怎么的,家里有监控,还有阿姨,你如果想做什么坏事的话,警铃就会想,你会逃不走的。

    刘湘年听了成成的话,不好意思地笑笑,现在的小孩子防犯意识太强了。一点也不像自己小时候。我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去你们家,会不会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你是荀欢的男朋友呀,我妈妈也见过你,她还说过你的好话,估计也是看好你吧。成成怕刘湘年有顾忌,故意把他妈妈搬出来。

    那我真的可以进去了吗?刘湘年还是不相信似的。

    当然,你不进去的话,怎么等得到荀欢呢,你不等到荀欢,万一荀欢被那个曾宇抢去了怎么办?你说。

    曾宇抢不走的。刘湘年爱怜地摸了摸了成成的脑袋说。因为有你会帮我呀。

    耶耶耶!我可没有说过要帮你哈,自己的事自己加油,别老想着要别人帮。成成精灵鬼怪,说出的话都不是按套路出牌。

    刘湘年笑呵呵的,跟在成成的后面走。

    回到家里,成成懂事地把刘湘年带到荀欢的房间。

    荀欢住的房间里,除了一个行礼箱,一个书柜,一个衣柜,一个书桌,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成成好心地叮嘱他:年年哥哥,可以写点什么留在她的书桌上呀。

    这是一个好主意哟。刘湘年赞同他的说法。

    这时,荀欢在楼下叫,成成,我回来了,你在哪里,还不快下来温习功课。

    两个人闻声从楼上下来。

    荀欢一见到刘湘年,刚刚还笑着的脸一下子就绷住了,转身去了成成的房间。

    成成一愣,向刘湘年做了一个鬼脸,手一摊,说:公主生气了,我也帮不到你,然后就下去了。

    刘湘年跟着成成下去,也进了成成的房间。

    荀欢,我这几天出差去了。

    刘湘年的话音刚落。

    荀欢就对成成说:成成,你这么大了,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呢,你怎么能够带陌生男人来家里?这样很危险,你知道不?

    成成奇怪地说:年年哥哥怎么会是陌生人呢?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荀欢立马制止他说:我怎么能够高攀上人家,让人家做我的男朋友呀,人家早就在家里订了婚了,都诏告天下了,我算老几呀,成成,你还小,有些话不要乱说,知道不?

    刘湘年站在那里,知道荀欢原来对自己这么大的误会。于是,解释说:荀欢,我爸爸乱点的鸳鸯谱,我都没有配合他,我那几天在泰国,因为怕他打电话给你,所以就把手机关机了六天,等事情过去了,我才回来的。

    荀欢不说话。

    成成边翻开书边劝荀欢说:姐姐,你看看,是你误会他了吧。所以呢,你们大人都喜欢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乱说话。

    荀欢不理他说的话,吩咐他好好做作业,等下要做一套卷子。

    成成担心地看着荀欢:姐姐,你不会真的被曾宇那个花花公子给迷住了吧?

    荀欢一怔,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刘湘年。假装生气地说:怎么办?男未婚,女未嫁,还能阻挡我选择谁,被谁迷住呀?

    成成关急了,生气地说:姐姐,你不能被曾宇迷住,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

    荀欢故意气刘湘年,生气地说:谁又不是花花公子呢,你说呢,说好一百天的,结果一百天都不能守住,竟然跟别人订婚了。

    刘湘年急急地走过来。向荀欢告白说:荀欢,你真的是误会我了,那真不是我的主意,老年人老顽固我也拿他们没有办法,所以去了泰国几天,后来,听说,他们也没有弄成订婚仪式,被你爸爸搞黄了。

    荀欢吃惊地回头,不也相信的问:我爸爸有那么大的本事?

    你爸爸本事大着呢,你还不知道呀。刘湘年说完,看到荀欢的眼神跟剑一样,立马改口说:那天晚上,你爸爸见你走了很久,没有响动,就出来找你,还和王丁一起找你,王丁还去了我们以前的那个酒店,都没有找到你,打我两个人的电话,都关机,你爸爸害怕了,连夜走路去了我家,听说把我家闹得人仰马翻。

    然后呢?然后你爸爸就来北京找你了呀?刘湘年解释说。

    我爸爸呢?荀欢突然想起这个,吃惊地从位子上站起来,我爸爸又去睡桥底下了吗?

    成成尖叫:睡桥底下?

    刘湘年听她这么一说,从心里笑出声来。淡淡地说:怎么会呢,怎么会让你爸爸睡桥底下。他在我那里,好着呢?

    哦。荀欢放心地坐下。

    这时,门铃响起。

    成成说:我不开门,一定是那个花花公子曾宇。

    荀欢也不去开门。

    阿姨不明就理,一个人跑去开了门。

    果然是曾宇。

    这一次,他没有带花。而是一手拿了一盒奶茶。进来之后,就闪身进了成成的屋里。看见刘湘年,心里一下子就不主兴了。这个男人长得又高大又帅气,看这气质,一看就是一个做老板的料子。气场一下子就觉得不如人了。

    曾宇弱弱地喊了一声荀欢,荀欢抬起头,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曾宇突然走到荀欢的面前,微笑着说:荀欢,我知道,你非常喜欢那个男明星的演唱会,我今天托人弄了两张,要不要一起去看。

    荀欢本来不想去看的,但是,看到刘湘年站在那里,还是想生他订婚的气,于是,回答曾宇说:好啊,现在去吗?

    还有一个多小时,现在去也可以,顺便逛一逛。

    好吧,我去换一下衣服。荀欢感觉到刘湘年的脸色很难看。却故意在他面前气他。去换衣服走得比兔子还快。

    成成使劲地给刘湘年使眼色。

    刘湘年几步向前,追住荀欢说:你不能去看演唱会!

    为什么?荀欢和曾宇异口同声地问。

    刘湘年说:你爸爸刚刚还在那里泪流满面,你不能够只顾自己追求诗和远方,而你的爸爸还在我那里苟且。刚刚来的时候,一直在哭,你就忍心不去看看他。

    荀欢一下子被击中。其实,她本来也就没有想去。所以,她不好意思地对曾宇说:对不起,我看我今天是看不成演唱会了。

    曾宇虽然非常的生气,但是,也不好明显地表现出来。

    成成也跟着上来,非常懂事地说:荀欢姐姐,你去看看你爸爸吧,免得他没地方住,去睡桥底下好可怜的,你靠着一颗大树要懂得珍惜。

    连成成都这样说了,荀欢也要顾及一下形像,只好跟着刘湘年走了出来。

    曾宇也无声地跟在后面。

    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都默默地上了自己的车。

    曾宇远远地看见,刘湘年的车子,那辆豪车,他自己曾经梦想拥有过一万次,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眼看着他们的车子走远。他非常不服气地一拳打在方向盘上,狠狠地说:他妈的,还是喜欢钱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