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谈完生意,大家一起聚餐。几个男人的话题,自然而然不谈到了爱情婚姻这方面上来。客户小李感慨地说:结婚前对爱情有好多美好的幻想,结婚后,现在就只剩下挣钱养家了。上个月,老大的建校费就出了八万,老二的一堆培训费用,一个有也要烧不少钱呢。

    刘湘年这边的三个人听了他的叙述后面面相觑。都附合着苦笑一下。

    其实呀,小李喝了一口小酒又说:最好的黄金时候,就是谈恋爱的那段时光,虽然有时候闹点小矛盾,搞点小摩擦,都觉得是那么的甜,现在的日子,反而平淡得很,激情完全被消耗尽,心思都放在如何把孩子养好,别让他们废了。小李说完又摇摇头叹息着。

    刘湘年回答他说:这样多好,一个小家庭,最爱的老婆在家等你回家吃饭,最喜欢的小孩在家等你买好吃的回来,这么好的天伦之乐,多享受呀。

    小李听后撲哧一笑说,刘总以后一定是一个温馨小暖男,是不是现在正处在恋爱中呀。我想,你的女朋友,一定不是一般人呢。

    桃子立马接个话说:刘总的女朋友,可厉害着呢,是H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出名的模特,上次那个丝路比赛,她老婆就是得了奖的,还被很多报纸杂志报道过。

    是吗?刘总,下次一定要带你女朋友出来见识下。这个社会,美女我们见得多了,但是,这么有料的美女,还是鳳毛麟角。

    小敏也附合着说:那真是才貌雙全的人,又漂亮又有气质又好学,听说,我们老总在人家上高中的时候,就跟人家好上了。

    是吗?看不出来我们刘总还有那么羅曼蒂克的故事,为兄我真是羡慕呀。小李奉承道。

    刘总听后,叹息一声说:谈个恋爱有时候也是非常的纠心,你们知道吗?就跟坐过山车一样,小女友单纯得很,摸个手都会脸红。刘湘年说完,脸上荡漾着一丝不被察觉的得意笑容。

    那你是遇到稀世珍宝了呀,刘总,你可得好好珍惜呢。小李说完这句话,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现在这样的女孩子真的不多了。估计这应该是走狗屎运了。

    桃子和小敏异口同声地说:刘总,什么时候,你把酒办了,让我们兄弟们也好贴贴实实地吃一顿,然后,在婚礼上借机整蠱你一下。

    快了,应该不会超过一百天的时间了。刘湘年打包票说。

    小李靠近刘湘年的耳边,悄悄地说:是不是先上车,后补票。说完诡秘地一笑。

    刘湘年抹了一把杯子,无奈地说:太传统了,硬是说什么最宝贵的东西,要在新婚之夜才肯献出来,我也是醉了,谈个恋受,跟做和尚一样。

    小李有点酒劲,又偷偷他都在他的耳边说:看不出来你这么老实呀,刘总,你不会弄一些巧妙的旅行,然后趁机壁咚呀。

    桃子和小敏听后在一旁偷偷地笑。

    刘总无奈地说,还说弄个什么旅行。上次在那边比赛,好不容易弄个机会,结果,硬是让我多订了一间房才肯罢休。有什么办法呢?他爸爸天天吓唬她,未婚先那个,会被浸猪笼。

    浸猪笼?另外三个人笑出猪叫声。

    荀欢其实就是这个什么鬼浸猪笼被爸爸赶出家门的。

    现在的她想起来心里还有点恨意。仅仅只是说了一百天是个秘密,就被爸爸这般对待。

    只是,刘湘年现在怎么样了?

    下午,成成照样出去放风。

    今天外面的天气特别的好,风和日丽,还有一丝丝风,返回屋里拿个风筝出来,跟那个哥哥一起玩,一定是很刺激的。

    成成拿了一个老鹰的风筝出来,准备今天跟那个哥哥一起玩个痛快。

    出来的时候,成成还特别地看了一下手表,四点钟。

    然后,他在草地上来回地跑,仔细地查找哥哥的影子。

    一拨一拨的人在草地上来来去去。

    一拨一拨的人在他的身边走过。

    但是,哥哥的影子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成成非常生气。这么大的哥哥竟然还放自己的鸽子。

    难道他出车祸了吗?还是生病了?看他那个实诚的样子,没有别的意外事故,今天一定会过来的。

    可是?

    下午六点钟,成成不高兴地回到屋里。

    荀欢刚刚下班回来。

    喊了一声成成。

    成成就是不理。

    阿姨喊他吃饭,他也不说话。

    该到背书的时间,他还是赖在那里,就是不说话,也不动一下。

    这是荀欢以前一直没有遇到过的。心里非常惊讶,也觉得莫名其妙。

    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耐心地问他怎么回事,只要他说出来,姐姐一定会帮他的。

    成成这才开口说:刘湘年一定是出事了!

    荀欢吓一跳,瞪大双眼,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呀?

    我算的呗。他昨天跟我约好了,今天一定会出来跟我玩。但是,我今天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都不见他的影子。他一定是出事了,要么生病,要么出车祸了吧。

    荀欢立马蒙住他的嘴,让他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然后荀欢安慰他说:可能他出差去了,他是做生意的,客户很多,经常要到处去做生意,知道不?

    一定不是,他昨天才来,今天去做生意的话,昨天晚上应该打电话给你的,或者今天也应该打电话给你的。成成執著地认为刘湘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能亲自拿着电话,所以才导致这样的后果。

    荀欢冷冷地低下头说:成成,对不起,姐姐现在没有电话,也没有手机,她没有地方可以打。也找不到我的。

    为什么没有手机,姐姐你以前不是有一个很好看贵的手机吗?你是不是贪玩,把手机忘在哪里了。没有了手机,为什么不重新买一个呢?成成一连串提了几个问题。荀欢都不知道从哪一个问题开始答。

    她看了看成成,又看了看自己的口袋说:是姐姐非常不小心,在回来的路上,就把手机弄丢了,那个手机太好用了,姐姐非常怀念,所以,暂时不想用手机。

    成成一下来了兴致,调皮地说:姐姐,那个手机是不是有特殊的意义,你非常舍不得,是不是刘湘年哥哥送给你的?

    人小鬼大,荀欢笑话他说:你知道什么特殊意义呀,谁送的还不是一样接电话打电话,不会是谁送的,还有通天的功能。

    当然有,我在一本书上年到的,电波的流动。如果是你的男朋友送的话,他的电波就会通到你的心灵里。

    哈哈哈,荀欢笑得前俯後仰,奇怪成成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理论。

    成成说:荀欢姐姐,我不管你那么多,你明天一定要去买一个手机,我要你跟刘湘年联系,我要他来这里,同我一起放风筝。

    同我一起放不行吗?现在还可以放半个小时,我们一起去外面放好不好?荀欢征询成成的意见。

    不好!成成嘟起嘴,果断地拒绝。

    为什么?我放有什么不好?荀欢觉得成成的这个建议不可思议。

    当然不好,我不想我的世界全是阴柔的女人陪着,我想有一个伟岸的男人来陪我玩耍。从小到大,我的世界就是妈妈,阿姨,现在还有你。都是女的。但是,有些活动,就是男孩子在一起玩,才能尽兴。比如足球,比如放风筝,知道不,不是我贬低女人,女人在这些事情上确实不如男人,做得非常娇气。

    这一些话说到荀欢的心底。小时候,她是多么地喝望自已的身边有一个女的。比如人生的第一次见红,自己弄得凳子上,裤子上,到处都是。后来,第一次买女人用的小内衣,几个卖货的大妈,在那里偷偷地竊竊私語,她一个立在那里,狠不得有个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还有,这次,一个一百天,让老爸引起那么大的误会,竟然狠心地把自己赶出家门。生活中,有些事情,真的是区分男女的,不是歧視也不是偏见,而是实实在在的需求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

    成成见荀欢限入了沉思,于是打断她说:姐姐,你明天会买电话哈,要不,我送一部手机给你,我有三万多块钱私房钱,送给你一个手机绰绰有余。

    不要!荀欢果断谢绝。解释给成成听:我现在真的不需要手机,每天都只是简单地重复一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和事情要联系。而且,因为生活中遇到了些不可抗拒的误会,我想通过这段时间,清空一下自己。

    那我怎么找到刘湘年呀?成成失望地说。

    我们以后,每天都出去放放风,好不好?如果他有时间的话,一定会来的,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来找我的。知道吗?荀欢相信刘湘年一定会来找她。不管他有没有去订婚,不管他订婚有没有成功,他都应该给自己一个答复,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去了事,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过去了事的话,那么,这个人对待感情也太草率了,谁嫁给他都得小心思考一下。

    你说的哈,今天星期四,明天星期五开始,我们就天天出去等好吧,我其实也蛮喜欢他的,我觉得他非常有耐心,也热情,关键一点,长得也帅,我就喜欢帅帅的男生,跟我在一起玩的话,把我也衬托得好看好多了。成成说出自己的心理话,也高兴荀欢能够陪同他一起找刘湘年。

    刘湘年很帅吗?我怎么觉得他像一个丑八怪一样。荀欢嘟起嘴,邪笑着说。

    怎么不帅,那么帅那么帅。成成夸张地说。

    那么帅送给你好不好?荀欢逗他,说实话,从高中时代开始,荀欢都没有仔细认真地看过他,可能那时候,自己的心里有了别人的缘故,才对这个男人视而不见吧,都不知道他的五官到底长啥样。

    送给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断背!成成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明天找到他的话,你可以把他送给我玩一下下午,我想跟他亲近亲近。你就不要来做电灯泡。成成憋着嘴说。

    我怎么就不能做你们的电灯泡呢?我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电灯泡,到时可以在黑夜把你们的天空照亮呀。荀欢想跟成成开一个玩笑。

    就你那鸟样,还把我们的天空照亮?不把我们的天空抹黑就烧高香了。成成不满意荀欢的说法,说出自己心底的抗议。

    怎么又抹黑了?荀欢明显不解。

    怎么不抹黑,听说谈恋爱的人,在公园里散步,就喜欢往黑的地方走,越黑越好,只要女生一害怕,就会吓得倒进男生的怀里。

    成成说出这样的话,荀欢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他,心里的潜台词:现在的初中生,真的是看不懂呀。不想再他讨论这个话题。

    成成心思缜密,看出荀欢的意思,直起身来说:哎呀,我要去学习了,不然的话,以后就考不上H大学了。

    不过,我今天看到了一个神评论,要不要讲给你听一下。

    荀欢立马来了兴趣,什么神评论,你说来听听。

    成成恩了一下喉咙,张嘴就来:我不敢乱评论,怕一会儿有人用青龙偃月刀教我削苹果,用九齿钉耙给我梳中分,用乾隆传国玉玺砸核桃给我吃,爬高压线给我弹奏一曲东风破,用定海神针给我织毛衣,然后叫我秀儿,但是我还是笑掉了我一颗西班牙,一颗葡萄牙,外加一颗姜子牙,出了一身成吉思汗,拿起吕布擦了擦,又削了个马可波罗吃,翻过大乔和小乔,用狂铁打造一座盾山,看了一眼天上的赵云,点上一根孙尚香,默默地发了一条韩信……

    这些人怎么这么无聊,一天到晚在网上发些这样的评论,对社会有什么贡献呢?

    怎么没有贡献?他能让人开心呀,能让人开心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这样看一句话就开心了,你的开心真的很简单。荀欢表扬他。

    当然,现在如果刘湘年哥哥来陪我玩的话,我会觉得更开心的。

    不要提他。荀欢警告他。

    那就提上次来我们家的模特曾宇好吧。

    曾宇有什么好提的?荀欢不解地问。

    他也失恋了呀,他对我说的,现在正在失恋!成成鬼里鬼怪地说。

    他失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是因为你才失恋的呀,荀欢姐姐,你是木头人呀。他来这里就是找你玩的。

    不在乱点鸳鸯谱,我对他没有兴趣。

    收到,我会告诉他的。

    快去做奥数!荀欢吼道。

    成成踮着脚走到自己的书房。荀欢跟着走了进去。

    今天让你帮一张我以前做过的奥数试卷,好不好,如果你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正确的话,小心我敲你的脑袋。

    成成接过试卷。嘟嘴道:你这么凶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我都不明刘湘年和曾宇,为什么会看上你。

    荀欢真拿他没有办法,看看手表,厉声说:现在开始,快点做,做完早点睡觉,明天下午好去等刘湘年玩好不好?

    刘湘年哪有时间玩,这次出来,黑吉辽都要去争取一下,多谈几个业务,多认识几个客户,或都了解一下情况也行。

    桃子和小敏每天都早出晚归,像个机器一样扫荡每一个有关隔音板材,木质地板的生意。去同行那里了解别人的生产理念,学习别人的公司管理和营销。

    刘湘年晚上在家里整理资料,白天一个个去实地拜訪。

    成成在荀欢没回来之前,在外面来回了几次。刚刚早上出去的时候,外面的花儿上还有露珠,成成想,要是刘湘年哥哥在的话,一起收集一下露水就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上午,有几只麻雀在地上悠闲地捡食着谷物,这让成成想起少年闰土里面捉麻雀的情景,要是刘湘年在,缠着他做一把弹工,然后用石头来吓吓几只麻雀多好玩呀。

    下午,成成在草地上,看到工人用水枪在给花草浇水,其实,他也很想上前去试一下,如果刘湘年哥哥在,他一定要缠着他过去求人家说一些好话,让他也能亲自做一回能干的共匠。

    可是,刘湘年就像销声匿迹一样,一个人影子也没有,说好的话,也不兑现诺言,这么几天了,还没有一点响动,真是一个糊涂的人,怪不得会失恋。

    晚上,成成都不想出来找刘湘年了。荀欢也不勉强他。自己对成成说:成成,姐姐出去丢垃圾,你在家里要乖哈。成成斜眼瞄了一下垃圾桶,桶里一丁点儿垃圾也没有,阿姨早就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都没有地方存放垃圾。不过,他心里知道荀欢要去干什么,也算是间接的帮自己吧,但是,刘湘年晚上应该有时间了吧。

    荀欢提了一点点生活垃圾走出来。并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外面确实很美,以前忙着上课训练,都没有好好的在外面欣赏一下,这么大的一个别墅区,高大的树木,软软的草皮,不知名的花儿,旁晚的风一吹,渐渐泥土的清香扑鼻而来。

    只不过,她的眼光时不时注意小区入口处的那个白色的门槛,希望刘湘年能在不经间出现在那里。

    在外面断断续续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看到刘湘年的影子。荀欢的心里一下子就暗了下去。这个家伙不会是听信了一百天怀孕的传闻,而真的订婚了吧。一百天就是怀孕,怎么可能?用脚指头想一想也不可能呀。

    做生意这么精明的他,又怎么会轻易相信呢?那他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过来?莫非真的生病?出了车祸?

    不可能不可能!荀欢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太不应该,立马吐了一口口水在草地上,自己踩了一下。

    成成这进突然出现在荀欢的背后,小声地指着那个白色的门口说:姐姐,那个失恋的人来了。

    荀欢的心里忽然就是一阵惊喜,仿佛一万朵玫瑰突然在心里艳丽地开放。匆匆地回过头来。却看到了曾宇那张讨厌的脸。

    怎么是曾宇?!荀欢用眼神威严地望着成成。成成双手一举,坦诚地说:姐姐,真不关我的事,我也不喜欢他。他算老几啊,癩蛤蟆還想吃更多天鹅肉,哼。

    曾宇高高兴兴地走过来,递给荀欢一束鲜艳的玫瑰,温和地说:荀欢,天气这么冷,你们两个在外面干什么。

    成成在一边搭腔:我们两个在外面要你管,你也管得太宽了。

    曾宇转过头,假装很潇洒地向成成问好。成成抗议地把脸别过一边去,根本就理会曾宇。曾宇自讨个没趣,逗着成成说:成成,你想不想看什么电影,哥哥带你和荀欢姐姐一起去看好不好?

    不好!

    那我跟荀欢姐姐一起去看,你在家里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曾宇明显不满。

    没有为什么,荀欢姐姐是我妈妈请来的家教,她有义务陪我读书写作业,工作时间,不能有自己的私生活。成成说完,立马跟荀欢交换眼色。荀欢感激他替自己回答了问题,立马还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曾宇立在那里。

    成成拉着荀欢往家里走去。

    快到门口。成成见曾宇也跟着进来。很不客气地说:这个曾先生,今天我妈妈不在家,你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在视频上跟我妈妈聊,不要来打扰我的学习时间好不好?不然的话,我会打电话告诉我妈妈炒掉你的,知道不?

    曾宇听了成成的话,心里很不高兴。但是,模特培训班很快就要去参加一个大型的比赛了,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弄出一个什么事情来。其实,他觉得荀欢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别人跟他打赌,说一碗炒粉就可以把她摆平,曾宇对自己这张皮囊还是很欣赏的,只在他出马,没有打不动的女生。

    所以,成成说的话虽然难听点,但是,他也不急。还有大把时间,慢慢磨。所以,门打开的时候,他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礼貌地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对他们两个说:即然你们都这么忙,我就不进去了,等下你们忙完了,要不要我帮你们订一个宵夜送过来。

    成成立马抢着说:求求你不要订,我们的荀欢姐姐正在减肥,而我呢,晚上吃宵夜胃会痛。

    那么,要不要给你们送一些果汁过来?

    不用了我们家里有自榨的果汁。成成肯定地说。

    那……曾宇转念一想,那……你们晚上怕不怕,要不要我过来陪你们呀。

    成成哈哈大笑说:我们怎么会怕呢,这么大的人呢,人才可怕,我们不怕鬼,就怕人。

    曾宇被成成的话,逗得大笑。

    成成也不理他,进到屋里就把门哐的一声关上了。

    荀欢问他: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曾宇?

    成成晃着脑袋说:感觉他不像好人。听我妈妈说,他来了公司之后,公司里面长得好一点的女孩子,基本下都被他追求过,他这个人有一个特别的偏好,随便跟哪一个,走心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半年。

    这么厉害?荀欢有点不相信地说。

    怎么,你还不相信吗?他常常认为自己长得非常帅,靠自己的魅力,就可以把周围的女生全部吸引过去,而且什么也不用付出。

    荀欢不说话了,平时感觉他还不错的,怎么却原来是这么样的人呀,看来自己的社会经验,还不及人家成成呢。

    我们还是开始复习功课吧。荀欢催促成成。

    姐姐,麻烦你能不能打个电话给刘湘年,责问一下他,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过来,到底是生病了,出车祸了,还是去外国了?

    荀欢为难地说,我没有手机呀。

    那你可以用我们家的电话打呀。

    荀欢为难地说,我真的不记得他的手机号码了呀。明天是周末,要不,我们明天去外面等他好吧。

    成成想了一下,觉得这样也好,最少,也是一件很让人期待的事情。

    不过,成成又突然问荀欢,姐姐,你在读书的时候,有没有特别喜欢过一个人?

    荀欢低下头,闷闷地说:姐姐还是学渣,被别人叫作病毒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子对我特别好,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他,他就是我心目中的神,不但家世好,父母都是公务员,而且,他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长相好学习好才艺好。

    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吗?

    我小时候,因为没有妈妈的缘故,经常被我们班上的男孩子欺负,他们叫我病毒,每天想方设法拿我取乐,个个像逃避瘟疫一样躲着我。那时候,我成绩差,被人打,活得像一只臭虫。

    后来为什么还考上了这个H大学呢?

    因为这个男孩子呀,他帮助我,保护我。

    那你们现在怎么没有走到一起?

    我们现在也是很好的朋友,后来,他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去了国家队。两年后还得了世界冠军,也算是很耀眼的人物了。

    现在,你们在一起,心里还有火花吗?

    荀难害羞地说,不知道,但是,他妈妈以前一直不喜欢我,常常赌住我,骂我乞丐,骂我不要脸,骂我一家人,反正骂得很难看,还求我离开她的儿子,后来,我的同学也误会我看上了刘湘年家的钱,是一个贪财的女子,其实,我真的没有,他们这样说我,让我觉得好委屈。

    成成叹口气说:为什么相爱的人就不能彼此信任一下呢,是不是?好多都是一点点的错误,就对一个人失去了信任。大人有时候,比小孩子还蠢,小孩子往往都不会因为一点小小误会而绝交。总会在一刹那的冷战之后,又主动去跟对方合好。

    也许吧,反正大人可能觉得没有面子吧。

    做作业吧,荀欢姐姐,我今天想做物理试卷,听说你以前是走物理竞赛路线的的,我准备读高中以后,也走这件路线,我觉得物理蛮好玩的,比数学化学还好玩。

    那好呀,我这就去拿一套适合你的物理试卷给你做。你想走这条路心里可要有思想准备,这条路是非常枯燥无味的,一天基本上都是在刷题下进行的。

    成成仰起头说:我不怕。

    荀欢爱怜地摸着他的头说:那就好。

    只是刘湘年哥哥怎么还不来呢,如果他明天还不来的话,以后我就不理他了。成成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荀欢说。

    刘湘年也想明天回北京的,可是,不但手头上的事情没有弄完,客户小李又给他介绍了一个大家竞争中标的国有企业的买卖。

    这几天三个人都窝在酒店里,做标书。厚厚的一本书一样的标书,从提案到细节,每一个地方,刘湘年都逐字逐句地看清楚,完全修订之后,才敢交给印刷厂去印刷。所以,估计这一周的时间,又要耗在这里了。午夜时分,睡在床上的时候,他会偶尔想起荀欢,不知道她现在在忙着什么,有没有责怪自己不去看她,还有那个成成,希望他不要怪他,他怎么会忘记跟他的约定呢,只是这一堆事情摆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是分身乏术呀。

    成成不知道刘湘年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周日起了个大早。

    从来不爱锻炼的他,在外面的草坪前跑了两圈。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索性站在那个白色的门口等,今天都周末了,刘湘年也应该来了。

    远远的,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曾宇,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自己那么说他他还一个劲地往这边跑。

    曾宇远远地给成成打招呼,左手拿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右手拿着一袋子的零食。成成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家伙是想要用零食来打动自己呢,但是,自己天生不喜欢吃零食。

    曾宇面带微笑地走过来,问成成:荀欢在家吗?

    不在家!成成闷闷地说。

    去哪里了?曾宇有点不相信。

    他男朋友接走了呀?成成不高兴地回答他。

    他有男朋友?曾宇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哪个男孩子去公司接他。

    他为什么就没有男朋友,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有世界冠军,也有商界大佬。成成一脸鄙夷地看着他:身无分文,还想学别人玩弄女生的感情,看着就想吐。

    那也是哈,荀欢本来就优秀的。

    你知道还来这里干什么?你能给他幸福么?你看看你,长着一张玩世不恭的脸,还有一个游戏人生的灵魂,荀欢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不适合你。成成说话这老气横秋的样子,不知道是遗传了谁。

    曾宇定定地站在那里,他才不管荀欢有多少个男朋友,又没有打算跟她过一辈子,追一个她玩还不可以呀,追得到就是赚到,没有追到自己也不损失什么,不就是几束花嘛,也用不了几个钱。

    荀欢自从听说了曾宇的为人,也越发觉得这个人不靠谱,当她开门看到他跟在成成的身后,心里也是有一丝丝的不愉快。这么年纪轻轻的人不抓紧时间搞事业,偏要在女人堆里浪费自己的青春,有什么意思呢。所以一个早上,荀欢都对曾宇表现得很冷淡,基本上跟他没有交流。

    成成也不喜欢曾宇,拿几个试卷,缠着荀欢把难题目与自己在归定的时间内做完。曾宇无聊地在房间里东瞧瞧西看看。心里庆幸的是,荀欢并没有像成成所说的那亲,跟男朋友出去,而是一个人在家,这么单纯的大学生,让他的心里突然有了战胜一切困难的决心。没事可干的他,拖地,擦桌子,擦玻璃。

    成成和荀欢趁着他搞卫生的时候,两个人跟阿姨说了一声,偷偷地溜了出去。荀欢好久没有去游乐场所玩,提议跟成成一起去游乐场所玩,成成本来就在家呆得闷了,来到游乐场所,开心得不得了,两个人玩到吃中饭,还舍不得回去。

    曾宇搞完卫生才发现两个人都走了,很是沮丧,到了开饭的时间,阿姨喊他吃饭,他铁青着脸出去了。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让他非常的难受。

    吃完中饭后,成成还不肯回去,两个人又一起去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看完电影,荀欢问他,还想干什么,今天我们索性玩个痛快再回家。

    我还想去溜冰!

    这一句又让荀欢想起了上次跟刘湘年一起去溜冰的事情。虽然那次溜冰弄得很愉快,但是,确让荀欢爱上了溜冰。两个人换上溜冰鞋,在里面疯狂地耍了几圈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还觉得不过瘾。最后,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准备回家。

    到达小区门口时,成成不经意地说:可能刘湘年下午来过了,等不到我们了,又走了。

    他如果来了的话,一定会等到我们的,如果等不到,也会去敲门呀,荀欢相信刘湘年一定会来的。

    确实是哈,不过,我怎么有种预感,他一定不会去敲门。一个有点素质的人,都不会随便去敲一个不是很熟的人的家门的。

    哎呀,不管了,我们今天也玩得很开心了,他爱来不来。荀欢安慰成成。

    但是,成成越是看不到刘湘年,越是想念他,估计也是爱屋及乌吧,刘湘年是他认定的荀欢的女朋友,他骨子里不想他们两个人分开,仅此而已。

    但是,刘湘年的工作没有做完,回不了北京。

    让成成望穿秋水的又等了一周。

    这一周,成成从满怀希望,到没有希望,最后到绝望。他狠狠地对荀欢说:如果下次刘湘年来的话,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荀欢笑笑地看着他:你想要让他怎么好看。

    我就骗她说曾宇已经成了荀欢男朋友。

    荀欢笑笑,并未说话。或许这也是一种最好的报复,谁叫他这么久都不来找她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