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请问你知道失恋的滋味吗
    刘湘年最后还是没有敲门,因为爸爸乱点鸳鸯谱,在家里订婚的事情,荀欢早就知道了,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会生气,都会有想法,除非一点感情都没有。但是,荀欢对于刘湘年来说,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只是还没有稳定来而已,只是这一个订婚事件传出来,她突然就觉得稳稳地了,快刀斩乱麻,在心里利索地断决了这种关系,所以才会关机不联系,这么决绝的方式,应该表明她其实非常的受伤。

    而且,出来之前,荀欢的爸爸已经很明确地告诉过他,自己家里私自订婚的事情,应该荀欢并不知道刘湘年没有参与他父母搞出来的事,只知道订婚一事,还以为刘湘年乐此不疲呢,也不知道刘湘年关机只是想逃避爸爸的千里追婚,关机的动机与荀欢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但是,荀欢却不这么想,这件事应该是震撼到她,在她认为,刘湘年是有多绝情,才会做出这么荒谬的事情来,连一百天都抗不住,给她的心里留下非常大的阴影。其实,她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温和善良,其实,骨子里很嫉恨的。

    刘湘年淡定地在小区外面走,目光时不时地朝那个门的方向看。因为没有手机,想联系一个人的难度加大。

    成成出来放风,上了一天的网课,感觉眼睛涩涩的,只有外面的花草树木才能让他的眼睛恢复一些活力,路遇一丛花,跟花儿们合个影,是他从荀欢那里学来的乐趣。生活中这样的小确幸确实能够让人时时刻刻保持新鲜感。

    刘湘年认出他就是成成,上次去医院,还是刘湘年送过去的。他轻轻地走过去,小声地问:请问你是不是成成小朋友呀?

    成成狐疑地回过头,吃惊地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这张面孔,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就是回忆不起来了。他下意识地摘了一片叶子,放在手里,说:请问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叫成成?

    刘湘年猜出他心里的戒备,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打扰一下,我是荀欢的男朋友,能不能告诉我,她现在哪里吗?

    成成是一个很精明的孩子,他上下打量一下刘湘年,然后绕着他转了一圈后说:怎么办呢,竟然有男朋友说不知道他的女朋友在哪里,你说我是该相信他呢,还是该报警呢?

    刘湘年一听成成的话,简直觉得好笑,这个社会把人养得是有多精明和不信任别人呀,路遇一个见过多次的人,还口口声声要报警呢。但是,他也不能发作,因为有求于人,别人又不信任,只能通过自己的诚肯,让别人信任才行。刘湘年蹭下身子,强装委屈地说:成成,失恋的人是不是很心痛?

    成成若有所思地点头。

    那么,这段时间,你们的荀欢姐姐是不是一点也不开心,情绪低落。你发现没有。刘湘年又说,想勾起成成的同情心和他的保护欲。

    成成晃了一下脑袋,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感觉是有那么一点点情绪低落,怎么,她失恋了吗?没听她说呀。

    成成的话,让刘湘年吃了一个定心丸,他的话,至少证实荀欢是在她家,而且,情绪还有些低落。见成成一脸认真地望着自己,他说:你要知道,一个女生失恋的话,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的,知道不,所以,你要好好保护她哟。

    成成不解地望着刘湘年,生气地说:她失恋关我什么事,是我让她失恋的吗?我为什么要保护她呀,她的男朋友死了吗?

    这话说的,刘湘年本能地后退,心想这个小孩子说话怎么这么直接,一点情商也没有,一看就是骄生惯养长大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有求于人,也不能说什么,只好叹口气说:他的男朋友人倒是没有死,只是心已经死了。

    为什么呀,怎么还有人没有死,心死的,你又来骗我们小孩子了。成成不想再跟刘湘年说话。刘湘年着急了,他急匆匆地说,成成,你摸摸看,哥哥的心是不是死了。刘湘年说完,立马做出一个死的表情。

    成成在他的胸口重重地拍了一下说:我就知道,你说的那个男朋友是你自己,敢让我们的荀欢生气,我就是一拳拍死你,让你找不到北。

    刘湘年迅速睁开眼睛,把胸脯让过来,苦恼地说:反正我也生不如死,不如你一掌把我拍死吧,我发觉荀欢不理我,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成成听了他的话,撲哧一声笑了,他幸灾乐祸地告诉刘湘年,你这玩意,昨天也有一个人对我传达过同样的思想。

    什么意思?刘湘年不知道成成说的什么意思,也有一个人?难道是情敌吗?

    没有意思,那个人是妈妈公司里的,听说也是一个模特,在业界小有成就。他看上了我们荀欢,但是,荀欢没有理他,他三番五次来我们家找荀欢出去玩,但是,荀欢没有理他,根本就把他当透明,他着急苦恼死了,对我说的就是这样的话。

    刘湘年听后,后背一下发凉。于是紧张地问:这个人长得帅吗?

    成成把白眼一翻说,做模特的能不帅吗?我们家荀欢姐姐是那种浅薄的只看长相的人吗?你对她了解吗?还问帅不帅,我倒要问一问你,是不是太蠢了,自己的女朋友是什么样的品味你都不了解。我妈说过了,帅有什么用,帅能当饭吃吗?一个长得帅的人,除了花心,没有别的任何特长,跟那样的人在一起谈恋爱,只有伤不完的心而已。你是不是也让荀欢姐姐伤心了,花心太郎?

    花心太郎?刘湘年重复着这句话,怎么可能,我对荀欢的心日月可鉴,天地合,山无棱,才会与她绝呀。

    成成抿着嘴笑着说,我都没有听荀欢说过你这个男朋友,是不是自作多情了。好了,你叫什么名字,等晚上荀欢姐姐回来,我倒要问问她。

    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晚上回来!”是有几个意思?

    刘湘年紧张地问:为什么要等到晚上的回来,现在荀欢不在你们家吗?

    你到底是谁?连荀欢白天干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门子男朋友。告诉你吧,她白天在我妈妈的公司做模特培训,晚上在我家里辅导我学习,夜里嘛,不知道,跟我妈妈聊得欢,跟我聊得少,她们在模特房训练,你既然是她男朋友,夜里可以同她聊天呀,她懂得很多的,上晓天文地理,下懂国家大事,有很多可以聊的。

    哦。这些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刘湘年知道了一切情况,原来,荀欢在这里上班,工作,荀欢不愧是荀欢,走到哪里都能活得下去,这一点跟刘湘年很像,他就喜欢把自己突然丢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成成说的话虽然幼稚点,但是,却帮了他很大的忙,他谢谢成成说:成成,你这么小,想法倒蛮多的,是不是受了荀欢姐姐的影响,以后是不是也要考荀欢姐姐那样的大学。哥哥告诉你,哥哥叫刘湘年,你就叫我年哥哥吧。我可是好喜欢你的哟。

    好嘞!成成说完回去了。

    刘湘年对着他的背影喊道:成成,你明天记得要出来玩啊,我在这里等你。还有,请你务必告诉你姐姐荀欢,我非常非常地喜欢她的。

    成成回过头来,对他挥着手说:你喜欢他没有用,要她喜欢你才有用。

    这小屁孩!刘湘年对着他的背影嘀咕道。

    心里懊恼得要死,好好的一段感情,就被爸爸那个老顽固毁了,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换回呢。这时候,刘湘年的电话又忽然响起来。公司里的销售总监说:刘总,黑龙江的一个大单,需要刘总您亲自过去,不然的话,这个一百多万的大单就要凉了。

    什么,黑龙江哪个大单?印象中我们没有黑龙江的大单呀?刘湘年一脸迷糊。

    哦,忘了跟刘总说了,这个大单是上周谈成的,因为刘总一直关机,所以没有联系上,但是,最后的程序,应该还是要刘总亲自出面才好办事。

    刘湘年听后,心里非常的激动。终于把这个市场撬动了冰山一角呀。于是,开心地说:好呀好呀,你们订好机票,我马上赶回来,这样吧,你带上一个人,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争取以后能够拿下更多的订单。

    荀欢的爸爸见刘湘年这么快就回来了,非常不满。后来又听说他要去黑龙江出差,忍耐的极限又开始爆发出来:姓刘的,你是怎么搞的,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的荀欢都还没有找到,你还有心思去出差呀,什么生意这么重要,难道比我荀欢还重要吗?

    刘湘年知道老爷子心疼荀欢,但是,心疼荀欢为什么还要那样逼荀欢出走呢,其实,刘湘年心里对他也开始有意见,卡里有那么多钱,还舍不得拿出来,要把荀欢的卡清光,看来也是一个了自私的爸爸,还口口声声荀欢,也不知道他自己到底还有没有资格这样称呼荀欢。看着老荀的一脸怒气,他只是稍微安慰一下说:荀欢现在很安全,她呆在一个特别安全的地方,您就不要担心了。

    啊,荀欢的爸爸忽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你……你是不是知道荀欢在哪里了。

    是的。刘湘年边收拾东西,边回答他。

    那你现在能不能送我去看看她,我也是老想念她的。荀欢的爸爸恨不得现在就能够见到荀欢,这一段时间的煎熬,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只有荀欢才他身边好好的才是最重要的,什么别墅金钱都是次要的,有人在,什么都有,没有人在,有了也是等于没有呀。

    对不起,我现在不能送你去,因为送你去也找不到她,她也不会出来见我们的。我们只要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就行了。

    你这是什么话呀,不见到她我怎么放心呀。荀欢的爸爸又开始上岗上线了。

    那你去见她呀,又没有人阻拦着你。这是刘湘年第一次对他发火,以前都畢恭畢敬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他发觉这些老顽固的心思都是差不多的,不能太惯着了,不然的话,哪一天不知道又整什么幺蛾子出来,让人大吃一惊。

    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去找呀,我不是找不到吗?荀欢的爸爸犯难了。他自己心里也非常地清楚,因为有荀欢,刘湘年才会对他百依百顺,没有荀欢的话,谁会理他这样一个风中残年的枯老头呀。所以,面对刘湘年的发火,他也不敢再嚣张。

    刘湘年的心里也很微妙。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应该是见不到荀欢的,应该慢慢地来,步步为营,那样的话,荀欢的冰山才会慢慢化掉。而且,自己的事业也很重要,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废了自己的事业,那不是他刘湘年的作风。所以,简单地给荀欢的爸爸招待几句,他就跟几个同事一起去出差了。

    荀欢的爸爸还想问什么,想跟着去找荀欢,最后还是压住了自己的想法。按照刘湘年的说法,现在不是时候就不是时候,自已强迫一定要去做的话,一定会把事情弄糟的。

    荀欢的爸爸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刘湘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几个人都把荀欢伤得体无完肤,她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整,调整一下心态,不然的话,不知道如何面对。

    荀欢确实是被伤到了,爸爸的话,像刀子一样,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发什么神经,浸猪笼,真是好笑,自己冰清玉洁守身如玉,全世界的女人都浸猪笼了,最后一个她也不会被浸猪笼。

    成成看着荀欢教完课之后,坐在椅子上发呆。走到她的面前,用一张手掌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荀欢勉强笑了一下。

    成成说:姐姐,你知道一个失恋了的滋味么?

    啊?荀欢面对成成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地说:成成,你失恋了吗?读初中的时候,是不能够谈变爱的呀?

    成成听了荀欢的话,忽然就笑得前仰后合。搞笑着说:怎么我一说这个话题,你们就会视作洪水猛兽呀。真是笑死我了,有那么恐怖吗?

    荀欢年到成成笑得这么猪叫一样,心里一下放松了。顺口来了一句:还以为你失恋了,正发愁不知道怎么对付呢。

    像我长得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迷死人不偿命的帅哥一枚,还会失恋吗?成成忽然就自信心爆棚。

    荀难用手拍拍自己的朐口,叹了一口气。

    成成立马转换题说,今天见到一个失恋的男人,真的好可怜,我见犹怜呀。

    怎么个可怜法,有那么可怜吗?荀欢拿眼睛看着他。

    怎么不可怜,这么冷的天,他打个赤脚,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裤子也只穿一条,胡子拉碴的,路过的人纷纷向侧行注目礼,他却旁若无人在这个草地上走来走去。

    这么严重?

    是呀,别人说,他去了泰国一周,手机被盗,卡被刷,生意搞砸,回家后女朋友不知去向,父母把他许给一个他不喜欢的人,你说惨不惨。对了,还有人说,他曾经有抑郁症呢。成成边说,边用眼睛盯着荀欢的表情。

    荀欢听了成成的话之后,一脸的惊讶和怜悯,叹口气说: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呢?有这么惨吗?

    肯定比这还惨。他明明知道他的女朋友,在哪里,却因为他的女朋友误会了他,他再也联系不上她了,所以也就见不到她。成成以为说了这一句,荀欢应该想到会是她自己。

    但是,荀欢就是一个直肠子,她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会联系到自己的身上,所以,跟着成成的话哀伤地说:怎么这么可怜呀?

    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很可恶?成成两只眼睛鬼怪地闪着。

    荀欢想了想,然后说:他遭遇这么惨,他的女朋友也是够可恶的。

    恩,这样的女人就知道让人伤心,按自己的套路出牌,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荀欢姐姐你可不要这样哈。成成有心点一下荀欢。

    我怎么会那样呢,我很有同情心的,别人对我的点滴之恩,我会记住一辈子的。荀欢表决心,心里估摸着自己肯定不是那样的人,怎么说自己还是能分得清好和坏的。

    就怕你分不清好与坏呢?成成打趣她说。

    小孩子懂什么呢?大人的事情关联到好多事情的,不像小孩子吃根棒棒糖,买个冰淇淋就算完事,你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懂成年人的悲伤呢。

    怎么不懂,如果在乎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失恋的话,肯定会受伤,会痛得不能自持。会痛得喝几瓶大酒,倒在草地上呼呼大睡的。

    恩,说得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荀欢赞同成成说的这一句,其实,这么浅显的道理谁又不会懂呢,只因为在乎,才会心痛,才会流泪,如果都不在乎,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失恋一百次,等于换一百件衣服一样稀松平常,那样的话,也不是失恋,而只是失去一个牵着手走路的朋友而已。

    成成见荀欢还没有联系到自己身上,心里直是着急,怎么有这么迟钝的人呀。他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白纸。三画两画就勾勒出了刘湘年的模样,然后长相也就是刚刚他自己说的那个失恋的人一样,胡子拉渣的,冷得在空中瑟瑟发抖。画完递给荀欢过目,一颗心里都是得意。

    这是谁呀,怎么这么难看啊。荀欢

    成成用眼睛斜斜地盯着她,冷冷地说:荀欢姐姐,刘湘年你认识吧?

    荀欢听到这三个字,突然一怔说:啊!我……我……。荀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太惊讶,成成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个人的名字。

    成成冷冷地说:他失恋了。我今天出去遛弯的时候,看到了他,他真的瘦了好多,憔悴了好多。他担心地问,你是不是失恋了,是不是情绪很低落。但是,我心疼地发现,他应该是自己失恋了,情绪更低落。好像他受了到什么误会一样,没有解释清楚。

    荀欢打断成成的话说:成成,小孩子不懂得大人之间的那么多事情的,因为有很多精心编辑的小算计酿成庞然大物之后,脸上依然会平静如水般欺骗善良的人们。

    姐姐,你不要说得这么晦涩难懂好吧。依我看,大人们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把复杂的事情弄得忽略不计。是不是失恋,是不是真爱,小孩子凭一个眼神就能够察觉,大们们确要死死地纠住这个那个有完没完,好像不弄个生离死别爱恨情仇出来,就不叫做轰轰烈烈的爱情一样。

    哟,成成,感觉你对事情很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一样。那么,你说,为姐的我到底要怎么做?荀欢征求他的意见。

    是真的征求我的意见,采纳我的意见吗?成成不相信地问她。

    是的。荀欢肯定地答。

    那,成成迈关子一样,仰着头靠着椅子的后背说:这个嘛,我觉得男人就是贱,你越是不鸟他,他越是跟得紧,你越是把他当回事,他就越是会不把你当回事。所以照我的想法就是,半年不理他,让他跳到天上去,带劲。

    是不是这样啊,我怎么觉得你这样做得有点过份呀,谁还娶不到老婆,要让你考验六个月,如果是我,拍拍屁股,掉转脑袋走人算了,四只脚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不到处都是,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两个,你不爱他,他不优秀。荀欢反驳成成的观点。

    成成立马从凳子上站起来说:这个主意好,那你们明天见面吧,他明天又会来这里。他今天跟我说的,他要我明天在那里等他,他现在生不如死,死还不如不死,反正是一言难尽啊。成成说完望着荀欢,一脸的得意。

    荀欢不那样斜斜地看着成成,对他的话,有点反感,于是扯着嗓门说,我明天为什么要去见他,他不可以来找我么?荀欢一下又来了兴致。一百天的约都坚持不了的花心大萝卜,还有什么好见的。

    什么一百天花心大萝卜?成成一脸狐疑,不知道荀欢指的是什么,什么一百天。最后,成成吃惊地问:是怀孕一百天了吗?

    荀欢吃惊地瞪大眼睛,大声地质问他:喂,你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呀,怎么可能会怀孕一百天呀,难道笑多了也会怀孕?

    哈哈哈,成成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他断断续续地说:我们班里也只流行过,坐别人的凳子会怀孕,怎么笑多了还会怀孕,哈哈哈,笑死人了。

    荀欢也苦笑着说:我只了一个一百天,全世界的人都说我怀孕了,现在好讽刺,一百天就等于怀孕,哈哈哈,我也懒得解释,我就想看看,当人们都知道我怀孕之后,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嘴脸,哎,真的就跟看戏一样,我算是看透了。

    不过,荀欢姐姐,你没事开这个玩笑干什么,谁会拿怀孕这种败坏自己名声的事情来看穿别人的心呢。你太傻了。

    也许吧,我就是我,说我怀孕就怀孕吧,不懂我的人怎么解释也会歪曲我的意思,懂我的人我不解释,他自然会为我辩解的。是不是?

    成成附合道: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哈哈,不谈论这个问题了。荀欢直起,今天还没有去模特训练室加班训练一下。戴女十这两天出差了,自己一个在那里训练,感觉少了一些东西一样。自己也松懈了不少。

    成成也意识到,刚才聊天浪费了自己不少的时间,默默地起身回到自己的屋里。

    此时,荀欢的爸爸也在屋里走来走去。这几年的人生,简直跟做一梦一样,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荀欢长大又有出息,他的日子明显地一天好过一天,读大学后,她自己知道勤工俭学,学习的事根本就没有让他自己操心。而他自己得陇望蜀,做了皇帝还想成佛,有份好好的工作不干,还要瞒着荀欢回去建什么别墅,这件事,现在看来,是多么的荒唐,而当初为什么自己就那么执著呢。人家刘湘年现在即没有跟自己女儿订婚,也没有跟自己女儿扯证,自己凭什么让人家掏那么多钱建别墅,这样做的后果,村子里的人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想呢。

    哎,真是越老越糊涂。

    咚咚咚,有人敲门。

    不知道会是谁?荀欢的爸爸努力站起身,打开了房门。

    厨房的老李端着一碗热乎乎的羊肉汤,立在门口,也不进来,就那样倚在门口说:老荀呀,你女婿打电话来说,让我煲一碗羊肉汤给你送过来,顺便看看暖气是不是开了,不知道您还需要什么不?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话,荀欢的爸爸一下子就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老李笑着说:老荀呀,您有这样的女婿真的是上天给的福气呀,你看看这孩子,多好,不赌不嫖,做生意非常的上心,打着灯笼也难找呀。

    荀欢的爸爸邀请老李进来坐,用手摸着眼睛说。老李说得真是,这孩子确实不错,什么都好,我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呢。

    老李摆摆手说,我就不进去坐了,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等我收拾妥当了,哪天有机会,我们哥俩坐下来一起,喝几杯如何?

    荀欢的爸爸点点头,目送着他远去,才关好门,坐在桌子前,面对面前那一碗羊肉汤,都有些不好意思喝下去。

    刘湘年去到黑龙江,三个人便开始马不停蹄地奔波,陪客户吃饭,打印装订资料,做PPT,幻灯片,演示稿……几个人忙得连轴转。

    销售总监桃子和另一个销售人员小敏在办公的间隙小声地议论:不是说刘总这次回去失恋了吗?一堆事情弄得乌烟瘴气,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呀。

    小敏嘘了一声,小声提醒:你不要说得这么大声,等下他听见了就不好了。

    不会的,我们相隔这么远,他怎么会听见呢?他在那里陪客户聊得正欢呢,我们这么小声怎么会听见呢?按道理说,失恋的话,应该会有一个失恋综合症,他什么症状也没有,完全就理一个拼命三郎。好些资料都是昨晚通宵在高铁上改出来的。

    可不是,我们刘总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估计有时候,也是跟工作在谈恋爱。不过,他昨天回来的时候,显得特别的烦燥不安,后来,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精神劲头子就完全不一样了。估计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他们都是好多年的感情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还在老家盖了别墅,哪有那么容易分手的。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听说,他女朋友压根就不知道别墅的事情,回去之后大发雷霆,勒令他爸爸搬出房子,还把那个什么金卡也退回去了。

    有这事,哎,遇到这们贪财的爸爸,也是一种耻辱呀。还好,这个女的听说是H大学的,还是知名模特,女孩子还是不错,看这做法,人品也差不到哪里去。

    当然啦,不然刘总能看得上吗?眼睛长在天上的人,对一个人女孩子这么上心,这么多年不变心,一般的女孩子还真的驾驭不好呢?

    只是,怎么又分手,失恋又是怎么回事?

    故事太长了,跟电视一样精彩。好像他的女朋友有一个青梅竹马什么的,开了一个公益的道馆,那个青梅竹马也比较有名,是个前世界冠军,办了这个公益的道馆,媒体当然蜂涌而至,刘总的女朋友,跟那个前世界冠军是朋友,所以被邀请在活动其间走了一回秀。有好事者,多嘴说出两个人小时候的事情,然后,不被记者写出来,登到报纸上去了。

    有这事吗?报纸怎么还敢这样写别人的隐私吗?

    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报,没有几个人较真的。

    后来怎么样了?

    能怎么样,听说刘总的父母气死了,一生气就弄出了一个订婚仪式。

    怎么,这样就跟他女朋友订婚了吗?

    那就大发了,关键是订婚的时候,新娘另有其人,新郎没有到场。

    哎呀,太精彩了,怎么跟电视剧一样,比电视剧还精彩。

    是啊,有钱人的事,估计电视剧看多了。

    两个人这样说着悄悄话的时候,刘湘年突然回过来,对他们说:关于产品的一些事情,你们两个也来这边单独跟李总说一下吧。

    两个人以为刚刚的谈话被偷听到了,诚惶诚恐地走过去。一脸的忐忑。

    刘总不高兴地问:你们两个人怎么啦,神情这么诡异,失恋了吗?

    两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刘总,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啊?刘湘年瞪大眼睛望着他们。

    两个人知道自己说错话会错意了,忙改口说:刘总,刚刚我们说错话了,产品的事情,我们马上就来解释清楚!

    对方的李总,看到两个活宝这样的表现,也是轻松愉快地笑了。刘湘年其实知道两个人在议论他,虽然声音很小,但一看那小表情,就立马知道是在说别人的隐私,按照两个人小眼睛在他的心上盯来盯去,就明白一直是在说他的小隐私。

    刘湘年在心里想,两个活宝,不就是失个恋么,又不会死人,干嘛老用那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看着我。请问一下两个单身狗,你们知道失恋的滋味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