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一百章   贪心,两个都爱可以吗
    荀欢决定寒假回老家。

    五十分钟后,开往H市的火车上,荀欢坐进了第三节车厢。

    很巧合的是,第五节车厢里,坐着王丁。

    他不知道荀欢回来,他的公司这一学期接了几个外单,赚了一点小钱,他约了以前的队友,重新办起了王丁公益道馆。

    至于为什么还是在H市办,这个跟荀欢真没有关系。只是因为,他自己觉得,梦想应该在生他养他的故乡开始启程,然后,一步步走远。

    荀欢回家的目的很明确,爸爸到底好有些什么事情瞒着她,她心里要有一个底,是不是人越老越糊涂,怎么能随随便便花别人的钱为什么?

    王丁就完全不一样,他一直都在竭尽全力想着怎么样为别人花钱,怎么样让别人幸福。当然,别人对他的做法褒贬不一。

    也难怪,这个世界就是,把心煮了给别人吃,别人也许还会嫌弃你是个傻子。

    但是,王丁他也不在乎这些,他的快乐就是建道馆,让饱受校园暴力的孩子拥有防卫自己的本事。道馆还是选在那个老地方,因为王丁喜欢道馆前面有一个大的水泥坪,天晴的时候,孩子们可以在外面练习,这样即开阔了视野,又接受了阳光的抚摸,两全其美,道馆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新进了一批优质垫子,玻璃墙还是原来的。

    荀欢不知道王丁回来建道馆,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去他家里拜访一下的,曾经的恩人,在她的心里还是有一定的份量。其实,心里的某个角落,还是装着王丁的,只是,这种感觉,相比爱情,更多的却是煎熬。

    两个人前后脚踏入小区。

    王丁走在后面,荀欢走在前面。都拖着行李箱,哗哗哗地划着地面作响。

    王丁看到荀欢时,内心陡生一丝惊喜和喜悦,停顿了一秒,立即追了上去,并且高兴地叫了一声:荀欢!

    荀欢见到王丁,内心一热,惊讶地道:王丁,是你呀。王丁习惯性地用手在空中挥了一下,

    记忆突然如潮水一样向荀欢袭来,小学的时候,王丁也是这样,伸出手挥一下,然后帅得一塌糊涂。只是,现在的王丁,比以前长得更高,面部线条更硬朗,一双眸子黑黑的像星辰。她原以为,被他羞辱过后,自己会忘记他,但是,如今相遇,心依然会扑扑地跳个不停。

    王丁也是一样,再次见到荀欢,发现她比以前更加漂亮多了,可能以前不注重打扮,现在稍微修饰一下,感觉脸上能发出青春的光彩来。

    荀欢,你几点钟的车?

    早上八点的T1208,你呢?

    王丁不敢相信地说,我也是那个车次,5车厢。

    哦,我三车厢。

    真是有缘呀,荀欢,你去我家坐一下好吗?

    荀欢不知道如何回答。去还是不去,心里没有一点主见。

    没事,就坐一下。

    荀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一前一后上楼梯,王丁走在前面,边开门边说:回来之前亲戚帮我家打扫卫生了,家里应该很干净。

    荀欢跟着进去。挨着沙发边坐下。

    荀欢的目光停留在茶几上,看得出神。

    茶几上的两样东西太眼熟了,曾经陪伴她度过整个年少时光。

    王丁见荀欢的眼神定格在那里,立马解释说:去年夏天,你爸爸突然把这些东西丢在垃圾桶旁边,我捡了回来。

    荀欢听后,脸红一阵,白一阵。陷入了沉思。

    荀欢!王丁轻声地喊了一声。

    荀欢弹了一下,回过神来:什么事?

    我决定勇敢地追求你,可以吗?王丁说完,用眼睛定定地看着荀欢。

    荀欢不敢抬头看王丁,把脸埋在衣领里。

    荀欢,过去的一切都抹去,我现在作为一个陌生人,开始追求你,行吗?你同意的话,今天晚上六点,我在楼下的那个亭子里等你。

    荀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心情复杂地回到自己住的车库。

    房门敞开着,荀欢喊了几声爸爸,但是,没有人应她。

    几个粗壮的汉子,坐在屋里聊天。荀欢立在门口,想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过了很久,几个汉子才好奇地迎出来,说:你是荀欢吧,听你爸爸说起过你,哎呀,眉目还是有一点随爸爸。真是有出息呀,读完两年大学,就给爸爸建了一套别墅。

    别墅?什么别墅?荀欢吃惊地瞪大眼睛。

    荀欢呀,你爸爸没告诉你吗?他回老家修房子去了,好大的一个别墅,前面有草坪,游泳池,还有假山占地一千多平方呢!

    一千多平方,荀欢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脑袋是懵的。

    房子竣工的时候,我们去喝了酒。装修的时候,我们也帮了忙,老漂亮了,估计的一百多万。

    一百多万?爸爸以为别人是印钞机吗?

    ……

    气呼呼地回到老家,荀欢远远地看到,在二叔房子的旁边,果然矗立了一套崭新的房子,有坪有草地有泳池。

    爸爸悠闲地躺在门前的太师椅上抽烟。

    荀欢生气地跳到他面前:爸爸,你到底接受了别人多少钱?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吗?

    荀欢爸爸没想到女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结结巴巴地说:卖什么卖呀,说得这么难听。他自己钱多人傻,硬要给我钱,我为什么不要。爸爸说出的这句话,简直把荀欢气得半死。

    人家钱多人傻?就你聪明?荀欢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是呀,谁叫他喜欢你,他愿意为你付出,我有什么办法!

    你拿人家的钱,经过我的同意了吗?荀欢质问爸爸,她都不明白爸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他骨子里就这样?

    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同意?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什么不妥,我觉得他挺好的,至少比那个王丁强多了,你看看王丁,有一点点钱就弄什么免费的道馆,还倒欠一百多万,你嫁给他还不得喝西北风呀。荀欢知道爸爸的心思,可做人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王丁很好的,你不要说话侮辱他,他对社会的贡献最大,这些你不会懂得。荀欢还是帮王丁说话,她不想爸爸误会王丁。

    就他那一颗大爱的心,对国家是一个有贡献的英雄,但是,对家人,一定是拖累,我可不想你跟着他受苦,你想想看,他不但花光了自己的奖金,花掉了父母的积蓄,还倒欠了一百多万,这是个什么事呀,说得好听点,他是个好人,说得不好听点,他就是一个傻子,你跟他结婚的话,就是受苦的份。

    爸爸,你说话能不能有点良心。别人说他没有关系,你怎么能够这样说,没有他,我小学五年级你就病死了,没有他,我都没有资料复习,没有他,读高中时我都快饿死了。荀欢真的很生气,她没想到爸爸是那样忘恩负义的人,而且,自己不做好事还要鄙视别人。

    你……你……不要再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现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样,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起。

    你不提可以,但是,希望你不要说王丁的坏话。

    我就是不想你嫁给他。爸爸愤愤地说。

    如果刘湘年破产了,你是不是也不准我嫁给他?荀欢想套套他的口风。

    当然,他破产的话,还嫁给他干什么,嫁给他去帮他还债吗?

    爸爸,你做人能不能有一点底线?

    底线值几个钱呀,我年轻的时候受苦受够了,现在有条件为什么就不能享受一下呢,我还想找个年轻一点的老伴,来陪我度过下半生。爸爸完全变得连荀欢都不认识了。

    你拿什么找老伴?你连退休工资都没有!荀欢生气地说。

    怎么不能找,我这么漂亮的房子,四十几岁的女人都愿意跟我,上次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见了一面,我给她买了金项链金戒子,她都舍不得走似的。

    荀欢彻底无语了。

    怪不得他年轻时混成这样,这境界这三观,能混得好才怪。

    爸爸显然没有察觉荀欢的心思,坐在摇椅上哼着小曲。

    荀欢没有进去,这房子不是她同意建的,不是爸爸辛苦的钱建的,她觉得自己不配住进去。

    可是,又能去哪里呢?

    爸爸见荀欢要走,一把拉住她说:荀欢,爸爸求求你,不要走,我都几十岁了,半截脑袋进土里了,现在有人给我提供这么好的条件,我真的很想享受几年,好不好,荀欢,你不要怨爸爸世俗不要脸,我也是人,没有享受过的东西,我真的想享受一下。

    可是,爸爸,你享受也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呀,你什么能力也没有,怎么享受呀?

    我不是有你吗?

    我都没有赚到钱,上次兼职的钱都花在比赛上了,后来比赛也没有拿到奖,没有奖金,我哪有钱呀,现在还是一个穷大学生。

    但是,你有刘湘年呀!

    爸爸,刘湘年的钱也不也是大风刮来的。

    我管他哪里来的,他年轻赚钱有路子,总比我这老年人强。

    荀欢发现跟爸爸沟通不了。

    爸爸,你是不是跪在王丁面前求他放过我?

    爸爸面露难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爸爸,你如果还把我当女儿的话,你就坦白告诉我好吧。

    我……是……是求过他。

    为什么?

    他没有刘湘年有钱途!爸爸觉得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差,活了几十年,看人还是很准的。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前途?荀欢强压住内心的怒火,质问爸爸。

    他有钱也没有用,他是奉献型人格。一辈子都会为别人操劳的。

    如果没有他为我操劳,你也没有钱建房子,我也就是普通村妇一个。

    不要扯那老黄历了,荀欢,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有了刘湘年,为什么要拒绝过好日子呢。

    荀欢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就想着过好日子。

    起身准备离开。

    但是,爸爸拉住荀欢,不让她走。他说:等下炸最好吃的红薯坨坨,东坡肉,小鸡炖蘑菇给荀欢吃。

    荀欢努力想挣脱,不曾想,爸爸被挣到地上。

    爸爸!荀欢惊叫着过去拉起他。

    荀欢呀,爸爸对不起你,但是,你一定不要怪爸爸,爸爸一辈子寒酸惯了,也想扬眉吐气一回。

    荀欢想哭,却没有眼泪。

    爸爸赖在地上不起来。

    荀欢拗不过他,答应他在家里过夜,他才肯爬起来。

    荀欢进到屋里。

    听到外面有说话声。

    老荀呀,我儿媳妇回来了吗?一个妇女的声音。

    荀欢回来了,亲家。爸爸的声音。

    回来就好,她一个人回来的?

    不知道,我就看到她一个人!

    好的,我去看看。荀欢听到声音说要进来看,立马往楼上逃去。

    阿姨飞快进到屋里,荀欢刚刚要上楼的脚停在半空中。

    爸爸也跟了进来,对荀欢介绍说:荀欢,她是刘湘年的妈妈,快叫阿姨!

    阿姨纠正荀欢爸爸的话:叫什么阿姨呀,叫妈妈才对。

    荀欢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心里还是有点胆怯,低声地叫了一声:阿姨!

    荀欢呀,阿姨转过身,亲昵地来到荀欢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听年年说,你好优秀的,不但在名牌大学读书,成绩名列前茅,上次还参加了模特比赛,被很多记者采访,好厉害的。哟,你瞧瞧这身材,这脸蛋,看着就满意……

    荀欢嗫嚅着:阿姨过奖了。

    哎呀,不是说现在读大学也可以结婚生子吗?你们哪天把婚事办了,把证领了,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出来,让我给你们来带,好过请保姆呀,现在我还年轻,能动,再等太久的话,我怕我抱不动呢。

    爸爸在一旁附和:这个想法好,两个年纪都不小了,都可以结婚了,女孩子早生孩子,身体好对付,晚了生孩子身材容易走样。

    老荀呀,不如我们合计啥时候把婚事办了好不好?阿姨提高嗓门问荀欢的爸爸。

    爸爸立马转过身问荀欢:荀欢呀,你觉得好不好?

    荀欢不好意思:我才十九多点,是不是太早了,结婚也得等三十岁以后吧。

    什么?三十岁以后,还要等十年,黄花菜都凉了!阿姨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分贝。

    荀欢,三十岁,人老珠黄,谁要呀,那么老生孩子不好。

    荀欢觉得囧极了,手机识趣地响起来!

    刘湘年在电话里急急地说:荀欢,你回去怎么都不告诉我,我这几天忙着到一个客户那里结账,这个老赖的账款拖了三年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欠款要回来,你都不打一声招呼就回去了呢!

    荀欢指着手机,朝两个人努努嘴,然后,溜到楼上接电话去了。

    荀欢解释说:知道你忙,所以就没有打扰你了,我现在到家了,你就放心吧。

    好的,你在老家呆几天?

    不知道,感觉应该呆的不久。

    如果你呆得久的话,我就回去陪你。

    不用了,荀欢立马拒绝。

    怎么老是拒绝呀,超过两天没回来我就回去陪你好不好?

    荀欢懒得跟他重复说这件事,只好答应他便挂了电话。

    把电话丢一边,又收到王丁的电话。

    王丁在电话里说,十二点钟道馆搞活动,可不可以过来捧场?

    开张搞活动吗?荀欢问。

    是的,那好吧。荀欢说完急急地下楼。

    爸爸看到荀欢风一样冲出去,紧张地在后面喊:荀欢,你去哪里?

    荀欢头也不回,丢下一句话说:有点事。就走了。

    十一点五十五,荀欢到达王丁的道馆。

    十二点整,活动正式举行。王丁邀请了之前的冠军队伍-梦之南少年队,表演了精彩的品势,竞技,当然,最后出场的百变跆拳舞把整个活动推向高潮。

    因为王丁的请求,荀欢表演了一场时装模特走秀。拉风的表演和劲爆的音乐,让整个活动推向顶峰。

    旁边的人议论纷纷:听说,这个女孩叫荀欢,H大学的,还得了丝路模特大赛的奖,好像两个人很小的时候就好上了。

    是的,两个人小学同学,听说男孩子还资助她读书。

    可不是,因为自助她学习,到处接商演,摔到腰,后来就没有去夺奥运冠军,而是考了大学!

    两个人都在北京读大学……

    这么罗曼蒂克呀,晚报记者录下了所有的对话,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又有劲爆的新闻,他怎么能不兴奋?

    下面发生的一切,荀欢完全不知情。作为王丁的朋友,她尽情地帮他维护整个场子,忙得像一只旋转的陀螺。

    晚会的抽奖阶段结束后,开始宣布免费资助的标准。

    听说还有免费的公益行动,全场一下子骚动起来。

    一个八十岁的老奶奶战战巍巍地走到台上,握住王丁的手说:孩子,那几年你让我的孙子免费学跆拳道,他在这里不但学到了防身的技巧,还学会了刻苦扎实地认真做人,他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在一家公司做程序员,几万块一个月,他说,要我把以前的学费重新交给你,因为你的善举,改变了他的一生。老人说完,从袋子里拿出一叠红红的票子,死劲往王丁的手里塞,王丁连连后退。老人不高兴了,她继续说:你必须得收,道馆要生存,只要道馆存在,就能帮到很多人,你们不但历练他们的身体,还锻炼了他们的心智。

    一下子,人群如水一样围过来。

    收下!收下!

    王教练,你无私地照顾大家的孩子,我们老百姓记得你。第一批你照顾长大的孩子,都已经成才,她们悄悄建立了一个群,成立了信托基金,以后道馆的一切开销,都由信托基金负责,不瞒你说,一批有出息的孩子进入了社会,有些做了企业家,有些成了主持人,有些成了业界精英,有一个老板,联合五十个当年的黑带班给这个道馆捐款一百万,想要让这件事发扬光大起来。

    荀欢混在人群中,完全被这样的状况懵圈了!

    王丁被挤在人群中,一张帅气的脸蛋上渗出密密的汗珠,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擦拭着脸蛋,因为刚才的一番表演,估计也是累了吧,踢板子的时候,

    死荀欢,你还有脸

    记者蜂拥而至,以最快的速度在网站上发出新闻:H市跆拳道冠军,重建公益基金道馆,曾经的学员纷纷捐赠百万元……

    H市的电视台,在黄金档期《新闻十六分》播放新闻:世界冠军关心校园暴力,免费让贫困家庭的孩子学习跆拳道防身,时隔多年,有出息的业界精英捐赠道馆信托基金一百万。

    太轰动了!

    王丁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心里更是纳闷:自己建道馆的时候,刚刚13岁,在悉尼拿奖,现在自己23,也不过十年的功夫,他们发展那么快?

    虽然,那时候,几个道馆是有十七八的年轻小伙子,这么快成年步入社会,这么有出息了吗?

    真是奇迹呀。

    晚上,忙到八点,六点之约自然也泡汤了。王丁租车亲自送荀欢回去。

    第二天,晚报的八卦新闻,让吃瓜群众吃了一个大瓜:世界冠军回乡创办公益道馆,H大学模特女友走秀捧场好漂亮!

    期间,新闻里还挖出来荀欢和王丁两个人小学时候环保走秀时的照片,图文并茂地描述了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浪漫爱情故事。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津津乐道这样传奇的旷世蜜恋。

    郎才女貌,翩翩少年,美丽模特。在光大吃瓜群众的眼里,这应该是最完美的一对璧人:王丁帅气有才,荀欢靓丽出色。

    王丁下午看报纸的时候,突然看到这个消息,虽然媒体说得有一点点偏颇,但整体没有多大毛病,拍出来的照片,两个人确实很登对,完全就是一堆璧人。

    这样的新闻,王丁看了并不觉得反感,反而还有一点点喜悦。

    相反,荀欢这边就炸了锅一样,一步一步地催婚开始上演。

    荀欢本来没有看新闻,也不晓得这个事情。

    刘基萍和杜子建以为王丁和荀欢真的走到一起,双双打电话给荀欢表示祝贺。

    怎么回事?你们祝贺我什么!接到他俩的电话,荀欢正在家里看书。

    荀欢姐姐,还装什么呀,报纸都报道了,你作为王丁的女友出席了他道馆的开幕式,还在现场秀了一波模特走秀。

    什么?报纸报道?荀欢惊讶着从床上跳起。

    急急忙忙出去,打个的就去街上买了一份报纸。

    在报纸的第八个版面,正版报道了道馆的来龙去脉,当然,中间也穿插了那么罗曼蒂克的故事,天呀,竟然还刊登了照片。

    荀欢一拳扎在路边的书上:岂有此理,怎么有这样不负责任乱发图片乱点鸳鸯谱的。

    荀欢出来后,阿姨气匆匆地跑到荀欢的家里,把一张报纸摔在荀欢爸爸的面前,吼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需要合理的解释?

    荀欢的爸爸不明就里,一向和蔼可亲的亲家母怎么突然像一个愤怒的狮子一样。捡起报纸看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一拳扎在桌子上,生气地说:完全就是造谣!一派胡言。

    我已经打电话给年年了,要他马上回来处理这个事情,不然的话,哼!阿姨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荀欢爸爸急忙拨打荀欢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就是一顿数落:你有病吧,快二十岁了做事没一点分寸,你看看你惹出来的这个事情,叫我如何收场,早就叫你离王丁远点,你看看,出事了吧。现在全H市都知道你同王丁的事你叫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农村人怎么活,你还不快点给我混回来。

    荀欢本来就恼,看到爸爸这么说,心里也是不痛快:都怪你,见钱眼开,看到别人有钱,13岁岁时就想把我卖给她家,你拿他们的钱我同意了吗?

    荀欢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时,刘湘年打电话给荀欢:荀欢,我妈妈说我家里出事了,是不是真的?我正在回来的火车上。

    荀欢觉得奇怪:你家里出事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