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九十九章   要么报恩  要么还钱
    阿姨走后。

    王丁过来。

    他是来找妈妈的。

    王丁爸爸刚刚紧急打电话给王丁,说:你快点去,你妈妈又去H大学找荀欢麻烦了,如今人家已经是少有名气的人,你妈妈不分场合地去闹的话,对人家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王丁放下电话,急匆匆地来到H  大学。

    荀欢和刘湘年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长长地喘一口气说:没闹事就好,担心死我了。说完王丁用力地拍拍自己的胸脯。

    担心死你?荀欢好奇地问。

    出事了吗?刘湘年一步向前,走到王丁的面前。其实,在刘湘年的心理,还是很感激王丁的,谢谢他为荀欢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人心都是肉长的,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呢?所以,他希望大家都以公平的方式竞争,让荀欢遵从自己真正的内心。

    没事了,王丁轻描淡写地摆一下手,继续说:主要还是担心我妈妈过来,说一些让人不愉快的话。

    阿姨刚才来了!荀欢告诉他。

    刚刚走的,刘湘年努努嘴。

    王丁还没有回过神来,心里有点不相信:我妈妈来过了?

    是的!荀欢坚定地说。

    确实!刘湘年添加一份肯定!

    那……她……她……有没有搞事?哎,还是来迟了一步!王丁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搞什么事?荀欢皱眉。

    搞什么鬼?刘湘年一张脸全是迷惑。

    哦……没有搞事就算了。王丁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不但没有搞事,还很和蔼。一改常态,我都不敢相信。荀欢告诉王丁。又紧张地问:太反常了,是不是你们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

    你妈妈不抑郁了?荀欢有点不相信。

    也不是抑郁,只是有点小鸡肚肠。对不起,让你们受惊吓了。王丁突然变得很陌生,一种莫名其妙的疏离。

    荀欢一下子就被这种疏离击中。补充说:王丁,你别放在心上,阿姨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有说什么,你别想得太多。

    王丁不说话。

    刘湘年不说话。

    此处无声胜有声。

    荀欢不知道,该说啥?

    要不,我们一起走一走?

    不了!王丁首先败下阵来。

    可以!我们一起走走。刘湘年坚守阵地。

    我看,我还是回去,看看我妈妈到家没有!王丁找机会逃走。

    也行,好好照顾阿姨!荀欢是被逼说出这样的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两个爱他的她爱的男人,该如何选择,一句话没说好,就伤害一个,一个决定没做好,又伤害一个。但是,现在,她可以肯定,已经伤害了王丁,那么,就不要再伤害刘湘年了。

    但是,为什么感觉那么别扭!

    为什么还是想两个都不要伤害!!!

    原以为发奋图强,就可以平步青云,就可以遇到好男人,就可以不再像父辈那样生一窝大毛二毛三毛。

    然而,现在出息了。

    也为难了!

    爱自己的人那么多?

    该选择谁?

    那好,我回去了!王丁说完道了再见,两手一挥。背影寂寞清冷。

    再见。荀欢挥手,心里如翻倒了五味瓶。

    刘湘年把手放进荀欢的手里,安慰她:我们走走,吹吹风。

    我是不是忘恩负义。荀欢对刘湘年说。

    怎么?你是这么认为的吗?刘湘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觉得我像一个罪人?

    为什么!

    他对我那么好,扶持我那么久,我却没有跟他在一起。

    他也没有追你!

    那是因为我接受了你!

    不是,跟我没有关系。

    为何这样说?

    以前,我知道你身边有他,知道你看都不看我一眼。但是,我没有放弃,每天去你的学校,在你们的操场冷成一座雕塑,就为了在你下晚自习的路上,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你一眼。

    我怎么不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狼心狗肺一样,心里眼里只有王丁。

    我那样对你,你为何还要出现?

    没有办法,就是想见你!

    见到又能怎么样?

    见到心里就舒服。

    就因为是一个影子?你唐姣丽的影子?

    不是,后来觉得你不是唐姣丽的影子,你就是你,她就是她,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只是长得像而已。

    如果我一直不见你不逗你呢?你会怎么样?

    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等!

    三个人一起散步也不在意?

    不在意!

    你没结婚的前一天,我都有机会。

    你是订子户吗?

    不是!

    如果我没有选择你呢?你会怎么样?

    我就悄悄地消失,总不能强抢回家,我又不是土匪,还能咋的。

    荀欢突然就笑了,叹口气说:读小学的时候,我就是一个病毒,男生看到我都掩着鼻子一窝蜂一样逃窜。

    那是因为他们调皮,你那么可爱,怎么就没有伯乐呢。

    只有王丁喊我的名字,同我说话。真的好感激的。

    如果是我,也会同你说话的。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也会跟他们一样,追着我喊病毒,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纯属好玩。

    是不是还在想着王丁,心里放不下?刘湘年认真地说。

    不知道,你是不是不高兴。

    不会,你想着他很正常,如果你不想着他,那才恐怖。

    为什么这样说。

    你想想看,一个对你那么好的人,你说不想就不想了,多恐怖呀,那得是多绝情呀。我可不敢跟那么绝情的人在一起。

    其实,我跟他在一起也应该不会幸福的。因为他对我太好了,从小学到现在,不是那种平等自由的好,而是两种家庭悬殊的可怜的好。或许,也有一点可怜的情份在里面,如果跟他在一起,我这一辈子,都要生活在那样的阴影下,稍有不丛,就好像心里亏欠他的一样,所以,有恩男女之间最好的方式,不是报恩,而是报怨。

    怎么会报怨呢?

    你想想看,一方对另一方好,两个人走在一起,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哪有不闹矛盾的。有恩的那一方,心里总会想着,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现在要怎么怎么样,而被恩惠的那一方,心里总是想着,他曾经对我那么那么好,所以,我一定要以他为主,但是,生活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有一天,两个人闹掰了。结局一地鸡毛,本来奔着报恩的心去了,结果都是结结实实地变成报怨了。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还有这样的大智慧。

    不是的,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你见过戴女士是吧,你知道她为什么单身到现在,她也是奔着报恩前男友而结的婚,但是,到了最后,两个人弄得一地鸡毛,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现在的戴姐,心都伤透了,一辈子就靠追求点事业来打发自己的时间。

    但是,接下来,你要怎么面对王丁,刘湘年提醒她。

    我也不知道。荀欢觉得很无奈,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丁爸爸的出现,让荀欢的心里更加蒙上了一层霜。

    本来两个人不是特地见到的,而是荀欢出席的一个活动,得了一个小小的奖。作为领导的王局长,也在被邀请之列,还是他亲手给自己颁的奖。

    饭局过后,王局长找荀欢聊了一下。

    他是一个有素质的人,不像他妈妈那样势利。

    他说:荀欢,看到你变得这么优秀,我的心里很惊喜。

    荀欢对他很有好感,当年自己一贫如洗,他能够摒弃世俗的观念,毫无目的帮助荀欢和她的爸爸,真的难能可贵。

    谢谢叔叔。荀欢跟他说话,还是仰视的心态。

    听王丁说,你现在过得很好,他都不忍心打扰你。

    荀欢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你有好的前程是一件好事,不过,叔叔还是要提醒你,模特出名,有时候,也只是昙花一现,你还是要踏踏实实学好真的本事,以后可以报效这个社会。

    这个其实不用叔叔提醒,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荀欢也已经明白这一行业的精髓。有好多次,她也想着放弃,但是,只是有一个信念一直在支撑着她努力地向前。

    王丁不是不善言词,只是有些事情,他做了,也不会去张扬,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只求不愧于心就行。

    是的,叔叔说得对。

    最后,叔叔还叹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女孩子追他,他就是坚持一个人到现在,以前在国家队也是,现在也是,不知道他究竟在等谁,我们也是看着干着急。

    荀欢的心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知道如何接下他的话。

    荀欢,叔叔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说:我希望有一种药,能够让人失忆,忘记那些糟糕的过去,重新审视一下现在的自己,不要把自己困在过去的牢笼里,不能自拨,是不是?

    荀欢不敢看他说话的眼睛,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很小的时候,她是做梦都想有一天,成为王丁的女朋友,成为他的新娘,可是,到了现在,却成了这样的结局。

    见荀欢没有说话,叔叔问她:荀欢,是因为阿姨的原因,才让你不敢走近王丁吗?

    不是,其实,王丁一直没有开口追求过我。这些年,他只是帮助过我,却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喜欢我爱我的事情,我想我们是不是都在自作多情了。

    有这种事?叔叔显然很惊讶。荀欢,你知道吗,不是王丁不追你,是你爸爸跪着求他放过你,因为他怕阿姨不会接受你,也觉得刘湘年有财力,不会让你受苦,作为家长,我同意他的做法,但是,让你知道真相好点,不然的话,我听了你的话,好像影射我家孩子情商低似的。

    我爸爸找过王丁吗?

    回去买房子之前就找过了。

    什么买房子?我怎么不知道。

    啊?你不知道吗?你爸爸回去建了豪宅,装修都弄了大半年了。

    不可能,叔叔你就别搞笑了,我爸爸一个老实巴交的无业游民,怎么可能有钱建豪宅,是不是帮别人装修呀。

    额嗯,这个可能有人给钱,具体我也不清楚。孩子,我知道你内心干净清澈,挺喜欢你的。王丁爸爸这才明白,原来一切的事情荀欢都不知道,所以,心里对她又多了一层好感。

    荀欢听了他的话,心乱如麻。

    叔叔知道荀欢心情不好,但是,也没有别的劝慰的办法,叹了一口气后,跟荀欢告辞。

    荀欢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立马拿出手机,拨打爸爸的电话。

    爸爸看到是荀欢的电话,满心欢喜,不料荀欢的话,让他六神无主呀,荀欢说:爸爸,我问你几件事,你要一五一十地给我讲明白,不然的话,父女都没得做。荀欢说出这句话,感觉自身都有轻微的颤抖。

    爸爸听到荀欢的话,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爸爸,你离开之前是不是找过王丁?

    哦……是……是的。爸爸说得有点结巴。

    跟他说了什么?荀欢一字一顿地明说。

    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他离你远点,像他妈妈说你一样,我是求他,他妈妈是逼你。我们殊途同归。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为了你好呀,他妈妈多过分,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又没有多少钱,给点恩惠还要把人骂得要死要活的,人家刘湘年家里就有钱多了。

    你就那么喜欢钱吗?

    孩子你怎么说话的,不喜欢钱我几十岁去睡桥洞呀?

    你睡桥洞是你自己没本事,管别人什么关系。荀欢开始顶撞起爸爸来。

    我没有本事把你养那么大养那么有出息。爸爸也怒了。

    我那么有出息是王丁帮的忙,王丁不帮忙的话,您都差点病死了。

    那你去报恩嫁给他呀,给他妈妈骂呀,骂你这个乞丐呀。

    爸爸,你知道你现在说的什么吗?荀欢气得发抖。

    我没有说什么,人家没读书都知道嫁老公要选择嫁个有钱的,你倒好,有个有钱的追着到处跑,你还要天天吊人家的胃口,等到哪一天他被人拐跑了,你可别哭。

    我没想到会有你这样的爸爸。荀欢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一回头,才发现王丁爸爸站在她后面。

    叔……叔!荀欢吓一跳。

    对不起,荀欢,我不是故意偷听你的电话。我只是回头来跟你说声对不起。王丁爸爸谦恭地说。

    叔叔,你没有做错事呀?

    荀欢,我家内人,曾经对你造成一些伤害,我感到深深的内疚,非常得对不起,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是有轻度抑郁,把一切事情想得非常悲观。

    叔叔,阿姨没有说错什么,您不要想太多,王丁对我有恩,我一直心怀感激。其实,我现在有点乱,太多误会了,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没关系,荀欢,在这个世界上,感情的事最难预料,顺其自然吧,

    叔叔,其实,我也不知道事情最后会成为这样。荀欢都快哭了,但是,她极力忍住。

    没关系,孩子,感情的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顺其自然吧,不过,你这么有出息,我还是很欣慰。叔叔拍拍荀欢的背,扭头走了,眼里好像有沙子一样,弄得他的心情怪怪的,总好像丢失了什么一样。

    荀欢立在那里,心情坏到极点。

    刘湘年打了荀欢的电话,没接。

    估摸着她的心情不好,开车过来找她。

    刘湘年的出现,并没有让荀欢的心情好多少,只是更加加重了内心的愧疚。

    刘湘年不清楚情况,也不好乱说话。

    两个人坐在车子里,静默了十几分钟。

    终于,荀欢转过身,弱弱地问刘湘年:你给钱给我爸建房子了?

    刘湘年一愣!本以为这件事会瞒得天衣无缝,但没有想到,荀欢这么快就知道了,所以,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怕你生气。

    那我现在生气了,你就不怕吗?

    你爸爸很想有一个自己的房子,他说一辈子寄人篱下,抬不起头。

    他自己不努力去赚,怪谁?你又不欠他的,为什么要给钱给他?

    是的,我不该给钱给他。

    你知道不,他有钱就会去找他的狐朋狗友去到处炫耀。

    他爱炫耀就炫耀呗,荀欢。

    他是不是还要了你的钱?

    刘湘年不说话。

    给我说,要不然以后也别来见我!

    荀欢,就给了他一个卡,你也知道,他都七十多了,还能去哪里赚钱呢?生活费总得有吧,不然难道饿死?

    那是他自己的事,他年轻的时候,为什么就不能好好打拼?

    荀欢,别生气了,谁年轻的时候不犯点糊涂,老了他还是很勤劳呀,一天打两份工,也是很拼的了。

    但是,我不想欠你那么多钱。荀欢难过极了,这是个什么事,感情都没一撇,就花了别人那么多钱,拿什么还呢?!

    刘湘年好像看出了她的心思,安慰她说:宝贝,你放心,不管你以后选择谁,我都不会要你还钱。

    荀欢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还是暖暖的。

    你肚子饿吗?刘湘年弱弱地问。

    你饿吗?荀欢关心地问。

    我……有点饿!刘湘年回过头来说。

    那我请你吃饭吧。荀欢说,兼职的钱还剩下一点,我可以请你吃饭的。

    荀欢!刘湘年轻轻地唤。

    别怕,我请你吃煲仔饭还是吃得起的。荀欢笑着说。

    我就爱吃煲仔饭,香香的。刘湘年情商高,其实,他一点也不爱吃。

    好吧,一直都是你花钱,今天也让我花费一次。

    刘湘年把车停在“浏阳煲仔饭”门口,正要下车,突然从后视镜里,刘湘年看到王丁站在不远处。刚刚开始刘湘年不相信,不会吧,哪有这么巧,但是,擦擦眼睛,打开车窗玻璃,探出头来望一眼。

    没错,真的是王丁,他还是那天那件天蓝色的衣服,卡其色裤子,一丝不苟的头发。

    莫不是跟踪我们?这个想法在脑海现了一下,刘湘年又飞快地摇摇头,自己否定自己这个想法,王丁应该是一个素质很高的男孩子,不会做跟踪这回事。原来,他跟一帮年纪相仿的同学在路边上议论着什么,随即,几个人相拥着走进附近的一个肯德基。

    真是个孩子!刘湘年在心里说。

    记得很小的时候,刘湘年也喜欢吃肯德基,天天都想去吃,恨不得把整个店给买下来,可以随时随地吃。但是,现在,刘湘年不再喜欢那些油炸的东西,看着就觉得反胃。觉得那些食物都是用来哄小孩子的。

    怎么还不准备下车?荀欢见刘湘年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他在想什么国家大事。

    好好,马上。刘湘年不敢怠慢,速速下车帮荀欢拉开车门。

    曾经听荀欢的爸爸说,荀欢出去坐车都喜欢坐窗口的位置,家里的窗口太少一直被她诟病。所以,进入饭店找位置的时候,刘湘年总是多个心眼,选择了那个靠窗的位置,然后,拿出手机搜索附近的花店,下单一份玫瑰速递。

    服务员过来,荀欢点了一个泡菜肉丝,刘湘年点了杏姑鸡肉。

    本来,刘湘年坐在荀欢的对面,以为这样可以更好地看着荀欢,但是,后来,刘湘年起身坐到荀欢的身边,觉得这样才够亲密。

    煲仔饭刚端出来时特别烫,马上吃的话容易伤到嘴。刘湘年变戏法一样,从袋子里拿出两个白白的丸子,放进面前的两杯温水里,瞬间泡沫沸腾打滚,几秒后又恢复平静。刘湘年递一杯给荀欢:喝吧,补充维生素的,你这一天也够累的,得补充点营养,维持体力。等下我在包里给你放两瓶,记得每天泡着吃哈。

    荀欢不知道补充维生素还有这种操作,很好奇的,端起来喝了一口,感觉味道甘甘的。忍不住夸赞:你还蛮会过日子的。

    刘湘年顺势把她揽进怀里,付在她耳边,悄悄地说:要不要搬出去,同我一起过日子?

    那可不行?我还要考察你两年,两年后才能决定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过日子。荀欢一口气回绝。

    刘湘年一脸无奈,难受,悲催……

    可怜兮兮地靠在荀欢胸前撒娇:那我不还得忍受两年,做两年和尚?

    荀欢用眼睛瞄他,嬉笑着说:没关系,忍两年之后,就不是和尚了。

    刘湘年不解地问:为什么?

    升官了呀,变住持了呀,阿弥陀佛!荀欢做了一个念佛的样子。

    刘湘年听后哈哈大笑,用手捣荀欢的胳肢窝,奶凶奶凶地说:就你贫!

    先生,您的花,请签收!一个女声响起,紧接着送给刘湘年一捧玫瑰,一刹那,整个饭店的人都向这边行注目礼。

    有人怯怯私语:哎呀,好浪漫哟,吃个煲仔饭还有人送花。

    就是,太浪漫了,哪像我家那位,抠得要死,要他买花的话,他说还不如买几斤菜划算。

    恩,我们家的更抠,过节结婚纪念日也舍不得送一束花的。

    你看看那个女孩子,长得也是好看,一定是有钱的家庭才养得出这么标致。

    那两个人也是,吃个煲仔饭还送花,装得一塌糊涂,真有钱还来这里吃这个饭,真是幼稚。

    ……

    刘湘年都不在意别人说什么,把花递给荀欢。

    荀欢放在鼻子上闻了一下。真的好香呀,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从前。王丁给她栽的那棵栀子花,听爸爸说,已经很高很高了,园丁每一次来工作时都特别照顾,开出的花可香了。花儿是香,可是如今的荀欢,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荀欢了。

    王丁还是以前的那个王丁,只是,他为了荀欢爸爸的苦苦哀求,痛苦的扼杀了自己的爱,在那个肯德基,他虽然跟一帮同学兼同事在啃鸡腿,吃的却不是美味,而是寂寞。因为刚刚荀欢下车的时候,眼尖的他还是从肯德基门上的玻璃镜子看到了,他们两个双双对对的,王丁看见了心里还是很不好受。一个同学不识趣地问:传闻H大学有一个大一的校花曾经被你资助过,是不是真的?王丁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拼命地喝可乐。另一个同学很不屑地说:资助过又怎么样?现在的女孩子都拜金,一旦翅膀硬了,就会屈身躲到富豪的怀里,王丁你不要泄气,过几年你有钱了,兴许她又回头了。

    王丁制止他再说下去,语气坚定地对他们的说:不要这样说她,是我放弃她的,我觉得她那样的家庭条件,遇到一个有钱的喜欢她会最好。可以帮助她。但是,王丁停顿了一下,又说,现在,我发觉我有一点点后悔了,爱情怎么能这样放弃呢,应该勇敢地追求才行。

    几个同学面面相觑地看着他,像看怪物一样。也是的,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放弃自己的爱情?!你以为做善事很伟大,别人真的以为你是二百五。

    荀欢以前当然不知道王丁的心思,被他的话伤害了几次,心也就慢慢地冷了。而她决定喜欢刘湘年,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只是,如今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该怎么办?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荀欢看看手机,快六点。就问刘湘年:我们可以走了吗?刘湘年打算带荀欢再去唱几首歌,被荀欢拒绝了,她想快点回去练习一下,因为这次的模特比赛,她其实并没有得奖,下次,她想凭自己的实力得奖。

    那我们在周围走一走消化一下食物好吧。刘湘年还是舍不得荀欢离开,总想多呆一分钟。荀欢本来想拒绝的,但是,看着他那恳求的眼神,还是同意了。但有一个条件:最多溜达二十分钟!刘湘年听后心里一万个不乐意,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荀欢捧着一大束花出来,刘湘年把手放在荀欢的肩上,挨得紧紧的。王丁恰好这个时候也从肯德基出来,荀欢一眼就看见王丁,复杂的情绪一下子就涌上心头。看到荀欢,王丁的眼神很复杂,但是,今天,他没有躲避,而是勇敢地过来,大方地喊了一声荀欢。还是那个声音还是那个名字,荀欢恍若隔世。

    王丁,你怎么在这里?荀欢身体僵在那里,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跟同事在这里商量事情。

    同事?你上班了吗?荀欢关心的问。荀欢说话的时候,刘湘年索性站在荀欢的背后,用双手抱住她的腰,他在心里想,不管以后情况如何,现在的荀欢是她的。

    王丁看着刘湘年的举动,心里很不好受,但也不能够怎么样?都怪当初自己要做圣人,冷嘲热讽的对待荀欢,不能面对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

    我不是上班,业余跟同学们创办了一个三盒软件公司,课余一般都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

    那挺好的,荀欢羡慕地说。

    我们忙去了。王丁也不想说太多,因为一帮同学还有事要做,这样呆在一起也是尴尬。

    荀欢也觉得这样的场面很尴尬,刘湘年帮她把花放进车子里,拉着荀欢的手,往附近的公园走去。

    这是附近的一个生态公园,里面环境清幽,空气清新。刘湘年带荀欢爬到山顶上,那里面空无一人,可能都回家吃饭去啦。

    荀欢站在山顶上往下望,下面翠绿一片,不禁心情好了一些。刘湘年没有什么心思看风景,只是痴痴地看着荀欢。然后,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呢喃着说:荀欢,我好想跟你在一起,要不,我们结婚好不好?

    荀欢吃惊地回过头,打趣他说:哪有你这样求婚的,空手套白狼呀。

    刘湘年认真地说:宝贝,只要你同意嫁给我,我一定无条件支持你的模特事业,扶持你的复仇者联盟,你也可以开道馆,支持你做公益,不需要你抛头露面去争做什么名模。

    荀欢说,你应该还是不怎么了解我。爱情不是帮人实现愿望,也不是可怜别人,爱情就是看到一个人就喜欢,冲破一切世俗的偏见和出身,勇敢地走到一起。

    荀欢没有接受刘湘年的结婚请求,刘湘年有一点点失落,但是,这也是他预料中的事情。其实,他也知道,荀欢心里还是有心结,因为王丁的原因,她不会那么快接受自己,哎,她心地太善良!能有什么办法呢?别的女生看到他有点钱就往怀里钻,这个荀欢,就是一个例外,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他才特别喜欢她。

    荀欢的心里就复杂多了。两个都不想得罪,两个都不想伤害,两个都那么优秀,两个都喜欢,一个是从小长大的玩伴,无私地付出,期待自己能够报恩,一个是财大气粗的款爷,已经在她身上花费不少金钱,如果拒绝的话,那么多钱可真是还不起呀。

    怎么办?要么报恩,要么还钱,这乞丐一样的出身,还遇到一个贪财的爸爸,气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