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九十六章  情敌约架:保证不打死你
    刘湘年慢慢开车,心里美滋滋的。

    为什么要演戏?荀欢突然想起来声讨刘湘年。

    演……什么戏?刘湘年到是健忘,一下子忘得一干二净。

    荀欢反转脑袋,直愣愣地看着他。

    刘湘年看她的眼神里有些颠怪,不高兴的表情,一下子提起精神,仔细回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左右手心都快冒出汗来了。

    然后,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样,眼睛都不敢看荀欢,低声说:是不是上次关燕清的事。

    荀欢蓦地回头看他。淡淡的眼神,也不乏一些杀伤力。

    刘湘年迅速把头转过去,低声说,本来就是想刺激一下你,看看你有没有一点点留恋我,后来,我发觉不但没有刺激你,反而把我自己快刺激疯了。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我只要遵循我自己真实的内心就行,没必要在乎你是怎么想的,好好爱你就行,你说是不是?

    荀欢看他说得这么轻松,气得不行。也不管那么多了,生气地说:感情的事怎么能这么儿戏?!还演戏给我看,你以为你是戏精呀,万一演砸了怎么办,演出火怎么办?或者你们假戏真做怎么办,让我如何面对,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那天之后,我都没敢在宿舍里呆,真心不想听她在那里炫耀,本来她就是那种叭叭叭的性格,有一点点事,还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呀。

    刘湘年知道自己做错了,一个劲地道歉,并保证以后永远不会了。

    你以后还想演戏?荀欢生气地转身,就没有一点原则和底线吗?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心里不清楚吗?

    刘湘年看到荀欢这样紧张自己,心里偷着乐呢!虽然她第一次在她面前发火发脾气,但这样证明她对自己的感情完全是真的,不是装假,至少心里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到达要去的饭馆,刘湘年飞快地下车,给荀欢开车门。

    荀欢刚才的情绪还没有消化,脸上还是有一点点不悦。刘湘年心里跟明镜似的,他悄悄地拉起荀欢的手,附在她的耳边,暖暖地说:宝贝,我们今天第一次正式出来约餐饭,为了给你一个深一点的印象,不如,我背你好不好?说完就准备蹲下身来,背荀欢。

    荀欢骨子里传统,心里也不时髦,哪经得起刘湘年这样的折腾,立马笑着跑开说:不要不要。刘湘年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双手护着脸蛋,头发下垂,身子弯成一团,可爱得像一只小猫咪。刘湘年发觉每跟荀欢多呆一天,就会更加爱她多一点。

    他就那样定定地看着荀欢,好像看着一个稀世珍宝一样。

    荀欢突然就不笑了,奇怪地问道:你怎么啦?

    我没事。你过来!刘湘年紧张地握紧荀欢的手。来到在一棵假的樱桃树下,举起手机,对着镜头,正要按下照相机的时候,刘湘年飞快地在荀欢的嘴上亲了一下。荀欢都没反应过来,用手锤他说: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准冒犯我。

    刘湘年可怜兮兮地说:等你同意的话,至少要一万年,那这一万年我怎么过,莫非要做太监。

    就你嘴贫!荀欢知道自己说不过他。

    刘湘年用手搂住她的腰说:我的手也贫。

    荀欢的脸瞬间就红了,同一个男生这样搂搂抱抱走在大街上,她还是第一次,心里即紧张又懵懂,感觉有点别扭。

    刘湘年故意逗她:你看看你,脸为什么这样红?

    哪有!荀欢赌气说。

    还嘴硬,你看看你,更红了,是不是我太帅了,让你很紧张。刘湘年这嘴,不愧是走南闯北的。说起情话来,都不用打草稿,单纯简单的荀欢,根本招架不住,一张脸一直害羞得红扑扑的。

    电梯门口等着上去吃饭的人特别多,怕荀欢挤着在中间不舒服。刘湘年改走楼梯,因为荀欢做模特反正也要锻炼。刘湘年征询荀欢的意见:宝贝,这样挤着上去,估计会把你压着,我们走楼梯好不好,那样正好可以锻炼身体。

    荀欢本来懒得再去转楼梯的,又觉得刘湘年说的话很在理,这样锻炼一下也正好可以消耗点卡路里。

    刘湘年见荀欢同意了,又开始卖弄一下自己的口才:你看看我,想得周到吧,在我身边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

    荀欢觉得他跟王丁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人,王丁深沉内敛而刘湘年,油嘴滑舌,说的话一套一套的,荀欢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完全靠他带着她说,后来,荀欢也学精了,干脆啥也不说,让他自己自由发挥。

    楼道里不是很明亮,准确的来说,还有一点点脏。刘湘年紧紧地牵着荀欢的手,上了一级台阶,刘湘年把荀欢抵到墙角,端起她的脸,嘴巴就凑上去,荀欢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舌头又伸进去了……

    五分钟过后,荀欢用力把他推开。刘湘年意犹未尽,故技重演……

    这是荀欢的第二次,竟然有种炫晕的感觉。

    这一次,荀欢没有推开他,刘湘年得寸进尺……

    事后,荀欢笑他:你说走楼梯锻炼身体,燃烧卡路里都是骗人的吧,其实,还是有自己的小九九吧。

    刘湘年假装翻白眼说:心跳那样快速,神经高度紧张,神经异常兴奋,就没有燃烧卡路里吗?

    你说说。

    荀欢白他一眼,就你贫。

    我不贫点,怎么逗你开心呢,从今以后,我每天贫你几句,让你开心开心。

    荀欢不说话,慢慢跟着到了三楼的餐厅。

    前台坐着几个漂亮的女孩热情地招呼:请问几位?

    302包厢。刘湘年告诉她们。两个服务员领着荀欢和刘湘年进去。

    包厢不大,靠窗的位子有丝绸做的落地窗帘,一张圆型的桌子旁边,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条木凳子。

    刘湘年拉开凳子,让荀欢坐在离空调近一点的位置。自己挨着她的右边坐下。

    服务员利索地给她们烫好碗筷,上好茶,识趣地走了出去。

    我口干了!刘湘年嚷嚷。

    荀欢给他递水过去。

    刘湘年不要!

    要饮料吗?荀欢问。

    也不要!

    那你要什么?荀欢像哄小孩一样。

    我要你的嘴巴湿润一下。刘湘年一脸坏笑。

    荀欢立马把脸别过去,不理他。

    刘湘年用力把她的脸掰过来。

    那么害羞干嘛?刘湘年轻轻地问荀欢。

    荀欢脸红心跳的。

    服务员端菜进来。

    肚子饿了!刘湘年摩拳擦掌,夹起一个鲍鱼准备送进嘴里,结果,在嘴巴边碰了一下,筷子转弯直行过去,刘湘年喊荀欢张口,然后,把鲍鱼送进荀欢的嘴里。

    这一连串的操作,荀欢都看傻眼了。

    你怎么手也这么多玩法?荀欢惊讶地问。

    刘湘年一本正经地说:你可别误会,我只对你这一个人贫,一生一世,只对你一个人好。

    荀欢笑笑,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待荀欢,荀欢觉得心里像盛了蜜一样的甜。

    服务员立在门后面,估摸着包厢也不会有别人进来了,觉得自己在这里呆着不合适。于是,把手交叉放在腰肚间说:我就在门口候着,你们有事叫我一声就好。

    刘湘年用手挥了一下,说了一声谢谢。心想这服务员还有点眼力劲,这么大个灯泡在那边站着,确实浑身不舒服。

    这么大的空间,只有两个人。刘湘年把凳子又靠近荀欢一点,对荀欢说:宝贝,我给你买了一套化妆品,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给你方便?

    为什么要买化妆品给我,是不是觉得我长得丑,要化妆品来陪衬?说出这些话,荀欢发现自己骨子里也是戏精。可能小时候被那些同学欺负得不要不要的,自己也耳濡目染被同化了吧。

    啊……刘湘年一时语塞。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说: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女孩子嘛,化一点点淡妆还是可以提升气质的。

    荀欢一把回过头:你的意思是,现在的我没有气质?

    怎么会?我们家荀欢最有气质。我只是想说,你……你……刘湘年把手掌在桌子底上捏得卡卡响。

    想说什么?荀欢歪着头问。

    想说你的气质浑然天成,化点淡妆的话,会更引人注目。

    荀欢瘪嘴:那还是认为我不够漂亮可爱有气质,才这样的。

    刘湘年急了,连忙道歉说:宝贝,别生气,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送给你一个礼物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如果宝贝不想要的话,我等下把她丢掉就是。

    看到刘湘年这副着急的贱样,荀欢的心里乐开了花。但是,她依然弱弱地说:既然都买了,就别丢了,我就将就着用一用吧。

    刘湘年看荀欢的脸上,满是捉弄的意思。立马改口道:既然宝贝不喜欢,那就给我妈用算了。

    荀欢没想到刘湘年会说这一句,用眼睛瞪着他说:你又要演戏了?

    不敢,我的公主。吃饭吧,等下菜都凉凉了。晚上我送你的时候拿给你哈。

    荀欢看着一桌子菜,心想肯定吃不完,多浪费呀,自己到现在,还非常的节省,每餐最多点两个菜,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菜。但是,刘湘年也是为自己好,才点了这么多,所以自己也不好说。

    刘湘年仿佛看出来她的心思,用手拍拍她的小手说:宝贝,你放心,吃不完我打包回去给我的员工吃,一点也不会浪费的。

    荀欢看着他,眼里放出异样的光彩,像小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刘湘年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心里暖暖的。

    一餐饭吃了半个小时,刘湘年看看手机,很舍不得地说:宝贝,我又要送你去那个象牙塔了,晚上你几点钟去做家教。

    荀欢想着做家教的家里也可以训练,上次戴女士告诉她,三楼有专门的训练房,她随时可以上去训练,昨天荀欢抽空上去看了一下,发现里面装修得很好,不但有暖暖的垫子,光亮的镜子,还有吧台,按摩椅,跑步机都配备了。有钱人真会享受。

    所以,荀欢今天想五点钟过去!

    不行!你去那么早干嘛!一个小屁孩把你的时间都占了,我嫉妒。我要你七点钟去,留两个钟头给我。

    为什么呀?

    我想多点时间跟你呆在一起!

    可是我要去训练呀!

    她家里怎么训练?

    她家里有训练室的。

    是不是还有男教练?

    荀欢本来想说没有,但看他那小气样,立马点头说有。

    那不准去训练!刘湘年可不是开玩笑,她知道荀欢不会爱上别人,但也挡不住别人有坏心思呀。

    耶耶耶!还没结婚,就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了呢!荀欢嘟嘴。

    那也不是啰,你这么单纯,怕你被别人骗呀。这是刘湘年的真实想法。

    你放心,我已经练就百毒不侵的本事了。

    真的有没有男教练?

    荀欢嫣然一笑:不是告诉过你,家里除了小男孩,没有男人,你偏偏不记住,不套路了吧。

    刘湘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有教练,用一双脏手在学员身上指点来指点去,借机吃豆腐。

    荀欢捂住嘴笑。

    刘湘年把荀欢送到学校门口,舍不得开车门让她下去。

    荀欢用力一拉,也拉不开。

    锁住了!刘湘年骄傲地说,只要你主动在我的脸上盖个章我就开门。刘湘年说完把脸凑过来。

    荀欢见他那个样子,有几分小得意也有几分可爱,就用手指在他的脸上按了一下。

    刘湘年惊叫着:不算数不算数。

    荀欢在他惊叫的时候,偷偷在他的脸上啄了一口。

    刘湘年触电一般安静下来,开车门目送荀欢去教室。

    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才上车。

    抓紧方向盘,准备掉头,手机突然传来信息响。

    刘湘年手慌脚乱的,划开手机,真是一个奇怪的消息:你这个骗子,为了得到荀欢的心,竟然说自己破产了,你就知道荀欢心软,用这种技俩,我在青云咖啡馆八号位子等你,有本事你就过来,我保证不打你。王丁。

    王丁发出这个邀请是有原因的,昨天醉了他没有看信息,早上起来才看见荀欢的信息,荀欢说刘湘年破产了,她要放弃王丁去安慰刘湘年,让他重振雄风。

    但是,王丁查了一些资料,发现刘湘年的公司根本没有破产,而是绩效好得出奇。

    真是个骗子,彻彻底底的骗子,如果让我知道他的终极目的,我一定打得他爬地求饶。王丁一掌拍在桌子上,就给刘湘年下了这个见面的战书。

    王丁!刘湘年把眼睛睁得老大。就是荀欢爸爸嘴里那个很不一般的男孩,好像是荀欢的小学校友,还一直资助过她。

    刘湘年的心里很忐忑,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赴这个约。

    这个咖啡馆刘湘年知道,就在解放路那边。几分钟的车程,刘湘年下得车来,感觉这是情敌约架一样。

    刘湘年走进咖啡厅,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八号位子就在吧台的左边,刘湘年直接走过去,看到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坐在那里。

    唉哟,真帅!刘湘年对王丁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怪不得荀欢对他念念不忘,就这颜值,估计很多女生都是非常喜欢的,更别说他还对荀欢有恩的了。

    来了!王丁礼貌地打招呼。先前耳闻他怎么怎么有钱,心想一定是个纨绔子弟,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穿得前卫,动作浮夸,但是,刘湘年给他的感觉,感觉他不太像那么有钱的人。

    来了,能不来吗?刘湘年大方趁认,反正现在荀欢选择了自己,所以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底气的。

    你给钱让荀欢爸爸在老家买房?

    你怎么知道?

    都在装修了,动静挺大,整个市政府的家属区都知道了,我能不知道吗?

    既然这么关心她,为什么不去追她,让她那么伤心难过。

    我今天喊你了不是为了说这个!

    那想说什么,你尽管说,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你是真心喜欢荀欢吗?

    废话,我不真心喜欢她干嘛追她。

    你的喜欢就是用金钱买房子送给他爸爸?

    有什么不对吗?

    &你这样会让人家产生压力,做出不是本意的决定。

    她自己不遵从自己的内心,我也管不了,我只知道自己爱她就要想方设法追求,她做什么决定,是不是本心,跟我关系不大,只要她跟着我,我一定有能力让她幸福。

    是金钱上的幸福吗?

    不是,精神物质双层幸福。

    你肯定你了解她吗?

    正在慢慢了解。

    她不贪恋富贵。

    我知道。

    她也不虚荣。

    我知道。

    她还心软!

    我知道。

    你这个骗子,你知道,你还故意演戏骗他,你到底想干什么?王丁说这些话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一双眸子里完全是愤怒。

    骗她什么?刘湘年莫名其妙,但是,看到王丁那么生气,他心里也没底,而且,听说王丁练跆拳道非常出色,随随便便能打赢几个人。所以小,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骗她什么,你心里不知道吗?荀欢都告诉我了,她说你破产了,我又不理她,所以,她要到你身边来安慰你,让你重振雄风。

    听了这个话,刘湘年的心里乐滋滋的。说话都突然变得不紧张了:她确定是这么说的。

    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撒谎!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刘湘年突然硬气起来。

    怎么跟我没有关系?王丁生气地问。

    她都说了,要去我那里,game  over!跟你还有一点点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是我主动放弃她的,因为我想,她那样的家庭,跟你在一起会更幸福,但是,你这样明目张胆地骗她的话,她怎么可能幸福呢?所以,我要求证一下,你为什么撒谎,如果威胁到她的幸福,我会出手。王丁解释。

    哦,那个就是一个误会。刘湘年把自己的想法,以及同关燕清演戏的事情,骗关燕清的事情,以及关燕清对荀欢的警告,统统说了出来。

    你为什么这么多戏?还未成年吗?满嘴扯大炮,叫我怎么把荀欢交给你呢?我可警告你,你现在还在考察期,只要我发现你有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的话,我就会把荀欢抢回来。

    你为什么现在不抢?刘湘年奇怪地问:我虽然喜欢她,但是也会尊重她的选择。如果她选择了你,我一样会放手,虽然会痛苦一段时间,但应该不会痛苦一世。

    你狠想我去抢吗?王丁不相信似的问。

    当然,抢来的才算本事,让来的没有意思,我要你输得心服口服,而不是你让步了,好像我

    捡了一个便宜似的,况且,我对我自己还是很自信的,你虽然出场比较早,先入为主,但是,我相信,我的性格更适合荀欢,她需要呵护,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和赌气。

    你说这些有用吗?荀欢被同学欺负的时候,你在哪里?她考倒数第几名的时候,你在哪里?她没钱吃饭的时候,你在哪里?王丁很不服气,一步步逼问刘湘年。

    你看看,你看看,这不是施舍是什么?是爱情吗?按道理,一个成熟的人,是不愿意整天跟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呆在一起,不然的话,被恩惠过的人,站在施舍给他恩惠的人面前,一辈子抬不起头,还债的话,一辈子也还不完,稍有不好,就会背负忘恩负义的骂名。

    不会吧?王丁不相信。

    怎么不会!你妈妈有什么资格那样骂荀欢,还不就是你曾经施舍给了她一点恩惠,有恩于她,才导致你妈妈可以随时呵斥辱骂荀欢,而荀欢因为欠你的人情,不敢还嘴,你说你妈妈敢在大街上那样辱骂一个陌生人吗?大街上一个陌生人敢骂荀欢吗?

    是荀欢告诉你的吗?王丁没想到,刘湘年知道得这么清楚。

    不是荀欢,她什么也没有说。是他爸爸说的,他爸爸希望我解救荀欢,不要让她过得那么痛苦。

    该死的!王丁用手重重地瞧桌子。

    刘湘年觉得他还不够成熟,丢下一句话说:爱情应该是美好的,而不是施舍。你如果要公平竞争,就要忘记曾经对她的一切好,从零开始,我接受挑战。还有,你妈妈没有资格辱骂荀欢,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做得,她有没有拿枪逼你们去做,骂她干啥!刘湘年说完大踏步离去。剩下王丁一个人傻愣愣地坐在那里。

    王丁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气呼呼前来兴师问罪,到最后却反被他将了一军。王丁细细品味他说的话,觉得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所有的付出都是自己心甘情愿付出的,为何总有一种她欠自己的感觉呢?!本意只是做好事关心弱小,只是一种关爱而已,并不是因为这样,荀欢就好像欠自己的一样?!自己是不是没有分清关爱的付出与奉献的无私,自己的心态真的要调整一下。王丁越想越觉得自己做得不靠谱,本意想好好的呵护一个女同学,最后却弄得一地鸡毛,到底还是年轻了些,处理事情不够全面,容易意气用事。

    刘湘年走在回去的路上却有点愤愤不平,一个劲地嘀咕:真是不成熟呀,有什么资格骂荀欢,有什么资格要求我,自己都不敢好好爱别人,懦夫!还要求我怎么怎么的,起码我敢爱敢恨,想方设法让她开心,而不像他,没有施舍的能耐后,就气呼呼地做逃兵而已。

    刘湘年回到家,荀欢爸爸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劈头盖脸就问:怎么回事,王丁说他不能遵守跟我的约定,不能放弃荀欢,他还说是你让他这么做的,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我好不容易搞定一个情敌,你还要把他拽到一个战壕里来,是不是蠢,你说是不是蠢。

    刘湘年听了荀欢爸爸的话,立马笑起来说:就是要把他拉到一个战壕里来,我觉得他赢不了我,虽然他认识得早,付出得多,但是,他的格局比我小,他清高傲慢,不适合荀欢。荀欢那样报恩一样低到尘埃里的爱,不是真正的爱。

    反正我不管你什么爱不爱的,我们老实人,认定一个人就嫁一个人,不搞那么多幺蛾子,弄到一个战壕里来PK,最后不要两败俱伤,鱼翁得利。荀欢爸爸其实更担心女儿被王丁抢走了,他正在装修的这个房子,到底能不能住,幸亏荀欢还不知情,如果荀欢知道的话,还不得气个半死。

    刘湘年可不是那么想的,就算荀欢最后没有跟自己一起,他也不会要回房子。这几年里,荀欢带给他的快乐,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她治愈了他的彻骨悲伤,把他从漫天的剧痛中回到从前,这份情谊,怎么能够用金钱来衡量呢。

    五点整,刘湘年准时来到荀欢的学校门口。

    荀欢跟一帮女同学从教学楼里走出来,她穿着一件藕粉色上衣,一条黑色长裤,白白的皮肤,飘逸的长发,把她衬托得像一个仙女。其他的女孩子在她身边,显得黯然失色。

    刘湘年看着她,觉得心里暖暖的。荀欢不但外形好看,心地善良,还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应该算是人中龙凤了,跟这样的女孩拍拖,刘湘年觉得自己很幸福。

    荀欢坐上车,刘湘年想把今天见王丁的事情告诉给荀欢听,但是,想了想之后,还是觉得不说为妙,她那么单纯,等下又会想很多很多。

    我们一起简单吃个晚饭可以吗?宝贝。刘湘年喜欢同荀欢一起去吃饭,享受两个人慢慢用餐的过程,荀欢低头吃饭的样子很斯文,吃得很少,每一个食物在她嘴里都能变成美味佳肴。这让刘湘年很欣赏,不像有些女孩子,尽吃贵的稀有的,而不在于食物本身的价值。

    我们去吃煲仔饭好吗?

    煲仔饭?好呀。

    其实,我都没有吃过,只是听別人说起过,那时候就想,一定要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感受一下。荀欢笑眯眯的。

    “自己喜欢”几个字,有如天籁,刘湘年醉了,忍不住问道:宝贝,如果有比我更优秀的人追你,你会不会离我而去?

    荀欢白他一眼说:你说什么呢,我喜欢简单,不喜欢玩被很多人追逐的游戏,或许别人觉得那样很好玩,很刺激,但我却觉得,那样很累很累,一点意思也没有。

    刘湘年握着方向盘的手,突然就停了一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