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九十五章   那只是可怜你
    早上六点半,荀欢习惯性地睁开眼,顺手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一直是关着的。

    啊,怎么没有开机。

    飞快地从床上弹起,按下侧健,蓝蓝的屏幕上醒目的来电数字,让荀欢的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

    爸爸的八个未接来电,把荀欢吓得不清,立即点击号码回拨过去:爸爸,有事吗?

    荀欢呀,你在哪里呀,怎么打了你一个晚上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呀。

    爸爸,我正想告诉你,找了份兼职,在一个女企业家的家里做家教。荀欢本来不想把这件事告诉爸爸的,又怕他多想,节外生枝就更不好了。

    哦,那你要注意安全哈,跟男主人保持距离。爸爸作为过来人,最担心的还是这个,怕女儿吃亏,提醒她一下也算是万全之策。

    爸爸你就放心,家里除了一个小孩,没有别的男人。很干净。

    爸爸迅速地挂断电话。觉得必须把这个事情告诉刘湘年。

    刘湘年昨天晚上没有在车上守,十点钟的时候就回去了,车子留在这里,早上五点钟打的过来,车子上装了行车纪录仪,对准小区门口,麻雀飞过都有痕迹,更别说人呢。

    荀欢爸爸的电话打过来,刘湘年的手像是被蜂咬了一样,立马划开,急急地问:伯父,有荀欢的消息了吗?

    有消息了,你就放心吧,荀欢很安全,在一个女企业家里做家教,家里除了一个小孩,没有男人。

    那敢情好!刘湘年高兴地挂断电话,心里却依然不是滋味。没想到自己的女朋友还要沦落到给别人去当家教,不过,刘湘年转念一想:年轻人,出来锻炼锻炼,见见世面也是一件好事,免得天天关在象牙塔里,不懂得一点人情世故。

    荀欢也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出来兼职,见见世面,认识一些学校以外的人。

    成成每天六点半就起来了,早餐吃了一半荀欢才下来,荀欢意识到自己起晚了。觉得很不好意思,就编个理由说:昨天手机一直关机,所以闹钟没听着。

    成成取笑她说:什么关机闹钟,你可拉倒吧,小孩子的借口也拿来,想起床的心,山川河流都拦不到你的,懒就是懒。

    哦,这次不好意思,以后不再犯这种错误。荀欢真诚地说。

    恩,还有点大姐姐的样,知道认错。来,给你一杯鲜榨的橙汁。

    你喝吧,你读书要长身体。荀欢推辞他的好意,想让他自己喝。

    成成把杯子放到他手心说:你就喝吧,女生喝橙汁好,我刚刚喝了葡萄汁了。以前我都是喝饮料的,昨天听你说那是垃圾食品,所以今天我尝试一下鲜榨的,确实味道不错。你也试试吧。

    荀欢笑着接过,喝一口说:太好了,真的很好喝,这是我这一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一杯橙汁了。

    成成咯咯大笑,又递给荀欢一碗炸酱面说:姐姐不带这样夸人的,我很快就会骄傲,对了,等下姐姐是坐我的车去学校,还是自己去学校。

    荀欢刚刚吃了一口面,急急地说:你自己方便就行,我习惯走一段时间的路,再搭地铁。这样即锻炼了身体,又保养了眼睛。

    姐姐就是奇怪,以前那些老师,都是喜欢我家司机专门送他们去学校的,你好特别,不过,我也就是喜欢这份特别。

    你的意思是说,喜欢我这个老师了吗?荀欢担心地问。

    不过,你凶起来一点也不漂亮,还很吓人。成成发出自己内心的抗议。

    荀欢立马回击他:我更觉得,不好好学习,有头无尾的做事情,最没素质,一点内涵也没有。

    哈哈哈,那我们旗鼓相当,半斤八两呀,成成觉得好笑极了。

    司机来了,阿姨上楼招呼,递给成成一个书包。

    成成去上学,荀欢也要赶快去学校。

    临到门边,阿姨递给她一个钥匙说:戴女士吩咐的,给你这个钥匙,晚上八点她会回来,跟你聊一聊,请问你有时间吗?

    有的,荀欢想着去赶地铁,所以就没有跟阿姨多说什么。

    按照昨天来时的路,荀欢原路返回。

    刘湘年坐在车里,紧紧地盯着荀欢走路。荀欢走过身边的小路左转,然后出小区门,右转,下去地下通道,到了街对面的地铁站,看看手机,七点十五分钟,觉得还早,就想放慢一点,但是,进了立面才发觉,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脑袋。

    怎么这么多人等地铁呀,荀欢轻声抱怨,她以前在学校,天天很规律,没有出来过,真心不知道外面的竞争有多激烈,连等个地铁都是里三层外三层,这么多人聚集在这样一个都城,去抢糊口的饭碗,估计现状也是很凛冽的吧。

    荀欢根本就挤不进队伍,淡淡的汗臭充斥着鼻孔。有人在打电话谈生意,有人在打电话聊天,有人急急地挤到前面去,更多的是一副焦急的面孔。

    荀欢立在其中,心里也很着急,像这样等下去,估计至少要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坐进地铁,到学校的话,有可能就八点多了。

    今天早上有很重要的课。

    荀欢犯愁了,一拨一拨的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荀欢感觉自己都要透不过气。

    刘湘年知道荀欢去了地铁站,心里很不放心荀欢,他知道地铁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因为他以前出去办事也坐过好多次地铁。毫不犹豫地把车停在一个商场的门口。

    荀欢感觉到自己要缺氧的时候,一双手突然把她从人群中拉出来。

    “啊!”她本能地叫了出来。看到是刘湘年,奇怪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湘年也不说话,就是把从地铁里她拉出来。

    荀欢挣扎着说:你要干什么,我还要坐地铁回去上课。

    我送你吧。刘湘年坚定地说。

    荀欢想也没有想,就说:还是不了吧,我可不想关燕清误会。

    关她什么事,她误会什么?刘湘年拉住荀欢就走。

    荀欢不想走。

    刘湘年命令道:再不走,就要迟到了。有些事以后再解释,今天就坐我的车回去。刘湘年昨天焦虑了一晚上,今天心情也不是很好。样子看起来有点吓人。

    荀欢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心里有点害怕,乖乖地跟在他的后面上了车。

    荀欢,你在这里干什么?刘湘年明知故问。

    我在给一个小孩补课,赚点钱好去比赛。荀欢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她要让刘湘年知道,自己现在自食其力,不需要别人的施舍,也可以过得很好。

    那个孩子难不难教?刘湘年是真的关心地问。

    但是,在荀欢看来,觉得他是在敷衍,没话找话。所以就答,还行吧,比想象中的好。

    每天都要住在这里吗?安全吗?刘湘年最关心

    到达学校门口,荀欢示意刘湘年停车。刘湘年就是不答应,没听见一样,把车开到学校里面。荀欢不知道刘湘年葫芦里埋的什么药,急急地说了声谢谢,逃一样离开。

    刘湘年看着她匆匆的背影,反而笑出声来:我有那么可怕吗?见到我就像见到瘟疫一样。

    荀欢边走边想,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要一脚踏两船也不是这样踏法,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同一个宿舍,叫她们两个以后还怎么相处。

    关燕清可不是这么想,她堵住荀欢,把实情都告诉她了,她还说,刘湘年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车子都要抵押给人家了,叫荀欢理他远点。

    穷光蛋?荀欢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他现在是穷光蛋。

    他自己亲口告诉我的。关燕清说完,还叮嘱荀欢说:我跟他啥也没有做,是他花钱买我来刺激你,想看看你到底什么反应。

    结果呢?

    结果你的反应让他伤透了心,其实,他真的很爱你,应该比那个什么王丁痴情。你看看王丁,小气得都不来理你了。

    荀欢不想说话,她也不知道说什么。

    为什么遇到自己的男孩,都会出事?王丁不能继续训练,道馆倒闭,而刘湘年又被关燕清告诉她说已经破产。

    荀欢的心很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中午,刘湘年接到电话,说澳洲那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不得不立即启程赶去澳洲。因为这笔生意关系到以后整个市场的原料问题,处理不好的话,以后的原材料款项会面临几倍的增长。而且,他也不想安排公司里的人接送荀欢,他知道荀欢不会喜欢。只能发信息给荀欢,让她注意出行安全。

    荀欢吃完中饭收到了刘湘年的信息,他说自己这段时间不能再接送她了,让她早点起床去搭地铁,不要等到那么多人去挤坏身子。

    荀欢想问他为什么不能送?是不是车子真的抵押了。但是,她又不好唐突着问。只能心里干着急。得知他用关燕清来试探自己,心里又有一种特别的情绪在波动。而现在自己的心全乱了,好像周围的人都已经一团糟,而她自己却还那么自私,只想着自己的事情。事到如此,她没精力和心情顾得考虑自己的模特之路的成功和失败了,而是如何调整心态,应付现在的一切。不出差错不要伤害那两个爱过自己的人,尽量把自己的温柔发挥出来,不要让他们因为事业的挫败而颓废。

    但是,刘湘年怎么办呀?他还有抑郁!*

    荀欢咬了咬嘴唇,编辑了一组短信发出去。

    刘湘年上飞机之前,收到了荀欢的短信。荀欢竟然说,她喜欢自己,真的很喜欢,有时候会心疼他。刘湘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飞机要起飞,估计他都要飞跑出去,见荀欢一面。

    这时,广播里已经在播报消息,让大家关闭手机,飞机要起飞了。刘湘年很不情愿地关闭了手机,心里却满意极了。

    荀欢没有再收到刘湘年的回信,更加确定他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中午也没有去宿舍,而是来到了训练房。训练房很多人,今天下午听说还有人要去参加比赛。请来的教练反反复复把表演现场应注意的事项和细节,在那里不厌其烦地讲了一遍又一遍,还要求大家注意,出场后,面对观众的台词要熟练到可以信手拈来的地步。

    荀欢立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么。教练见她闲着,大声吩咐:这个同学,你这次没参加环球小姐比赛的预选赛吗?

    荀欢迟疑地摇头。

    那你过来,帮她们化妆补妆,再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妥。大镜子在灯光下闪耀。

    荀欢走过去,眼前这些眼影、爽肤水、润肤露、粉底、眉笔。这些化妆品,荀欢一样都没有用过。以前,在学校,都是别人给荀欢上的妆。

    怎么办呢?只能硬着头皮上。她麻利地把这些化妆台上的化妆品,一个个打开盖子,看着旁边的人怎么做,然后,跟着一样一样给她们化妆。柔软的小毛刷在别人的脸上扫着,荀欢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轻了,粉不够重,又生怕重了,粉粉的不好看。怎么样做到不轻不重,荀欢拿捏不准。眼影拍的位置,被教练批评了,说她拍得浓烈了一些,跟唱京剧一样。荀欢立马用泄妆水洗掉,重新小心翼翼地涂上,尽量做到不要太浓烈,但又要淡淡的出彩。唇笔以前荀欢也没有用过,所以,画的时候,手还有些颤抖,幸亏没有被同学发现,不然,真的好尴尬。贴睫毛这种事,荀欢以前见都没有见过,只能傻傻地看着别人怎么做,然后颤颤巍巍地,让同学自己对着镜子贴,荀欢只是帮她把睫毛膏涂上。

    连妆都不会化,荀欢都觉得自己可怜,孤陋寡闻,井里之蛙。

    荀欢小声的问面前的这个女生,今天要在哪里比赛。女生如实告诉了她,并问她去不去,如果去的话,她可以带她一起去。

    大概要多久时间?荀欢怕时间太久,耽误了自己的兼职工作,就不好了。

    女生偷偷告诉荀欢,真正演出的时间不长,但是,可能要排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但应该不会到天黑,因为工作人员和评委都要休息呀。

    荀欢决定跟着她去看看,见见世面,刚刚连妆都不会化,真的好丢人。

    到了场地,比赛的同学都去了后台,荀欢一个人,可以坐在前面观看,教练给她找了一个中间的位置,让她可以舒服地看,教练说:这个同学,因为人手不够,你今天就负责录影。然后,她教了荀欢一些注意事项,让荀欢点哪个位置,荀欢非常认真地记住了。

    十分钟后,舞台上音乐响起,一男一女主持人衣着亮丽,精神饱满,笑容满面地来到台前,仿佛一缕阳光,洒向下面的观众。

    舞台很大,结构有点复杂,一排排调试好的灯光,忽隐忽现,一下强光闪耀,一下灰暗低沉。舞台中间有拱起的圆圆的台阶,不知道做什么用的。荀欢紧张地用眼睛扫了一眼观众席,密密麻麻的,没有空位。

    刚开始,下面闹哄哄的,但是,很快,随着开幕的强光打起,观众席就突然安静下来。看台上,有人支起长枪短炮,有人拿出望远镜,有人清空手机内存,荀欢也举起摄像机,准备随时拍下佳丽们的妖娆风姿和美貌。

    当然,也几个电视台的记者,把摄像头对准前面,一点一滴地记录。听旁边的人介绍说,虽然是环球小姐预赛,但是,观众当中,就有很多用人单位,来这里挖掘人才。影视歌这方面的星探,也有可能出现在其中。

    荀欢觉得自己以前真是孤陋寡闻,以为比赛就只是单纯的比赛,没想到,很多人却已经把比赛当成了跳板,一脚可以跳到明星的行列。

    但是,那些,应该不是荀欢需要的,她的目的,只是走好秀,做好自己就可以,只是,那样的目标,相信也不会有那么容易实现。

    评委们坐在最前一排。荀欢认真地听了主持人对评委的介绍:H集团的总经理,S大学的教授,T台的台长,影视歌三栖的著名影星……

    呀,都是人中龙凤呀。荀欢想。他们似乎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派头。也难怪,这个位子,决定一些佳丽能不能晋级决赛,手里掌握着许多佳丽的去留大权。荀欢莫名其妙地紧张,好像在台上比赛的是她自己一样,她还没有参加过这样的大型赛事,心里过多的人只是幻想。但是,看到这些评委,又联系上一次听过的那两个人的对话,一颗心突然就纠的得紧紧的。决定这次大赛最后成绩的,就是坐在前面的这一批评委了,他们的一句话,或者一个决定,可以决定佳丽们的去留。

    但是,他们会不会做到绝对公平,没有一点暗箱操作。但是,即便有,又能怎么样呢,荀欢发现自己想多了,这个比赛,又没有严格的标准,也没有尺子可以度量,又怎么能判定别人到底公不公平呢?!顶多应该也只是各花入各眼罢了。

    比赛正式开始。台前的灯光突然变得特别明亮。荀欢的心也跟着扑扑跳起来。舞台上的气氛空前活跃起来。合着音乐的节奏,一排排佳丽,身上挂着号码牌,从后台左右两边出现,依次一个个跟着走上来。荀欢眼前一亮,她们有的长的高瘦骨感,有的饱满风韵,有的脸蛋精致,有的长相甜美……个个花枝招展就没有丑的。

    劲爆的音乐声在大厅回荡,让人觉得很虚幻,佳丽们一次次变换服装,摆着各种姿势,和舞台的布景、色彩、造型、服装融为一体,令人目不暇接。

    最后一个环节,泳装走秀,娇美的身材在灯光的照射下,褶褶生辉。一个个佳丽一个挨着一个,好看的泳衣把玲珑有致的身材曝光在闪光灯下,观众席下面的人凝神关注着前方,生怕一不留神就会错过一个美丽的精灵。佳丽们也懂得展现自己的美,他们时而半笑露齿,时而嫣然转身,时而动如狡兔,时而静如处子,每一个回眸,都让人荡气回肠,每一个转身,都让人心神摇恍。

    一个佳丽出现在舞台就已经很养眼了,一群佳丽同时出现,气场强大似乎要把观众扑倒。

    荀欢都沉醉了,一个身影突然站起。

    虽然他很快坐下,但是,荀欢依然捕捉到了,是王丁!

    荀欢没有看错,他正是王丁!因为要为公司的产品做宣传,特地进来抓拍一些美好的镜头做几期靓丽的封面模特。

    荀欢犹豫着要不要过去。

    她害怕有两种结果。

    第一种,王丁不理她,嘲讽她是一个拜金女。

    第二种,王丁离她,但是,也等于不理一样,不交流不说话甚至都懒得看她一眼。

    这两种结果,都是荀欢不能忍受的。

    但是,考虑再三,荀欢的心战胜了胆怯,她在后座尖叫:王丁!

    王丁显然是听见了,他猛地回头。

    荀欢拼命招手。

    王丁应该是看到荀欢了,但是,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即没有惊喜也没有愤怒更没有不满,就那样淡淡地看了一眼荀欢,然后就坐了下去。

    这个样子是最折磨荀欢的。她猜不出他的心思,也理解不了他的表情,他内心深处是平静如水,还是暗潮涌动,荀欢不得而知。

    但是,荀欢却知道自己是很心痛的。或许,他听从了他妈妈的劝告,离开荀欢这个扫把星,或许,他觉得荀欢拜金,不值得做他的朋友?

    荀欢迫使自己看向舞台,不再去想。

    看看表,已经四点多钟了,荀欢突然希望这个比赛快点结束,不要再继续。

    五点钟,比赛完美完成,因为是预赛,只有晋级没有奖励,拿到晋级的选手当然露齿傲笑,没有晋级的选手,有的泪流满面,有的强迫自己把眼泪憋回去。有的干脆扑在男朋友的怀里,嚎啕大哭。荀欢想,等自己走上舞台的时候,如果没有晋级,自己又要如何面对?自己又可以在谁的怀里嚎啕大哭。

    散场的时候,荀欢大胆地堵在王丁的面前。

    荀欢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冷漠?

    王丁头也没抬:你没有做错什么?要错也是我错了。

    荀欢不相信,继续追问:你是听你妈妈的话吗?

    不是!王丁一面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面说: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负什么责?难道连朋友都不可以做了吗?荀欢快要哭了。

    你说呢?王丁反问。

    你以前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荀欢还是不想放弃。

    那……那……那只是因为我可怜你,我博爱,行了吧。王丁一字一句地说。

    荀欢的一颗心迅速地暗了下去。

    可怜?博爱?荀欢在心里念叨着这几个字。太伤人了,有钱就可以这样任性么?不喜欢的时候,一句可怜,博爱就结束了?!

    望着王丁匆匆离去的背影,荀欢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丁转身的那一刻,却早已泪如雨下。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因为荀欢的爸爸找他谈过,求他放过荀欢,他觉得他如果做一个孝子的话,荀欢跟着他,荀欢不会幸福。如果他不做孝子的话,荀欢跟着他,他自己不会幸福。

    所以,他必须选择放手,放过荀欢,放过自己。

    但是,王丁其实也是无奈的,怎么会有人因为母亲而放弃自己的爱情?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不够爱还是不敢爱。可能是不敢爱吧,因为对手太强大了,他给得起的,王丁现在给不起。而荀欢的家庭原因,决定她其实需要给得起帮助的那个人。

    但是,都没有关系了,荀欢的心已经伤透了。透明纯洁的感情也一点点消失。她一直以为小,小时候的两个人悬殊的家庭才让她不能光明正大地爱王丁,所以,一直努力,用尽了洪荒之力,一路杀到最高学府,本以为可以在胜利的欢笑里,躺进他的怀抱,没想到最后却是这种结局。

    心里痛苦又怎样?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若即若离过来的,只是自己太再在乎了,也许,王丁从来都只是可怜她而已。这样想着,荀欢觉得心里好受很多。

    刘湘年从来都是把荀欢当宝贝,一下飞机,就被客户接走了,忙得脚不沾地,也没时间顾及荀欢了。

    王丁回到学校,在自己的工作室坐了很久,从不喝酒的他,破天荒喝了很多酒,没有一点酒量。竟然耍起酒疯。几个同学见他这副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王丁又哭又笑的,弄得他们六神无主,最后,王丁呕了一堆,睡着了。

    王丁睡着的时候,荀欢给他发了一个信息。荀欢说:你这样对待我,真的让我很伤心。我想我真的要接受刘湘年的好意了,听关燕清说,他现在破产了,我要鼓励他振作起来。

    荀欢发完信息就到达戴女士的家。成成今天很早就回来了,他一直在那里等待荀欢回来。

    成成,你在写作业吗?

    是的呀,我也要考取你那个学校。

    确定坚持得下去不?那个学校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考上的。

    我想,只要我努力,一定能成功的。

    是的。那你今天做完学校的作业,再做五道奥数题好吗?

    好的,但是,不会做的,你一定要详细给我讲解思路。

    放心!我以前参加过几次奥赛考试,非常有经验。

    击掌!成成说,你是第一个我喜欢的家教老师。

    那我是不是很幸运!荀欢有点沾沾自喜。

    都幸运吧。成成想了想说。

    这时有敲门声。

    荀欢去开门,门口,立着一个漂亮的美女。她说:你是荀欢吧,我们聊聊好吗?

    荀欢回头望了成成一眼,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戴女士的眼睛,脸上露出轻松的笑意。她带荀欢来到自己的房间,她愉悦的态度让荀欢一下子放松不少。

    戴女士示意荀欢坐下,开门见山地问:你是H大学的?

    是的。

    奥赛还得过奖?

    是的。

    为什么不专心学习,要出来兼职?

    为了实现自己小时候的梦想!

    什么梦想?

    做一名出色的模特!

    啊,你想做模特?

    是呀。

    我是做服装的,有自己的模特团队,不过,首先,你把我儿子带好,以后的事情好说。

    没关系,不急的!现在的职责是成成的学习,我自己的功课也不能落下。

    练过吗?

    学校里有一个训练室,每天都去练一下。因为有时候有非常出名的教练或导师来指导。不过,突然觉得害羞起来,因为具体接受怎样正规专业的训练,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戴女士静静地盯着她看,心里开始盘算着,这小姑娘不但颜值爆表,身段苗条高挑,而且有模特训练的基础,关键还是H大学的,这如果拿去公司做模特,那就是一张炙手可热的名片。。

    “三围分别是多少?”戴女士更关心这个具体的数字,因为很多女孩其实有假胸的嫌疑,她的眼睛尖锐地在荀欢的身上瞄来瞄去。

    三围分别是八十五、六十、八十五。荀欢清楚地记得自己的三围,因为训练时有个教练用玩笑的形式讲了一个故事,大致就是有些女孩子想做模特,却连自己的三围都不知道。

    戴女士听后有些吃惊的喜悦,但是她没有表露出来,只是不停地点着头,露出满意的神色。她的脑瓜子在飞快地转:真是一个天生的模特,怎么就这么神奇地出现在我的家里。

    荀欢无意让戴女士为她做什么,现在的她开始学会独立思考人性,不会轻易地相信一个人。也不会把自己的事随随便便寄托在别人身上。

    荀欢觉得,目前最紧要的,自己必须谈清楚兼职的事情。

    她忐忑不安地问:请问一个月补习费陪读费多少钱?毕竟说钱的事情,很隐晦,荀欢没有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一万吧,不过,你做得好,孩子进步很快,也喜欢你的话,下个月提升到一万五。戴女士这样做,也是想留着荀欢,将来有机会可以给自己的公司效力。

    但是,荀欢却不这么想,她有点窃喜,甚至内心有些小欢腾,她觉得自己的能力够强,应该是得到了她的肯定。

    你有没有参加过正规的模特比赛?戴女士的心思显然不在孩子的成绩上,相比孩子的成绩,她更看重自己公司的发展。至于孩子,她觉得,只要有了钱,以后什么事都可以给儿子买到,贴心的秘书,最强大脑的职员,会十几国语言的专家,只要肯出钱,大把人抢着干,还非常卖力,互相之间还会勾心斗角,生怕好差事被别人抢去了。

    没有,正准备呢!荀欢如实回答,没有隐瞒。她觉得自己的这个事,跟她没有多大关系,不晓得她为什么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都有点后悔把自己的梦想告诉她。小学时王丁就叮嘱她,不要把自己的事轻易透露给别人,别人的看法对自己一点帮助也没有。

    戴女士还想问荀欢一些关于比赛的事情,荀欢真的没有兴趣,她肯定不会把自己的梦想寄托在自己的主顾身上。

    戴女士还想张口说。荀欢抢先一步,她说:戴总,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回去给他复习了呀,他说要考我那个大学。

    是吗?戴女士不敢相信地问,并且哈哈大笑起来,这应该是她发自内心真正的笑。

    是他自己说的,今天还特别用功。荀欢肯定地回复了戴女士的疑问。

    那从下个月开始,你的工资涨到一万五。戴女士为人豪爽,做事积极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荀欢听后心里乐开了花。这样的结局多好,一个月的工资可以抵全年的花销了,以后再存点做比赛的基金,就不用愁买化妆品都没有钱了。

    刘湘年仿佛知道荀欢的心事一样,办完事情,就奔向著名的化妆品店,刷了一整套化妆品,这东西他以前给唐娇丽买过,但是,还是觉得荀欢在自己心目中的份量重些,所以准备得更齐全,价格更高,品格更好。

    荀欢中午准备去饭堂吃饭,刘湘年的车子就停在旁边。荀欢心里一惊:谁买走了他的车子吗?心里一下子凉凉的,忍不住走上前想去看个究竟。

    想我了吗?刘湘年突然在荀欢的后面出现,手里捧着鲜艳的玫瑰,送到荀欢的手里,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天起,我要正式追求荀欢同学,开启我们的恋爱之旅。

    此时,好多同学从旁边走过,荀欢感觉很害羞,脸颊发烧一样,红红得烧。刘湘年一把拉她上车。

    荀欢坐进车里,感觉哪里不对,便狐疑地问:你不是破产了吗?

    刘湘年莫名其妙:谁这样咒我?

    荀欢还是坠入云里雾里,不解地问:关燕清说的呀。

    刘湘年不耐烦地说:骗她的,让她不要对我心存幻想,不过,她果真中计,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对了,她什么时候把我破产的事告诉你的。

    就在那天,你送我回学校呀。

    刘湘年脑子里对照一下荀欢上次发信息的时间,应该是知道他破产之后发的,心里突然就升起一股暖流。

    荀欢,如果我破产了,你还会理我不?刘湘年知道她会理自己,不过,还是想当面求证一下。

    荀欢不假思索地说:你破产也没有关系,我现在赚钱了,我可以养你呀。

    刘湘年突然就不说话了,这应该是他这一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的情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