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九十四章  跟踪
    九点钟,女同学陆陆续续回到宿舍。

    关燕清非常兴奋,突然夸夸其谈:好喜欢那款小巧的兰博基尼。

    哎哟,口气不小哟。上铺的谢清明突然来了兴趣;这是钓到大款的节奏呀。

    哈哈,大款倒是谈不上,只是有点小钱,年纪不大,未婚,长得也帅!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么厉害,天天在豪车停车场转,真的撞到大款了?

    哪里!是荀欢介绍给我的!

    真的呀,荀欢你认识很多大款吗?也介绍一个给我吧。

    荀欢假装睡着,没有搭腔。

    一个女同学见荀欢没说话,凑近一看,不相信似的:荀欢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早?

    不知道,她天天在训练房训练,应该是累了吧。

    关燕清才不管荀欢真睡假睡,炫耀着说:这个大款好像十年没见过女的似的,把我的嘴巴都咬烂了。

    你们那个了?谢清明不相信地问。才认识多久你就让她亲?

    不是呢,我暗恋他,制造机会让他亲,哎哟,刚刚开始还是正人君子,没熬多久,经不住我的一番主动,那个猴急,把车停在山顶上看景色,就猴急巴脑的!

    切,就知道是你主动!

    那当然,你知道他给我什么?

    什么?

    不限量的卡,随我刷!

    你把自己就这样卖了吗?匀红有一点点嘲弄的味道。

    匀红

    什么卖不卖,干嘛说得这么难听。青春就是用来挥霍的,我那么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名校的青春,值这个价。

    小心他哪一天把你踢了!

    为什么要踢?我这么青春,靓丽,名校毕业,他打着灯笼也难找呀,他说他特欣赏我主动,像火。

    滚!关燕清,说的什么呢!我怀疑你考名校不是为了给社会做贡献,而是为了钓金龟婿。

    难道你们不是?

    不是呢,为了梦想。

    为了活得有尊严。

    为了做科学家。

    ……

    女同学纷纷说出自己为什么考名校。

    匀红说:我考名校就是为了提升自己,以后可能会选择单身,一辈子都不会寄居在男人身上。谢清明表扬她高洁圣雅,是真正有意义的挤进名校。谢清明还补充说:谈感情太好时间,我要研究新药,对抗病毒,估计没时间谈恋爱了。挤进名校是为了有更好的资源,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

    同学们都为她们两挤进名校的原因点赞。

    荀欢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这么拼命考名校呢?

    为了不再有人重复自己那样的童年,像王丁那样,组织复仇者联盟,让每一个小孩子都开开心心地上学放学,让这个世界就没有校园暴力这回事!

    可是,现在,荀欢觉得,实现这个梦想,靠个人的力量,真的有点难,不知道王丁现在在做什么呢?

    王丁当然没有忘记自己的梦想,他把老家的房子抵押了,拉起一帮同学,开了一个小小的三盒软件公司。

    因为公司刚刚开张不久,所有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都分不清现在是何年何月了。

    至于荀欢,他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只是在午夜梦回地时候,还是会想起。

    但是,也就那么一瞬,就不再想了。

    荀欢也不想再去想起谁,全当是一个梦!

    醒来后,昨天的一切都全部清零。

    第二天,荀欢很早就起床。

    操场上晨练的人真多,有老师有学生,荀欢热情地打招呼。

    本来只想跑一圈就去吃早餐的,但是,最后荀欢改变了主意,还是跑了两圈。

    中午,荀欢去了学生会,打听做兼职的事情。

    推门进去,几个同学就认出了她,他们惊叫道:你是荀欢!

    是的,你们怎么知道?荀欢觉得很奇怪,自己那段时间都在训练,从来都没有抛头露面,怎么就有这么多人认识自己。

    怎么不知道,你们跳的那个失恋者联盟,太有意思了,感觉失恋的天空在下雨一样,特别是你,表情太真实了,他们都在打赌,说你肯定正在经历一场痛彻骨髓的恋情,是不是,荀欢!

    荀欢的眼睛突然就湿湿的,很想哭,但是,她飞快地就憋回去了。弱弱地回答说:我都没有正式谈过恋爱呢,哪里的失恋,要说失恋的话,可能是暗恋不成功吧。

    不会吧,荀欢被选成校花,还有爱不到的人。

    不说这些了,好吧,我想找份兼职,赚点钱。请问现在有这样的兼职吗?

    不会吧,你还用做兼职啊?男同学像看怪物一样上下打量她,一点儿也不相信似的。

    是的。荀欢斩钉截铁地说。

    男同学突然满脸堆笑,说:就看在校花这么积极勤劳的份上,来来来,我给你选一选,再问问对方,争取给你挑一个最好的兼职。

    说完,另外一个高个子男生,认真地在电脑上查起来。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他尖叫着说,找到了。

    什么兼职?荀欢认真地问。

    一个女企业家想给她的儿子请个家教,请问你有兴趣没?

    在哪里?

    不是很远,两站地铁就到!

    好的,我去。

    男同学给荀欢把地址打印出来。额外招呼说:这个女企业家比较挑剔,有几个同学去做过,都没有能坚持下来。听闻他儿子也比较难弄,十三四岁正值叛逆期,据说能上天入地,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荀欢说:算了,就这个吧。

    那好吧,这个工资高,月薪一万!

    为什么这么高?荀欢护住胸口,表示太夸张了,有点不敢相信。

    因为如果你去的话,可能要住在她家,她是单亲家庭,除了外公外婆,没有别的人,而他妈妈太忙,基本上都不会在家的。

    哦!这个意思是说,我要住在那里陪读?

    是的。

    哦,好的,我考虑考虑。

    荀欢起身,走到门口。

    男生突然说:你认识王丁?

    你怎么知道?

    他那里也在招工,不过,他刚才说,不能招你!

    哦,不认识,可能他看到同名的吧。

    同时,荀欢又补充道:那个兼职的事不用考虑了,我明天就过去面试。

    好吧,资料电话都打印给你了,你自己联系就行。

    荀欢觉得这个兼职好,住在外面也没有关系,早上早点回来,晚上训练完就过去,哎,不晓得包不包吃,如果包吃的话,几餐饭钱也省了哈。荀欢这样想着,竟然露出了笑容。

    不过,王丁为什么要说不能用自己!我跟他有仇吗?

    这是表明连朋友都没有得做吗?

    本来还犹豫两个男生自己都喜欢,不知道选谁,现在倒好,鸡飞蛋打,啥也捞不着。

    仿佛突然一下,胸口就像被刀刺穿一样,一阵一阵的痛,让她透不过气来。

    不行,我不能再回宿舍里了,关在那里听关燕清唠叨,自己很可能会崩溃。

    怎么办呢,记得以前,有同学欺负自己的话,自己就会沿着那条小河,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自己走不动,但是,心情会好很多。

    不如就去外面转转,荀欢觉得这个想法非常不错,这叫自我调节。况且今天周六,天气也好,来北京这么久,自己都没有好好地去逛一逛。

    荀欢记得,以前答应过爸爸,说要带他来故宫看看的。

    可是,直到爸爸回老家,自己依然没有带爸爸来过。

    这人生呀,有些事总以为等等再做就可以,谁知道,有些事等等就翻篇了。

    百无聊赖,从城楼走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瞬间就把荀欢淹没在人海里,靠近故宫的前面有很多特色工艺品摊摆在那里。

    荀欢眼前一亮,奔了过去。拿起一个布做的装饰品放在手心,真的好精致,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布袋,呀,还有套瓷娃,王丁曾经送的套瓷娃。刚刚伸手拿了一个,一个轻柔的语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咱们就这么定了吧!买一套吧!”一个个高的女孩,正拿着一个肥嘟嘟的瓷娃,对一个对中年男子说。

    荀欢看到她拿起的那个瓷套娃,好像王丁送的那个瓷娃呀,思念一下把荀欢拉到很远。然而,两个人甜蜜蜜的对话,更是跳起了荀欢的兴趣。

    “听你的,。你想拿几套都行,宝贝。”中年男子笑着说。

    “噢!对了,宝贝,昨天的报纸上报道了你,说你是寒门培养出的模特,从小学习舞蹈,还配了你读书时候的舞蹈照片。我买了一张,偷偷放在办公室。”中年男子又说。

    “什么读书时的舞蹈,有那么幼稚吗?在一个学校拍的艺考生的侧影。你以为现在都有那么多的真材实料呀,如果没有干爹你,我也得不了冠军的。”女孩说完撒娇地钻到中年男子的怀里。

    荀欢心里一咯噔,原以为两个人是一对儿,却原来是干爹呀。怎么冠军还要靠干爹,关干爹什么事?荀欢觉得这里面一定有故事,于是就若无其事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中年男子压低声音说:别闹,注意点,等下母老虎看见,会要人命的。

    你就知道母老虎,女孩子生气了,一张脸立马就拉了下来。

    我靠,这是在争宠呀。荀欢想,更多的像吃醋。

    别提她了,给我们添堵。你那天的照片,确实风光惊艳,头顶金冠,手捧鲜花,笑得像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你看看,经这么一个赛事,你一下子就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了,大家都在谈论你,欣赏你,好多女孩会因为你的风光而选择走上模特这条路的。

    那是她们幼稚,以为长得高,漂亮就可以做模特呀,真是发她的大头梦,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要靠机遇,就好像我遇见你,对不对?

    那当然,她们走得再好,再漂亮,身材再黄金比例,也比不过我这个评委主任呀。

    就是,算你识货。最看不起有个小女生,装清纯,以为自己多八辈,最后还不是只得了一个最佳上镜奖,还想同我争冠军,真是笑死人,还没断奶呀。忆婴女孩,你知道不?

    什么忆婴女孩?中年男子奇怪地问。

    这个你还不晓得呀,忆婴女孩是指成年人的举止行为,偏向或类似婴孩或少年儿童。这样一种现象。具体表现为用奶瓶喝水或穿着打扮幼稚。专家认为家长应从工作或生活上进行开导,让她们逐渐适应从学校到社会的转变,逐渐使她们自动放弃这样的现象学会自我成长。

    荀欢突然就自我检测一下,是不是自己就是忆婴女孩,啥事都想依赖别人,还特么幼稚地要死。

    是的,中年男子附和道,有些女孩子都要大学毕业了,还跟个小孩似的,真是很倒胃口。我觉得吧,我们乐迷虽然年纪不大,却成熟,风情万种,特么还会做人。

    两个人边说边走,荀欢本来对他们谈论的话题不感兴趣,但是,听他们说的模特比赛的事情,却非常感兴趣,所以紧紧地跟在她们的后面。

    你放心,很快你就会大紫大红的,一定会有很多报社杂志的记者要采访你,有很多渠道的人想给你出书。

    “是吗?我还真的喜欢被人吹被人捧!吹爆在天空最好,那就变成彩虹了。”乐迷一脸的洋洋得意。

    你还太嫩,没有一点社会经验。中年男子有点担心地说。

    为什么这样说。乐迷又不高兴了。

    谁采访你都去呀?

    不然,要怎么样?

    当然要选择正规的报社,正规的杂志,发行量很大,人们朗朗上口耳熟能详的大牌媒体,你才愿意去呀,不然的话,怎么显示出你的高大上呢。

    那要怎么选呀。

    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怎么不是他们主动找我,还要我们去预约吗?

    没事,你刚刚出名,不要把自己想得跟大明星一样,虽然他们也想抓住这个风口浪尖,但是,我们也得抓住机会,适当表示一下,放心,不用费什么,他们就会把你吹上天的。

    真的吗?

    骗你干嘛。

    那太好了。

    记得哈,这段时间把自己养精神点,我会不时地多带几家大的媒体来采访你,他们来头大,有自己的灯光师,造型师,摄影师,还有名记。台词也是写好的,你只要先看一遍就行。

    等他们采访完,都会连夜写新闻发出去,你的事迹就会飞快地传遍大街小巷,这样一弄,不出一个月就会提高知名度,自身价值也会渐渐不断的提高。。

    是不是真的哟。

    怎么不是真的。这个社会,如果想红,谁不包装自己呀,你一个灰头土脸的人上台,不给媒体曝光的话,谁认识呀。

    这句话,荀欢早几天好像在哪里听过。那个摄影师不也是说,要包装自己,宣传自己,要出书要写自传,可是,荀欢知道,自己是没有钱财用来包装自己的。

    他们两个继续在说着什么,可是荀欢已经听不下去了。也不想听了。

    刚刚他们的一番说话,让荀欢彻底清醒。自己的模特梦,到底还要不要走,要往哪里走?荀欢觉得好迷茫。

    刘湘年带着关燕清也在故宫里转。

    准确地说,刘湘年是跟着定位,在找荀欢。

    荀欢在低头想着自己的心事:模特大赛真的都是那样吗?她们都要认干爹吗?可是,荀欢不想认干爹,也不知道他们说得对不对?以前,有什么事还可以问王丁,现在,有什么事,只能自己扛着。还有,明天去那里找兼职,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企业家,会不会像王丁的妈妈那样,跟母夜叉差不多呀,总是说些尖酸刻薄的话,把荀欢堵到角落里,荀欢一忍再忍,可是,不去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生活需要钱,比赛需要钱……

    钱呀,荀欢叹口气,一抬头,就直勾勾地看见关燕清挽着刘湘年的手,笑嘻嘻地立在自己的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荀欢的心里,竟然有着深深的醋意,但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深深地隐藏了这种情绪,从小,荀欢就学会了隐藏情绪。很会演戏,只见荀欢立马露出笑脸,满脸堆笑地说:关燕清,原来是你呀,你们俩个真的好配呀,天生一对似的,恭喜你们。

    刘湘年听到荀欢这么一说,心碎了一地。

    荀欢看到关燕清紧紧地箍着刘湘年,心碎了一地。

    两个心碎的人,就这样看着彼此走开。

    荀欢没走多远,还是很没出息地哭了,本来想憋回去的,最后还是没有憋住,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哭得像一个孩子。

    好多游客奇怪地望着荀欢,荀欢也不要在乎,索性坐在一个柱子旁,把头埋在那里,让眼泪无声地滑落。

    然后,荀欢拿出今天他们给的资料,拨通了那个女企业家的手机号码。

    喂!你好,请问是戴美女吗?荀欢说话的时候,已经调好了情绪,不再带有悲伤。

    我是,请问努哪位?电话那头传来精致的女声。

    您好,我是H大学大一的荀欢,请问您是不是要招一个家教。

    额嗯,是的。请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呢?

    今天就有空,可以吗?

    那你今天能不能就搬过来住,因为我们的父母去医院了,家里没有人照顾小孩。

    哦,那好,我马上过去,请问您在家吗?

    不在,我在韩国呢,家里有保姆,你去的时候,保姆会开门。

    哦,那好,我去了之后再联系。

    拜拜!

    拜拜!

    挂了电话,荀欢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这样子搬出去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再也不用直接面对,不用心碎了。

    重新站起来,观看几个景点,荀欢觉得心情好多了。

    努力地观察身边来来去去的人。有形单影只的,有出双成对的,也有一大家子托家带口的。荀欢想,也许一百个单身旅游的人中,肯定有一个正在失恋。

    荀欢感觉自己失恋了。由刚开始的二个人喜欢自己,到现在一个也没有了。再美好的风景拥有这样的心情,本来想散心的,最后却变成了闹心。

    出到城楼门口,荀欢买了一个套娃,一个方形的布包。

    回到宿舍,正好没有人。收拾一些换洗的衣服,洗漱用品,拖鞋,毛巾。用了荀欢二十分钟。再次坐上地铁,下午三点不到。

    按照资料上给的地址,荀欢却找了好久。

    真是个路盲呀,荀欢急得跺脚。

    一个热心的大妈热情地给荀欢指路,根据她的指引,荀欢在一个别墅的门前停了下来。

    好气派!荀欢立在那里,都不敢进去。

    门前大大的草坪,一根枯叶纸巾都没有,花儿朵朵盛开在矮树之间,微风吹过,阵阵清香扑鼻而来。一楼的大门离地二米多远,要走十几步台阶上去。

    荀欢慢慢上去,门突然就开了。

    应该是戴女士口中的保姆吧。

    阿姨,你好!

    进来吧,阿姨给荀欢拿鞋,继续说:刚刚戴女士打电话过来了,你是荀欢是吧。

    是的,阿姨。

    阿姨向右边的一个大门努努嘴,然后说:成成在那个屋,你去看看。

    荀欢轻轻地敲门,门开了,紧接着,一个篮球抛了出来。幸亏荀欢眼疾手快,用双手抓住了。

    嘿嘿,算你厉害。以前的那几个怂货,一个个都被砸得皮青脸肿的。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成成,我的天呀,最少有一米八了,荀欢进门的第一感觉,这孩子够调皮够直接。

    荀欢把球轻轻地放在旁边的篮筐里,对成成说:这算什么,我学过跆拳道的。

    你就催吧,就你还学跆拳道!

    是的,我的教练是我的朋友,他叫王丁。

    你认识王丁?

    是的,他还是我小时候的邻居。

    额嗯,我老喜欢他了。你有他的照片吗?

    有他获奖时的照片。

    拿来看看?

    荀欢从手机里面划出王丁的照片,递给成成。

    成成接过照片,一张张地翻,不停地夸:真的好帅,他们集体打的品势好美。

    那当然,人家练得很刻苦,有时脚指甲都踢掉呢,还要完成比赛。

    这么坚强吗?

    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容易得奖呀。

    也是哈。

    恩,姐姐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H大学的呀!

    是考来的吗?

    是呀。

    那学校很牛掰的。

    你以后也可以去呀。荀欢说。

    别开玩笑了,我哪是那块料!成成竟然有些腼腆。

    你一定可以的。

    真的?

    假不了,我以前也是学渣,后来,在王丁的影响下,才慢慢变好的。

    那你不还得感谢他。

    是的呢。

    姐姐,他是你男朋友不?

    荀欢定定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这小孩子,懂什么男朋友女朋友。

    姐姐,你就老土了,我们现在这些孩子,什么都懂。

    那都是不懂装懂,男朋友女朋友更多的是负责任,而不是你们小孩子想的那样。

    姐姐,你谈恋爱没有?

    没有!荀欢有点严肃。

    姐姐为什么不谈恋爱。

    没钱呀。

    要钱干嘛?

    没钱人家瞧不起呀?

    不会吧。

    是的呢,大人很现实的,跟你们小孩子想的完全不一样。

    哦,那我还是做小孩子好些。

    现在可以复习功课了吗?

    可以了吧,成成还是有点不情愿。

    你哪几门功课比较好,哪几门功课不好?

    都不是太好!

    喜欢数学吗?

    都不是很喜欢。

    那我们定个计划,八门功课,主科每天加强复习一门好吗?

    成成不语。

    你怎么不说话?

    姐姐,我只是想知道,我以后真的能考上你那个大学吗?

    你按我说的去做就可以。

    真的吗?太开心了,估计我妈妈会在梦里笑醒。

    很辛苦的,你别高兴的太早。

    怎么辛苦法?

    告诉你吧,我从小学五年级认识王丁开始,每天晚上都是十二点以后睡觉。

    我也可以的,成成这样承诺着。第一天就开始闹情绪,荀欢让他写一千字的作文。

    他坐在那里,憋了半天,写了五十个字。

    我不写了!成成撒娇。

    为什么呢?你是男子汉哟,做事不能半途而废哟。

    我不是男子汉,我是男生。帅气的男生。

    男生也要养成好习惯,做事有始有终。

    我就喜欢始,不要终!

    想不想上H大学。荀欢大声喊道,声音里竟然有点杀气。

    成成一愣!以前那几个老师都是奶声奶气的,求爷爷告奶奶的,还没见过荀欢这么凶的。你凶什么,成成不屑地问。

    我可告诉你,我不是来这里混工资的,我来当你的老师就要把你教育得像我一样优秀。

    成成把嘴一瘪,冷嘲热讽:很厉害呀,好优秀哟,我好羡慕哟。

    羡慕你就努力呀。荀欢不管他如何嘲弄,尽管语气温和。

    不要说了,我写就是了。成成不耐烦,坐在那里又磨了几十个字,放下笔,头眼瞄了一下荀欢,起身拿来两瓶饮料。

    你,给!成成递过来的饮料被荀欢放在桌子上:我不吃垃圾食品。

    这是几十块一瓶呢!成成尖叫。

    你是觉得几十块值钱,而不是在乎营养,干嘛喝饮料,直接吃钱就可以了呀。

    你真是无语。成成显然不赞同她的说法。

    况且,上课时间,我也不能吃东西。

    下课了,你喝什么?成成反问。

    我喝水!荀欢把眼睛瞪得浑圆。

    凶起来一点也不吓人!成成嘀咕。

    你不做完我等下就会很吓人。荀欢警告他。

    我倒想看看你怎么吓人?成成跟荀欢杆上了。

    荀欢歪着脸,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吹了一口气,把额头上的头发,吹到头顶上去了。

    还真是……吓……人。

    然后,成成就把刚才这一段过程写了,并取名叫《我的老师是女鬼》

    荀欢看完后,气得不行,却不能发作。

    而这边,一个男人也急得冒烟,像热锅上的蚂蚁。

    刘湘年自从在故宫撞到荀欢后,以为荀欢会吃醋,会当场纠着关燕清的衣领,打个你死我活。

    但是,荀欢表现得云淡风轻。

    荀欢走后,刘湘年咆哮着对关燕清喊道:你妈个X,你让我花这么多钱请你来演戏,你说你演技精湛,不会露出马脚,你看看你,演的都是什么,全被你搞砸了。

    关燕清一点不生气:那你就假戏真做不就完了,她有什么好,我觉得我比她强多了。

    刘湘年恍然大悟:你打电话给我,本意不是想帮助我得到荀欢的心,是想自己借机上位吧。

    有什么不可以吗?关燕清凑上去。

    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刘湘年冷冷地说。

    我看上你有钱啊,大家都是成年人,就不要玩那种假惺惺的猫捉老鼠的游戏。关燕清谄媚着说。

    你真是庸俗。不知道你是怎么考上那个学校的。刘湘年有点不屑,一张脸冷若冰霜。

    哼!关燕清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你以为荀欢比我有好,她不一样花你的钱。

    你不要玷污她。刘湘年冷冷地。

    关燕清也急了:她这么努力,不就是想傍个大款。

    我已经破产了,一分钱没有了,现在还欠几千万,天天被人追债!刘湘年撒谎的本事一流,可怜兮兮的样子,人见犹怜。

    真的吗?关燕清花容失色。

    真的,车子也抵押了,等下就有人来提车。求求你帮我配合一下哈,你就说车子没用几次,根本就是新的,因为这段时间去了韩国。刘湘年也应该是个戏精,奥斯卡影帝,不去演戏真是浪费了。

    你个死伪君子,原来是个负翁!怪不得荀欢不选择你。关燕清说完,愤怒地看了刘湘年一眼,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刘湘年杵在原地,嘴里喃喃地道:要不要这么现实呀,感觉像演戏一样,早知道她这样,何不就那个了她,让她长个记性,说不定对她的人生还有积极的教育作用。真把有钱人都当成二百五了。

    荀欢呢?刘湘年急急地查监控,吃惊地发现,荀欢回了宿舍,然后,坐地铁,去了附近的一个别墅群。

    急急地拨打荀欢爸爸的电话:喂!伯父,你出的这个主意到底行不行呀?

    怎么啦,出什么问题了吗?荀欢爸爸正在装修房间,里面动静很大,所以,他说出的话,几乎都是吼的。

    出大事了,荀欢去了一个别墅里去了。刘湘年又急又怕,不知道如何是好。

    荀欢爸爸倒是淡定:不可能,别人的女儿我不敢说,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了解,她就是穷到要饭,也不会出卖自己的。

    但是,我查了她的定位,发现她是真的去了那个别墅群。刘湘年也不相信,但是,定位不会错,她就是出现在那里。

    可能是有别的同学邀请去的,或者有什么事。荀欢爸爸安慰刘湘年。

    不行,伯父你还是打个电话吧。刘湘年还是不放心,继续说:你看看你,出的这个嗖主意,说要刺激刺激她,让她学会珍惜眼前人,现在倒好,把我刺激到心脏病都要犯了。

    别急别急,我打个电话看看。

    荀欢进入别墅以后,就把手机关掉了,怕影响自己的工作。上完课,已经九点整。阿姨已经收拾好荀欢的房间,吩咐她说:被子都是消过毒的,地板也消毒了,干干净净的。荀欢觉得木板地面真的很干净,打赤脚在地上训练起来,虽然今天白天遇到的那个干爹,说的话谁相信呢,其实那个女的真的不错,本来就是冠军的材料,只不过她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偏偏还要信奉什么所谓的靠山。

    荀欢重重地下了一个一字马,对自己说:一定要靠真本事走上台去。坚决跟不合流的事情做斗争。是金子总会发光,就怕自己不是金子,整天想着找钻石借点光。

    荀欢的爸爸断断续续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荀欢依然没有开机,也有点着急。反而埋怨起刘湘年来:你看看你,追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子都不会追,还要我来帮你弄这个苦肉计,反串计,我女儿有什么事我就找你。

    刘湘年立马变得清醒:要不要报警?

    报你骨头呀,要让全世界知道她在别墅里,万一她真的只是在工作,那还让她怎么做人呀。

    那怎么办,伯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都急死了。

    荀欢后来太累就睡了,忘记开机。

    爸爸更急了,简直是吼着对刘湘年说:我命令你今天不准睡觉,在那个小区门口守着。

    刘湘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照做。把车子开在那个小区,打开车子上的行车记录仪,把座位调靠后一些,脑袋整在荀欢睡过的枕头上,惨兮兮地说:我的个神,到底做错了什么,谈恋爱谈成这样,搞得跟演侦探电影一样。这可是赤裸裸的跟踪呀,如果荀欢知道自己像狗仔一样跟踪她,会生气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