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九十三章 校花?野玫瑰才真!
    周,刘湘年特地把车停在海边。

    在他看来,大海是广阔的,只要细细感受,就可以拍一组人小海大的反差照片,蓝蓝的海、大大的海包容小小的弱弱的你,把人融入大海中,即给人视觉冲击又留给人好的意境。

    荀欢觉得刘湘年的创意不错。以前只能在书中感受面朝大海,暖花开,而今天,第一次与大海亲密接触,却又是这般景象,怎么能叫人不舒畅。

    摄影师喊,快点背过去,尽量用双眼看向远方的大海,感觉像是在眉间笼一片云彩,被湿气在眼中凝一片薄雾,人,海,天混合重叠,沉浸在那幽潭碧水之间,快,荀欢,你可以张开双臂,像露丝在泰坦尼克号上那样,展翅翱翔。

    荀欢照着摄影师说的,模仿露丝那样,忧喜参半,摆出飞翔的POSE,摄影师变换角度,追拍不同的视角。

    刘湘年生怕浪花打过来,把荀欢卷走。时不时在那里叮嘱:喂,注意安全,不要被浪花拍到。

    话音刚落,一个细浪拍打岸边的礁石,大大的水花把荀欢包围。

    漂亮!摄影师抓拍这漂亮的瞬间,忍不住拍手称快。

    漂亮你甲摆子,人都淹没了!刘湘年一个箭步冲过去,匆匆把荀欢从沙子上扶起。

    荀欢已经湿漉漉的了,刘湘年胡乱地从袋子里拿出自己的车衣,给荀欢包住。摄影师的助手眼疾手快,迅速搭建一个换衣间,虽然小点挤点,但在海边有一个这样的换衣间也还是不错了。刘湘年递给荀欢一蓝色的包裙。这个裙他看中很久了,荀欢爸爸说荀欢喜欢蓝色,于是他就坚决地买下来了。

    荀欢是最好的衣架子,洁白的皮肤,配上这一浅蓝,很适合她清纯的气质。刘湘年眼前一亮,偷偷地在荀欢的耳边说:仙女下凡来了。荀欢觉得他的格很好,一点也不像有忧郁症的人,估计同学伍越一定是被人收买了。

    刘湘年说完,顺手摸了摸荀欢的腰,宠溺地说:宝贝一定累了,我们去一个酒店休息,边吃边聊,争取天黑弄完,开车回家好吧。

    听你的安排吧。荀欢也只能这样说,要是她自己,是没有财力和人力来这里取景的。哎,这个世界上,很多事并不是拼尽洪荒之力就能做好,还需要很多别的辅助。如果只有荀欢一个人,被浪花打湿,都不知道找谁来保护自己。

    一个人的力量,除了可以努力学习,要撬动地球,支点不能缺少,现在,刘湘年应该就是自己的支点。

    酒店离大海边有点远,开了将近五十分钟的车。选了一个好点但也比较优惠的酒店。一行人走了进去。

    几杯酒下肚,话就会多起来。

    摄影师说,做模特这一行,一定要懂得包装自己。包装,宣传推销自己在当今社会,含金量是非常大的。如果你不包装不宣传,就像一块璞玉,没有人打磨,又怎么会被人发现呢!要想让公众知道你,就得不要命的包装和宣传。

    大众其实也不知道你也没有料,到底有多少料,但是,你的宣传铺天盖地,她们也就在意识里被动接受了。虽然有时候也会议论某某名人其实没多大能耐,全凭包装宣传才大红大紫的,但是,名人依然红着,几个人的口水改变不了什么气候。

    但是,别人靠名气,已经功成名就,成为了金字塔顶端的神。

    荀欢静静地听,刘湘年客气地倒酒。几个人聊得正酣。

    “先出名,再成神!摄影师恰一口酒,继续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把你的经历写出来,一定会畅销的!书名我已经想好了,叫《寒门才女的模特梦》

    荀欢连连摆手,说:还没考虑过写书。“我以前想过写书,但是,现在太忙了,一天到晚,时间都安排得特别紧,但是,写书需要很多的时间。我还要练习模特台步。

    那就挤点时间写,十万字也行。一天几千字就够了,好快的。现在是出书,教授写,演员写,主持人写,连小偷乞丐也写,又赚钱又出名。

    “请人写可以吗?有些知名写手都愿意做枪手。”刘湘年对这些也知道一点点,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也有听说过。

    “没问题!我正想说呢!保证请最好的写手,最出名的记者,而且,现在纸质市场不景气,写书也不好卖,卖不到高价钱,稍微花点钱,就可以请到一个优质的名写手。

    是吗但是,我没有钱呢,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家里也没有钱。荀欢如实相告,不想再谈论出书的事。

    没关系的,荀欢,我会帮你的。刘湘年信心百倍,拍拍自己的脯。

    还是不出先,等得奖之后,再谈出书的事吧。

    也行。摄影师想想后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但是,只有刘湘年知道,荀欢不想花他的钱太多,怕什么呢我又不要你还,刘湘年在心里说。

    餐毕,为了活动活动筋骨,有助于消化,刘湘年提议大家去打保龄球。他觉得,要多带荀欢接触外面的世界,开阔她的视野,别一丁点小事就弄得面红耳赤的,像个小学生一样。

    而且,打保龄球是一项高雅的运动。这种室内体育的运动。在欧、美、大洋洲和亚洲一些国家很流行。

    刘湘年兴致勃勃,他对每一种高雅的活动都非常喜欢。但是荀欢第一次玩这个,也是第一次见识保龄球,战战兢兢,小心拘谨,生怕弄出差错招人笑话。

    里面玩的人比较多,球与球之间相撞的啷当啷当的声音,有点刺耳。

    荀欢先去了厕所,准备在那里休息一下,让男生们自己去打球比较好些,从洗手间出来,她就那样,立在镜子前,任水流哗哗地从手缝隙里滑过去。透过镜子,荀欢却想到了王丁,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会不会怪自己以这样的方式追逐自己的梦想,会不会鄙视自己。

    哎!荀欢无奈地叹口气,从洗手间里走出来。

    荀欢!你在干什么!刘湘年守在门口有十几分钟了,见到荀欢,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荀欢能闻到他上淡淡的香水味。

    但是,荀欢总有一种感觉,自己不能够这个男人。没有资格这个男人,她应该是属于王丁的,从小学开始就应该是那样。

    刘湘年把荀欢搂得紧紧的,生怕她从自己的手掌心滑掉一样。他一直都小心翼翼,觉得荀欢心事重重,荀欢爸爸给他讲了王丁的事,荀欢应该是有有义的人,她的心里应该还装着王丁。

    但是,是自私的。刘湘年想用自己的痴,来一场公平的竞争,他就那样紧紧地搂着荀欢,忍不住又掰过她的头,看到她乌黑的眸子里,有晶莹的光芒,湿湿的,不知道是不是哭过,他感觉一阵心疼,底下头,轻轻地吻在她的眼睛上。

    荀欢竟然有轻微的颤栗。刘湘年明显感受到了,心里一,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保龄球大厅的那几个人。此时正在全神贯注地关注着球。摄影师奋力地把球抛了出去,看白色的大球往前滚动着,他凝望着,等待着碰撞的声音。

    刘湘年带荀欢到桌子边,教她最基本的抛球的姿势,荀欢很生涩,完全是从零开始。

    这时,摄影师刚刚传出的球传来啷当一声,荀欢吓了一跳。刘湘年叫她别怕,刚开始,荀欢对此并不感兴趣,但既然大家都在玩,也就配合着应付一下。

    刘湘年教得很认真仔细。送球时体摆正、松肩、直向球道助走,维持手与脚之间的配合,球的摆动要像钟摆一样垂直于地面。最重要的就是眼睛要注视跑道上的箭头,以决定球送出的路线。

    人生真是趣味,几年前那个小女孩的家里,米钱都附不起,几年后,却跟一帮有钱的富人在这里玩起来保龄球。

    荀欢玩了几次,也上瘾了,看着别人的球匡当声此起彼伏,球瓶子纷纷倒下。

    刘湘年让荀欢自己单独试试,荀欢拿起一个球,抛出去,半路停了下来。刘湘年在旁边喊:五指应均匀张开,用力抓住,以免滑脱,左腿前屈,子前倾,利用助跑发球。

    最后,荀欢大胆地抛球出去,心里也不紧张,弯着子,勾着脖子,大方地把球摔出去,突然,熟悉的哐当声响起来。

    太棒了,聪明!刘湘年由衷地赞美。

    荀欢觉得这个还是蛮好玩,接连尝试了几次。看着球在轨道上跑,心里特别的愉悦。

    只是,刘湘年丢出去,就是一个“满堂彩”。荀欢羡慕得不得了。

    虽然几个回合下来,已经精疲力竭,上也有很多汗水,但是,玩心却慢慢沸腾,埋在心里挑战一切的那种征服**又一次见了上风,总是想再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来这里的大多是有地位有权势的,穷光蛋也不会来这里,饭都吃不饱谁有心附庸风雅,事业有成,追求享受和放松自己的人才会喜欢这样发泄压力,有时也许是因为生意的需要,陪客户切磋一下。

    刘湘年见荀欢玩了一会儿,都出汗了,细心地递上饮料和毛巾。用眼神示意她休息一下。摄影师看到大家都冒汗了,跟刘湘年商量说:不如大家都去游泳池,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再去拍几个地方就回家了。

    一说到游泳,刘湘年的眼里就放出光来!他是南方人,水,今天又有荀欢在,一起游泳一定又是另一番感受。

    荀欢第一次穿着刘湘年给她准备的游泳衣服,觉得特别的不自在,双腿在外面露着,让她非常的难为。刘湘年飞起跳进水里,荀欢不会游泳,扶在栏杆上犹豫着要不要下去,刘湘年让服务员给她喊了一个教练,在教练的指导下,荀欢彻底放松了自己,简单的狗刨试游水,学得非常快。

    刘湘年从水下摸到荀欢边,拖她一起潜进水里,嘴巴飞快地凑上去捉住荀欢的嘴巴,忘的亲吻起来。荀欢都差点窒息,挣扎着爬出水面。刘湘年就喜欢这样突然袭击,让荀欢猝不及防,荀欢给他翻了一个白眼:讨厌!

    有多讨厌就有多喜欢,女人说话都是反的。刘湘年又开始嘴贫。

    荀欢担忧地说:你这张嘴,哄过多少女人,骗了多少人的感。

    刘湘年急了:我发誓,除了唐之外,就哄过你骗人的话,天打雷劈。

    又赌咒荀欢生气地说。

    刘湘年一下子就兴奋了:你是不是担心我

    死开!讨厌。荀欢假装生气,气喘吁吁地准备爬上岸。被水泡了一会儿,浑困乏,两腿发软,口干舌燥。

    刘湘年急急上岸,贴心地给她披上大毛巾,坐在泳池旁边的椅子上休息。

    那边,有美女在带着海豚表演,人群扎推围在那里观看,荀欢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近海豚。心里其实很激动的,今天这一天,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她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她即喜欢这样美好的生活,又害怕这生活偏离了自己的轨道。

    不知道,未来,迎接她的是什么

    爸爸这段时间都很少打电话过来,王丁这几天也没有任何消息。以前心心念念的生活圈子,现在都渐渐地边缘化一样,只有刘湘年,充斥着自己的生活。

    下午五点,一行人再次来到海边。

    晚霞照耀的海滩美仑美奂,光线由于色温关系,会形成较为明显的色调倾向,尤其适合表现某种绪。宣泄一种特殊的感觉。逆光或侧逆光真正地体现了光影的神奇——漂亮的轮廓光带出的晶莹发丝,环境形成的千变万化的高光与影,人物地上的投影,摄影师让荀欢站在礁石上,露出深思的表。

    在逆光和侧逆光下,缩小人物与背景之间的光比,让海水曝光正常,人物面部变得黑,这样就能渲染伤感与压抑的绪,后来,摄影师、又让荀欢卧在礁石上,女纤弱的躯与坚硬的礁石、白皙的肌肤与黑黝的岩面形成鲜明对比,刘湘年很满意最后这一组照片,把这个照片做成油画,挂在我的卧室,一定非常好看。

    不会吧,荀欢暗示他:太压抑了,不适合你。

    啊,你……你怎么知道。刘湘年像被窥探了心事一样,呆呆地望着荀欢。

    荀欢答非所问,弱弱地问:我们现在回去好吗

    好的,听你的,我们马上回。摄影师,请收拾好你们的道具,我们开车回去吧。

    摄影师和助理已经在收拾东西了。

    刘湘年突然说:荀欢,我们两个照一张相片好吗刘湘年说完,就去拉荀欢,荀欢害羞地挣扎着跑开。

    已经拍了,刚刚的照片最真实好看,刘湘年不信,从摄影师手里拿出照片,只见荀欢笑容可掬地从他手里跳开,刘湘年一脸怜的望着她,绝配!刘湘年看后认真地说。

    荀欢没有去看照片,她怕刚刚照得不好,也因为太想回家了。

    开车返程,摄影师还是建议荀欢可以现在把书写好,等到模特大赛有点名气的时候,立马配上照片出书,因为新闻的失效期很短,再美好的事物,也会被新的事物代替。

    荀欢说自己会好好考虑,但是,心里却果断的拒绝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要的是国际名模,维密天使,而不是这几次小小的奖项就能把她留住。

    刘湘年边开车边把头转向右边问:宝贝,等下去哪里吃饭

    荀欢眼睛盯着外面的风景,心里想着心事,淡淡地说:晚餐就别吃了吧,一点也不饿。

    摄影师插话说:晚餐你们俩个去吃,我们就不当电灯泡了,等下换上我自己的车,你们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荀欢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真是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刘湘年在心里狠狠地责备道,却依然心疼地腾出右手,拿一个毛毯盖在她的肚子上。

    后面的摄影师在认真地翻看今天的照片,不住地夸赞:刘总,你女朋友确实漂亮,好纯!说真的,我拍摄过这么多模特,有些女的很开放,投怀送抱的,主动要求拍写真的,太多了,但纯洁无暇的,今儿还是第一次遇见。

    那当然,她以前就晓得读书考试比赛奥赛,活在象牙塔里,我是他人生的第一个男人,我都感觉她好生涩,像一块璞玉。

    你这是赚大发了,捡到宝了,现在这样的女孩子真的好少。

    那不是,她还是学霸呢,你不晓得吧,那个全国牛掰的H大学,她都是凭自己的能力考上去的。

    怪不得,我看你对待她跟对待别人完全不一样。

    那当然,她都高中我就暗恋她了,一路追到北京来的,你以为我容易呀!

    不容易不容易!

    你的看好她哟,这个花花世界,惑那么多,而她又那么单纯的。

    额嗯,是的,你说得对。准备等她毕业就结婚。

    现在大学也可以结婚呀。

    我也想呀,但是,她事业心好强的,不会那么快同意的。

    额嗯,我也到了,祝你好运。

    摄影师下车,搬出他的一些器械。

    刘湘年跟他们告别,调转车头,朝一家出名的渔村开去。

    荀欢睡得很香,只是又做梦了,梦里,王丁的妈妈来到学校,指着荀欢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X子,真的是忘恩负义。我儿子为了你摔倒,都不能继续事业,你倒好,一脚踢开我儿子,让他伤心得不要不要的。他X的,要甩也是我儿子甩你这个不要脸的乞丐,你有什么资格,一天天凭这张脸骗这个骗那个……荀欢努力回应:阿姨,我没有!

    还说没有,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一点底线也没有,谁给你两块钱你都接受,从来不晓得拒绝,也难怪,你这样的乞丐,还想能有多高的觉悟吗?

    不是的,不是的,荀欢在梦里哭了起来……

    荀欢!刘湘年我。轻轻地叫。

    荀欢突然醒来,惊讶地问刘湘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呀,天都黑了。

    刘湘年抽出一只手,摸摸她的头,放心地说:没有生病呀,怎么一下就忘事了呢!

    忘了什么事荀欢吃惊地问。

    你今天不是在外面录视频拍照片吗?你不记得了。

    荀欢一拍脑门,这才想起那个事。不好意思地说:忒累了,这一天经历的事太多了,累得失忆了。

    是不是也不记得我是谁了刘湘年试探着问。

    荀欢知道刘湘年是开玩笑的,突然想捉弄他一翻:你就是那个摄影师呀

    刘湘年气急败坏,你再说我把车停在马路中央,把你亲醒亲醒一下。

    有胆你就停呀!荀欢赌气道。

    刘湘年可不上当,这是下班高峰期,搞得不好就会出事。

    不敢吧,荀欢笑笑着说。

    真想把你做了!刘湘年气急败坏地说。

    荀欢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窗外。

    怎么啦,生气了,小气鬼。

    没有呢。荀欢仍然看着窗外。

    荀欢!刘湘年轻轻地叫。

    你在别人的车子上就这么放松睡着

    是呀,怎么啦!

    你……你就不怕别人把你……那个

    哪个

    男女之间的事!刘湘年白她一眼,补充说:你有那么迟钝吗?

    怎么可能,我练过跆拳道,防狼有招。

    你就拉倒吧,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还防狼

    就我这长相,白天辟邪,晚上避孕。就不需要防狼了。

    我怎么觉得你是校花呀。

    哈哈哈!荀欢大笑:还校花,野玫瑰才真!

    刘湘年看她那自嘲的样子,就是觉得可。停住车,温柔地说:到了,荀欢,我们下车去吃饭吧。

    刘湘年给荀欢打开车门,并肩走着,刚进店,荀欢就发现,坐在门口包间里的一个人,非常眼熟。忍不住多看一眼:天呀那不是王丁的爸爸吗?而且,他也抬头看,正好看到了荀欢。

    他对自己是有恩的,总不能一走了之吧。

    荀欢立在那里,对着立面的人,礼貌地叫了一声:王叔叔好!

    你是荀欢吧,要过来一起不王丁的爸爸立马站起出来迎接。

    荀欢立即谢谢,匆匆忙忙离开。

    走到最北面的一个包间,荀欢的心还在砰砰直跳。服务员进来,刘湘年点好菜谱。

    怎么啦,荀欢,你好像很紧张刘湘年用手抓着荀欢的手说。

    其实,刘湘年,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

    我其实心里喜欢一个人!

    我知道。

    你知道还对我这么好

    没有关系呀,你有喜欢他的权利,我有喜欢你的权利。

    但是,我现在还喜欢他!

    我知道。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

    不坏!

    谁的钱都花

    不是的,也是有可原!

    是不是太不要脸了呀。

    没有呢,不要乱想,你家里那样,都能够考到这么厉害的大学,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要再自责了,好不好

    但是,我真的不想花你太多的钱!怎么办,我怕我会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现在我也搞不清楚,我到底是钱还是人!

    刘湘年没想到荀欢会这样说,听了心里还是有一点点难受。所以就没有说话。

    荀欢仿佛看出来他的心思,继续说:我的心里现在还装着王丁,如果你介意的话,可以离开我,我们宿舍有一个叫关燕清的女孩儿说要抢走你,她喜欢有钱的人,要不,把她介绍给你行不行

    你以为感是开关,想开几样开,想关就关吗?你不喜欢就可以安排送人吗?我对你付出这么多,你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刘湘年突然就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

    荀欢吃惊地望着他。

    服务员端菜进来。

    满满的一桌子菜,最后两个人都没有怎么动筷子。

    荀欢知道,刘湘年是真的生气了!

    刘湘年觉得,荀欢太过分了!竟然还给他介绍一个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餐厅,默默地上车。

    刘湘年发动引擎,荀欢拉好安全带。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到学校的时候,荀欢下车,说声谢谢。

    刘湘年沉着脸,一声不响地就开车走了。

    车子绝尘而去,荀欢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

    一个人静静地上楼,回到宿舍,舍友们在烈地讨论,学校里面选校花的事,荀欢一点兴趣也没有,洗刷完毕躺在上。

    手机安安静静的,一个信息也没有!

    过几分钟,荀欢又看了一下,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等了两个小时,最后,荀欢实在太累了,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荀欢觉得自己那糟糕的心,一下子好了很多。

    一个人下楼,吃饭,看书,训练。

    没有人打扰,过得也很平静。

    同学们一直在讨论选校花的问题。到底谁会是校花呢

    宿舍里的女同学一致认为:荀欢有材有样貌皮肤白皙,应该是真正的校花。

    荀欢认为唐雪最漂亮,才是真正的校花。

    于是,睡在上铺的龙云说:要不,我们打个赌,赌赢的一个月不用扫寝室。

    听说不用扫寝室,很多女同学都投入到这场赌局中。

    荀欢坚决地投了唐雪一票。

    而整个宿舍,只有荀欢一个人投了唐雪的票。

    结果,唐雪不是校花,荀欢才是!荀欢虽然赢了校花的殊荣,却输了这场赌局。

    这一个月,都是荀欢搞卫生!女同学好不快活,搞得不好,还要惩罚,再搞一个星期。

    荀欢也不生气,训练完,自觉地回宿舍搞卫生。

    刘湘年自从那次生气后,再也没有来过!

    王丁也没有只言片语。

    倒是有几个大三大二的学哥,给荀欢写了几封书。

    经历过刘湘年轰轰烈烈的,突然消失的后,荀欢才突然明白,感这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她决定暂时不考虑感的事。毕竟才18岁,各方面都不成熟,处朋友就像过家家一样,有什么意思呢陷得跟深的话,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周四,爸爸突然出现在学校!

    他把荀欢上次拍摄的一个U盘交给荀欢,然后说:荀欢呀,我要回老家了,我知道你应该也失恋了,这是一件好事,经历过这件事,我希望你以后处事要成熟一点稳重一点,不要那么单纯,到时候被人骗了,还帮人家数钱。

    荀欢听后,泪迅速涌涌上眼眶。

    她也不知道问什么会哭。

    其实,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从来都只是一个棋子,别人想进入自己的生活就进入,想离开就离开。来时不用通知,走时也不用打招呼,还一个个都那么理直气壮。

    凭什么呀!因为他们花费了金钱。

    所以,在以后的人生里,要想有尊严地活着,就得拥有经济实力。

    爸爸是在周离开的。

    荀欢挤着地铁把爸爸送到车站。

    还是来时的那副模样:一烂棉被,一个帆布包,一袋子换洗的衣服。

    爸爸哽咽着说:荀欢,爸爸对不起你,没有足够的金钱,让你直腰杆活得晒脱,可是,我已经尽力了,希望你不要怪我。还有,感的事,我希望你珍惜眼前人,不要等到最后,编刀开欻,两头洗刷。懂不有些人的缘分,是在佛前跪了几千年得来的,你不珍惜的话,又要轮回几千年。

    知道!荀欢不知道,爸爸今天怎么这么禅意,受了什么刺激吗?

    要懂得珍惜缘分,知道吗?没有人有义务惯着你,宠着你,懂不懂

    王丁那个孩子你就不要再去掺合了,那样的人自尊心特别的强,他虽然很好,但是还是不适合你,你会受不了的。

    爸爸!荀欢喊了一声。

    我知道你肯定忘不了他,但是,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么残酷,真正的是什么,没有谁能够说得清,你喜欢他什么,无非是小时候对你的呵护,但是,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是要关联很多东西的。他的家庭环境决定他家的人,不认可你。

    你就适合找一个知冷知的,你的人就可以了。

    ……

    爸爸还想说,但是火车马上就要开了。

    隔着车窗,荀欢看到爸爸老泪纵横。

    荀欢忍不住,又一次泪如雨下。

    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六点。

    再等半个小时,食堂就会关门了。荀欢急急地跑去食堂,有可的女生地打招呼:校花,你好!

    荀欢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地回了一个微笑。

    什么校花校草!我以后要做一只带刺的玫瑰,谁也别想靠近我!

    今天食堂里吃饭的人少了,菜也被吃得差不多。荀欢要了一碗稀饭,一个馒头。

    馒头甘甘的,稀饭滑滑的,还是这种感觉踏实。

    关燕清远远地走过来。

    先声夺人:哟,有大款男友还吃得这么寒酸呀。

    荀欢低头喝稀饭:一直都没有男友,你误会了。他就是我老家的,同我二叔住在一起。

    骗人!

    没有。

    那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要追他!

    荀欢有半秒钟的迟疑,最后还是给她了。

    关燕清略显得意,亲了一口手机说:保存了,你放心,我会好好利用这个号码的。关燕清说完,急匆匆地走了。

    荀欢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心里很不是滋味,再也吃不下去,索起离开。

    有学哥从树背后串出来,突然出现在荀欢的面前,荀欢吓了一跳。

    校花荀欢你好,学哥很地打招呼。

    我不是校花,很穷的夜玫瑰,想猎艳的话,请离我远点,我没有时间同你们玩。荀欢正愁火气没处发,这个学哥就成了出气筒。

    学哥碰了一鼻子灰,觉得非常不公平,也反击道:怪不得别人说你拜金,世界冠军对你那么好你看不上,被大款包,今天是不是被甩了,把气洒到我头上。

    荀欢没想到他会这样歪曲事实,慌不择言道:我喜欢大款,喜欢被甩,咋的,要你管。

    你就是个B子!学哥本就是一个老司机,碰了一鼻子灰,哪能容忍。

    荀欢反而不生气了:你早就知道,还过来跟我打招呼

    打什么招呼,目的就是想S你,你还以为有什么。

    荀欢气极了:就凭你也配!以后没事少出现在我的面前。

    说完这些话,荀欢感觉都有些发抖,急急地回到宿舍,一肚子委屈无处发泄。就那样静静地躺在上,紧紧的眯住眼睛,心里有泪,却不敢表现出来。

    如今,荀欢好怀念读高中的时光,心里赤条条的,无牵无挂,只要认真学习就可以,虽然穷点苦点累点,但是,那时候,目标单一,前途似锦。如今呢,面对各种各样的人,一下子都适应不过来。

    学哥的话刀刀见血,直击心脏;刘湘年走得绝,应该不只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已,王丁突然冷嘲讽,也不仅仅因为听他妈妈的规劝。

    可能自己存在很大的问题。

    也许,穷,是可怕。

    但是,因为穷,而去依赖别人,才是一种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