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八十八章 只是一个传说
    荀欢参加决赛的时候,已经是高三的六月份。

    决赛结果没有那么快出来,不能提前录取,高考却迫在眉睫,没有办法,只能一心投入到高考之中。

    这一段时间,边也发生了不少变化。

    王丁去年参加了高考,并且取得非常不错的成绩。考入了他心仪的重点大学,因为体原因,他被迫放弃自己追逐的奥运冠军梦。

    王丁的爸爸,人善真诚,能力超群,仕途顺利,连升了几级,去了北京。

    妈妈发展得不是很好,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澜。平平淡淡过去。虽然没到退休年龄,因为有轻微的抑郁,提前内退,跟着老公一起去了北京,也算是一家团聚了。

    最心碎的要数王丁,因为体原因,不能够再次站在奥运的领奖台上,荀欢考完后,回到了那个车库住,王丁一家因为有事要办,也回来了,两个人约好在楼下的亭台前坐了很久,谈理想谈未来,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执着于那个冠军梦却不能实现的缘故,在荀欢面前,王丁很伤心,哭得像个孩子。

    看到自己的儿子在荀欢面前哭得那么伤心,一直默默躲在一边王丁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她愤怒地冲进亭子,完全不顾个人形象,指着荀欢破口大骂:你个死乞丐,不要脸的东西,我早就警告你不要靠近我儿子,你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我儿子被你迷住了我没有办法,但是,你想嫁进我们王家来的话除非我死了,你这个……

    妈!王丁吓了一跳,突然从石板登上弹起,这状况是他始料未及的,抱歉地看了荀欢,发觉她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一张脸写满了恐惧,心急如魂,迅速地冲上前,急急地拉着她离开。

    妈妈很倔强,边走还边骂个不停,王丁急了,他轻轻地对妈妈说:您要是这样的话,全小区的人都能看见你干了什么,爸爸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大家面前呀。

    你这样只会把事弄糟,一点用处也没有……妈妈铁了心对付荀欢,骂声渐渐地变成了哭声,这让荀欢很尴尬。

    荀欢的爸爸也躲在一个角落里观察了好久,即气愤又心疼,心如刀割,半天了,他看着荀欢还愣愣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应该也是心痛不已吧。但是,他也没有急着出现,他觉得现在出现不是很合适,自尊心很强的荀欢知道他一直站在这里的话,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王丁应该是到家了,火速给荀欢打电话,荀欢接过电话,竟然安慰他说:你不要管我,管好阿姨就行!我……荀欢的爸爸再也看不过眼了,一把抢过电话,生气地说:我女儿不是乞丐,更不是妖怪,请你们以后对我女儿尊重一点,她在你们眼里可能狗屎不如,但是,她在我眼里跟宝贝一样珍贵,不管我们以前欠你们多少恩惠,那些也无力偿还,但是,尊重一个人,是一个人的最起码的道德修养,我希望从今以后,你们不要靠近我女儿半步,不然的话,我见一次打一次……爸爸说完就挂断电话,完全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荀欢几次都从爸爸的手里抢过电话,都被他用体巧妙地挡过去了。

    爸爸!荀欢站在那里跺脚。

    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你你是她的什么人,丫鬟吗?佣人吗?她是你的债主吗?爸爸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气得发抖,他找了那个石凳坐下,又慢条斯理地说:荀欢呀,有些人的眼界就是那样,一辈子都会盯在你曾经的落魄上,至于后来,你怎么努力怎么奋斗怎么出人头地,他们就把那些当成透明一样,一心一意想着你曾经是个什么样子,你曾经是如何落魄穷困潦倒,他们没有眼力劲,知道不,你再跟她在一起,只有你受伤的份。

    爸爸说的话,也是有一定的道理,这就是人的劣根。

    就好像有明星,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步从主播做到知名主持人,再到演员。但是,老家的人,在谈起她的时候,就会很不服气地冲出一句:哼,就是她呀,以前在某某班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待见她,那时候,她连都不是。

    瞧!多么恶劣的人,人的劣根就在这里,不懂得与时俱进,不知道把眼界放开阔一些。就像现在的荀欢,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这么些年,她通过自的努力,一步一步,把自己挤进了精英的行列,可以说,照着这样的发展势头,她的前途,应该是不可估量的。又怎么会像他妈妈说的那样,是什么乞丐,不要脸的东西呢?

    所以,荀欢爸爸对他妈妈说出的话非常反感,坐了好久,心里还气得要死。

    荀欢低声说:爸爸,你不知道她有轻微的抑郁,是个病人。荀欢希望用这个来替王丁的妈妈开脱,也好让爸爸的心里好受些。

    但是,爸爸不买账,把手一挥说:什么抑郁,都是闲得,闲得难受了,也就抑郁了,一个人一天忙得脚不沾地,又怎么会有时间抑郁,你见过几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抑郁过,况且,抑郁只是一种精神状态出问题,智商又没有问题,她这样开口闭口侮辱你,就是压根儿看不起你。

    知道爸爸护自己心切,荀欢也就不说这个话题了,只好转移话题说:爸爸,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在家里炸红薯坨坨吗?

    爸爸把脸转向一边,不服气地说:我虽然穷点,知心朋友还是有几个的,有什么事,别人都会第一时间跑来告诉我的。爸爸说这话时,突然就有点自豪,觉得自己在荀欢面前,特别有面子。

    荀欢猜测着问:是雪姨还是华叔她们给你打的小报告,然后帮你炸红薯坨坨,让你来这里现场听证是吧。

    爸爸听荀欢这么说,立马就不高兴了,一张老脸拉得老长,噼里啪啦给荀欢一顿削:你这孩子,读那么多书都读哪里去了,一点事理也不明了,人家怕你吃亏上当,才急急地找我过来,你倒好,一点不领,还这样说。

    荀欢看着爸爸那个生气的样子,心里即高兴又惆帐。虽然荀欢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忌讳别人口口声声叫自己乞丐,如果今天她不是王丁的妈妈,估计荀欢也不会饶过她,只是,只是,哎,怎么说呢恩义重过自尊,没有解释没有抢白,甚至都不敢对她说声不。

    回吧,荀欢挽起爸爸。这个状态,没有作业没有资料没有考试,突然感觉全都轻松愉快。

    爸爸的人缘越来越好,家里几个人正在闲聊,见荀欢他们进来,仿佛找到了话题的精髓。雪姨一步跳到荀欢的面前,夸张地说:你看看我们荀欢,要材有材,要样貌有样貌,要文化有文化,怎么还这样损我们荀欢,我们荀欢可不是随便给人家损的。

    人真是奇怪,只要自己强大了,边就会聚集一堆撑自己的人,做任何事,都会有人给你强出头,有人给你愤愤不平。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想当年,雪姨也是跟在那一堆说闲话的人之中,播撒着种种是非。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华叔就不一样,他只是笑,一句话不说,如果说这个小区有没有一个干净的人,没有欺负小时候的荀欢,那就只有门口的那位华叔了。他一如既往地对待荀欢,慈祥的,温和的,让她幼小的心灵也能感受一下现世的美好。

    还有几位邻居,荀欢不怎么熟,小时候可能见过,没多大印象,后来长大了,一直在外面读书,跟他们也没有怎么接触,所以没有多大印象。

    爸爸今天特别兴奋,招呼大家在家里吃饭,最不舍得喝的就也拿了出来,酒桌上,就听到爸爸在夸荀欢,其他几个人在跟着说好话,这样的饭局,说得荀欢想睡觉,也特别不舒服。

    爸爸跟荀欢完全不是一样的人。

    荀欢认为,自己考哪里,考得怎么样,都是自己的事,跟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为什么要这样滔滔不绝地讲给别人听呢,自己的人生冷暖自知,为什么要把别人拉进来呢。

    爸爸却不一样,揭开一切给别人看,把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好,用放大镜放大,调配最佳焦距,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上仅仅有的那一点点好。

    饭局吃了将近一个小时,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烟味,非常的刺鼻,让荀欢感觉特别的难受,但是,爸爸却完全不一样,他乐此不疲,最后还舍不得放下手里的酒杯。

    也难怪,一辈子活在最底层,被人瞧不起,难得这么扬眉吐气一回,有人撑自己陪自己跟自己称兄道弟做密友,怎么会拒绝呢。

    王丁打电话来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刚刚离开。爸爸听到电话响,半醉半醒地叫嚣:如果是王丁打来的电话,就不要接。

    荀欢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因为只有一个房间,无处可逃。

    爸爸凑近一看,奋力抢过电话,仗着酒劲,对着电话吼道:你还有脸打电话过来,都看看你妈妈是怎么霍霍荀欢的,我警告你,以后再扰我家荀欢的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

    哎,暑假开始以来,荀欢过得特别窝囊。爸爸严防死守,电话也要管控,就是铁了心不让荀欢与王丁接触。王丁走的时候,荀欢都没有赶得及去送送。

    有什么办法呢

    只能心痛彼此的遭遇,却什么也做不成。徒有各种感激与喜欢,却只有深深的遗憾。

    分数线出来,成绩还是在荀欢的意料之中,估分也没有差太远。考得还是很理想,发挥了自己应有的水平。

    填报志愿的时候,有一点小挫折,荀欢本来坚持要上一个服装学院,因为她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成为像大表姐那样出名的模特,引领时尚的潮流,走在时尚的前沿。等有了名气和声望之后,再同王丁一起,组织更多的复仇者联盟,让被欺负的孩子,有组织依靠,让正义战胜邪恶,让那些颤抖的小心灵得到及时的安抚。

    但是,班主任却有不同的看法,他说你去了H大学,一样可以做模特,大学有很多空余的时间,你完全可以发展自己的好,有那种专业的模特学校和模特公司,你可以去听课,也可以入模特班,去走秀。但是,如果这一次,你就直接选择服装学院,以后会拉低你的形象。别人很看重第一学历。如果第一学历是H名校,那么,这样的学校,一辈子都会给你上涂金。

    荀欢觉得班主任说得很有道理,自己也权衡利弊分析了一下,觉得老师想得还是长远,比较全面。因为服装设计在大学可以自己选修,而这样的名校,错过了就成永恒,以后再考进来,也不是那个感觉。

    今天的同学们,相见在一起即兴奋又惆帐。虽然填报志愿的事都完成了,但是,大家都依依不舍的不想分开。

    几个女同学,在一起聊着聊着,竟然哭了起来。

    胆子最小的男同学,也勇敢地向自己钟意的女生当众告白,女生觉得太意外了,傻愣愣地立在那里,同学们疯狂地喊起:在一起在一起。

    班主任立在教室窗户外边,脸上竟然出现一丝丝笑容。

    是啊,都毕业了,谈个恋也是无可厚非的事了。

    男生觉得这一幕不够刺激,组团唱了一首歌,真是绝了,竟然是荀欢最听的《刚好遇见你》

    多好的词呀:

    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

    星星还亮着几颗

    我们唱着

    时间的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

    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感的歌声最容易让人伤怀,这样的境,荀欢竟然想到了王丁,那个下午,在那个乒乓球台边,那个英俊的少年,叫她荀欢,而没有叫她病毒。

    可是,又怎么样呢!他妈妈竟然那么讨厌她,像讨厌大便一样讨厌。

    荀欢忍不住哭了。

    女同学不明就里,纷纷过来安慰,说一些诸如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过不了多久,我们还会相遇之类的话。

    荀欢哭得更凶了。她原以为,只要自己努力拼搏待到山花烂漫时,便可以和自己心仪的男生,躲在花丛中笑,可是,自己这么拼尽全力,却等到他妈妈在花丛中发飙呢!

    凌志英一点不解风,牵着王小勤的手,亲昵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小样兮兮的,得意地对荀欢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订婚了。

    订婚荀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相信地问:你们两个

    凌志英颇为得意:我们不是亲表兄妹,只是父母在公司结拜的,没有血缘关系。

    哦哦哦,那真是祝福你们啊,荀欢说完这个,突然就发觉凌志英眼里那一抹不屑鄙视又得意的神。

    没有办法呀,一个落单的单狗,不被待见很正常。

    走出校门,立在门口,荀欢忍不住回头张望,这个学校赋予自己能量和,多少不平凡的记忆,多少感人的点点滴滴,再回首,两行清泪挂腮边。

    这时候,有人打开车门,送上纸巾。

    荀欢抬起头,碰触到刘湘年那双炙的眼眸。

    荀欢本来不想坐他的车,因为她不想被人说闲话。但是,刘湘年诚意难却,校门口人来人往,在刘湘年打开车门的一瞬间,荀欢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了进去。

    刘湘年心里非常得意,飞快地绕过车头,坐在驾驶室位置,一张脸上漾着好久不见的笑容。放在方向盘的手指,都跟着跳起舞来。

    荀欢,暑假出去玩不刘湘年打破沉默。

    啊,去哪里玩?荀欢没有想过这个话题。

    随便哪里都可以呀,欧洲,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巴厘岛……都可以呀。刘湘年一口气报完一堆地方,语气里都透着兴奋。

    这些呀,没有计划过。荀欢如实回答。心想,明明知道自己穷,还要说出这一堆话来,什么意思嘛。

    你想去我可以带你去,放心,你不愿意的事,我绝对不会做。刘湘年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荀欢低声说了一句:我还是不去算了,声音低得不仔细听,还听不到。毕竟,人家现在跟自己一点关系没有,凭什么花人家的钱,就算是有关系了,也得学会花自己的钱,这是荀欢的人生教条,现在自己没钱,不要做任何一切跟钱有关的青大梦。不然的话,会死得很惨。

    荀欢的表现,也在刘湘年的意料之中。那个只愿意接受三十块以内的礼物的特殊女生,又怎么会接受这么大的馈赠呢。

    要不,请许我请你吃一餐饭好吗?刘湘年征询起她的意见。

    荀欢沉思了半响,最后说:可以吃饭,但消费不要超过一百元,好不好这是荀欢的底线,在她的眼里,一百元已经很多了。

    刘湘年听了荀欢的话,一个人坐在那里窃笑。

    笑什么,荀欢不解地问。

    没,没什么,刘湘年搪塞过去。

    选一个只消费一百元的好餐厅真的不好找,刘湘年认真地把车子在街上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一个适合自己心意的饭店,好的太贵,不好的太那个了。最后,刘湘年把车子停在一家肯德基前。

    今天就将就着吃点这个算了。

    刘湘年把一堆汉堡鸡翅可乐放在荀欢面前。

    荀欢虽然有点饿,但是,她不想吃得太多,以免在刘湘年面前表现出一副贪婪相。

    刘湘年不吃这些洋快餐,只象征地吃了一点点,喝了一杯红茶。

    荀欢也吃得不多,一百块钱的份量,绰绰有余。末了,刘湘年提议去看电影,荀欢明白,那都是谈恋的人之间的把戏。

    不过,第一场电影,她想同王丁看,虽然他从未表白过,但是,她就是想同他看。所以,荀欢找个借口拒绝了他的请求。刘湘年虽然被受打击,但是,也没有办法。

    最后,刘湘年提议开车送荀欢回家,被荀欢委婉拒绝了。因为荀欢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让他送自己,而且,爸爸也不喜欢他。

    所以,刘湘年开车送荀欢到车站。

    荀欢自己坐了下午的火车,天黑之前到家。

    暑假,荀欢同陆子建和刘基萍在一起,商讨了小学里谁做复仇者联盟组长的事。

    因为刘基萍同陆子建也已经读初中了,小学方面的反暴力联盟就交给了五年级一些有正义心的同学上,两个叫刘璐璐和封小凯的同学担任了这个职务,据说他们做得很负责,父母都是公务员,对他们在学校的事也很上心,低年级的同学有事就去找他们,都能妥善解决,在学校的名气很大。

    荀欢听了非常高兴,其实,不要小看毫不起眼的校园暴力,有时候甚至会影响别人的一生。害得别人代代相传被欺负。

    据刘璐璐透露,她有一个姑姑,小时候就遭遇了同门堂姐的校园暴力。堂姐的爸爸妈妈离婚后,堂姐的妈妈就把离婚的罪过怪在他大伯母上,即她姑姑的妈妈。其实,这本来就是冤枉,他们两公婆离婚的事,跟他大伯母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他们就是要怪她,不去对付她老公,不去对付小三,而是把她伯母家的被子丢到沟渠里,把她伯母家的粮食倒掉,天天骂。因为他们家住在镇上,她大伯的女儿去参加尖子生考试,即她姑姑考试,她堂妹就喊一帮人围住她,要打她,声称以后要怎么怎么,后来,她姑姑考初中都不敢写名字,没有考上,成绩蛮好的,错过了最好的学习机会,虽然后来也进了工厂,45岁退休了,但是,失去的学习机会,怎么也买不回来了。

    其实,暗藏在校园里的校园暴力,其实就是一把摧毁剂,有时把人毁掉成浪子,有时把人毁掉成庸人。

    荀欢想,如果不是因为王丁,现在的自己,估计已经沦为几个孩子的妈妈,无所事事地像寄生虫一样过完自己的一生。

    所以,王丁建起的连锁跆拳道馆,公益质的帮助,让荀欢非常感兴趣。准备暑假去那里做义工,却被王丁的妈妈生生拒绝了。

    不过,荀欢并不生气,她暗暗想,等自己有钱有名气了,也要弄一个公益的复仇者联盟,拯救一些家境条件差,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常常被欺负的小朋友。

    也因为这一点,王丁的妈妈特别讨厌荀欢,她本非常不喜欢王丁做这样的公益,在她看来,哪有那么多校园暴力,王丁怎么从来没有遇见过都是一些家庭条件不好的人,想免费来他家里学习跆拳道的。

    没有经历过寒霜的疼,又怎么会了解别人的苦痛呢这个世界最缺的就是感同受!

    八月中旬的时候,录取通知书终于到达,闪光的几个大字_H大学,在阳光下褶褶生辉,整个夏季都因为这样的一个通知书而显得明艳动人。

    那一刻,荀欢还是抑制不住的哭了。

    她真的没有想到,那个战战兢兢,被同学尖叫着病毒病毒的女孩,竟然还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真的太难相信了,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刘湘年这段时间,也在忙于自己的事业,因为荀欢说,她只会喜欢努力的男孩,讨厌无所事事的吊儿郎当的男孩,一个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样,顶天立地,呼风唤雨。

    刘湘年琢磨了一下,然后亲自去内蒙,缅甸,越南,泰国研究了一下,吸取别人的经验,突出自己的特色,把自己的木业做得更加有声有色。

    业务蒸蒸上,订单如雪片飞来,他最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把总部迁到北京北京,然后在其他省会城市发展分公司,暴增的订单,带给他爆发般的利润,特别是隔音板行业,深受用户的喜,生意上如鱼得水,家里的人便开始关心起他的终大事。

    媒婆在他家进进出出,踏破门槛的架势,也没有动摇他的心。

    但是,荀欢的心思一直不明朗,也不拒绝也不肯定,磨得他心急如魂。

    明明知道很辛苦,明明知道她的心里有个他,但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他好想告诉她,其实她早已经不是唐丽的影子,不是她的替。但是,她一直都没有给他亲密相处的机会。

    怪谁呢

    其实,刘湘年真的很好,只不过,最先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人是王丁,他待她那么好,他的信仰,他所做的一切,又那么符合她的人生追求。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钱再多,对人来说只是累赘,做多有意于社会的事,才存在活着的价值。

    可是,跟王丁相处也没有那么容易,爸爸和他妈妈的千般阻扰。她妈妈那剥皮一样的恶毒话语,那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架势,让荀欢的心生生地疼痛!

    哎,这个世界就没有两全其美,如果有,那可能也只是一个传说。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