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六十六章 伤心太平洋
    还有一天就要回去了,堂弟堂妹坐在凳子上发呆,嘴巴嘟起好高。

    荀欢爸爸今天上完班就回家准备了好的饭菜。东坡,油炸红薯坨坨,小鸡炖蘑菇。但是,两个人今天却没有什么胃口。

    荀欢安慰他们说:不要太伤心了,秋季的时候,你们那里可能会建一个新道馆。

    真的吗两个人的眼睛突然放光出来。

    应该是真的,王丁说出来的话,从来就没有食言过。

    姐姐,你对王丁的评价很高呀。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咳咳!荀欢爸爸在此时使劲地咳嗽两下。两个小鬼还想说什么,一下子就闭嘴不说话了。

    荀欢知道爸爸的意思,知道他们心里在想着什么。很轻松很淡然地说:不是因为我对人家的评价很高,而是人家真的做得很好,牙齿当金使,从来不食言。

    那我们就乖乖地等待道馆开张好吧,不过,姐姐,以后也是免费的吗?

    这个啊,不知道,应该不会全部免费。因为即使道馆不赚钱,但是也要生存下去呀。

    是的哈,反正我不管他收费还是不收费,我都要去学。堂弟说。

    你就知道学学学,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还想学啥子。连横叉竖叉都弄不了,打个太极一章,都是胡乱来的,好像鬼子打架一样。

    哼哼哼,就你能耐是吧,你横叉竖叉做得很好是吧,我也没见你好到哪里去,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好吧。

    好一点,也是比你好。不是吗

    切,以后就把摔你几条大街。

    ……

    小孩子这样吵着,荀欢听着心里觉得太好笑了。

    真想坐在他们面前,听听他们这么天真无邪的辩论。但是,作业太多,资料太多。自已又没有去参加外培,就得比别人花费多一倍的时间。

    王小勤给的作业和资料。奥数和物理越来越难。有时候,一个题目的图形都要旋转了好几回,自己的脑袋都被转晕了。

    “怎么这么难?”荀欢感叹着说。这时候,手表的信息声响了起来。

    荀欢心郁闷地把信息打开,王小勤说:明天中午请你们吃饭,可好,因为我明天中午在那个跆拳道馆上课。

    请吃饭?你赚到钱了吗?

    呵呵,也不是啦,就是父母给的钱。

    为什么要拿父母给的钱请我们吃饭呢?不吃,哈哈,等你自己赚钱了,请我吃饭,我就吃。

    你就是那么古板,受不了你。王小勤接着发过来一张笑脸。反正明天要请你们吃饭,就是那个吉布鲁,很好吃的自助,几个人的钱,我上都够的。

    小样。荀欢嘀咕着,爸妈有两块钱,就开始要摆阔了吗?

    谁谁谁?两个小朋友八卦的心一下子涌起,飞奔到荀欢面前,两只手迅速伸过来抢荀欢的手表看。

    就你们事多!荀欢把手表举高,生气地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姐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表弟说。

    姐姐,你是不是在谈朋友了,我爸爸妈妈说,你们现在谈那些的话,确实太早,要过了二十岁,才可以谈这些。

    是的,我爸爸妈妈说,那么早就谈那些事的孩子,都不是好孩子。

    恩,我爸爸妈妈还说……

    荀欢真的生气了,她把头一转,眼睛圆瞪说:你爸爸妈妈还说了什么,你以为你爸爸妈妈就是上帝呀,他们说的这些,都是!

    两个小孩一脸懵相地看着荀欢,不知道自己刚才哪里说错了,惹恼了她。

    荀欢看着她们那个样子,一下子就心软了,觉得刚才说的话,太直接了,立马改口说:其实,你爸爸妈妈说的这些,虽然难听点,但是出发点都是好点,都是为了大家好才说的。

    两个小朋友立马转晴。

    立马转变话题:哎呀,明天是什么样的新教练来教我们呀,真的好期待?

    是的,听说这些国家队的今天晚上就离开这个城市了,明天都是清一色的新面孔,那会是一些什么景象呢?

    ……

    两个人觉得站着说话非常累,干脆坐到荀欢的边,看着她写作业。然后,堂弟顺手拿起那个维尼熊,堂妹拿起那个瓷娃,觉得甚是稀奇。

    姐姐,你在哪里买了这么她看的瓷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眼神怎么这么真,还有这小手,胖乎乎的,真的太好看了。

    你可给我拿好了,这可是人家在北京费了好大的劲选的。

    北京?姐姐你去了北京了吗?

    没有!

    我也猜到你一定是没有去过北京,一定是那个王教练送给你的对不对,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人之间扭扭捏捏的一样,一点也不自然……

    你瞎说些什么!荀欢一声吼。

    堂妹一愣,瓷娃掉到地上。

    稀碎的瓷,地上像开了花一样,惨不忍睹。

    妈呀,堂弟尖叫。

    堂妹吓得退到一旁。

    荀欢眼睛呆呆地望着那一地的碎瓷,心里有一万只**飞过。

    爸爸见状不好,立马飞奔过来,用手捡起那些碎片,小心地放到一个盒子里,嘴巴里不停的念叨: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那一刻,荀欢的心,也跟着那些破碎的瓷片,碎了一地。

    对……对不起……堂妹像个傻子一样,立在一旁,等待荀欢发落。

    爸爸好心地将她叫到一边,轻声地在她的耳边说:你快点走开,别站在她面前,让她添堵

    荀欢的绪无处安放,她把头轻轻地靠在桌子上,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好的感觉充斥在她的脑海,好像有什么不吉利的事发生一样。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觉是非常灵的。

    王小勤第二天并没有请荀欢吃饭。

    见到荀欢的时候,荀欢飞快的走上前,想跟她打招呼,他理也不理,一个转就走了过去,一脸的不屑。

    荀欢觉得莫名其妙。

    她努力追上去:王小勤,什么事又得罪你了?

    王小勤头也没不抬,从鼻子里哼出一句话说:请问这位拜金的小姐,被人欺骗的滋味好不好受?

    被人欺骗?被谁欺骗?

    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就是不知道呀?

    你还要假装是一朵洁白的莲花吗?

    什么意思?

    还说什么意思?李玉婷都告诉我了。连王教练也说你怎么是这样的人?穷不可怕,骨子里没有尊严才是最可怕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没有资格问我想说什么?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以前真的是瞎了狗眼了。

    荀欢感觉自己快要哭了。

    你还想博同吗?收起你的鳄鱼眼泪。

    我……我……荀欢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时,李玉婷走过来。

    没有王丁在这里,她更加尖锐刻薄。

    哈哈,我就要手撕你这朵假白莲,现在让大家都知道,你安静可怜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怎么样的心。你也不算一算,你才十几岁,就想换存款,别墅,真是电视剧看多了,你这样的货色,满大街一堆,人家会看上你吗?顶多也只是骗骗你而已。

    被李玉婷这么一说。荀欢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从头至尾脑补了一下她们意的整个剧:荀欢因为贪慕虚荣,答应别人换别墅,存款的条件,然后,自己被别人那个了,最后,别墅存款也泡了汤。别人用了空手白狼的剧,就把她这个慕虚荣的人给做了。

    从她们的言辞和表现来看,故事的剧应该就是这样。或者,比荀欢脑补的要更精彩。

    看着李玉婷那一双得意的眼睛,荀欢突然就明白了,这个故事,就是好事者李玉婷编出来的。

    好棒!编的剧好出彩,你不去做编剧真的是浪费了。荀欢突然收起悲伤,对李玉婷鼓起掌来。

    李玉婷见四周无人,一步窜到荀欢的面前:我编的剧精彩又怎么样?别人信呀?连你最信任的人也信呀。你还要装假白莲吗?你还要装纯吗?扮可怜吗?我就见不得你这种乞丐招摇撞骗。

    其实,我很想知道,你这么处心积虑地对付我?真的只是因为我们两个是同学,我们彼此有些近,我们彼此坐过一教室吗?

    呵呵,这些原因都不是,因为我看不惯你这样的乞丐屡屡得到王丁的青睐,你,其实,根本不配!

    你这是妒忌!

    管他是什么,妒忌也好,卑劣也好,你把那颗桅子花从我家移走的那一天,我就恨死你了,凭什么,你一个死乞丐,一个没有成绩没有家世没有妈妈的病毒,却可以得到我所不能得到的东西。为什么?难道不是你在暗中耍了手段吗?像你这样的穷人,会为了一元钱,干出一万块钱伤天害理的事。

    够了!荀欢厉声喝道。欺负我可以,不要指责全下的穷人,穷人不背这个锅。

    你有什么资格吼,像你这样穷人,多的是不要尊严。不信我在这个路上撒几十把百元大钞,你纪录一下看看,捡得最快抢得最欢的一定是你们这些穷人!

    你以为你又有多富有,口口声声穷人穷人,你以为你祖祖辈辈都是大富豪吗?李加诚那么有钱,都没有小看过哪个是穷人。你的嘴巴怎么这么毒?

    不是他不小看,而是他那个层次,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你这样的穷人,发现不了穷人上的劣根。你知道旧社会第一宗人贩子事件,是怎么样的穷凶恶极的人做出来的吗?只有我能够看清你的嘴脸。

    我的什么嘴脸?

    假惺惺地接受王丁的帮助。骨子里打的什么主意,你以为我不清楚吗?

    什么主意?

    呵呵,你的脸已经告诉你答案了。就是想让自己成为那个特别的人,成为他的心头。

    你怎么这么会意!

    不是我会意,是我能穿透你的内心。你敢跟我打赌,你对王丁没有一点点非份之想。人家只是出于对你的同而帮助你,你却心心念念地想做灰姑娘,幻想有一天,成为他的新娘。

    你乱讲!

    我根本就没有乱讲。李玉婷意志坚定的强调。你为什么接受他的维尼熊,他的桅子花,他的瓷娃。

    荀欢的内心一怔,忽然觉得悲从中来。但是,她还是勇敢地说:我想做他的灰姑娘又怎么样?要你管,凭什么穷人的孩子就不能做灰姑娘的梦想了吗?

    就凭你也配!李玉婷轻蔑地笑,你去算算看,你有什么,有好的家世吗?有好的出息吗?有后台吗?

    懒得理你!我以后一定要成为他的新娘!荀欢赌气说。

    你个死乞丐,这样的话亏你也说得出口。

    ……

    姐姐,你在哪里,快来上课呀。堂弟堂妹在外面尖叫。

    荀欢匆匆出来,一头撞在王小勤的上。

    王小勤?荀欢吃惊地大叫,你怎么会在这里?

    王小勤怔了一下,忽然转走开。

    荀欢也已经习惯了他这样。

    随他去吧。

    堂弟堂妹牵着荀欢的手,走进道馆。

    新来的教练是一个帅哥和一个美女,还有几个负责低年级的小美女们,但是,荀欢觉得这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穷人,死穷人,你们这些穷人……李玉婷的话,像一把把利刃一样,捅进荀欢的口,让她觉得非常的烦闷。非常的心痛,非常的委屈。

    下课后,堂弟堂妹撒欢地在前面跑,荀欢心事重重地在后面跟着。

    虽然王小勤中午没有请他吃饭。

    但是,她还是不想失去王小勤这样一个朋友。

    因为,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他真的帮得她太多。

    路上行人如鲫,堂弟堂妹欢心打闹,荀欢却感觉,自己的一片天真的要塌了一样。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所以的骂名所有的锅一股脑扔到她的上。

    可是,王小勤呢?

    那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荀欢拿出手表,准备跟她说点什么。

    但是,她使劲翻看了手表里面的通讯录,却再也找不到他手名字。

    荀欢着急了,她再找找别的地方,依然没有看么他的名字。

    怎么啦?名字昨天还在呀?

    荀欢急急地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提示音显示,对方的号码打不通。

    一定是被拉黑了!荀欢这样想着的时候,一肌寒流从脚底直窜到她的五脏六腑。

    然后她又紧急查找欧阳雨,陆子建,刘基萍……

    奇怪,一个名字也没有!

    到底为什么呀?我不解释,你们就可以造谣吗?我又不是娱乐圈的人,需要编故事来刷存在感?竟然用那么笨拙的故事,来造谣诋毁我!

    荀欢卢想哭,却哭不出来!

    堂弟堂妹完全看不出荀欢的心思。没心没肺地说:姐姐,我看着那个王丁哥哥好的,他竟然送你那么多小礼物,一定是喜欢你的。

    荀欢听后点头又摇头,哎,小孩子,哪里会知道荀欢的心事呢。

    晚上,荀欢把堂弟堂妹送到家里后,坚持摸黑赶了回来。

    定定地坐在位子上,拨拉着手机里的信息,翻看着通讯录。

    本来好友圈子里有十来个人,如今,只剩下几个人了。

    荀欢无声地瘫坐在上,一个人看着天花板出神。不知道发呆多久,荀欢木然的起,准备去整理一下行李箱。

    突然,隔壁传来忧伤的歌声:离开真的残酷吗?或者温柔才是可耻的。或者孤独的人无所谓,无无夜无条件,前面真的危险吗?或者背叛才是体贴的。或者逃避比较容易吧。风言风语风吹沙。往前一步是黄昏。退后一步是人生。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一个岛锁住一个人。我等的船还不来,我等的人还不明白,寂寞默默沉没沉入海。未来不再我还在,如果潮去心也去。如果潮来你还不来,浮浮沉沉往事浮上来,回忆回来你已不在,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茫茫人海狂风暴雨……

    风不平浪不静心还不安稳!荀欢跟着唱着,却仿佛那就是她自己的写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