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六十五章 人言可畏
    李玉婷戏精上。一下把子全部倒在地上,边哭边数落:哼,死病毒了不起了,攀上了一个有钱人。又给存款,又买别墅,刚才伙同她堂妹一起羞辱我。呜呜呜……

    买别墅,给存款?沈丽丽两个眼珠子飞快地转,然后仿佛瞬间明了,脸部僵硬,肌抽了一下。

    王丁也一直在回味李玉婷的话:买别墅,给存款?这是几个意思?莫非?他的脸一下子由睛转,再转暴雨。

    他用眼睛邪邪地看了一眼荀欢,仿佛在说,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荀欢不想说话,这个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应该从何说起呢?又怎么开头呢?她都羞于开头,而且估计越说会越描越黑。

    王丁没有从荀欢那里得到任何答案,仍然不死心,他轻声地问: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说出来?难道不觉得很难为吗?

    堂妹堂弟看到王教练好像不高兴的样子。也就不想再重复一次之前的话,两个人都缄口不语。

    荀欢,真的是这样的事吗王丁不敢相信地问荀欢。

    荀欢答非所问地说: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李玉婷一下子从地上坐起来:怎么不知道,你堂妹刚刚不是很嚣张地说了吗?一个字一个字都嚣张得不得了。什么有人买别墅,有存款。你现在就想抵赖呀?

    荀欢没想到李玉婷会这样说话,还有一句为什么不说出来。荀欢她本人同意了吗?这都是别人的意思,为什么要强加到她的头上,跟她有什么关系?!

    荀欢不想同她们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呀,清者自清。她也懒得解释,有什么用呢,白莲花又怎么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要解决的最重要的事:爸爸要有一份工作,自己要努力排到年级前十名。

    李玉婷还在说什么,荀欢转离去。三个人飞快地就离开了道馆。

    堂弟堂妹使劲拉扯荀欢的衣角,好让她为自己辨解一下。

    堂妹甚至说:姐姐,你为什么就不为自己辨解一下?

    让她们说去吧。清者自清,她们相信又不怎么样,不相信又怎么样?我还是我,明天的早餐在哪里,还是要靠我自己去解决;后天的学费在哪里,也要靠我自己去交纳。难道给他们解释一下,明天的早餐就会飞到桌前,后天的学费,就有人代交了?

    堂弟听后哈哈大笑说,你这样说我倒是觉得好有意思,解释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喜欢你的人自然会相信你,不喜欢你的人,你怎么解释也没有用。

    荀欢笑笑说,所以,脸红脖子粗的去给别人解释,有什么意思呢?像个祥林嫂一样,处处给人诉苦,有什么意思呢?

    堂妹走在最后面,呼啦呼啦的。她气乎乎地说:就要气死李玉婷那个八婆,我怎么觉得她好讨厌,一张嘴说出来的话,咋那么难听呢?都是九年制义务教育,为什么她就格外不同一些呢?

    荀欢回过头来,紧紧地牵着她的手说:休要生气,休要生气。跟这样的人生气,把自己的体弄坏了就不好了。况且,别人的素质就那样,只要你不去惹她的话,她也伤不到你呀。

    可是,她现在深深地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

    荀欢蹲下,在她的肚子上听了听,然后悠悠地说:哎呀,我的妈呀,这个幼小的小心灵,确实伤碎了,怎么办呀?

    堂弟捂着肚子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

    堂妹最后也噗嗤一笑说:嗯,管别人说什么有什么用!把自己的体气坏了,就坏了大事了。

    荀欢提醒他们,快点回去吧,等下我爸爸又会急着找我们吃饭了。

    堂弟听后,撒腿就往前奔。他说:你家里虽然破旧点,也不漂亮,甚至还有一些霉味,也不通风透气。但是,你爸爸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特别是那个东坡,真的做得太好了,肥而不腻,糯而不酥,太好吃了。

    荀欢窃笑,小孩子,到底还是小孩子,一说吃就来了兴趣。

    你就知道吃,跟个猪一样,除了吃,你还对什么事认真过呢?堂妹对弟弟表示了极大的不屑。她把头高高地昂起,仿佛不与弟弟同流合污一样。

    荀欢说:妹妹,袋子里还有几块钱,要不要去买一个冰淇淋吃。

    那果真是好呀,我真的最喜欢吃冰淇淋了。妹妹忽然两眼泛光,整个面孔都生动活泼起来。

    弟弟立马把嘴一瘪说:哈哈,刚才有人说什么来着,不是不贪吃吗?好像跟我没有多少区别呀,五十步笑百步。

    荀欢买了三个冰淇淋,三个人笑兮兮地回家。

    爸爸今天很高兴,他说他去一个小区见工了,做白天的保安,管饭,每一个月休息四天。

    太好了!爸爸边夹菜边说,真没想到,今天见工这么顺利,只同那个领班谈了一下,他们就让我明天上班,太好了,终于可双赚钱养家糊口了,这样闲下,我怕会闲出一毛病。

    荀欢听后,还是有一些心酸。爸爸今年都七十岁了,但是,因为没有退休工资,又要养她,所以不得不几十岁还要出去干活。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爸爸?荀欢埋头吃饭,底声说。

    为什么这样说呢?爸爸不解地问。

    我知道。堂弟忽然大声地说:姐姐没有接受别人的别墅和存款,没有让你过上富人的生活,所以她觉得自己自私,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爸爸扎着嘴,仿佛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其实,荀欢做得对,我们凭什么要别人买别墅给存款,我们自己是寄生虫吗?别人也不欠我们的,我们凭什么呀,幸亏没有答应,不然的话,还不会成为全社会的笑柄,带坏一些年轻人。

    荀欢吃惊地望着爸爸,拿筷子的手突然就停在空中。心里充满了惊喜。她说:其实,这个选择也没有对不对,看各人的意愿,我个人还是不喜欢做寄生虫,寄居在别人上生存,跟一只猪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是的,堂弟也凑过来说。我觉得你做得对,咱们过得穷没有关系,没有志气就是最大的罪过,你又不是动物,为什么要别人圈养呢?

    几个人最后都一致认同荀欢选择得对。所以,荀欢说:以后,我们就不要再提这个事好不好?我根本就没想起过这件事,就当作她从来没有发生,好不好?

    几个人发誓说,以后再也不提及这个事。

    荀欢安心地去做作业。刷题。

    因为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开学考是避免不了的。一中本部有几千个人,跟自己的初中,相差太远,在初中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考年级前十,但是,高中就不一样,好多学校的尖子生全部涌到了那里,记得曾经听一个前辈说,刚开始去一中考试的时候,还以为能够考个前十名,信心百倍,有成竹。谁知最后试卷发下来,都排到三百名之后去了。

    堂弟堂妹两个在门口练习今天的跆拳道课程。

    堂弟说:你这个太极一章没有打好,弓步的两个脚要间隔得距离宽一点,不是那样子,那样子是散步,知道不?

    还说我,你看你这个下格档,都做成什么样子,冲拳知道吗?不是冲手,是拳,握拳都不会握,还学什么跆拳道。

    去去去你的,就知道说别人,好像你自己打得很好似的。有本事你横叉竖叉给我看看。

    叉就叉,谁怕谁啊,堂弟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落地的声音。

    哇噻,真的想不到,你们一下子就这么厉害了呀。爸爸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练习。早知道,我也去跟你们学一下,以后做保安的时候,可以防呀。

    就你了样子还防,手都还没有伸出去,人就被别人打了呢。

    荀欢看着他们折腾,顺手拿出王小勤给的资料。

    对了,好久都没有看到王小勤了。

    荀欢拿起手表,逐一翻看信息。

    三天前,原来王小勤发过来一信息,他在信息上说:明天会回衡阳,因为他也久闻王丁的大名,想去他那里见习一下。

    但是,他们很快就要回国家队了!荀欢的自己的信息,发过去,信息嗖地一声就送去了。

    很快,王小勤回了信息,他说没有关系,因为他听说,那些教练都是王丁和他的队友特别培训出来的,一定不会差太多。

    但是,我们只有几天的时间了,马上就要开学了。

    没有关系,就是见识一下。

    哦。荀欢回了信息,继续做题。

    自从知道王小勤的爸爸妈妈都变成有钱人之后,荀欢没来由的就跟他好像有一种疏离感,感觉两个人都不是类人了。

    是的,现在的王小勤,住着漂亮的学区房,报读各类培训班,时不时还可以飞去他爸爸妈妈那里,旅游一下,看看外面的世界。

    荀欢看看自己面前的复习资料。自言自语说:荀欢呀,你谁都不可以依靠,一定要自己争气,凭一已之力,完成自己的梦想。

    堂弟堂妹两个人在外面打得累了,纷纷入房间休息。看到荀欢在不停地演算做作业。心疼地说:怎么姐姐读书跟打架一样,累不累。我们老家那些人读高中也没有这么累,天天在外面玩,很开心的,你要读高中了,怎么每一天都是题海战术呀。

    荀欠笑笑,不好意思地说:可能他们聪明些,比我学得快。我笨些吧,就需要花更多的时间,知道不?

    不可能,堂弟反应最快,他们好像考试从来都没有得满分的,也没有考上县里的一中,连二中都没有考上,只是上了一些普通的高中,有的还是上了技校,就是那种专门教人技术的学校。

    不说他们了好吧,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

    你们洗漱早点睡吧,明天后来还有两天的跆拳道。上完这两天,就没有了哦。

    真的吗?好快呀,姐姐,我们要到开学时才回去好吗?

    不好吧,过几天我就要归校了,我要早一点送你们回去,免得你们的父母担心。

    姐姐,你哪天归校?

    上完这两节跆拳道就归校。

    哎,两个人叹口气,极不愿地去洗漱睡觉。

    几个人都早早地来到道馆。因为昨天荀欢听到沈丽丽说,好像过了今天,他们就要归队了,那么,今天应该是她们在这个道馆的最后一天。

    想到这里,荀欢的心里就非常的难受。

    昨天晚上睡觉前,荀欢用毛线分别勾了一个小小的公主和王子,准备把这个礼物,分别送给王教练和沈教练。

    三个人是一排走进道馆的。

    堂弟堂妹手里也拿着礼物,就是他们从豆豆的上摘下去的两瓣栀子花,还在旁边扎了一个红红的边花,看起来也是美伦美奂的。

    王教练和沈教练分别立在前台的前面,三个人同时献上自己的礼物。两个教练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过,王丁一下回过神来说:荀欢,现在有钱了就是不一样了,还知道用钱买这么精致的小礼物。

    就是,就是,真的好精致,我真的好喜欢,应该是橱窗里的精品,价格不菲。

    哼,什么有钱,我怎么感觉很脏的钱。李玉婷不屑一顾地说。

    旁边的几个家长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听说,她才十四岁,就跟别人定了约?

    真的吗?

    好像是真的。

    没有办法,家里太穷了,都过不下去了,只好选择这条路,也还好呀,听说男的家里有钱。

    这不是把自己卖了吗?

    这个社会,什么样的人没有?

    是的,看她长得这么漂亮,也还算是好命,总比饿死流落街头的好呀,这样,好歹也有一个好的家庭。

    但是,说起来,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这才多大,以后好多不定因素,下半辈子就不过了吗?

    要你们心那么多?

    ……

    荀欢失望地望了王丁一眼,没有说话,径自走进更衣室。

    眼泪不自觉地就从眼眶里滑了下来。

    别人误会她没有关系,但是,王丁他……

    堂弟堂妹还在那里替荀欢抱不平。

    听到堂妹尖尖的声音:谁说买的精致,这是我姐姐做完题目之后,自己欢勾的,你们不要狗眼看人低好不好,她现在还住在自己的家里,爸爸还在上班!

    没有装修好吗?

    不会是被骗了吧。

    呵呵,还别墅,存款,哪有那么好的好事,八成估计是被骗了。

    啊,一个女声尖叫:那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知道失去什么没有!

    失去什么也是活该。李玉婷的声音。

    ……

    荀欢从更衣室出来,脸上平静得看不出任何痕迹。

    为什么?都是这样的人?荀欢想,小时候遇到的人,跟长大之后遇到的,真的没有多大区别。唯一不同的是,有的地位高些,有的地位低而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