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四十四章 离开
    说句实在话,每一期的家长会,对荀欢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极度的自卑和无奈让她对家长会有一种天生的恐惧。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的爸爸就是那个苍老的爷爷。特别是今天,当全班同学都已经晓得自己的爸爸年纪很大时,她更惧怕爸爸出现在大家面前。以为那就是一场现场凌迟。一大早来到学校,荀欢的心情非常不好。

    同桌阳燕妮却非常地兴奋。她神神秘秘地靠近荀欢,对准她的耳朵小声地说:有人昨天看到你同王丁在外面散步,是真的吗?

    荀欢一脸愕然:散步?散什么步?

    就是两个人在外面走的意思呀。压马路呀,懂不懂?

    没有呀,我们踢球回去就一起走了呀。压什么马路,后来,他提议让我看一看他学跆拳道的道馆,我也就跟着去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说你们两个在谈恋爱呢?

    胡扯,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谣言。再说,王丁那么优秀,怎么可能看上我。污蔑我没有关系,可不要污蔑王丁那么优秀的好人。

    好了好了,我只是问问,她们也只是猜测,不过,大部份的人也是不信的。

    信的都傻呀。

    就是就是。

    ……

    “切,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真是白日做梦,还没睡醒。”李玉婷掉转头,面对着荀欢,眼睛死死盯着她,讥笑着说。荀欢知道李玉婷在骂自己。要是在以前,荀欢一定会觉得很难受。但是,现在的她,看过见过的事情多了一点点,心胸便开阔了。而且,即使李玉婷误会她了,说的话也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就凭她现在这个样子,每天适时冬眠,按时消灭食物,无所事事,没有明确的梦想和目标,有什么资格,奢望王丁成为自己最亲密的朋友,而王丁只所以会跟自己走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复仇者联盟这个组织,对她的保护。自己都混到要同学保护的程度,其实说出来,也是蛮讽刺的。

    所以,她一反常态的,给了李玉婷一个笑脸。

    李玉婷本就不喜欢她,看见她在笑,以为她在炫耀,一双眼睛都要冒出火来。荀欢不想再理会这些,更不想冤枉自己成为谁的情敌,索性不再理会李玉婷,拿起一本英语,仔细认真的做起作业来。

    阳燕妮今天的兴致特别高,她用手拍拍荀欢的手臂说:昨天弹琴练了这首歌,觉得非常好听,所以就把歌词抄下来了。来,给你欣赏一下。

    什么歌,这么好听吗?我可是最爱听歌了,可惜没有条件。有时候,一首好的歌,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烦恼的。荀欢接过歌词,摊开在手心,仔细地品读:

    我们哭了我们笑着。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我们唱着时间的歌,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阳燕妮见荀欢看得这么认真,追问道:是不是写得很好,真的是唯美绝伦,比有些无病呻吟的歌词强多了。

    荀欢把头点得像鸡啄米,歌词写的真好,好缠绵悱恻呀。淡淡的伤感,莫名的患得患失,让人心碎也心痛。

    荀欢说完摸摸胸口,夸张地说:不得了,看了之后,简直有心碎要落泪的感觉。这些写词的写手,一定都经历过生活的长久磨砺,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深切的悟道呢。

    阳燕妮招招手,示意荀欢靠过去,你只看了歌词,歌其实更好听,她说完就把自己手机的耳机插在荀欢的耳朵里,音乐一下子倾泻出来,轻轻地抚摸荀欢的耳朵。好好听。荀欢一边享受一边吃惊地问她:你的手机还能听歌呀。

    阳燕妮把头一甩,傲气地说:那算什么,还能上网呢。

    荀欢怯怯地问:帮我查一个人好吗?

    当然可以。查谁?

    大表姐刘雯!

    哦,你也喜欢她呀,阳燕妮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字。然后把手机递给荀欢。屏幕上,一张张美轮美奂的图片一下子把荀欢吸引住了。原来,她的身材这么好呀,穿什么衣服都能衬托出一种特殊的韵味来。那高挑的个子,飘逸的长发,好看的单眼皮,荀欢一下子就喜欢了。爱不释手地翻看她的每一张照片:穿比基尼的,穿风衣风格的,穿衬衫风格的,穿长裙短裙,每一张都是那么有活力,那么饱满有韵味,荀欢的眼睛都要把屏幕吃了一样。

    她真的很有气质很耐看呀。

    阳燕妮说:她算是模特届比较励志的一位,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打拼出国际名模这样的地位,能够有今天也算是我们湖南的骄傲呀。

    说完,下意识地,阳燕妮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她上下瞄了一下荀欢,如梦初醒一样提醒她:你为什么突然要查她,你不是长大也想做模特吧。

    不过,这个可以有啊。你长得这么高,身材也这么匀称,来来来,我翻开她的简历给你看。阳燕妮迅速地滑动手机,翻开一段文字,递到荀欢面前,只见上面写道:

    很多人可能都知道,刘雯并不是专业模特出身。她家境普通,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2005年,17岁的刘雯参加新丝路模特大赛,当时她的初衷是赢得比赛奖品笔记本电脑。没想到这次比赛刘雯意外获得了湖南赛区的冠军。

    无心插柳柳成荫,刘雯就这样意外地踏上了职业模特的道路。然而,她长得不是漂亮,也没有资源人脉,所以一开始是很不顺利。然而,在逆境中刘雯一直不放弃努力,后来她终于遇到自己的贵人约瑟夫卡尔。卡尔看到了刘雯和潜力和可塑性,在他的支持下,刘雯登上了嘉人杂志的封面,事业开始有了转机。

    2008年,刘雯开始到米兰走秀,出入国际秀场。2009年,刘雯登上了维密秀的舞台,事业再上一个高峰。从此之后,大表姐的路就越走越顺了。通过多年的努力和各种大大小小的秀,她的实力得到了认可,成为了国内一线名模。

    荀欢一口气看完,才依依不舍地把手机还给阳燕妮。羡慕地对她说:你懂的真多,我什么都不懂,跟井里之蛙一样。

    阳燕妮鼓励她说:别着急,总有一天,你会懂得更多。

    荀欢感激地给她一个笑脸。

    只是,我得先给你打预防针,模特虽然看起来光鲜亮丽,但是,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有些人奋斗一辈子还是挣扎在野模的道路上,有时候因为客户的需要或者为了显出特别的效果。大冬天零下十几度穿短袖走秀或者大热天裹着棉被走秀都是常事。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爸爸妈妈在广州过年,就见识过非常漂亮的野模们在北京路街头走秀,广州的天气虽然没有湖南这么冷,但是,毕竟冬天嘛,也还是有些凉意,她们一个个露着肩膀,都冻紫了。而且换衣服真是尴尬呀,一块布帘遮着,就在路边换,还要求速度,超过多少分钟会挨骂的,那个几十岁的老太婆骂人难听得要死,但是,有好几个姑娘被骂得很惨,我看见她们都忍着,笑笑地继续走秀……

    荀欢尴尬地哦了一声说:没,没有,我哪有那条件做模特呀。

    阳燕妮漫不经心地说:也还行,有个梦想总比没有好。人家吕燕还不是一样做得很成功,还嫁了一个外国人,好帅的,生了一个混血王子,好漂亮的。

    吕燕?荀欢睁大眼睛。其实,她压根不知道吕燕是谁?却又不想再问阳燕妮。只好悻悻地说:你知道的真多呀,怎么什么都知道。

    阳燕妮害羞地说:也没有了。只是每天老妈给我半个小时上网,东逛逛西看看,每一样都了解一点,但懂得的也不是很多。

    听到阳燕妮说起她的老妈,荀欢一下子就犯魔怔。一下子就想起了下午的家长会。荀欢使劲抓头发,冥思苦想:

    “怎么办?下午的家长会,我还要跟同几个女同学一起排舞蹈节目,可是,爸爸,他真的太老了,让所有的人看到,是不是很难受的一件事。”

    一整个上午,荀欢都变得忧心忡忡的。直到中午回家吃饭前,整个人都处于游离状态。

    中午走路回家吃饭,荀欢暗暗祈祷爸爸最好忘记开家长会,中午不要回来。

    但是,爸爸听说要开家长会,怠慢不得,今天中午就提前回家里来了。他做了几个荀欢爱吃的菜:东坡肉,皮蛋,凉拌香菜。可荀欢觉得自己一点味口都没有,把菜嚼在嘴里,却嚼出一股烦恼。心里真的有一丁儿嫌弃这样的爸爸。

    她轻轻地问:爸爸,你等下也要穿这身脏兮兮的工作服去学校吗?

    没有啊,会换一套工作服的。

    爸爸,你能不能穿好一点的衣服去学校,别穿得太寒碜了,别人看了会笑话我的。

    好的,我听你的,我一定会穿得好一点。

    那你把头发也洗一下吧,这样乱糟糟的,像一个鸡窝一样。

    好的,马上就洗头。

    还有,爸爸,你这双跑鞋也脏得不像样子了,等下能不能换一双新的呢?

    好的,我等下换。

    记得呀,二点半的会,不要到得太早,也不要到得太晚。

    爸爸把头点得像鸡啄米,生怕哪一点没做好,惹到荀欢,荀欢一离开家,便开始忙乎:洗头,换衣服,那几双鞋都有点脏兮兮的,都难看,他只好去附近的商店重新买了一双新的。心想,这样,荀欢总会满意了吧。

    其实,荀欢还是很担心。低着头走在路上,心里却在想别的。

    王丁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追上来:荀欢,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有……荀欢极力掩饰。

    还说没有,我都看到你又要撞树上去了。

    我……我……,其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其实什么,有什么事吗?

    其实,荀欢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真的害怕我爸爸出现在同学们和家长们的面前,他那么老那么丑,头发都快白完了,衣服都是最差的,鞋子也是别人早已不穿的跑鞋。我真的怕别人笑话我,说我爸爸就是我的爷爷,爷爷就是我的爸爸,那样真的一点尊严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想呢?

    荀欢不解地抬起头,望着王丁。我想错了吗?

    你应该不能这样想的。尊严这个东西,是自己争取的,不是别人给的,别人也给不了。爸爸是做什么,有多老,穿什么,跟尊严没有一点关系。一个人如果想要尊严的话,就要上进一些,成为比别人更厉害的人。而且,你爸爸给了你生命,你应该感谢他呀,怎么还要嫌弃他呢。

    那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呢?

    首先,你内心里一定要接受,你有一个这样又老又丑头发花白的爸爸。再者,这样的爸爸,仅仅只是一个爸爸而已,他还不足以影响到你今后的人生。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你可以努力改变这样的命运,长大后不成为爸爸这样的人。我就是不明白,你把这些归咎于你爸爸是没有道理的,他辛苦把你养大,给你生命,给你学习的机会,给你摭风挡雨,你应该感激他才对呀,怎么会觉得没有尊严呀。

    荀欢把头压得低低的。

    你的未来,都撑握在你自己手中呀,当然,你要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爸爸,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抛开这一切,积极一点,阳光一些,上进一些。努力争取一些,不要事事等着别人来安排,也不要事事都在乎别人的眼色,你是你自己,不是别人的附属物,你要有你自己的思想。不能别人说你是病毒,就自己认为自己真的是病毒;不要别人瞧不起你爸爸,你也跟着自卑起来;不要别人说你将来没出息,你就自己也认为自己确实是没有出息的,知道吗?只要你肯付出肯努力,你的明天都会是很灿烂的。

    荀欢斜斜地用眼瞄着王丁说话。她觉得他说得特别对,简直就像说到自己的心坎里一样。又好像给自己上了一堂及时的政治课。让自己突然顿悟了一样。

    下午二点半前,家长们陆陆续续来到了教室,签完到,各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静静地等班主任来开家长会。

    荀欢看到爸爸进来,心里不免有些震惊。他为了开这个家长会,不但刚刚剪了头发,换了一双新鞋,还换了一套新衣服。这么短的时间,他是怎么做到的。都十多年没见到他买新衣服了。今天真是舍得花血本呀。

    爸爸立在荀欢的面前,不好意思地说:荀欢呀,你看看,我现在的这个样子还合格吗?

    荀欢非常不好意思,脸红到脖子根。揶揄着说:都挺好的,蛮好。

    蒋双喜奶奶眼尖,看到荀欢的爸爸就尖着嘴巴向旁边的人介绍道;哪,那个老头子,你知道不,是荀欢的爸爸,好像快七十了。她妈妈生下她之后,就跑了,造孽呀。

    我还以为是她爷爷呢?你看,头发都白完了。

    可不是吗?这可苦了荀欢,听说有时候饭都没有得吃。来大姨妈都不知道,弄得凳子上,裤子上到处都是。

    那怎么办呀?

    谁知道呢?

    这么大年纪,还生孩子干什么,真是自私,怎么不想想孩子的感受。

    蒋双喜这时也凑过来,他附在荀欢的耳朵边,怪笑着说:荀欢,那是你太公还是你爷爷呀,你是不是把你太公也请来了呀。

    蒋双喜奶奶飞快地转身,“关心”地问:荀欢,你的头发是你自己扎的,还是你爸爸给你扎的?

    荀欢觉得她很啰嗦,但还是回答了她:我自己扎的。

    你的衣服谁洗呀?

    自己洗。

    每天谁做饭给你吃呀?

    自己热一下剩饭。

    那,蒋双喜奶奶诡笑着说:你来大姨妈,谁给你买姨妈巾呀,听说上次凳子都弄红了。还有,谁给你买胸罩呀?

    荀欢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

    楼欣倩妈妈这时走过来。“关心”地问荀欢:荀欢呀,你已经来大姨妈了吗?需要姨妈巾,给我说一下就好,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还有,需要胸罩的话,也可以到我的店子里去,我给你选择最适合你的少女胸罩。

    荀欢感觉非常尴尬。

    楼欣倩妈妈说完,就强势地掀开荀欢的衣领,飞快地瞄了一眼,夸张地说:我的天啊,这是穿的什么呀,这哪里是十一岁小学生穿的内衣呀,这分明就是成人的罩罩,哎哟,没妈的孩子真是可怜呀。

    是呀,你看她这眼神,就是没有有妈的小孩子那么精气神,感觉就像冷猫子一样。还有,你看她这校服,袖子都破了,都没有人缝一缝,还有,这脑门前的刘海,怎么剪得像狗啃一样呀……

    有些女家长简直忘记自己是来开家长会的,心思全都放在荀欢身上。

    要是在以前,荀欢一定会很恼很怒,埋怨别人素质低,埋怨蒋双喜不礼貌,埋怨妈妈太八卦,埋怨她们说话太直接。但是,今天,王丁的话让她受到启发,她也开始思考一些有关生命,有关命运,有关勇气,有关尊严的问题。

    她低着头,尽量把声音说得温和,尽量不卑不亢,她说:谢谢各位阿姨对我的关心,坐在那里的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就是我的爸爸,虽然他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体也不怎么好,穷得上顿没下顿。但是,我感谢他,这么大年纪,还够勇气,给予我生命。这么穷,也没有逃避,没有把我送人,也没有把我丢给福利院,也没有把我丢在大街上,他一天要到建筑工地上两个班,也不愿意去申请社会低保。有这样的爸爸,我觉得满足,至于吃什么,穿什么,头发扎成怎么样,我觉得真的不重要。

    没想到荀欢会这样说,刚刚几个热情的女家长,一下子面露愠色。愤愤不平地说:这小孩子怎么不知好歹呢,好好的为她着想,她却好人不识,狗咬亲戚呀。

    孩子没错呀,我觉得她说得很对。她再怎么样,也是她自己的私事,我们这些旁人不要过多参与。一个穿着斯文的家长,很认同荀欢的说法,她立马插嘴道。

    也是呵,蝼蚁也有它的活法,蛇有蛇道,鼠有鼠路,我们都别太上心了。其实,这小女孩也蛮不错呀,长得也还行,那么高,过得去就可以了,不要太挑剔了。

    是的呢,我家闺女还没她一半懂事呢,什么东西都要最好的,差一点点还不要。吃东西也是,差一点点还不吃。

    恩恩,就是咯,我觉得这小女孩蛮好的,长得也不错……

    竟然有这么一些家长认同荀欢,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有一个家长还给荀欢竖起了大拇指。她喃喃地说:这个小女孩太懂事了,这么小的年纪,有这么深的认识,真是难能可贵。有些人,几十岁还不一定能够看得这么透彻呢。

    荀欢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能够得到某些家长的肯定,让她觉得特别有尊严。她也更加深刻地体味出王丁的话:尊严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争取得来的。连自己都不去争取,一整天怨天尤人,随波随流,又怎么可能要回自己的尊严呢。

    家长会上,班主任还把荀欢上次得奖的那篇作文,拿出来作为范文读了一遍。读完老师补充说,荀欢这个同学,她的家境估计大家都有一些耳闻,但是,她其实还是蛮不错的,非常懂事,也非常听话。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就有这样的悲悯之心,能够把劳动者干活的细节观察得这么仔细,而将这种感情流露在纸上,是难能可贵的。让我们都给她一点鼓励好吧。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家长会的后半部份,荀欢跟几个同学一起做了感恩的手语操,在美好的旋律下,他们几个同学,站在讲台,用手语操感谢父母的恩情,感谢父母的深情付出。

    有些家长听得快要流泪一样,还有的家长也跟着哼起来。

    家长会最核心的部份,就是总结了一些孩子的学习情况。把几门考试的成绩向各位家长汇报一下,考得特别好的,进步大的,老师都一一做了表扬。

    班主任还强调说,进步最快的要算荀欢同学吧,从以前的二十多名,一跃而跳到了前五名。荀欢爸爸坐在那里,一张脸上的皱纹全部舒展开来,那样子,好像中了彩票一样开心。

    荀欢见到爸爸这样,会心地笑了。

    李欣禹见荀欢笑得这么开心,他悄悄地走到荀欢的身边说:啧啧啧,死病毒,那个糟老头子真的是你的爸爸吗?你为什么不生气呢,这么老了还把你生下来,如果他哪天瓜掉了,留下你一个人怎么活呀。

    荀欢回头看了李欣禹一眼,没说话,之后又回头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李欣禹同学,我跟你同窗五年了,这五年里,时光美丽了年华,往事成就了曾经。可我觉得,经过五年的学习,你一点也没有变呢,不但没长大,还越长越小了。

    李欣禹没想到荀欢会这么回应他,非常生气地怒吼:死病毒,你瞎说些什么?

    荀欢也不示弱:我就算是一只病毒,也是一只自强自立的病毒,而不像有些人,就像寄生虫一样。

    你说谁寄生虫?

    反正没有说我。

    你找死呀?

    我在你嘴里,不早就死了吗?

    哈哈哈,死病毒智商开始有所提升呀。

    不是我有所提升,而是有些人退后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进步了,而我退步了呗。

    我没有这样说,是你自己想的。

    死病毒,怎么说话的,是王丁给你的底气,还是你想造反。

    为什么要别人给我底气,但是,就是王丁给的,你又能怎么样?

    李欣禹用手捂住胸口,夸张地说:快来人呀,这个刁名把朕气得快要爆炸了。快来人,把她抓起来,打入天牢,明早取斩。

    你真是戏精上身,我都懒得理你。

    李欣禹想拦住荀欢。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拦的姿势。

    李早年慌忙过来,轻轻地拉开李欣禹的手,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现在全部的复仇者联盟,都在研究如何保护荀欢,不再让她受到语言暴力。希望我们五三班的同学,不要再跟荀欢有什么过节,也不要再因为她的身世而取笑她,让她正常地生活在这个班集体中,好不好?

    切,她还要保护,你看她现在,就是一个泼妇。李欣禹气得剁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