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三十四章 不一样的开学
    爸爸还在医院,荀欢却已经开学了。

    教室里乱哄哄的,一半家长一半学生,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开了。

    你们知道吗?王丁真的厉害,去国家队没多久,就得了全国冠军赛个人特技冠军。

    还不只呢,听说还得了团体品势亚军,团体特技冠军。

    这么厉害?真是别人家的孩子呀。

    恩嗯,太厉害了,我们学校的骄傲。

    真是哈,有的孩子家世好又有出息。

    有的孩子出生环境不好,反而没什么特色。

    是的呢?你看我们班的荀欢,听说爸爸又生病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那怎么办?她爸爸不要紧吧。

    没事,好像有同学的家长出面帮了大忙,有人照顾呢。

    那就好。

    ……

    荀欢来到走廊,不想再听到任何有关自己的言论。

    人生是自己的,别人的言论对自己的人生一点帮助都没有。

    吴优这时凑过来,拉着荀欢的手说:荀欢,寒假你都干了什么呀?是不是一天到晚谁懒觉,真羡慕你呀。

    一天到晚睡觉,你以为我是猪呀。

    你以前不都是这样吗?

    是吗?

    以前寒假过完一开学,问你寒假做了什么,你一般都会说睡觉呀。

    我以前是这样的吗?荀欢吃惊地问。

    装什么蒜!你还以为你以前是什么样?

    我以为我以前好勤奋的。

    你可拉倒吧,以前你就是一个懒鬼。自从认识王丁之后,还改变了一点点。野,他们说,你寒假还到处补课,是真的吗?

    你听谁说的。

    反正有人说,还说你跟一个叫王小勤的外校男同学一起去上课的,居然还在外面培训了跳舞。是真的吗?你爸爸挖到矿了?

    你的消息还真灵通。

    那当然!

    现在还想知道什么?

    亲自证实一下呀!

    证实哪个:补课?王小勤?跳舞?

    都证实一下。

    都有!

    吴优把眼睛瞪得老大:你真的和王小勤一起去培训,还学跳舞了。

    怎么啦,发现新大陆了吗?

    不是,他们说你要跟王丁并肩前进呢!

    瞎说!我管理好自己的人生,跟别人扯上什么关系呀。

    你还想跟王丁扯上关系?李玉婷突然闪过来,横在两个人身边说。

    到我领书了。荀欢突然闪身离开。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王丁那么好,说多一句都是对他的侮辱,荀欢是这么认为的。

    荀欢,班主任阳老师关心地问:听说你爸爸生病住院了,是真的吗?

    是的。老师怎么知道。

    好像有领导亲自送去的,你真是幸运呀。作业都做好了吗?做好就全部交上来,然后把学杂费也一地交了吧。

    好的,荀欢一样一样拿出自己的作业,然后交了学费。拿了书,荀欢匆匆下楼。走到花坛边,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女生立在那里,表情严肃悲伤。

    嗨,小朋友怎么啦?荀欢顺便问了一句。

    小女孩不说话,但是嘴角瘪瘪的,像是要哭的样子。

    怎么啦,找不到家长了吗?荀欢估计她是一年级的小朋友,找不到人来接,所以才会这样。

    不是的。小女孩终于说话。

    那是什么呀?

    我没有人接。

    为什么呀?这么小怎么会没有人接呢?

    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妈妈一个开了一个超市,我都是自己回去。小女孩认真地说。

    那你现在是要回去吗?

    是的。

    那怎么还站在这里呢?

    刚才她们欺负我!

    欺负你干什么?

    他们说我爸爸妈妈离婚了,说我爸爸不要我了,她们骂我脏话。

    荀欢立马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本来叫刘基萍,她们省去了后面的一个字,叫我刘基。

    荀欢弯下腰,对她说:她们叫你什么都没有关系,你家在哪里,我正好有空,送你回家好吗?

    真的吗?小女孩的两个眸子突然放出光来。

    真的,走吧。

    荀欢牵着小女孩的手,和她一起走出了校门。

    出了校门,小女孩向右拐,她说她家住在市都春天这里,但是,她现在不想回去,她想去她妈妈的超市,她妈妈的超市开在步步高的旁边。

    恩,荀欢跟着她走。

    小女孩认真地说:有你在,我就不怕了。

    怕什么呀?荀欢莫名其妙地问。

    怕她们从背后喊我的绰号,怕他们从后面丢石子打我,还怕他们取笑我,有时候,他们不高兴,还会扯我的书包。

    那你呢?你作何反应。

    我就是怕,什么反应也没有,心里怕得发抖。

    荀欢的心莫名地就痛了一下。

    那姐姐告诉你,以后遇到她们这样,要勇敢地还击。知道吗?

    不敢呀,我还击的话,她们会弄得更厉害。

    不要害怕,要勇敢地还击,当她们发现你的勇敢时,就会被你的勇敢打败的。

    不行,我还是怕。

    你为什么不寻求保护呢?

    去哪里找保护呀?

    学校有一个组织,叫复仇者联盟呀。专门反抗校园暴力的,你可以去申请一下。

    我不知道怎么去申请,她们说,以前有王丁在,这个组织还像模像样的,现在王丁不在学校里面了,这个组织就形同虚设。

    不会吧,里面有好多成员的。

    我也只是听她们这样说的。如果真的有人保护的话,我就不用再怕了。说真的,我现在每天早上都害怕来学校,一到学校门口,我的心脏就会猛烈地跳动,进了校门,就开始害怕这一天的灾难就要开始了。

    这么严重吗?

    是呀,我本来胆小,怕事。而且,我妈妈心情也不好,一回家就是听她的数落,她常常会歇斯底里地骂我,打我,不高兴地话,让我跪着不准起来。

    荀欢的心又莫名地疼了一下。安慰她说,那你爸爸经常来看你吗?你可以去找你爸爸呀?

    他一般很少来看我。因为他们两个已经不会再见面的,那时候闹得很凶,还动了手,报了警。所以,我爸爸很少来找我,他有一次能我说:他说,萍儿,我真的没有办法,不是我一定要放弃你,而是我真的抗不下去了,每天没完没了的争吵,捕风捉影的怀疑。这个家带给我的就是永无休止的伤痛。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去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永远不要再回来。

    荀欢的心又莫名地痛了一下。

    小女孩突然说:其实爸爸挺好的,他以前对我真的好,让我坐马马,把我跨在肩上,每天接我放学回家,买我最喜欢的玩具还有我最喜欢的零食。

    你还是喜欢你爸爸是不是,不恨他是不是。

    不恨。

    那就好,你爸爸也是爱你的,他可能真的有别的原因。

    听我妈妈说,我爸爸在那个单位挣的那一点钱,就够养他那一台车。

    哦,大人的事,我们就不要去管了好吗?

    好的。

    我们自己要学会坚强起来,乐观自强自信。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欺负你的。

    姐姐,你好厉害的,是不是从来就没有人欺负过你。

    这句话问得荀欢够呛!她的心忽然的就难受起来,但是,很快,她立马就调整好了自己。她告诉小女孩说:开始也是有人欺负我的,但是,后来,我自己越来越大胆,跟她们顶,跟她们斗,渐渐地,她们也就不再欺负我了。

    跟她们打架了吗?小女孩怯怯地问。

    打呀,也打过。虽然没打赢,但是最后还是把她们打退了。

    你真厉害。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荀欢呀,你叫我欢姐就好啦。

    欢姐,我在一六班,以后,我可以经常同你一起玩吗?

    好呀,我在五三班,你可以随时找我玩儿的。

    好的,姐姐,我妈妈的超市就在这里,我要先进去了。

    荀欢立在那里没动,跟小女孩说了再见,看着她走进去,自己才离开。

    返身回到医院,爸爸正好在吃早餐。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治疗和保养,爸爸已经能够下地自由活动了。只是脖子上还带那个罩子。

    见荀欢过来,爸爸显得很开心。

    荀欢呀,你今天把书领到了吗?

    是的,爸爸,你怎么这么晚才吃早餐。

    哦,没事,刚刚去了花侯公圆散步,在那里走着走着,觉得很是爽快,所以,就多呆了一会儿,那里面可热闹了,有一堆老年人在打太极,领头的一个者者,气宇宣昂,双手挥舞有力,后面的一帮人,跟着他一步一步做起来,真的太好了。还有好多人在跳舞,也有唱歌拉琴的,还有一个老人自弹自唱,健身器材那边也是一堆老人小孩,他们过得好开心呀,平时时起得早回得晚,也没留意,这个城市原来还有这么美好的早晨呀。

    是的,那都是一些退休工人,没什么事,年轻的时候,操劳了一辈子,老了闲下来,就自己找个舒服的方式安度晚年啦。

    真是羡慕他们呀。

    爸爸,等你老了,我长大了,你也可以这样的。

    真的吗?荀欢,我老了以后,也可以这样吗?我不会唱也不跳还不会打太极,但是,如果我有那么好的生活,我就坐在一旁看着,多舒服呀。

    会的,爸爸,只要你现在把身体养好,等我长大,再过几年,你就可以坐在那里,想看多久就看多久。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实现,但是,荀欢,听你这么说,我就知足了。

    对了,爸爸,那个叔叔呢?

    我叫他回去了,什么事我都能自己做,也不要浪费一个人在这里服侍我了。虽然不是我自己掏钱,但是,谁的钱都不是大风括来的,又何必浪费呢?

    哦,爸爸做得对,有什么事要我做的,爸爸一定要安排我来做哈。

    也不用你做什么,不要你操心了,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对了,他们把这几个月的工钱也结给我了,听说培训班春季也开始招生了,你还打算去那里学一学吗?

    荀欢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自己真的很想去,不想中断。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抵用券了,去上的话,三门就得交三千多,三千多,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爸爸好像看出了荀欢的心思,他说,荀欢呀,你想上就去上吧,只要现在把成绩弄好了,以后上一个好的公立中学,就不用再花什么钱了。

    但是,爸爸,得好几千块呢?

    我知道了,几千块也要上啊,该花的还得花呀,不然的话,你长大没有出息,爸爸哪有机会去那公园坐呀。你没有出息的话,爸爸坐在那里,也是不开心的呀。

    而且,他们说我这是公伤,没痊愈之前,都会开工资给我,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的,谢谢爸爸。

    只是,爸爸觉得这段时间,都是你一个人在忙前忙后,非常地对不起你。还有你那些同学,真的太好了,王小勤,王丁,我为你拥有这么好的同学,感到真的很高兴。等你以后长大了,一定要回馈别人的好。

    何必等到长大呀,现在也可以这样做呢?荀欢说。

    是的,帮助别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做,在公交车上让个座,扶老太太过马路,不随地丢垃圾……很多很多都可以回馈这个社会的。

    是的,是的,这个爸爸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吧,爸爸在这里,自己也应付得过来。而且,医院始终不是什么好地方,你还是回家去做作业吧。

    荀欢想了想,觉得也对。于是就说:是的,我也觉得我呆在这里起不到大的作用,不如我还是回去吧,中午我会饭和菜过来好不好?

    对了,荀欢,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菜了,汤还煲得那么好?

    王中勤奶奶教会我的,她做的菜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呀,他奶奶也来帮我们了呀,真的是太感谢了。

    那可不,刚开始那几天,都是奶奶倒贴饭菜,来我家亲自教我做饭做菜,走来走去也不嫌累的。

    好人真多,我真的太感动了。荀欢呀,听他们说,我病的时候,送我来的是王丁的爸爸是吗?

    荀欢立马警觉起来:爸爸你问这个干吗?我们可不能因为别人地位高而想去利用别人,有事也不能求他。

    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太不可思义了。

    现在,你就不用管是不是真的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懂得是别人送你来的就行,你现在也报不了恩,别人帮你的时候,也不指望你报什么恩,你不要再去打扰人家就行了。知道不?

    恩,女儿长大懂事了,比我知道的多,我听你的。

    真不是听不听的事,有些事,自己心里真的得有点数,我要走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就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