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三十一章 痛苦有用吗
    荀欢不知道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已经凌晨了,她又不敢一个人出去。

    可是明天一早还得去上课,怎么办?

    拿出王丁给的电话,荀欢给王丁发信息。

    休息了吗?

    没有。

    几个人一个宿舍?

    四个人。

    今天累吗?

    累瘫了,手扶楼梯扶手爬上来的。

    恩嗯,是辛苦。

    请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恩。

    什么事?

    我爸爸出事了!现在还没回来。

    你打电话给他了吗?

    不是他本人接的。

    接的人说了什么?

    说没什么事,叫我不要担心。

    其实,我怕。

    怕什么?

    怕爸爸出什么事,我就没有依靠了。

    不会的,别想太多。

    毕竟他那么老了。哪有年轻人做事那么有干劲,也没有那么好的精力。

    也是,其实,这么大年纪,就不要干这种重体力活,做些轻松的事情就好。

    哎,他怕老得太快,到时就没有精力再赚更多的钱了。

    恩,看来,年轻的时候还是要多下功夫,免得老了受罪。

    荀欢沉默不说话了。

    那边发来一个表情。

    荀欢说,没钱真的很难过的,有时米钱都没有,被人羞辱很不好受的。

    所有呢,你好好学习,记住自己的梦想。

    但是,明天早上,我不知道是去看爸爸,还是去上课?

    上课吧。

    为什么呀?

    因为你去看了你爸爸也没有用,你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而且,你爸爸也怕你担心,他也不希望你担心。你现在的年纪还承受不了太多事,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就行。其他的,顺其自然。

    如果爸爸真有事怎么办?

    接受命运!

    重新做一个按时冬眠,适时消灭食物的庸人吗?

    不是!

    那怎么接受命运?

    命运给你的你都接受,但接受这样的给予,就要更加重重地反击,不然的话命运的衰神会抓住你不放。

    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了,谢谢你。

    好的,明天第一件事,上完所有的课,第二件事,看望爸爸,第三件事,当天的作业当天及时完成,无论拖到几点,都不是偷懒的理由。

    好的。

    我要休息了,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训练,闻鸡起舞!

    你们真够拼的。

    没办法,这世界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

    好的,不打扰你了。

    放下电话,荀欢的心稍微安稳了一些。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担心没用,焦虑没用,惆怅更于事无补。积极应对,坦然接受,才是健康的心态。

    早上六点,荀欢自己起床做早餐。

    因为平常做得少,放面的时候,因为面掉到炉子里,突然燃烧出火焰,荀欢吓得把铲子丢在地上。

    胡乱用抹布扑了几下,火竟然灭了。

    荀欢捡起锅铲,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王小勤过来喊荀欢一起时候,荀欢已经吃完早餐。他来到的时候,荀欢叹气说:爸爸生病了,生活都乱套了,差点烧起来了。

    烧起来?

    是呀,面掉到火里哗一下就烧起来。

    呵呵,感觉你就像一个富二代呀?

    此话怎讲?

    我十岁就会做饭了。

    我家一般都是我爸爸做饭炒菜做早餐。

    不说这个了,你现在是不是要去医院看望一下你爸爸?

    荀欢想了想后说:白天上完课再说。

    怎么可以这样?你爸爸病了你都不去看看,也太没良心了吧。王小勤两个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地对荀欢说。

    荀欢低头,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不,我现在陪你去。是你爸爸的身体重要还是你自己的上课重要呢?王小勤继续说,他真的不能理解荀欢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记挂着上课。

    走吧,荀欢背起书包,冷静地说。

    你确定你还要去上课?

    上吧。

    恩,随你。

    其实,我现在急急地去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昨天电话里说有同事照顾,有工资补助,我上完课再去也不迟。如果我不去上课,有没有时间补课的话,以后的课跟不上,也是浪费爸爸的钱,间接的不孝顺。

    恩,听起来好像还是这么回事,脑回路还不错嘛。

    都是王丁叫我这么做的!我觉得他做什么的啊都很有想法,很有主见,听他的一定不会差。

    王小勤听了,竟然莫名其妙地脸红,莫名其妙地竟然有一丝丝的妒忌,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边说边聊着向学校走去,荀欢心情其实坏透了,她也不知道,爸爸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自己可怎么么活呀。

    来到教室才发现,老师比自己还早些,荀欢急急地坐到自己的位子。把书拿出来,却发现,今天,连文具都没有带。

    王小勤坐在最后面,荀欢跟一个叫范思清的女孩子坐。

    怎么办?一支笔都没有,怎么上课呀。荀欢急得团团转。

    忽然,一个文具盒送到了她的面前,范思清温柔地说:荀欢,你是不是没带文具,拿我的用吧,没有关系。

    荀欢回头看范思清,正好碰到她那一双美丽的眸子。

    接过文具盒,拿出一支笔,荀欢对她说了声感谢。

    范思清又问:带草稿了吗?没带的话,我这里有很多。

    带了带了,荀欢急忙回答道。

    黄老师讲了昨天的作业,并喊了一些同学讲了自己的解题思路。忽然,他笑笑问:你们觉得这个题目难吗?觉得难的举手。

    刷刷刷,忽然,好多双手举起来。

    黄老师数了数说,不对呀,怎么这么多人举起手呢,真的有这么难吗?王小勤,你来说一下,为什么这么难?

    想不到思路,想了好久,都想不出来。最后索情就不想了。

    老师讲了之后,觉得有思路了吗?

    老师讲了之后,觉得非常容易,可是,自己做的时候,为什么就想不出来呢。

    那是因为你的知识还没有掌握透,所以解题的时候,不知道如何下手。

    恩。

    下次解题的时候,不要光想着怎么难怎么难,你要发散思维,从多个角度寻找跟题目中已知条件相配合的方法。已知条件里面包含很多信息,要使劲挖掘。

    好的。

    紧接着,黄老师上了新的内容,他让每一人同学都站起来,回答一个不同的问题,然后,让他们互相讨论,他这样的回答正确吗?你们有什么见解。

    一堂课在自由欢快的氛围下很快就上完了,很多同学感觉意犹未尽。

    下课后,范思清问荀欢:荀欢,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家长送你来学校?你每一次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吗?

    是的,我都是自己走路来的。

    走路?天呀,你还是走路来的呀。

    我一直都是这样走路的,蛮好呀,即锻炼了身体,眼睛也得到舒缓了。

    但是时间不够用呀。七点多钟就要到校,还要吃早餐,还要走路,走路也得半个多小进吧,那不是六点钟就要起床,睡够了吗?

    确实有些睡不够,但是,久了也就习惯了。

    我早上七点多起床,基本上都是在车子上吃早餐,都觉得时间不够用,睡眠也不足够一样。真佩服你。

    嘿嘿,人是被逼出来的。要是我有那么好的条件,我也是一样睡到七点了。

    对了,荀欢,听一楼的培优现的同学说,你的爸爸有六十多岁了,是真的吗?他这么老还生下你,你生气不?

    不生气呀,他给了我生命,我应该感激他才对。

    那他怎么样提供好的条件培养你呀。这么大年纪很多人都要子女养了,自己应该都差不多丧失劳动能力了吧。

    没有呢,现在我的爸爸每天在工地上做两个班。

    什么?工地上做两个班?那不累得骨头散架。

    荀欢笑笑,他说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因为要养我呀。

    你爸爸还真的蛮伟大的。

    荀欢停下话题,她想去了一下洗手间。

    李玉婷突然出现在走廊上,她拦住荀欢说:有事请教一下。

    荀欢顿了顿,立在那里。

    王丁妈妈说,王丁回来的时候,有一袋资料和一个泥塑,以为是送给我的,但是,我没有收到呀。

    荀欢不说话。

    是你拿去了吗?

    荀欢也不说话。

    一定就是你拿去的,你这种人,心里没点数吗?你那样的家庭,还想高攀人家王丁做朋友,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荀欢还是不说话。

    我命令你,今天之内,把那些资料和泥塑给我拿出来,还给王丁妈妈,你这们的乞丐,还想高攀人家白马王子,灰姑娘的小说看多了吧。

    荀欢本来心情就不好,被她这么一数落,也是非常的不高兴。她气愤地说:想拿什么找王丁拿去,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替王丁做主,他已经这么大了,还需要你来摆布他做任何事情吗?

    咦,你个死病毒,翅膀硬了是吧,以为有王丁给你撑腰是吧。告诉你,王丁现在闭关训练,你这一个月都不会联系到他,识相点,就把那一袋东西拿出来,那本来就不属于你。

    请你让开,要拿请问王丁拿去,我在你手里拿东西了吗?你见过他把东西送给我了吗?

    李玉婷横在那里,就是不让荀欢过去,一张脸高高的扬起。

    荀欢也理不了那么多,从她的左侧身边冲了过去,李玉婷又矮又小,经不了这么一推,荀欢很简单的就过去了。

    李玉婷非常生气,对着荀欢的背影,狠狠地说道: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荀欢咬紧牙根,也重重地说:我从今以后,做的每一件事,都不会后悔。

    中午回家,王小勤提议先去医院看看,等下再在外面买个包子吃就算了。

    见到爸爸的那一瞬间,荀欢百感交集。

    听他的同事说,昨天晚上,他爸爸做完手术就去了ICU,今天早上才出来的。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就是,他这样摔倒颈椎骨头,很多人当场就会挂了,而他爸爸能够通过手术,清醒地送到普通病房,真是一个奇迹。

    荀欢挨在床边,看着爸爸。爸爸的颈部带着一个护具,说话很吃力。他断断续续地说:荀欢呀,紧接着就是浓浓的杂音。

    他不能很好的说话,可能是痰淤堵在那里,别急哈,过两天,他就能很好的说话了。医生说,有一周时间,就可以回家静养了。

    但是,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这两年时间,就不要再去干繁重的体力活了。对了,站在你旁边这个男生是谁?

    荀欢说好的,知道了。这个是我同学。

    你同学来这里有事吗?

    没事,我们每天一起走路回家的,也就一起来这里看看了。

    真是一个好同学呀。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王小勤。

    王小勤?你爸爸不是说叫王丁吗?

    什么王丁?荀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爸爸说,有一个叫王丁的男孩子,家境非常好,对你不错,我还以为他是王丁。

    你别听我爸爸瞎说。

    听说上次他爸爸还帮农民工催拿工资,所以我印象有点深。恩,不管是王小勤还是王丁,你的同学真好,你的人缘也不错,叔叔打心眼里佩服。

    叔叔你谦虚了。

    王小勤呀,你是荀欢的同学是吧,你以后真的要对荀欢好点哈,她很小就没有了妈妈,缺少母爱,爸爸也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赚钱养家,也没有什么时间照顾她,你就多帮她对她好点好吧。

    王小勤笑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跟这个叔叔必竟不熟,叔叔能这样说话,也应该是一个很纯朴很单纯的人了。

    见王小勤没有回复,叔叔又把荀欢拉到一边,悄悄地对他说:王丁是谁啊,你可要跟王丁好好地做朋友呀,将来你还可以指望他能帮你,而这个,将来可以帮不上什么忙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叔叔,我们不能一辈子都靠别人帮的,我们要靠自己。

    真是蠢呀,妹仔,你家没权没势,你靠自己不就成灰了吗?

    叔叔,靠别人才会成灰,靠自己才有把握。

    你真是死脑筋,一点也不像你爸爸。我有个事还想让你去找人帮一个忙,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叔叔,我一个小孩子能帮什么忙?

    你可以去找王丁呀?

    这是什么话,他也是小孩子。

    他家里有人呀。

    别,千万别,有事走正规渠道,千万不要想着旁门左道。人家一家人都是非常正义非常正直的好人,我们可不要拉他们下水。

    你就是死脑筋。哎!等你爸爸好起来,我跟你爸爸说。

    千万不要,我再一次跟您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他们一家人非常正直非常正义。有事走正规渠道就好了。我的话是这样,您听不听随你。

    你看,还没有成为别人家的人,就看不起我们这帮穷人了?

    荀欢无言以对。

    但是,爸爸的病,更让荀欢烦恼。

    三年不干活?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将来。

    王小勤看看手表,催促荀欢快点走,不然就要迟到了。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怎一个愁字了得。荀欢痛苦一句话也不想说。

    王小勤开导她说:走一步算一步,别想那么多。总会过去的,办法总比困难多,你痛苦也解决不了问题。

    是的,好像王丁也是这样说的。荀欢附合道,一颗心又总算好受一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