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十七章 覆盆之冤
    圣诞节那天,班上举行了一次班会活动。

    为了组织这个活动,女生们通过十天的时间,排练了一支舞蹈。

    班主任说:整个班会时间充裕,能参加的表演的同学尽量参加,不能参加的同学,创造机会也要参加。有能力的同学,可以同时表演几个节目。比如跳舞的女孩子,可以再弹琴,吹葫芦丝,或者唱歌,都可以。

    荀欢想大胆地尝试一下,所以,她除了那个舞蹈之外,还报唱歌。她觉得《刚好遇见你》这首歌词太唯美了,也太经典了,而且非常的有生活韵味。就像她这一个学期,遇到了王丁,他就像一束光一样,照射进自己的生命里,让自己一天一天的蜕变,总有一天,自己一定会破茧成蝶的。

    晚会开始的时候,班长李早年第一个登台,他表演了一段跆拳道太极七章。当穿着雪白道服,腰系红带的他出现在的教室里那块腾出来的空地上时,教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只见他两只手,像抽刀一样,在空中划来划去,一双腿配合着向前挪动,向后退却,整个动作,即有太极的慢,也有拳击的猛,还有一股阴柔之风,最后,他一步一步向前,快打到同学们的脸上去,同学们忍不住又一阵爆笑。后来,他似乎意识到不妥,又飞快的闪身,退了回来,两只手迅速收起,手指相对,手背向上,交放在胸前。同学们以为他的表演接触了,只见他飞快地从袋子里抽出一个红领巾,蒙在眼睛上,让学习委员拿一块板子站在上面,用脚踩在两个同学的肩膀上,劳动委员匍匐在地上,他飞速跳起,踩住劳动委员的背,凌空一跃,准确无误地踢断了学习委手中的板子。

    太精彩了!同学们感叹道。

    怪不得王丁坚持要学这个,这得多有意思呀。

    是呀,看着挺刺激的。

    好想飞起跳去踢断那块板子呀。

    同学们惊魂未定,尹良杰同学的一首葫芦丝,婉转优扬,又把同学们拉回到现实中来。今天他吹的曲子叫做《月亮下的凤尾竹》,美妙的音乐,把每一个同学的神经都好的抚摸了一遍。

    然后,女同学的舞蹈,把整个班会推向了高潮,唯妙唯肖的舞姿,灵动轻飘的舞步,太好看了。

    跳完舞,荀欢舞服都没有不得及换,大胆地献唱这首《刚刚遇见你》。

    荀欢的嗓音还可以,李玉婷就不买帐了,大声地在下面议论: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刚刚又遇见了王小勤了吧。

    什么王小勤?一个女生追问道。

    你还不知道吧,王丁前脚刚走,这个女的又勾搭别个学校的男生了。

    有这事?

    怎么没有,就是那个部队学交校的,两个人好着呢,每天放学后就约出去了。听说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才回来。

    旁边的女同学纷纷把嘴巴掩住:这么厉害?

    就是哟,你别看她那样的家庭,就知道装懵卖惨,博人同情。

    那这样有点过份呢?

    就是,哪天那个男同学来了,看我怎么揭穿她嘴脸。

    好的,下次那个男同学来了,你一定要指给我看哈。

    放心,我都见过好几回了。跟王丁简直没法比。穿得也是旧旧的,看着就像一个难民一样。

    口味真重。

    而且,那个男的也长得特别高,国字脸,眼睛又大又圆。应该属于没钱人里面长得好看的那种。

    ……

    荀欢唱着唱着,还是能听到她们说的闲话,一张脸慢慢忧郁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班长李早年突然咳嗽一声说:我就不明白,你们这些女同学,心眼跟针眼一样小,看到哪个女同学跟男同学走在一直,就是勾搭,那么,如果是两兄妹呢,那是勾践了吧。

    男同学哈哈笑出声来。

    李玉婷立马关住嘴巴,因为班长不轻易说话,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

    荀欢应该是很高兴地去唱,惨败而归。

    最后,晚会还有古筝,小提琴,相声。整个晚会是非常成功的。

    到达下午五点钟光景,晚会才宣布结束,同学们开始重新搬好桌椅,坐好。

    阳燕妮认真地捅了捅荀欢的胳膊。小声地问:王小勤是谁?今天这首歌,是唱给他的吗?

    荀欢一听,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是不是呀?阳燕妮继续追问。

    怎么可能,你不要听别人瞎说。

    怎么没有可能,有一次,我也看到一个外校的男生,在学校门口等你,还听见你们说: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呀?

    荀欢不明所以。转过头来:什么约定?我怎么不知道。

    我亲眼见到的,亲耳听到的,你还装蒜?

    真的不知道呢,被你说糊涂了。

    你真的不要这样啊,你这样的话,王丁会伤心的。阳燕妮继续八卦。

    荀欢无言以对。她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神乎其神,真是百口莫辨呀。但是,王丁同学,是自己心目中的光一样,神一样的存在。真的不希望他们老是把王丁拉下水。

    喂,不要有了新朋友,就忘了旧朋友呢?

    真的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王丁是最好的人,希望你们不要误会他,不要曲解他,,那样,是对他的一种污辱。至于我,任凭你们怎么猜测都没有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荀欢不想再说,说多无益。

    放学后,王小勤如期出现在学校门口。荀欢迟疑了一下,还是勇敢地走向前去,两个人并排往培训班走去。

    荀欢,你到底是在干什么?阳燕妮在后面,大声地喊。

    她能干什么,两个人约好的。李玉婷没好气地说。

    真的呀,这是真的呀。我的妈呀,楼馨颐把嘴巴张得老大。

    不可能吧,那是荀欢吗?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杨天真盯着他们的背影,不敢相信似地说。

    看来我们都落伍了。熊妮叹口气说。

    荀欢边走边听到后面的议论,一颗心都要碎了。

    原来,大人说,唾沫会淹死人,也不是无中生有啊。

    很快,学校便开始流传着这样的传闻了:荀欢耐不住寂寞,王丁才刚刚离开不久,便开始同外校的男生好了起来,两个人每天晚上约会到到十一点钟才回来。

    碰甲鬼哒!荀欢听到传言后,气得跺脚。但是,她也百口莫辩,只怕越描越黑。

    算了吧,清者自清。黑暗的房间内,荀欢长长地叹息。

    期末考试这天,下雪了。

    一大早起来,推开房门,好厚好厚的雪,到处一片洁白。荀欢急急地跑去看了豆豆,豆豆全身已经披了一身洁白的雪,娇小地像一朵冰凌花。

    爸爸在屋子里尖叫:荀欢呀,今天考试了,你还不来吃早餐。

    荀欢迟疑了一下,握住了一朵带冰的板子叶说:人年纪大了,就是喜欢叫呀喊的,我还不知道吃早餐呀。荀欢说完急急地回家,外面确实太冷了。

    爸爸往荀欢碗里夹鸡蛋,荀欢巧妙地躲开了。她真的不愿意吃那个蛋黄,粘粘的。

    爸爸执意不改:来来来,吃两个蛋,考试就能得满分了。

    荀欢苦笑:爸爸,数学是120分,你让我得满分不是很惨吗?

    爸爸尴尬地一笑:那就吃一个吧,一个鸡蛋刚好120分,后面有一个零。

    真是的,语文一百分的题,是想让我得90分吗?

    好好好,爸爸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那就随你自己吧。

    荀欢笑笑,终于把爸爸说服了。

    爸爸又说:荀欢呀,你考试考得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反正我们没有后台,以后也进不了政府部门,还不是打工的命,考得好与考不好都关系不大。

    谁说的,你怎么会有这种思想?

    不是说,进好的单位都要有熟人吗?

    你那是几十年前的老思想了,现在到处都是公开招聘,有能力者上。

    啊,现在还招聘吗?每一个人都可以去应聘吗?

    那当然,公务员都可以应聘,公开招聘的。

    我真是落伍了。

    荀欢不想跟爸爸说太多,免得他又伤春悲秋的。所以着急来到学校。

    昨天晚上,荀欢已经察看了自己的考场,所以,很快地就上到了三楼,坐下后才发现,有一部份同学是五一班的,有部份同学是五四班的。自己左右边的同学都认识,但是叫不出名字来。

    也罢,正好拿来静心思,两边的人都上话。

    第一堂考语文,阅读理解比较难,但是,仔细斟酌,还是能品出来的。

    作文写《记忆深刻的那一件事》。

    看到题目,荀欢眼前一亮。

    其实,最深刻的那一件事,应该是学校举行的那次环保衣服模特走秀,通过那个走秀,她不但学会了自己做作一条拉风的裙子,大胆地走在舞台上,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也是在那次走秀上,认识了著名的学霸王丁同学。

    所以,荀欢一开了个头,便停不下来。

    考完后,荀欢总结了一下,她想,语文这个科目,应该还是可以的。

    接来来的数学,真的是太简单了,学校的题目,比那个星辰培训考试的题目简单得太多。压轴题也没有一点难度,很多同学考完后,欢呼得不得了,认为自己肯定能够拿满分。

    下午考的是英语和科学,品德。

    基本上都毫无悬念。

    放学前,班主任简单对了一下答案,并问大家说:有把握得95分以上的同学举手。

    很快,就有三个同学举起手来。没错,这些都是以前一直位居前三的学霸。他们的成绩一直稳定,语文成绩保持在95以上。

    荀欢掂摸了一下,自己得97分应该没问题,但是,她没有举手。因为以前自己从来就不怎么突出,突然举手,如果最后分数没达到的话,一定会被人笑话的。

    放学后,荀欢就急匆匆下来。因为王小勤已经在下面等她了。今天早点去,昨天有一个老师说啦,如果有不明白的问题和不会做的题,都可以申请一个老师专门辅导。

    昨天他们两个已经申请了一个奥数的老师,,他姓白,是一在校学生,他昨天说了,要他们两个今天早点去,因为申请的人数够多,如果不按时去的话,就会废了这个名额。

    白老师虽然年纪不大,但人家可是学霸出身,专攻数学,没有他不会做的题。

    因为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培训班的空教室多的是,两个人选了一间小的房间,开了空调,等着白老师进来。

    鸡兔同笼问题,荀欢学得好些;而行程问题,王小勤学得灵活些。荀欢最怕那种小动物爬到直角山顶时,又逗留一小时,然后改变速度往下爬,此类题目她应该还没有打开缺口。白老师让她先把基础概念弄明白,然后他补充说,这种题型还是有套路的。

    确定行程过程中的位置路程相遇路程÷速度和=相遇时间相遇路程÷相遇时间=速度和

    相遇问题(直线)

    甲的路程+乙的路程=总路程

    相遇问题(环形)

    甲的路程+乙的路程=环形周长

    追及问题

    追及时间=路程差÷速度差速度差=路程差÷追及时间追及时间×速度差=路程差

    追及问题(直线)

    距离差=追者路程-被追者路程=速度差X追及时间

    追及问题(环形)

    快的路程-慢的路程=曲线的周长

    流水问题

    顺水行程=(船速+水速)×顺水时间逆水行程=(船速-水速)×逆水时间顺水速度=船速+水速逆水速度=船速-水速静水速度=(顺水速度+逆水速度)÷2 水速:(顺水速度-逆水速度)÷2

    鸡兔同笼公式

    解法1:(兔的脚数×总只数-总脚数)÷(兔的脚数-鸡的脚数)=鸡的只数

    总只数-鸡的只数=兔的只数

    解法2:(总脚数-鸡的脚数×总只数)÷(兔的脚数-鸡的脚数)=兔的只数

    总只数-兔的只数=鸡的只数

    解法3:总脚数÷2—总头数=兔的只数

    总只数—兔的只数=鸡的只数

    后来,老师让他们两个分别做了试卷,差不多到时间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做完。

    白老师让他们回去继续做,不懂的明天再来问。

    今天学到的干货不少,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是愉快的。荀欢说:你觉得这个白老师怎么样?

    王小勤回答:很不错呀,学霸就是不一样啊,脑子就是灵活些,什么题型都难不倒他似的。

    荀欢满足地笑。

    “荀欢,原来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呀,真的看不起你。”阳燕妮对着荀欢,狠狠地说。

    阳燕妮?荀欢显然吃惊不小。

    哼!

    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真的不是,荀欢拼命摇头。

    阳燕妮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转身离去。

    哎,荀欢无奈地叹气。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