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十六章 新的生活
    爸爸真是越老见识越少了。竟然问出那种问题。昨天晚上,荀欢都没有好好睡,要用什么样的方法,让他改变思想呢?不然的话,真的很难为情呀。荀欢觉得很苦恼。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爸爸又说:荀欢呀,这么小可不能谈恋爱呀,这么小就谈恋爱会把一生都毁掉的。

    荀欢拿筷子的手突然就停在了半空中。

    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大人总喜欢把小孩子往那方面想。女同学与男同学的喜欢,是心里的欣赏,跟谈恋爱没有一毛钱关系。

    爸爸见荀欢这样,欲言又止。

    过了很久,荀欢才说:爸爸,你不要随便污辱谈恋爱这个词,不懂的话,可以先查一查字典,再来教训我。

    爸爸一愣,然后自嘲地说:哎呀,荀欢,我也只是出于一片好心。

    还要打我几巴掌吗?荀欢反唇相讥。

    爸爸低着头,不再说话。

    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颁奖典礼,要晚一点才回来,不要又以为我去谈恋爱了。荀欢这样叮嘱爸爸。

    他明显地很尴尬,但是还是很高兴地说:又得奖了呀,我家荀欢越来越厉害了呀。

    荀欢本来还想数落爸爸几句,最后还是忍住了。

    颁奖典礼选在广电举行,荀欢也是伤透了脑筋,因为人多,可能要延续到十点,天冷路黑,荀欢害怕一个人回家。

    荀欢也犹豫着要不要亲自去拿奖,但是,好像听别人说,不亲自去拿奖的话,奖金可能会没有。好像一等奖有几百块奖金呢,对荀欢来说,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八点钟之前,荀欢就准时到达了广电右边的功能厅。里面的人真的太多了,荀欢挤了好久,才挤到前面去签了名。

    家长和得奖的人员,应当有几百人。墙壁上用大红的纸,张贴了获奖的学员,特等奖只有一个,看到那个名字,荀欢的心里还是羡慕的。好像是一个女生。

    怎么这么厉害呀。荀欢边看边说,内心发出由衷的赞美。

    然后,一等奖这一排,荀欢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名字在一等奖这一栏里,是排在第一位的。她一路路顺着看下去,找到了好几个同学的名字。突然,她眼前一亮,竟然看到了王小勤的名字。

    王小勤?等下是不是就可以跟他一起回去了。

    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荀欢努力地寻找,想找到他。

    不过,人确实太多了,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找了好久,荀欢还是决定放弃。

    当多功能厅的大门大开时,人群一股脑挤了进去,维持秩序的人,拼命地站在那里喊:一个一人排队进去,排队,不要拥挤,不打推搡,不要出安全事故。荀欢感觉自己是被后面的人推进去的,自己的脚都差不多可以抬起来的。

    好不容易进到里面,但是,大部份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荀欢只好坐在走廊里。

    颁奖之前,还有一段领导讲话,紧接着是歌舞表演,然后再发奖。

    一等奖的人数也不是很多,荀欢走上领奖台的时候,刚好撞到了王小勤。她用手轻轻地拍了一直他说: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等下我们两个一起走路回去好吗?王小勤说:好呀,反正这一路是高速大马路,路上灯火明亮,走回去还可以锻炼身体呢。

    颁奖典礼太繁杂了,校长讲话,学生代表讲话,然后还有一系列的表演节目。然后,长篇累牍地介绍学校的发展史,以及这些年来取得的成绩,育人方向,善款支持等。大约到了九点钟的时候,才开始真正的颁奖环节。

    红红的托盘里装满了奖状,奖金,抵用券。由礼仪小姐捧上来,荀欢的心里莫名地就有一种激动:要是王丁在,特等奖一定非他莫属!

    两个人拿了奖,便提前出来了。红红的奖状,加上信封里装的五百块钱,两个人相视一笑,觉得比吃了蜜还要甜。

    走在路上,感觉空气都是温柔的。

    王小勤说:听说我们寒假分在清北班,里面的十几个人,寒假都是免学费的,但是,明年春季,估计就要交钱了。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先上了寒假再说。

    对呢,听说四大名校六年一期就已经开始招考了。但是,考的是全部六年级的内容,这个寒假,我们的任务很重呀。我希望我能抓住一个机会。

    以前听说那些名校不是已经不能招考吗?荀欢着急地问。

    有些学校是新建立的,好像有这个指标,就是特长生吧。

    我也想去四大名校读初中,多好呀,全部免费的,就交一点点寄宿费就可以了。

    是呀,比私立初中强太多,听说师资力量也好得没话说。

    这个星辰培训据说也抓得严,放了寒假就开班了,一天也不耽误。

    是呀,我们得努力学,不然的话,考不上的。必竟是省里的名校,我们这些人想挤进去,一定要出类拨萃才行。

    咦,荀欢,我记得了,期末考试之前,他们那里晚上还有几节试听课,我们要不要去听一下?

    好呀,只是我不知道具体时间呀,也不知道怎么弄呀?

    没关系,到那时,放学后,我就去你学校门口等你哈。

    好的。

    大概什么时候呀?

    周一吧,好像周一开始,到期末考结束,想旁听的学生,应该预约了都可以去,晚上我先去预约一下。

    好的,记得也帮我预约呀?

    会的,你放心。

    对了,荀欢,四大名校,你想去哪一所呀?

    我想去一中呀,历史悠久,校风纯朴。

    那敢情好,我也觉得不错呢。

    只是离家有点远,得坐火车才能去。

    也没关系呀,火车票也不贵,相比这里好的私立初中,那里还是便宜得多了。

    恩,我就决定一定要考上那个初中,即省钱,又可以奔前程。

    恩,那我们一起好好努力。

    两个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延安路。王小勤殷勤地说:很晚了,不如我送你到小区门口吧。

    好的,荀欢觉得有一个人送着挺好,这大晚上的,自己确实有一点害怕。

    在小区门口,荀欢还不忘叮嘱他:记得周一晚上的约定呀。王小勤重重地点头。

    回到家,荀欢忍不住又拨通了北京的电话,但是,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她又无可奈何地挂掉了电话。

    太晚了,打吵你们真心不好意思。荀欢对着手表说。

    那边很快就安静了,也没有再拨通过来。荀欢重重地叹口气。

    正准备洗涮睡觉,“嘀嘀嘀”手表竟然有信息。

    这么晚了,谁还会发信息来,荀欢觉得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忍不住急急地打开来看。

    蓝蓝的屏幕上,字迹显示得很慢。但是,荀欢一边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信息竟然是王丁发来的,他说:荀欢,我昨天才知道,我妈妈把你的手表没收了。她说她为她做的这件事,表示做得有点过,这一次他们来北京,把手表带给了我。我这几天担心你会收不到电话,不知道有没有去星辰考试。

    荀欢飞快地回复:去考了,取得了一等奖,还得到了五百块钱呢?

    真的呀,那这个机构真是慈善呀,听说有一个老兵专门给这家机构提供了赞助,就是为那些交不起学费,又成绩优异的孩子设的奖励。

    那真的太好了,太感谢他了。

    对了,王丁,你在北京过得怎么样?

    还行吗?就是有点累,有点枯燥,一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比以前想像中的还要枯燥一些,不过,慢慢适应了,就习惯了。

    教练凶吗?

    是有点凶呢?不过,这样严格要求,才能出成绩呀。

    也是,做什么都要严格要求,不然怎么会比别人厉害呢。

    荀欢,那你寒假就可以去那里上课了吗?是不是清北班。

    听说是清北班,那真是太好了。那个班里面的全是尖子,大家可以互相比拼一下。

    是呀。

    好晚了,不同你说了,明天还要早起训练。

    好的。荀欢意犹未尽的挂了。

    从王丁离开到现在,差不多二个月的时间,今天才第一次跟他联系上,荀欢觉得非常的高兴。睡到半夜,都在梦里笑出了声。

    周一的上课紧张又忙碌。

    因为临近期末考试。语文数学老师把体育课也占上了,模拟考卷像雪片一样飞下来,考完一堂又一堂,英语老师也来凑热闹,一堂九十分钟的考卷,硬是让学生六十分钟就考完了。

    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同学们感觉自己都快被考试考焦了。

    荀欢迷迷糊糊地来到学校的校门口,忽然就眼尖地发现了王小勤。

    她兴奋地走向前去说:嗨,你不来,我都忘记我们的约定了。

    吴优立在门口,眼睁睁地望着荀欢过去,吃惊地说:荀欢,你约定什么呀。

    阳燕妮也立在门口:你约定什么呀?

    李玉婷把白眼一翻说:果然是又看上目标了,原来她说的是真的,这个X货。

    很多同学都围过来,他们直到看到荀欢走远,才泄气地离开。

    荀欢赶着去上课,没有理会同学们的表情异样,因为时间太紧了,走路还需要半个多小时呢?

    她哪有心思理会同学们的诧异表情。

    培训学校晚上的课6.30就开始上了。因为都是免费申请的一些额外课。老师也不想弄得太晚,学生回家不方便,毕竟安全是要得到保障的。

    到了学校,到前台打听到,他们今天上课的教室在三楼,两个人飞快地跑上去。因为他们两个到得比较早,教室里还没有什么人。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聊开了。

    有个祝融小学的叫欧阳雨,他说:有个花新小学的同学很厉害,听说叫王丁,你们认识不?

    荀欢问:你认识他吗?

    怎么不认识,考场相逢好多次,每一次都被他打败。

    哦。

    这一次呢?

    这一次,我就纳闷了,怎么没有看到他呢?

    不知道。荀欢违心地说。

    听说他还喜欢一个女同学叫病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就这个名字,觉得非常的难听。

    荀欢的脸一红,心突然就揪紧了。她不好意思地说:什么喜欢不喜欢,都是外人瞎传,当事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么点大的小孩子,知道什么是喜欢呢?

    也是哈。

    渐渐地,人越来越多,把整个教室都坐满了。

    老师也进来了。

    今天晚上两节是数学课。是一个男老师,姓黄。

    他戴着一副眼镜,圆圆的脸蛋可爱极了,笑起来还有一对酒窝。

    这老师,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荀欢小声地对王小勤说。

    就是哈,我也这么觉得,估计迷倒一堆女同学。

    荀欢吐舌头。

    黄老师扶了扶眼镜,作了一下自我介绍,便开始上课。

    老师先是出了一道奥数题,在黑板上,然后,问:有没有会做的同学。

    教室里鸦雀无声。

    那有没有同学有想法,可以讲出来。

    刚才那个叫欧阳雨的同学站起来,讲了自己的想法。

    黄老师想了想,表扬他思维敏捷,善于思考。

    黄老师继结鼓励大家站出来讲讲自己的想法,最好是每一个同学都讲一讲自己的想法。

    荀欢也大胆地站起来,述说了自己的观点。

    老师对她的想法表示赞同,并问她为什么要这么想?

    荀欢把自己的思路跟老师反应了一遍。

    黄老师吃惊地问:你学奥数多久了。

    没有学过呢?今天第一堂课。

    也没有人辅导过吗?

    没有。

    那你这些想法是哪里学来的。

    自己看看书做做题。

    你看得懂么,做得出来么?

    慢慢看例题,再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推算。

    嗯,好的,以后遇到数学方面的问题,可以找我哈。

    荀欢的心里觉得暖暖的。

    课间休息的时候,黄老师被同学们围得水泄不通。荀欢想钻进去问两个题目,都没有办法插进去。

    第二节课也飞快地过去了,老师讲课太生动了,都不知道时间去哪儿了。

    上完课,荀欢同王小勤特地找老师问了几道数学题,直到要回家的时候,大概已经九点钟了吧。

    然后,两个人急急地回家。

    王小勤提议:你会骑单车吗?其实是可以骑共享单车回家的,好便宜,这么近才五毛钱不到。

    荀欢惭愧地低下了头:不会,家里就没有买过单车,也没有骑单车的机会。

    王小勤立马表示:不会骑也没有关系,我可以陪你一起走哈。

    对不起,连累你也要走路。

    没关系,就当是锻炼身体吧。

    两个人边走边聊。王小勤接着问:寒假有兴趣打零工吗?

    寒假不是要上课吗?

    没关系,上课之后再去也不迟,就在肯德基,小时工,可以是一小时,也可以是两小时。

    那好呀,体验一下生活,又可以挣钱。

    那我给你报个名吧,就在前面那个肯德基,离我们的家都不远。因为他们是通宵营业,我们可以选择晚上八点到十点的。

    可以。

    这样即解决了闲暇时光,也可以收获一些经验。特别是寒假临近过年,气氛不错,肯德基效应好,年末分成也是有一点的。

    那太好了,其实,我不瞒你,我就非常缺钱。

    哈哈,都一样,父母有钱是父母辛苦挣来的,我们要学会自己挣钱养自己。

    我是父母没有钱,必需要挣一点,贴补家用,是最好。你可能不知道,我家里有时穷得连米钱都付不起。

    啊?

    是真的呢,有一次因为别人来我家催米钱,我都差点被别人骂傻了。

    没关系,你来这里打一个月寒假工,明年春季的米钱都不在话下了。

    真的吗?我们这么小不就是童工吗?

    我们这么高,别人应该看不出来吧。

    那他们不要看身份证吗?

    这个不知道呀。

    要不,我们放寒假之后去试一试。

    好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