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十五章 谁是原罪
    这周很反常。

    周一,上体育课时,荀欢立在队伍中间排队跳绳。跟吴忧聊天说:如果自己能上培训班的话,一定会非常兴奋。

    吴忧立马表示抗议: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呀,谁稀罕上培训班呀?

    培训班多好呀,有那么同学一起玩,还有整面墙的书。

    什么书?你说的是那个星辰培训学校吧。只有那个学校有整面墙的书呀。

    荀欢点头微笑。

    突然,一个人狠狠地在荀欢的背上打了一拳。疼得荀欢呲牙咧嘴,痛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荀欢猛地回头,却没有看到人。吴忧也说没有看见,不知道是谁。

    周三的足球课上,荀欢来来去去地满场跑,突然,一个球踢到她的头上,那种锥心的疼痛,让她简直无法忍受。

    体育老师问李玉婷:为什么把球踢到荀欢的头上?

    不知道她突然跑到那里!

    老师也没有别的办法,问荀欢要不要去医院,荀欢害怕打针,忍着痛说,不需要。

    荀欢知道李玉婷是故意的,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故意的呀,所以也没有什么办法。

    周四,荀欢跟阳燕妮值日,明明扫得干干净净的,两个人离开之前还检查了一遍,结果学校大队部检查说地上有一堆垃圾。被扣了班级分两分,连累两个人罚扫一周教室。

    一定是被人陷害了!阳燕妮偷偷告诉荀欢。

    荀欢明明知道是李玉婷干的,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她也没有办法。

    但是,该怎么办呢?

    总不能这样持续下去吧。这样搞来搞去何时是个尽头。

    以前王丁在的时候,还有复仇者联盟为她撑腰。现在因为是班长李早年组织的,而他醉心学习,对这个校园暴力的事情不是很上心。

    怎么办?荀欢绞尽脑汁。

    阳燕妮狠狠地说:不要让我知道她是谁,让我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

    跟你没有关系,主要是针对我。把你拉下水了,真心不好意思。

    阳燕妮迟钝了一下,突然悄悄地说:你是不是知道是谁?

    没亲眼看见,不敢确定,也不能乱猜谁谁谁呀。

    “应该是你的情敌吧。”

    荀欢白眼过去:怎么连你也这样想呀,没有情敌,都是假想敌。

    李早年突然匆匆找到荀欢,把他带到走廊上说:荀欢呀,王丁说他打了好多电话给你,你只是接听,却从来不说话,昨天考试,不知道你去了没有?他想着事情有变,让我把他在国家队的号码发给你,你有空就打电话告诉他,说说你昨天考得怎么样?他在那边也挺累的,这样的大冬天,宿舍里没有暖气,半夜睡醒过来,感觉那寒气像刀子一样,从被子上面一刀刀砍下来,冷得縮成一团,恨不得把自己卷起来。

    哎,他也是,在家跟少爷一样,偏要受这种苦。

    那可不是,王丁有一次,胯没压下去,被罚跳了四个小时的青蛙蹲,四个小时呀,如果是我,胃里的食物全给蹲出来了。

    那怎么得了,不就是非人的生活,苦呀。

    没办法,自己选的路,在痛再苦也要坚持下去,何况,王丁不是那种轻易就被困难打倒的人。

    我们都要支持他,给他打气。他一般晚上八点半训练完,你可以在九点以后给他打电话的。

    荀欢点点头,心里却犹豫不决。

    透过窗子玻璃,李玉婷那双仇恨的眼睛里正发着仇恨的怒火,荀欢见到那双眼睛,心里咯噔就响了一下。

    让她那么愤怒,其实,自己有什么错呢?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呀,电话手表也拿走了,还要怎么样?

    荀欢,李玉婷是不是处处跟你作对?班长李早年突然转移话题。

    没……没有……荀欢结结巴巴。

    有人亲眼见到李玉婷给你背上擂了一拳,还把球踢到你头上,把垃圾放到教室……

    荀欢把眼睛睁得老大,原来班长不仅仅只是书呆子,他也关心班级的事情呀。

    她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在谁的面前都为非作歹,我们大家都不喜欢她。

    啊?荀欢没想到班长会这样说。

    标准的暴发户心理。

    那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有钱呢,有钱大过天呀。

    胡说,他父母有钱,也不代表她有钱,都是他父母挣的,况且,只是比普通人好一点点,相比那些大款,也是差很远的了。我们在学校就是以学习为重,她有没有钱关我们什么事。下次她再敢欺负你,如果你自己不敢反抗的话,我们复仇者联盟负责治她。

    哎,都是同学,弄来弄去真没意思。我想快点毕业,去一个全新的陌生环境,安安静静地读书,没有任何烦恼。

    恩,很快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呢。

    末了,李早年还加一句:你记得哈,一定要记得告诉他,你考得怎么样?因为他希望你考上免费的,有更好的学习机会,你一定会出类拔萃的。

    荀欢听李早年这么说,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她又下意识地瞄了一眼李玉婷,她还在那里看着这边。李早年注意到荀欢的眼睛动向,他安慰她说:你别理她,她这种刁蛮公主,都是从小惯的,你放心,总会有人来治她的。

    这时候,品德老师走到教室门口,两个人速速回到教室,认真上课。

    因为晚上要罚扫教室,荀欢没有那么快离开。她对阳燕妮说:都是我的祸,不如你先会去吧,我一个人就能搞定的。

    那怎么行!让王丁知道肯定会责怪我的,他可是世界警察呢?!

    哎,这学校,也是难得有个学生像他这样,嫉恶如仇,雷厉风行。

    放心,以后会有更多像他那样的人冒出来的。对了,听说王丁打你的电话,你总是不说话,你也不能这样对待他呀,最起码他以前也对你好过呀。

    荀欢不知道如何回答阳燕妮,只好把头压得低低的。

    你可不能做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呀,况且,做人最起码的礼貌,回答别人的问话还是有必要的,你不能人家一走,就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呀,而且,他都是关心你呀。

    荀欢默默地摖桌子,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的她,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呢。

    搞完卫生,荀欢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颗心非常的不好受。如果心情真的有颜色的话,那么,今天,她的心情一定是黑色的。路过豆豆时,她小心地蹲下来,跟豆豆讲话。

    她说:豆豆,我真的不想这样活了,天天被别人当情敌,其实,纠结徘徊,谁才是这些事件中的原罪呢,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件事件中的原罪呢?!罪魁祸首就是我自己,哎,都是因为我,让很多人难受,让一些人癫狂是不是?

    豆豆很善解人意,她随着清风,在风中摇摆,把阵阵香气送进荀欢的鼻孔。荀欢贪婪地闻着这迷人的花香,一颗心都醉了。

    是不是连你也原谅我了呀?

    花儿在风中狂舞起来,凌乱的舞步潇洒洒脱,似乎在告诉荀欢:不要想那么多,好好做你自己就行。

    荀欢点头起身,顺手摸了一下花瓣,感觉心里好受了一些。

    回到家,手表电话突然响起,荀欢飞快地接住,听筒里传来好听的声音:亲爱的荀欢同学,我是星辰培训机构的吴老师,请问你是荀欢同学吗?

    荀欢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急地说:就是就是,我就是荀欢。

    好,荀欢同学,恭喜你,这次考试你的成绩优异,取得了总分第一名的好成绩,下周晚上八点在广电集体举行颁奖,希望你到时过来参加。

    好的好的,荀欢因为激动,一连说了好几句好的。

    放下电话,荀欢抑制不住兴奋,竟然开心的哭了。

    王丁呢,应该告诉王丁才行!

    荀欢拿出李早年给的电话号码,急匆匆地一个一个号码按下去,因为心急,两个号码差不多还按错了。荀欢立马纠正过来。

    按下拨打键,电话那头传来美丽的问话声。

    是王丁!

    荀欢突然触电般挂掉电话。

    说什么呢?说自己为什么一直在电话里没有说话?说她妈妈早就把电话拿走了?说电话现在在李玉婷那里?

    不,不要!

    我可不想让王丁怨恨他妈妈,不应该让他知道他妈妈做的事?也不能让他知道电话在李玉婷那里!如果有什么过错,有什么原罪,就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吧。荀欢握着电话,眼泪无声的流出来。

    突然电话像惊雷一样响起,荀欢瞄了一眼屏幕,蓝蓝的屏幕上,显示打来的号码是北京的。荀欢触电般挂掉!

    虽然我不接电话他会痛苦,那也只痛苦一下!如果让他知道他妈妈做的这些事,他一定会痛苦很久的。

    不能,不能接。荀欢自言自语。

    电话又再一次打来。

    荀欢索性关掉电话。

    对不起!王丁,我不是真的不想接你电话。可是接了,如何解释手表的事?撒谎弄丢了吗?那你得多心痛?这么贵重的东西说弄丢就弄丢了?说进水了吗?不可能!你的手表是防水的。说被偷了吗?不可能!戴在手上,偷也要自己肯放手呀。

    怎么办?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着急。

    但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再怎么样的痛苦也不及你妈妈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呀。

    电话又打来几次,荀欢干脆挂断了电话,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心如刀割呀。

    爸爸今天提前回来。

    他很开心。

    他说,今天工头特地喊了我一个人去结了工资,连同以前好多年没结的工钱也一起结给我了。工头竟然还给我散烟,笑嘻嘻地问我:那个王书记是你什么亲戚呀,他特地打电话给开发商,要按时及时不拖欠你的一分钱工资。看不出来,你还有那么好的亲戚。

    爸爸摸摸自己的头,懵懂着说:我哪有那福气,还有书记亲戚,估计百分百是搞错了。管他呢,拿到工钱就好,以前拖欠的工钱都能拿到,太开心了。荀欢,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说完,他把一袋零食,放到荀欢的面前。

    王书记?荀欢喃喃道。

    哪个王书记?

    爸爸不明就里:管他王书记白书记黑书记,拿到工钱就是好书记。

    不会是王丁爸爸吧。荀欢狐疑地问。

    不可能吧,我又不认识他!爸爸肯定地说。

    好像以前听说他爸爸是书记?

    爸爸突然就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他才叹口气说:如果真是他爸爸,那他们一家人真是好人呀。

    本来就是好人,绝对的好人,你还为什么不让我跟他做朋友。

    好人是好人,但是,做朋友我觉得我们高攀不上啊。

    那你把钱退回去!

    钱可退不得,那是我的命呀!

    就是罗,连朋友都不想做,又要享受别人的照顾,别人把你当朋友,你说自己高攀,枉费别人的一片心意。

    爸爸连连摆手:荀欢呀,我没读书,懂得不多,你不要学我,你觉得怎么样好就怎么样吧,我听你的。

    荀欢担心地说:爸爸,我们又欠了人家一份人情呀。

    爸爸表示很无奈:欠都欠了,还能怎么样呀。哎呀,不说了。我们都早点休息吧。

    不行!荀欢斩钉截铁地说:我还有很多作业没有做!

    你们最近怎么总是这么多作业呀,好像每天都弄到十一二点。

    你不懂,说出来你也不知道的。

    崽大不由爹呀!爸爸自嘲地笑笑,然后径自洗漱睡觉去了。

    切!荀欢撒娇说:什么崽大不由爹,是有些事你真的不懂。好好的男女同学关系,总要被你想得很肮脏,你说你是不是有罪。

    是的,我有罪。好吧,同学就是同学,纯洁的同学关系,我对不起你,误解了你好吧。爸爸说完,又补充一句:荀欢呀,我其实也是太封建太蠢,听信别人的谗言,自己没脑子。我现在想清楚了,像他们这样好的原始家庭,一定都是斯文有理的人,我现在相信你们是纯洁的白兰花。

    哼!算你醒悟得早,误会我没有关系,误会王丁那样的大好人,就是天大的冤枉,是罪过

    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荀欢,你大了懂事了,比爸爸有学问,以后爸爸都听你的,好吧。

    荀欢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不耐烦地说:我做作业呢,希望你以后遇到事或者别人告状,都请用一下自己的大脑分析分析,不要见风就是雨。

    好的呢?爸爸回答。

    突然爸爸又冒出一句:荀欢呀,你喜欢王丁吗?

    荀欢怒不可遏:你?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