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十四章 将计就计
    12月20,这一天就这样突然到来。

    考试,应该是另一次重生吧。

    据说学校里面很多人都报了名,但是,没有人知道荀欢会报名。

    切,那个穷鬼!一提到荀欢,很多人就是这句话。

    饭都吃不上,还想来培训,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年代,满街都是富二代。一天天培训考级,周末就是比拼大战。

    有人坦言:穷门再难出贵子。

    有人断言:荀欢的家世,决定她不会有好的未来。

    那又怎样?谁知道呢?!荀欢想,今年媒体报道清华才子接到通知书时,还在工地搬砖。

    一切皆有可能。

    荀欢相信,付出一定有回报。没有学费的话,大不了去工地搬砖。

    因为记挂着晚上要考试,荀欢没有吃饭就来到培训班等。前台说要七点才开始考试,荀欢看看手表,才五点多。

    前台美丽面善,她温柔地问:你吃晚饭了吗?

    荀欢摇头后又点头。

    要不要给你订一份快餐。

    不要!荀欢坚决拒绝。只好撒谎说:谢谢你,我吃过了。

    荀欢说完,去了大厅。

    好大一面墙,整墙的书。

    荀欢坐在那里,用手轻轻地扶摸一本书。

    《老人与海》,这个书的名字荀欢知道,以前在一本旧杂志上看过对它的描述。拿到手里,轻轻地打开扉页,荀欢如获至宝。

    这本书的文字,让荀欢简直忘掉了周遭的一切。

    圣地亚哥的老渔夫,风烛残年的他满脸沟壑,当看到他一连八十四天都没有钓到一条鱼时,荀欢的内心揪得紧紧的,这状况多像他自己的爸爸,有时几十天都找不到事做。但老渔夫仍不肯认输,而是充满着奋斗的精神,终于在第八十五天钓到一条身长十八尺,体重一千五百磅的大马林鱼。大鱼拖着船往海里走,老人依然死拉着不放,即使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武器,没有助手,左手抽筋,他也丝毫不灰心。经过两天两夜之后,他终于杀死大鱼,把它拴在船边。但许多鲨鱼立刻前来抢夺他的战利品。他一一地杀死它们,到最后只剩下一支折断的舵柄作为武器。结果,大鱼仍难逃被吃光的命运,最终,老人筋疲力尽地拖回一副鱼骨头。他回到家躺在床上,只好从梦中去寻回那往日美好的岁月,以忘却残酷的现实。

    荀欢一口气看完这本书,感概万千,这个渔夫就是自己爸爸的翻版,虽然他有时候拼尽全力,但是,最后依然还是一贫如洗,被周遭的人嘲笑和看不起。

    掩卷沉思,荀欢的眼角湿湿的。

    幸福的人是相同的,不幸的人各自有着各自的不幸。

    “你在看什么?”一个男孩凑过来问。

    荀欢扬了扬手里的书,眼角的泪痕还在。

    你哭了吗?

    荀欢苦笑:太感动了。

    确实感动,我以前看过了,这里的书我都看过了,有的甚至看了几遍。

    你经常来吗?很近吗?

    男孩的眼里突然划过一丝难过,但很快,他就镇定地说:经常来,因为家里穷,买不起书,只好来这里蹭书看。男孩说完自嘲地笑笑。

    你家很近吗?

    没有,在延安路那里。

    真的吗?我也住那里。

    我是寄住那里的。

    哦!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呀。

    你在哪个学校?

    花新小学?

    你呢?

    我读不进那个学校。拖关系进了旁边的一个部队小学。

    你爸爸妈妈都在那里吗?

    不是,我爸爸妈妈都在广东打工,我一个人寄住在一个亲戚家里。

    你今天也是来考试吗?荀欢关心地问。

    是的,希望能考进前二十名,那样就能给我爸爸妈妈省一些钱了。男孩说完自嘲地笑笑。

    我也是,希望能考进前二十名,那样就可以来上课了。不然就没有机会。

    那你跟我差不多。男孩笑了,样子很真诚。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王小勤!

    你呢?

    荀欢。

    王小勤这时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馒头,笑笑着说:吃点东西,等下好发挥。

    看着她吃,荀欢才发觉,自己也饿了。

    袋子里有五块钱,但是,荀欢不想去买东西吃。因为锅里有饭,等下考完回去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荀欢直起身,拿着杯子去找了一杯水喝。

    前台的美女叮嘱她:快考试了哦,记得查找自己的考场哦。

    荀欢看着她甜甜地道谢。

    一时间,大厅里站满了很多人。家长们焦急地嘱咐孩子:考试要冷静,不要怕,做完题目要检查。

    要认真审题,不要慌慌张张。

    做完了一定要倒过来运算。

    孩子非常不领情:知道了,知道了,你一天到晚叨叨几十遍,烦不烦呀。

    都说了多少次了!

    有完没完!

    有个家长夹着一个水饺,准备往一个考生的嘴里送。考生不耐烦地一掌打开她的手,尖叫道:我都说不吃了不吃了,你还喂。

    看着她们不耐烦的样子,荀欢觉得很吃惊。她是多么希望考试的时候,有一个人对自己嘘寒问暖。那个被推掉的水饺,掉在地上,发出幽兰的光。荀欢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感觉肚子更饿了。

    七点还差几分钟,考生全部入场。

    荀欢坐在位子上,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要仔细。

    第一堂考的是数学,第二堂考的是语文。

    题目类型荀欢都做过,但奥数题目有的地方还是藏了不少玄机,最后一道压轴题,荀欢思考了好久,才想出来。

    语文题目,出得比较活。题目叫做丢掉——,荀欢觉得这个题目好写,丢掉自卑。她把自己几年来在班级的情况,竹筒倒豆子一样合盘脱出。最后,因为认识了一个同学,这个同学改变了她的生活方式,让她不再自卑。

    写完后,荀欢感觉从未有过的舒服。应该也算是一种发泄吧。

    走出考场,路边挺满了接送孩子的小车。

    有的打开车门在那里悠闲地等,有的闭上车门,放着音乐在里面耐心的等。

    不过这一切的方便,都是他们的。荀欢什么也没有。

    出了考场,她就急急地赶路。因为从这里到家,也有二三里路吧,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只能靠两脚自己走了。

    时间不早不晚,大概九点来钟,路上的行人不多,荀欢还是有点害怕。

    荀欢!一个声音在后面叫,荀欢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紧张地用手扶住胸口。

    荀欢!那人又叫了一声。

    荀欢猛地回头。

    是你呀!王小勤!荀欢惊讶地叫出声。

    要不,我们一起走吧,也好有个伴。

    太好了,我正好有点怕怕的。

    这样的晚上,是有点害怕。但是,我们等下转到大马路上,那里车多灯亮,安全些。

    荀欢点头,急急地赶路。

    肚子突然就咕咕叫着。

    你没吃饭吗?

    荀欢否认,她说自己刚刚喝了水。

    王小勤笑笑,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默默走着,只听到脚步的回响。荀欢突然问:学校有没有对你特别好的男生或女生?

    王小勤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荀欢会这样问。迟疑了一下,他认真地回答:没奢望这个,也不需要。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别人过多的只是怜悯,我又何必去在乎别人施舍的一点点好,来麻醉自己吗?我们没有别的出路,只有自强才是王道。

    荀欢默不作声。

    你有特别的同学对你好吗?

    没……没有。荀欢支支吾吾。

    对别人的好会上瘾,像吸鸦片一样,所有我从来都不接受别人的好,怕还不起。

    好还要还吗?

    当然,人情债最难还,一辈子还不清。

    真的吗?如果别人送你手机你会要吗?

    不会,无功不受禄。

    荀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家,荀欢饿得没有一点力气。匆匆热完一点剩饭菜,就急匆匆地做作业去了。

    顺手摸了一下王丁给的资料,还剩一点点了。

    为什么要接受他的资料和手表呢?

    第一时间退回去才是对的。

    她妈妈没有错。

    应该是自己太贪婪了!

    贪婪那一点点温暖不能自拔。

    第二天早上,爸爸坐在荀欢对面吃早餐,他又漫不经心地说:荀欢呀,我们虽然穷,但是,要穷得有骨气,别人的东西,那怕是一张纸,我们都不会要的。荀欢把头压得低低的,非常不好意思。

    过了几秒钟,她突然对爸爸说:无功不受禄,我们不能依赖别人的好,那样就会像吸食鸦片一样上瘾。

    对了,等我们上瘾的时候,别人就会反过来索取了。真的吗?

    别说了,爸爸,我知道错了。

    荀欢背书包去学校,路过栀子花树的时候,她轻轻地对她说:谢谢你的爱,豆豆,我不能太贪婪了。

    李玉婷在路上等她。

    荀欢无视她的存在,昂起头向前走,心里无瓜葛,行动自然无所畏惧,荀欢觉得自己很坦荡。

    李玉婷追上荀欢,生气地说:昨天你去了哪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干什么的?

    我去哪里要向你报道吗?有这个义务吗?

    你不会是去找男同学了吧?

    荀欢想起王小勤,于是故意气她说:找了又怎样?要你管。

    你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王丁才离开几天。

    是呀,我是水性杨花呀,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没有谁会同你争了。

    李玉婷也不示弱:哪个男同学能看上你,一定是脑子进水了,你这个穷鬼,别拖累别人。

    是呀,这年头,脑袋进水的人多了去了,你也管不着。

    呵呵,真替王丁不值。

    替你自己不值吧,一天到晚就是王丁王丁,没有王丁你会死吗?把心思用在学习上会死吗?不乱找情敌会死吗?你能不能有点志气,别一天到晚一条狗一样粘着我,我惹你了吗?你在乎谁跟谁北京去,一天到晚找我算个什么事。

    李玉婷竟然哭了。她用手捂住眼睛,一擦一擦着匆匆跑去学校,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荀欢有一种特别的爽快。

    一到学校,阳燕妮就告诉她:李玉婷去老师那里告状了。

    告什么状?

    说你在路上羞辱她。

    荀欢压低声音说:一天到晚王丁王丁,她不烦别人也烦啊。难道因为这个男孩就不吃饭不生活了吗?

    咦,这么快就要跟王丁划清界限吗?

    也不是啦,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影响自己的生活吧。即使这个人再好,他不在这里,把他放在心里就好,何必一天天翻来覆去的折腾。

    阳燕妮迟疑地看着她,不相信地说:你变化得太快,我都没适应过来。

    没办法,太多事情,逼着自己成长。而且,我们穷人要学会自己找回尊严,而不是一天天逆来顺受,倍受别人欺负。

    荀欢的话刚落音,班主任就喊她去了办公室。

    班主任开门见山地问:荀欢,别班的男生送了很多礼物给你吗?

    没有,无功不受禄。

    那手表是怎么回事?

    我自己有手表,其他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况且,我也不会接受别人的东西,无功不受禄。

    有人投诉你跟王丁走得很近?

    怎么近法?北京跟湖南很近吗?

    是以前的时候!

    过去的事情还要提来干啥呢?老师,我就不明白了,别人说的啥你都相信,都要找我对质一下,你难道觉得我就是那样的人吗?早恋?贪财?乱搞男女关系?不要脸?

    班主任膛目结舌,她想不到荀欢会这样数落她,简直惊掉了下巴。

    哦,老师不好意思地收拾桌子上的书,然后对荀欢说:没什么事就出去吧,老师还是相信你是一个好孩子。

    荀欢走出办公室。

    李玉婷把她拦在走廊里偷笑:乱搞男女关系,看老师不治你。

    乱搞你妹!荀欢没好气。

    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是你吧,钟意一个人,就采取卑劣的手段,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你这个死乞丐,敢跟我这样讲话。李玉婷伸手出来,做了个要打的样子。

    荀欢一把推开她,压低声音狠狠地说:长大后我一定比你有钱,超过你几万倍。

    李玉婷没想到荀欢竟然敢推她,还对她说这些话。一下没回过神来,立在那里傻傻的看她回到教室。

    死病毒吃错药了吗?李玉婷不敢相信地自言自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