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最爱你的那个男生 > 第二十三章 较量
    放学后,没有踢球,因为比赛过后,荀欢都没有去踢过。尽管几个男同学喊来喊去。但是,安排的太多功课做不完,所以荀欢没有去踢球。

    李欣禹说:荀欢呀,你现在是巾帼英雄呀,应该多加入我们的队伍切磋切磋,让我们也领教一下你那大长腿的功力。

    蒋双喜反唇相讥:现在知道人家是巾帼英雄了,早干嘛去了。天天整蛊别人,全班整蛊最厉害的那一个就是你。

    朝闻夕死,而且,你五十步笑百步吧。

    哈哈,五十步至少比百步少一半呀。荀欢,你说是不是?

    李欣禹岔开话题,鬼鬼祟祟地问:荀欢,听说王丁打了你的电话,说了什么呢?我表示强烈的抗议,那个家伙重色轻友,都没有记起我们这帮男生。

    你有啥好记得的,人家荀欢多可爱。

    哈哈,你真好笑,荀欢现在变可爱了吗?不是病毒了吗?你倒是说说,当初取病毒是因为什么?

    当初都过去了,还提当初干什么。李早年愤愤不平地说:我们要的是现在。

    荀欢没有心情理这些。现在对她而言,叫不叫病毒真的关系不大,语言暴力吓不死人,失去最好的朋友才会真正的心痛。

    走在回家的路上,荀欢百无聊赖。

    李玉婷不知道从何时窜到她的后面。

    她低低地叫:荀欢。

    荀欢反脸看她,见是李玉婷,心里还是有一些恼的。但是,她没有说话,长期的压抑已经让她对什么事都没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荀欢!李玉婷又叫。

    荀欢又回头。

    李玉婷说:12月20是一个什么事件?

    12月20?荀欢瞬间明白,李玉婷来向她讨教天机。

    但是,她不想把考试的事告诉她,以她的性格,指不定会玩出什么花样。于是,荀欢说:12月20豆豆的生日。

    豆豆是谁?

    栀子花树呀。

    哦!李玉婷眼珠子飞快地转。然后鬼笑着跑开了。

    荀欢回到小区,一堆闲杂人员纷纷朝这边看。

    她们互相议论,毫不忌讳:这个女孩子,你们别看她老老实实的,撩男同学的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

    为什么这样说?

    你还不知道吧,市政府那个人的崽叫丁丁,被她折腾得团团转。又是维尼熊,又是送花,连自己的手表都送给她了。

    造孽哦,真的吗?

    怎么不是真的,他妈妈昨天逼她把手表退回去了。听说刚开始还不肯退,后来他妈妈吓唬她,她才肯把手表叫出来。

    这样啊,想不到!

    有什么想不到,那样的家庭能培养出什么好的人来才怪,你看看他那个死老头,贼眉鼠眼的,还有以前在这里的那个妈妈,也不像好人。

    这么小就这样,长大怎么得了,得祸害多少男人呢?

    那可不是,以后叫你们家里的男人离她远点……

    荀欢都听不下去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心里自嘲着说:荀欢呀,长点心吧,你一家都不是好人,长大也不是好人,从生下来到现在,一家人从来都没有好过,个个都都是十恶不赦,罪该万死。

    呵呵,荀欢苦笑。第一次听她们这样议论自己,荀欢会非常地难过,后来,渐渐的觉得没那么刺耳,再后来,也麻木了。在她们的嘴里,荀欢就没奢望过听到好话。

    只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语言杀不死人。

    失去才最痛楚。

    路过豆豆的时候,荀欢俯下身,轻轻地抚摸她:豆豆,是不是种下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要离别。

    哦,坚强!荀欢突然像是想起什么。紧紧地抓住一瓣纯白,放在手心,用嘴巴吹了一口说:豆豆,我一定会坚强的,以后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一堆人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朝荀欢这边走过来。

    有人说:就是那株栀子花吗?

    是呀!

    她什么身份,也配!

    要不要我们去把她的花毁了吧,让她假惺惺。

    荀欢用力地瞪了一眼这个人,眼里应该喷出火了吧。这个人急急忙忙的关住嘴巴。

    毁了她干嘛,这花是丁丁栽的,好歹也要给丁丁他爸一点面子吧。这个怂货就不要去管她了,等她哪天交不起房租水电,还不得灰溜溜地离开这里。

    荀欢直起身,拍拍手上的花瓣,走回了家。

    回到家,荀欢把手表放在床上。然后热了一点饭菜,勉强填饱肚子,边吃边瞧一眼手表。

    但是,直到荀欢做完学校的作业,手表也没有响起过。

    荀欢绝望地把手表藏进枕头下!

    过几分钟,荀欢又把枕头下的手表拿出来,一点信息也没有。

    悻悻地放进去,拿出来看,又绝望地放进去。

    如此反复。

    最后,荀欢的心终于明白,这样徒劳是没有用的。

    还是乖乖做作业吧。

    王丁给的资料也做得差不多了,倒倒手指,离12月20号好有五天,荀欢又重新改变了一下复习进度。

    其实,能不能考进前二十名,荀欢还是有点担心的。有的同学二年级就开始培训语文英语奥数了?而自己一直都是自己在家自学。

    不过,王丁说,那个学校算的是三科总分,如果奥数成绩差一点,语文成绩补上来也还是可以的。

    可是,语文自己真的能够一枝独秀吗?

    荀欢摸着自己做过的厚厚一塌学习资料。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这时,有人敲门。

    荀欢奔过去,透过铁门的缝隙,荀欢看到了一张男人的面孔。他的帽沿被压得低低的,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看年纪,应该差不多有三十多岁了。

    他的手里还拿着一袋东西。

    荀欢壮着胆子问:请问一下你找谁?

    送肯德基的。

    对不起,你搞错了,我没有订肯德基。

    是你的朋友李玉婷订的。

    荀欢脑瓜子飞快地转,李玉婷有那么好?黄鼠狼给鸡拜年?隔着门,荀欢大声喊道:我没有李玉婷这个朋友,也不认识她,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那个人还站在那里,东看西看,过了二十分钟,他还是悻悻地走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荀欢觉得很后怕。

    爸爸回来的时候,荀欢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爸爸的脸色很难看。过了很久,他才愤愤地说:一帮畜牲,孩子才几岁,就打起主意。

    荀欢不解:什么主意?

    爸爸叹口气说:荀欢呀,你已经长大了,还出落得这么高挑漂亮。你一定要记住,晚上一个人在家,谁敲门都不能给他开门,开门的话,就死定了知道吗?不管他是送水的充煤气的还是肯德基麦当劳……统统不能开门,知道吗?

    荀欢紧张地看着爸爸,心里突然一紧,感觉非常害怕。

    爸爸见荀欢吓成这样叹口气说:只要你不开门,不贪小便宜,不好奇的话,都还是安全的,记住哈,晚上绝对不能一个人出去,外面坏人多,知道吗?

    荀欢被爸爸说得一愣一愣的。感觉呼吸都是那么厚重,出不来气一样。

    一个晚上,荀欢都在做恶梦,很多怪物追着她跑,她跑呀跑呀,可是脚就像灌铅一样,挪都挪不动。荀欢急出一声冷汗。尖叫一声:王丁,救我!

    突然从梦中醒了。

    你做梦都在想王丁?睁开眼睛,荀欢吃惊地发现,爸爸坐在自己的床前。

    他还说:整个晚上,你一直在烧,一直说胡话。我用冷泥巴敷在你的肚子上,现在差不多好了。

    荀欢挣扎着想爬起,可是全身好像软绵绵的一样,动弹不得。

    爸爸说:今天就不要去上课了,在家休息一天吧。

    不行,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不能耽误功课。荀欢说完,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爸爸跟在身后,心疼地说:荀欢呀,王丁跟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劝你还是早点忘了这个朋友。

    老爸你是不是也要像别人那样误会我呀。他只是可怜我待我好,我们就是这样的同学关系。如果连你都不理解我的话,那真是太气人了。

    好的,我相信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面对现实,我们这样的家庭,踏踏实实过日子最好,折腾来折腾去小命不保呀。

    荀欢深知爸爸对她误会太深,但是,却不想再解释。勉强喝了几口稀饭,背起书包就去上学了。路过栀子花,她轻轻喊道:豆豆,早上好。看到豆豆在风中摇摆,荀欢的心情一下子就明朗起来。

    远远地,荀欢吃惊地发现,李玉婷立在小区门口,她的心瞬间就暗了下去。

    低着头直接走过去,荀欢觉得跟她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准备偷偷走过去。李玉婷见荀欢过来,一步跨到她面前:死荀欢,12月20根本不是豆豆的生日,甚好我反应快,不然的话,差点就穿帮了。

    穿帮?穿什么帮?荀欢不解。

    告诉你也没有关系,王丁一直以为我是你,每天晚上九点都会给我打电话。当然,他一直提到的12月20号,到底是个什么事?

    以为你是我?荀欢用手指着鼻子,张大嘴巴,吃惊地问。

    呵呵,那又有什么关系?!现在是他不懂事,被你蛊惑了,把你当朋友,等有一天他长大懂事成熟之后,就一定不会再把你这样的乞丐当朋友的。

    我不是乞丐?

    等有一天,你爸爸老得认不出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是不是乞丐。不过,你太过份,还编谎话骗我。昨天送肯德基的人,让你爽了没有?李玉婷说完奸笑道。

    你说什么?荀欢如梦初醒。

    没什么?你真的以为是肯德基吗?我让他送的是狗屎。耍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要不,你现在就告诉我,12月20号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凭什么要告诉你?!荀欢觉得她的做法很可恶,也开始变得强硬起来。

    跟你没完!李玉婷狠狠地继续说:对付你这样一个乞丐,简直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李玉婷!我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请你自重,不要再冤魂不散一样,出现在我的身边。你要是喜欢王丁,去北京找他呀,老是跟我过不去干什么?!

    荀欢一口气说完,气呼呼地离去。

    真是一个疯子,天天出来纠缠我有什么用。荀欢不解,李玉婷是折腾着玩还是心底不服气,认为别人抢走了她的东西。其实,她自己内心里到底需要什么,她自己其实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人是她喜欢的一个玩具,这个玩具被别人抢去了,所以她一直耿耿于怀。

    早晨的教室跟往常也没有什么区别,没有人知道此刻的荀欢,内心波涛汹涌,她使劲让自己平静下来。

    阳燕妮告诉荀欢,英语考试的成绩出来了,荀欢仅次于第一名,三分之差落得第二名。

    如果王丁在学校,他一定会替你高兴的。对了,听我爸爸说:王丁过年有几天的假,他应该会飞回来,不过,应该时间也不多,听说明年二月份要打比赛。他们只有比赛出成绩才可以免去学费,就像现在,一年几万块的学费,还是需要自己掏腰包的。

    这么贵呀?荀欢吃惊地问。

    就是,你也知道的,王丁很要强,明年的全国赛,他一定会夺魁的。

    就是就是。

    不过,阳燕妮突然神秘地说:听他爸爸说,孩子走后,你完全变了,打电话给你也没说话,要么就是恩恩。

    啊,荀欢不明就里。什么没说话呀,我根本没有接到电话呀?

    他不是送你手表了吗?他就是往那个号上打呀,怎么你没有接到吗?

    荀欢觉得那个手表的事,应该不能够坦白。即然他们都不知道,就算了,自己也不必把那个事说出来,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她也就忍着没有说。

    恩恩,荀欢支吾着。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荀欢努力想借口:我怕我爸爸误会,所以没有说话!

    哦,阳燕妮觉得这个理由不错。

    下次他打电话,你就躲到外面去,知道吗?在外面你爸爸就听不到你的电话。

    荀欢哦了一声,自嘲地对自己说:我就算躲到太空去,也是接不到电话呀。

    你说什么?阳燕妮追问。

    老师来了!荀欢吐吐舌头,示意阳燕妮别再说话。

    数学老师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得出奇,个个端正坐着,一本正要地上课。

    只是荀欢知道,与李玉婷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而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